萬山福德祠的慶典

香港青松观道侣在念经祝祷。(圖:李永球)


新加坡萬山福德祠慶祝一百五十週年紀念,舉辦了一場盛大的醮會,恭請香港青松觀道長們主持,啟建“祝國啟民保福消災冥陽普利法會”。
福德祠主祀福德正神,俗稱大伯公、土地爺爺。創建於清朝同治年間,迄今約150年歷史。副祀神明多,有觀音娘娘、太歲星君、華佗仙師、華光大帝、孝子爺、虎爺、金花夫人及十二奶娘等等 ,後者都是婦女生育保護神,還有花公花婆,他們乃潮州人的婦女生育保護神,最特別的是供奉有保生大帝,他是福建閩南的神祇。
福德祠屬於廣東式建築,建於1902年。三間兩進,中間天井已被遮蓋,顯得黑暗悶熱,建築簡單純樸。據悉即將被拆除,此處改為其他發展用途。殊為可惜,一座傳統的廣東式建築即將消失而去,新加坡政府必須保護文化古蹟,避免它們的被拆除。洪毅翰君在剛剛出版的《鄉情祠韻》(萬山福德祠出版)裡詳細介紹了該祠的歷史與建築、神明和文物、地方及行業等等,研究深入,值得一讚。
香港青松觀乃道教全真派,道長們服飾整齊,道壇莊嚴,法會嚴肅,令人肅然起敬,信眾們儘量避免喧嘩走動。法會共為四天。首日,請水灑淨,恭迎土地爺爺升座,揚幡張榜,開光開位供靈,接?開壇啟聖,攝召。次日,拜三清懺,朝科,禮鬥,供靈等等。第三日,拜呂祖懺,供靈,朝科,散花,贊星,過橋行大運。第四日,拜太乙懺,朝科,結懺送聖,幽科普度,圓隆。
法會期間,主辦一場學術講座會──土地爺爺大伯公暨道教文化講座會,邀請了新、馬和中國的學者蒞臨主講。另外,亦有一個文物展設在現場,除了展出福德祠的歷史及文物外,亦有當地的歷史及行業民俗文物等等,令人瞭解了許多古早時候的事物。近年來,新加坡的一些社團或宮廟等辦活動時會作文史展覽設備,應當給予鼓勵,這類展覽是一個良好的知識文化教育場所,增加人們對有關社團宮廟的認識,以及對歷史文物的認知。
最後一天早上,福德祠邀請了中國、泰國、香港、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道教宮廟組織,貴賓參與“古禮大朝供”,其實即是傳統的五獻禮。不過有關當局依據古代的禮儀來進行。首先主供者就位,盥洗,行三跪九叩首禮,讀祝文,行五供大禮,初獻香、再獻花、三獻燈、四獻水、五獻果,陪供者則獻寶(金紙)等等,儀式隆重,這是儒家的獻禮。
晚上有個聯歡晚宴,以及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稻草香火龍表演,龍身由稻草編製而成,其上插滿線香,然後沿街舞動,鼓樂喧天,滿街香煙環繞,旁有人以硫磺硝藥撒向火柱,引起熊熊烈火,象徵火龍吐火,香火龍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從中國引進來的。此時這裡正好是茲卡疫區,蚊蟲極多,這幾日的醮會及香火龍,正好可驅趕疫病,給新加坡帶來平安無事,百姓健康。
這場法會很有意義,主要是剛好碰到茲卡病毒在新加坡氾濫。而青松觀道侶的義務蒞臨主持,為新加坡與百姓祈福消災,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消災延壽,人畜平安;再通過香火龍的騰雲駕霧,沿?整個疫區翻騰舞動,相信茲卡會逐漸失去威力,而漸漸消沉下去。香火可驅蚊,硝煙可除菌,但願一切安好!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專欄。作者:李永球。2016.9.23)

熱閙的民間普度會

八打灵东南亚花园的普度会,聘请法师念经超度。(圖:李永球)


西马来西亚半岛的华人民间,整个农历七月鬼节大事进行普度会,也就是祭拜鬼王(大士爷、普度公),并献供许多祭品施食给阴间的孤魂野鬼们饱餐一顿。
与东马抢孤不同的,西马已经改变为“会员制”了。古早时代,西马许多地方也是以抢孤来施食给好兄弟公(孤魂野鬼)的。不过有些地方则不同,是自由膜拜方式,即大家取来祭品,祭拜之后各自拿回去,像这样的自由膜拜,如今在一些地方还可以见到。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马曾经有过抢中元纸旗的风俗。当祭品摆上祭桌后,即被插上许多庆赞中元或盂兰胜会的小纸旗,在僧道念经完毕,大家就争先恐后抢纸旗,有养猪鸭鸡等牲口禽兽的人家更加注重,把抢来的纸旗插在牲口的寮棚子里,据说会保庇牲口禽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六畜兴旺。而小孩子们抢了这些纸旗就拿来玩耍,不过它不耐玩,没两下子,就被丢弃了。
北马一带的普度会在二战后开始盛行会员制,即招收会员,每人每个月缴纳会钱若干,七月祭拜当天,会员们各获得一份祭品。80年代还有按月在收会钱,过后没人去收,就演变成为一次过交完整年的会钱,这样就省下了收月钱的麻烦工作,一方面也是时代进步,大家都比较有钱了,一次过付清已经不是问题。
北马各地的普度会会钱不一而定,有些一年300令吉、有些200令吉,有些只有100或数十元不等。大山脚甚至有半份的,即只交会钱的一半,祭品当然也只分到半份。这些会钱除了用来购买祭品,也用在买金银纸钱、纸糊的神像如普度公等,还有搭棚、租桌椅、请僧道、歌台或传统戏剧表演等等。所以一些普度会的会钱定得比较高,以应付一切开销。当不敷时,则以标福品来筹钱,盈余的或捐给教育慈善等团体。
中马八打灵东南亚花园的普度会,则不是会员制的,它虽然也有理事会,不过只负责搭棚,请僧道、歌台等工作。祭品由会员们或公众自由取来膜拜,过后自己取回家去。另外一部分祭品则由理事会购买或公众报效,这些祭品在祭拜完毕后,就当场分给公众们食用,如水果、糕粿等等。另外的一包包白米,则另日送给福利团体如孤儿院等等。这个方式的普度会,则比较少见。
农历七月十五,是道教中元节,乃地官赦罪的圣诞日,根据道经所言,当天以百味饮食、奇珍异物作玄都大献,敬献予道教大罗天众圣及道士,可令囚徒饿鬼当得解脱,一俱饱满,免于众苦,得还人中,并可救赎先祖亡灵。它也是佛教的盂兰盆节,佛经记载云,七月十五是解夏日,也是佛欢喜日,亦是众僧自恣日,当日设斋供僧,功德殊胜,可祈福消灾,增长智慧,先亡超度。
大约一两百年前,民间信仰吸收了道教中元节与佛教盂兰节的习俗,加上儒家的祭祖要素,终于衍变成为独特的鬼节。而且是闹足整个七月,从七月初一阴间鬼门打开,直到月底晦日众鬼回阴,鬼门关闭为止,。
鬼节与中元节、盂兰节有何不同呢?其一,鬼节是施食给孤魂野鬼并祭祖的节日,有些也聘请僧道来超度它们。与佛道二教的供养僧道获得功德之说迥然不同。其二,鬼节注重祭拜,通过祭拜人们认为能获得好兄弟公的庇佑,合境平安,一切顺利。而鬼节的意义在于给整个社区带来了联谊关系,人们通过鬼节而增加联系情谊。一方面也促进了经济活动,商贩们都因为大量祭拜食品用品而赚钱啊!
经常有人以佛道教立场来抨击鬼节的劳民伤财,迷信浪费时,其实是不应该的,因为鬼节虽然是从佛道吸取养分,但它与佛道毫无瓜葛。鬼节是鬼节,不是中元节也不是盂兰节,请问凭什么资格去抨击它呢?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9.16)

砂拉越傳統的搶孤

诗巫的抢地孤。(圖:李永球)

马鲁帝的抢台孤。(圖:李永球)


农历七月的鬼节普度会,砂拉越华人民间以举办“抢孤”来施食给阴间的孤魂野鬼。所谓抢孤,乃福建潮州的风俗,即将祭品放在孤台或摆在地上,祭祀完毕,就让公众去抢取这些祭品。既让阴间“好兄弟”(孤魂野鬼)饱餐一顿,也让阳间人们品尝一番,可谓阴阳两利。
这次来到砂拉越诗巫永安亭大伯公庙观察抢孤,只见祭品逐一打开,分散摆在地上的塑料布上,计有饼干、糕粿、芋头、金瓜、黄梨、西瓜、甘蔗、马铃薯、汽水、酒、矿泉水、糖果、快熟面、盐、糖、米、火炭、饭、粥、浆糊等等,祭品都插上线香及纸旗,一些祭品有贴上小张红纸。其中有“斋”(或叫斋筵),是以糯米及粘米做成,上面点缀红色小点的糕,专供化食所用。
这里采用抢地孤方式,首先由理事会成员祭祀神明宣读疏文后,接着是福州道长何子云主持念经超度法事,半途再由理事会成员膜拜好兄弟,并宣读疏文,读毕理事们一起大喊兴啊!旺啊!发啊!岂料公众听到大声叫喊,以为可以抢祭品了,一窝蜂进前抢孤,一分钟多,祭品就被一扫而空。
其实經才念到一半,何道长无可奈何地继续完成他的法事。祭品大约有十巴仙因为践踏而损坏。总认为当局应该以开枪或敲钟等作讯号,以示抢孤的开始,一些地方就是以此为开始讯号的,不然多数会出现混乱的抢先情况。
古晋潮州会馆上帝庙的抢孤,是比较新式的作风。祭品全由同乡自己包装好一桶桶或一篮籃的礼篮,拿到庙里来祭祀好兄弟公,祭品非常丰富且价值高又精美。这里采用“抢号码”制度,在佛教居士等念经完毕及焚化金银纸钱后,理事们就站在椅子上,把写有号码的纸片抛洒出去,公众们争先恐后抢取,不到二十秒就抢完,然后理事们报告号码,人们根据抢到的号码来领取祭品,祭品一大桶,有食品或日常用品等等,大家满载而归,皆大欢喜。
马鲁帝位于砂拉越北部,有座百余年的大伯公庙——寿山亭。这里的抢孤保持着传统的方式,庙前搭起一座孤台,将烧鸡烧鸭挂满台上屋檐下,中间是个含着尾巴的猪头,尚有一盏煤油灯。台上放满各种祭品,在下面另有一个矮长几,那是供夭折的孩子享用祭品的祭桌。孤台是成年人享用的地方,小孩子爬不上那么高,只好设个矮几来供奉他们了。
抢孤时间是在晚上十一点半,下午时分就开始摆祭品,人们纷纷涌进庙来上香膜拜,烧纸钱。它保持着传统仪式,即不聘请僧道念经普度,只是膜拜,直到时间到了便抢孤。最关键的是那盏灯,那是许多船公司老板所要的宝物,他们认为抢获煤油灯。可以保庇航行平安,生意兴隆。所以出钱给人家去抢。所有仪式工作等全由值年炉主一手包办,包括决定煤油灯是抢还是下标等等。
时间进入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人潮有三四百名,氛围可谓紧张,忽然一位年轻人冲前跳上孤台,马上抢去煤油灯,其他人见状,亦即刻跟着攀上孤台抢祭品,下面的孩子孤也被抢得一干二净,实在紧张刺激。 抢孤完毕半个小时后,无端端刮起非常大的风,不久就下起倾盆大雨,当地人说,每年抢孤的日子一定会下雨的。的确,这场雨来得非常突然!
古晋及马鲁帝的抢孤没浪费祭品,唯独诗巫的就有祭品遭到践踏而损坏,其实他们将许多祭品打散开来,是导致被践踏的原因,马鲁帝是整箱整盒的快熟面、饼干等供抢,那就避免被践踏损坏了。其次,将地孤改以矮几或木板垫高一点,也会避免践踏。
华人民间的抢孤风俗,每年都吸引各族,包括当地土著的参与,这就是抢孤的魅力。一个民族的节日风俗,能够吸引到其他民族的参与,这个风俗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了。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9.9)

古代喪禮的飲食規制

我國數個影響力極大的素食宗教,近年不僅鼓勵在辦喪事時以素食祭拜逝者,甚至也鼓勵孝眷們在辦喪事期間素食。它們以本身的宗教經典和理由來解釋素食的意義,本來屬於宗教的傳教方法,可是它們爲了使到人們信從,也引用儒家的文獻來加強說服力,這方面當然也沒什麽不對之處,問題是絕對不能斷章取義來誤導人們!以下兩點是它們經常引用的資料:
一、孟子說:“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在某些素食宗教的書冊裡也會見到這一段文字,往往都被主觀解讀爲孟子提倡素食。此句見於《孟子•梁惠王上》裡的齊宣王與孟子的對話,王問如何使天下歸順?孟子說安撫百姓就行,孟子說出有一次有人牽一頭牛要宰了祭鐘,王不忍心見它被殺,就叫那人放了它,改以羊代替它被殺,這樣的心腸就足以使天下歸順了,於是孟子說:“無傷也,是乃仁術也,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沒關係,這就是熱愛了,因爲王只看見牛而沒有看到羊。君子對於禽獸,見過它活着,就不忍心見到它死去;聽過它的聲音,就不忍心吃它的肉。所以君子離廚房遠遠的。)【1】
事實上,這只不過是儒家“仁”的思想哲學。孟子說出此話,主要是回應齊宣王,說君子有仁愛之心,當看到禽獸活生生時,不忍心看到它被殺死;當聽到禽獸被殺時的慘叫,就不忍心吃它們的肉,所以我們遠離廚房,吃動物的肉就不會很難過了。孟子不是素食者,他也一樣行儒家之禮殺牲以祭祖。
就如提倡慈悲不殺生的釋迦牟尼,他本身也不是素食者。佛教有“三淨肉”之說。所謂三淨肉,一、眼不見殺(我眼不見它被殺時的情景),二、耳不聞殺(我耳不聽見它被殺時哀叫的聲音),三、不爲己所殺(它之死,不是因爲我而被殺)。因此釋迦牟尼及南傳佛教出家人均可食三淨肉。
孟子的“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與佛教三淨肉之“眼不見殺”和“耳不聞殺”具有異曲同工之義,將孟子的話歪曲爲素食觀點是不正確的。仁慈與素食是兩碼事,豈可混爲一談?
二、《禮記•喪大記第二十二》云:“期,終喪不食肉,不飲酒。”卻被錯誤解釋爲:“爲父母服喪期間,在除服之前,都不吃肉和喝酒。”此句整句原文是“期,終喪不食肉,不飲酒,父在爲母爲妻。”(服齊衰週年而一直到終喪也不能吃肉、不能喝酒的,有兩種服例,一是父親在世做兒女的爲母親服齊衰週年,二是做丈夫的爲妻子服齊衰週年。)【2】某些宗教徒爲了達到私心目的,竟然斷章取義地歪解《禮記》原文,這種態度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如果解讀這一句就是孝子必須素食,那更大錯特錯,它與孝子素食更是風馬牛不相及,與之相提並論就偏頗。這一句只不過是《禮記•喪大記第二十二》裡孝子飲食規制的其中之一,其餘尚有:“君之喪,子、大夫、公子、衆士皆三日不食。子、大夫、公子食粥,納財,朝一溢米,莫一溢米,食之無筭……”(國君之喪,世子、大夫、庶子、衆士都要頭三天不吃東西。三天以後,世子、大夫、庶子才能喝粥,每人每天有一定的糧份,早晨一把米,晚上一把米,喝粥沒有固定頓數……);“既葬,主人疏食水飲,不食菜果……練而食菜果,祥而食肉……食菜以醯醬。始食肉者先食乾肉……”(三年之喪,死者埋葬後,主人可以吃粗米飯、喝白水了,但還不能吃蔬菜水果……練祭即週年祭後,兒女們可以吃蔬菜水果,祥祭即兩週年祭後,兒女們才可以吃肉……吃蔬菜只用醋和醬當佐料。祥祭後,開始吃肉時,先要吃乾肉……);“期之喪,三不食,食疏食,水飲,不食菜果。三月既葬,食肉飲酒。”(服齊衰週年之喪,不吃頭三頓飯,之後就吃粗米飯,喝白水,不吃蔬菜水果。及至停殯期滿三月將死者埋葬之後,服齊衰的親屬就可以吃肉喝酒了。)【3】
《禮記》裡的飲食規制分等級,也分輕重,從初喪的不吃東西,到可以喝粥,逐漸到吃粗米飯,接着可以吃蔬菜水果,直至完全回復吃肉飲酒。古代的這些規制是要我們在失去親人時,不要忘記喪親之悲傷,時時惦記着已故親人的恩德,不去享受美好的平時生活,吃,要吃最粗糙的;穿,要穿最粗糙的。而這種粗糙飲食並不等於素食,對於古代喪禮來說,素食也屬於“美味食物”,重喪期間連蔬菜水果也不可吃。
隨着時代的轉變,這些飲食規制已被淘汰。現在的孝子什麽都可以吃,什麽都可以做,古代傳統那一套已經不被重視!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專欄,圖文:李永球。2010年3月21日(注:本文原爲回應讀者文章而撰,修訂後刪除與他們交流的片段。)
修訂於2010年7月16日

【1】 王國軒、張燕嬰、藍旭、萬麗華譯《四書》,142-145頁。
【2】 王文錦譯解《禮記譯解》下,644頁。
【3】 同注【2】,643-644頁。

神像裝臓

百年观音像。(圖:李永球)

背后装脏之处,纸条取出后,就显现许多宝物。(圖:李永球)


来到马六甲探访友人甲君(姓名不愿公开),他拿出一尊古代木雕佛像给我欣赏,佛像不是很大,雕工粗中带细,脸部表情庄严,整个佛像显现了纯朴的一面。此物是他从中国人的手上收购的。
已经多年了,他没去仔细观看,放在一旁已久。佛像背后有块小木板。我们都了解那是以前的供奉者请僧道“装脏”之处。我说里面会放些金属、谷类或动物如蜜蜂之类的东西。那天他心血来潮,决定在我面前打开佛像背后的装脏处。我们都很期待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神像(包括佛像)装脏有史以来就极为盛行,比如信徒们给神像或高塔等建筑物,装进玛瑙珍珠玉石、金银等金属、朱砂、钱币、经书、符咒、香灰,五谷植物如沉香、松柏、檀香,甚至是动物如蜜蜂等等,如此方可使到有关之物更加神圣庄严,也使到灵气更大。
当甲君小心翼翼的把佛像背后的小木块打开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摺叠的白纸条,隐隐约约看到几个中文字,取出了纸张,里面填满了多种植物、动物及矿物之物。
我们把这些珍贵的文物倒出来放在白纸上,仔细观察装脏的宝物,发现有多种植物类如叶子、树枝、花果、谷类等,这些比较难辨别,有一些极似胡椒粒;矿物方面有银、宝石、其他好像有水晶、云母等等。真的歹势,对于植物与矿物的认识不多,因此辨认不到。动物类的有一只极小的海马,大约只有1cm,尚有一只类似蝉的尸体。
白纸(宣纸)书写的文字约百余字,即“大清朝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北路隆回三都,地名蔡家湾花桥村,受祀都总城皇五通灵官水口庙玉祠下土地分居住,信士蔡福星、室人李氏,长男泽洪、室人贺氏,二男泽长、室人彭氏,次男泽江、室人李氏,长女有姑,次女连姑,合家人等,谨发诚心……,观音大士金身一座。”
此佛像连底座高约10英寸,头戴五佛冠,本以为是闽南的清水祖师或闽粤地方佛像,岂料却是观音大士。造型实在不像观音,倒像男性高僧像。它是在清朝供奉的,清朝统治中国两百多年,美中不足的是没注明哪个皇帝年号,不然就更加了解其年份了。不过清朝已经灭亡百余年,即使它是在清末年间的,至少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供奉者居于湖南宝庆府邵阳县,地名写得非常仔细,主人一家包括其夫人,儿子媳妇女儿等名字均详细列出,不过嫁进蔡家的女性只写姓不写名,这是传统的写法。儿子的称谓却采用长男、二男及次男,次男怎么不写作三男呢?真的耐人寻味!
装脏风俗在马来西亚不多见,闽粤南方的木雕神像背后也少有脏穴,石雕及瓷器神像背后多数不设脏穴,所以鲜见装脏之物。一些瓷器神像底部有洞,那是可以拿来装脏的。一些人家认为底部有洞不好,就以蜡烛等物填满它,如果没有放进传统宝物的,不属于装脏,只不过是不喜欢底洞的一种作法。个人认同装脏风俗,那是有意义的作为,尤其纸条文字,是个很好的历史资料。
马来西亚通常所见的装脏,多数在寺庙里,比如在灰塑的佛像神像里,装进金银珠宝、钱币、经书、香灰、沉香、檀香、符咒、神像和佛像等物,或者在寺庙、舍利塔底部放进许多宝物等等。这种情况一般是寺庙本身处理,也有邀信众一起参与的。普遍上认为给寺庙装脏,会获得无量功德。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9.2)

福建人做十六嵗

糖粿有个凹洞,那是盛织女眼泪的。(圖:李永球)

陈启全夫妇在祭祀七娘妈。(圖:李永球)


农历七月初七乞巧节,广府籍盛行拜七姐,潮州籍举行出花园,福建人则有拜七娘妈的风俗了。而福建的风俗与潮州风俗大同小异,均是一种孩童与神明结契的民俗文化。
中国闽南与台湾的民俗书籍或网上资料记载,福建闽南地区的乞巧节风俗,当婴孩出生后,床母神就会来帮忙照顾孩子,每逢大节日得祭祀床母。而第一年的乞巧节,得祭拜七娘妈,让孩子过契给祂,也就是认七娘妈为契母(义母)。此后年年祭拜,直到孩童十六岁为止才“洗契”。乞巧节当天,人们煮糖粿、油饭,还准备水果、鲜花、针线(七种颜色)、胭脂水粉、糕粿,加上七娘亭、七娘轿(七个)和婆姐衣、金纸等等,冀望神明保庇孩童快高长大,平安健康,每年乞巧节得以红线穿过铜钱,系挂在孩童脖子上,称为“挂志”。满十六虛岁那年就“脱志”出花园了。十六岁那年的乞巧节最隆重,父母捧着纸糊的七娘亭(七星亭)立于案前,年满十六岁的子女从亭下穿过,男孩起身后往左绕三圈,称为“出鸟母宫”;女孩往右绕三圈,叫做“出婆妈”。外祖母还赠送衣服、手表、项链等物给男女外孫,一些人家还宴请亲友,大肆庆祝一番。
马来西亚福建人庆祝乞巧节的风俗与中国大同小异,可是随着时代的演变,做十六岁拜七娘妈的风俗严重式微中,几乎消失殆尽了。主要原因是孩子十六岁后就不再膜拜床母与七娘妈了,再者长辈也没教导年轻一辈继续保持传统,因此逐渐失传。
正在以为已经失传之际,就在太平发现一家是坚持年年祭祀的。主人翁是陈启全与李玉英夫妇。他们遵守已故长辈的传统习俗,即使孩子已经十六岁了,还是年年祭祀,认为七娘妈依旧会保庇孩子出外有人缘,事业顺利。
他们家里的传统是在孩子出世后,每个月的初二十六得祭祀床母,以一碗饭一粒煎蛋来拜祭床母,并上香点烛及化金纸,每逢节日也是如此祭祀,即使孩子满十六岁了。他们还是恪守着传统,在大节日祭祀床母,只不过取消了每个月初二十六的祭祀。
陈启全夫妇祖籍福建泉州晋江东石镇,祭祀七娘妈会亲自做糖粿(俗称番薯圆),即采用木薯粉加上煮熟捣烂的番薯弄成圆形粒状,再以手指头按一个凹洞,放进锅里煮熟,再放进已经煮好的白糖汤里即成。而中国闽南泉州地区的糖粿,是采用糯米,同样搓成圆形按洞,煮熟后撒上 炒熟的花生粉兼白砂糖。其实北马也有用糯米做的,不过多数搀有番薯,且汤水是以黑糖和姜母煮成,与泉州糖果不同。而糖果的凹洞,传统以为是盛装天上织女的眼泪,因为牛郎织女一年见面一次,织女因此而洒泪痛哭,眼泪纷飞而下,被糖粿盛下了。当我们吃糖粿时,一颗颗珍贵的眼泪都是爱,多么浪漫的应节食品啊!
启全家祭祀七娘妈的时间是在七月初七的午后,在住家门口处摆置香案,祭品有七杯茶、七色花、七色线、七粒碗糕、七粒苹果、糖粿、油饭(糯米饭)、煎鱼、牲礼(三牲)、海棠粉及女性化妆品、金纸、七姐衣及七姐盆。玉英说,化妆品拜后她会使用,会使到自己更加有人缘及青春美丽。孩子长大了本来可以不拜牲礼,因为今年喜获一位孙儿,所以才加上了牲礼。观察了其祭祀七娘妈的习俗祭品,是极为传统,主要福建人必须有糖果及油饭,不过缺少了七娘亭,至于七姐衣及七姐盆則属于广府人的祭品。我国各民族或籍贯的民俗交融现象,已经极为普遍,这是民俗发展的自然规律吧。
福建人的祭祀七娘妈与做十六岁风俗,严重式微中,难得还有人家在坚持着,值得赞扬啊!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8.26)

潮州出花園

出花园的孩童正在咬鸡头。(圖:李永球)

孩童们将要吃下的桌子上的一些寓意美好的祭品(圖:李永球)


根据潮州风俗,孩童到了十五虚岁,有个出花园的传统习俗。孩子从出世到十五岁之间是生活在花园中,受到花公花婆(公婆神,即是床神,婴孩保护神)保护,必须祭祀公婆神。到了十五虚岁(海丰地区是十六虛岁)那年,就得举行出花园习俗,表示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走出了花园。
传统潮州出花园风俗,先从孩童沐浴十二种鲜花水开始,然后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肚兜,兜里放置十二顆桂圆和两枚铜钱。再穿上外祖母送的新衣服和红木屐。孩童必须在房间,这一天不能出门去,然后吃猪肚,俗称“换肠肚”,接着在床上祭拜公婆神,以一个大箩筐上面供上十二碗番薯汤圆、十二杯酒、红桃粿、酵粿(面粉制)、三牲等等,还有一个上了三枝香的香炉。出花园仪式,由孩童咬下一只煮熟的鸡头,若是生肖属鸡,则咬鸭头或鹅头。接着是吃汤圆和象征长寿的面条,以及“五碗头”,主要是鱼、蟹、猪肝、豆芽和芹菜、蒜葱等配料炒成的菜肴,象征出人头地,高中当官,聪明勤力,精明能算等等。最后家长为孩童摆席请客,此位孩童坐上“大位”,代表他已经成为家中栋梁,亲友们在席间勉励孩童恪守规则,勤奋上进,奉献国家社会。出花园的时间通常是在农历的三、五或七月份不等,也有另择日举行的。最普遍的日子是在七月初七的乞巧节。
从潮州风俗书籍或网上,都可以找到上述的出花园资料。而我们马来西亚的出花园风俗呢?类似上述的在家里举行的出花园风俗,基本上已经消失了数十年。幸好潮州会馆在近年大力推动出花园习俗,才使到它逐渐复兴起来。
七月初七之前的星期天,我来到马六甲潮州会馆,为了记录孩童集体出花园的风俗。仪式首先是男女孩童们穿上红色衣,脚着红木屐,排队以七色花水洗净(象征洁身自爱),然后到楼上祭拜神明,接着是咬鸡头,吃汤圆、猪内脏(象征换新肠肚,或诠释为换上好心肠)、豆干(高中当官)、鱼、炒蒜和芹菜等蔬菜(象征精明能算、勤劳、聪明),最后每位孩童获得红包。主持人也先介绍出花园的风俗与意义,在进行仪式时也一面讲解,让大家了解背后意义。主要是劝勉孩童洁身自爱,知书达理,追求理想,恪守礼仪道德,已经长大成人,必须负起本身的责任等等。
纵观整个仪式,觉得复兴了出花园风俗是对的,因为民俗文化正在流失当中,再不复兴,就真的会消失殆尽了。
从主办当局以及网上资料发现,出花园往往被当做是“成年礼”,其实不然。网上资料有人以为潮州有两个不同的成年礼,甚至以清嘉庆《澄海县志》的记载说,潮州古代有成年礼,为男童加冠,女童加笄。因此怀疑潮汕地区有两种不同的成人礼。
其实古代男子行冠礼在廿岁,女子行笄礼在十五岁,出花园均是十五岁。而且冠礼是换不同的冠三次,笄礼也是换三次不同的笄或簪等,也有一次的。后来冠笄礼与婚礼结合,冠笄礼就在婚礼前夕时进行,目前所见的“上头”就是古代的成年礼(冠笄礼)了。而上头是必须“表字”,这些均是出花园所没有的。
那么出花园属于什么礼仪呢?它只不过是潮州民间的一种风俗,就是孩童与神明的“结契”,过了十五岁就与神明脱离结契关系了。所以出花园与成年礼是毫无瓜葛的,冠笄礼才是成年礼,出花园只是民间风俗,不可混为一谈!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8.19)

歐洲的墳墓

東正教墓碑。(圖:李永球)

歐洲墳墓設計自由豪放。(圖:李永球)


雖然歐洲的物價偏低,不過兌換成馬幣就令人吃不消了。普通一瓶礦泉水也要數令吉,幸虧歐洲各國多數有街頭飲用水龍頭,打開水龍頭即可免費飲水,一些設計還很人性化的,水龍頭上開個小孔,只要按住水龍頭出口,自來水就從小孔往上噴出,開口即可飲用,不需要低下頭去迎合水龍頭流下的水。其實設置了許多免費的飲用水龍頭,自有其好處,可減少人們購買更多的礦泉水,製造更多的塑料瓶子。
歐洲也講求環保,在芬蘭等國家,空礦泉水瓶子及鋁罐的回收價是歐幣20分(約馬幣90仙),所以撿瓶子去賣的人還是很多的。我也不輸人,有時候獲得一些就拿到超級市場或連鎖雜貨商店去賣,將瓶子投進機器裡,自動掃描回收,投完了就按結束,機器就會發出一張單據,把它拿去收銀處兌換成現款就行了,極為方便。
歐洲食物兌換成馬幣是頗貴的,欲吃便宜的食物,不妨買麵包及果醬,這是便宜又方便的食材。如果想吃一些飯麵食物,也可到超級市場去撿一些減價的飯麵或燒雞鴨等肉食,加熱即可食用,經濟又可口。
眾所周知,歐洲視“13"這個號碼為不祥之數,根源有幾個傳說,流行最廣的是傳說耶穌受害當日是13號,而且是13個人共進晚餐,過後被第十三的人將耶穌出賣給猶太教徒,所以13被西方社會視為不祥之數。一些航空公司的飛機上座位號碼,從第一行的1號開始直到結束的數十個號碼裡,唯獨少了“13"號,我注意到幾家航空公司,都避忌這個號碼,看來紅毛人還是很迷信的。
墳墓造型百花齊放
歐洲各地有許多墓園,個人對墳墓很感興趣,因此到處去參觀。紅毛人當然也不忌諱,只見有導遊帶團參觀,介紹一些名人偉人或特別的墳墓,講述逝者的歷史故事。在芬蘭,除了基督教,還有蘇聯的東正教墳墓,分別在於後者的十字架的橫上面還有較短的一橫,下端還有一橫是斜的,真的特別,而有些東正教的墓也設計成小東正教堂,上面有個洋蔥頂,類似伊斯蘭教堂。也有夫婦一個是基督徒,一個是東正教徒,兩人的雙壙墓碑也就一個是基督教的,一個是東正教的,和平共處。
西方的墳墓造型是自由的,墳墓或墓碑可以築高高或大大,不像我們的墳墓有嚴格規定,那是為了避免遮阻到後面的墳墓“風水",基本上都有一定的尺寸,不可逾越,不然會引起風水問題而起爭執。
因此,各種墳墓的造型百花齊放,在這裡自由發揮。有在墓碑上立有塑像,如天使、孩童、裸體人物,或者逝者本身的塑像。墓碑除了傳統的扁長方形外,還有圓柱、四方、斷碑(石碑上端是斷開的不平均形狀)、不均勻的石碑等等,造型大膽突出。有些墳墓築有亭子,或者整個墓碑就是一道牆,滿佈文字,列明家族成員的生平等等。
如今也盛行合葬,就是一個家庭幾個人合葬在一個墳墓裡,一般上採用火化土葬。在蘇格蘭,發現一些百餘年的墓碑出現嚴重風化,石頭逐漸粉碎剝落,文字圖案幾乎風化殆盡。
在西方國家,參觀墓園是不錯的一個景點,其一、墳墓造型自由奔放,不受約束;其二、石雕精緻美觀,宛如藝術品的展覽區;其三、墓園每天都有人打掃,環境清潔舒服。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專欄‧作者:李永球。2016.8.12)

古羅馬的風俗

信徒排队触摸圣伯多禄铜像的足部。(圖:李永球)


到了罗马岂可不走梵蒂冈,那里是天主教教宗的所在。那天顶着大太阳,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为了一睹梵蒂冈的天主教堂。1929年教廷与意大利签署拉特朗条约,梵蒂冈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面积仅44公顷,教宗是天主教的领袖,也是梵蒂冈的元首。
梵蒂冈城的圣伯多禄广场占地广阔,周围建筑宏伟夺目。圣伯多禄大殿更是灿烂辉煌,无论是殿内殿外,每一处均是金碧辉煌。这座天主教大殿历史悠久,乃为了纪念于公元67年被尼禄皇帝钉死的主教伯多禄。
殿内人潮络绎不绝,精雕细刻的石雕、木雕,彩绘神话人物、彩色地砖等等工艺,布满整个大殿,可谓鬼斧神工,令人赞叹不已。许多来自国内外的天主教团体信徒集合在大殿内祈祷,虔诚祷告,神情庄严。令人崇敬不已。有人排队为了触摸圣伯多禄铜像的足部,其铜像头顶着一个金圈,耐人寻味的,其右手作“剑指”状,左手持着数枝大钥匙。足部已经被众多的信徒触摸到严重腐蚀了。我也趁热闹去摸摸,奇怪的是,触摸后马上有着毛孔悚然的感觉,共有三次,真的怪事!
在梵蒂冈与罗马参观了无数的教堂,每一间都是精美华丽的,叫人目不暇给啊。
古罗马帝国,崇拜多神信仰,后来天主教及基督教的进入而消失殆尽。然而,古罗马的文化影响深远,整个欧洲均受到巨大的影响,包括建筑物、服装、军事、武器、政治、风俗、文化、饮食等等。
古罗马的丧礼是怎样的呢?《罗马帝国时代之风土人情》一书记载:“在罗马,葬礼同样严格取决于社会阶层。显赫家庭的仪式交由专业丧葬人员处理,其主持葬礼的费用由家庭承担。在死者的舌头下放置钱币以向‘无常’Caronte支付通往阴间的费用,然后被置放在住宅前厅数日。由此葬礼队开拔,由哑剧演员。舞者和乐人开道;还有巫女,这些妇女受雇哭丧。直到到达城墙外的墓地。经济稍逊的阶层组织成群体办丧葬会,其目的正在于借助成员支付的共同资金保证墓穴的品位。不论死者的地位如何,火葬都是普遍的选择。骨灰放置于丧葬盒中,集中安放在称为columbarium的集体墓穴中。土葬为穷人和奴隶专有,在天主教受认可后成为普遍选择。”
原来古罗马的丧礼与我们的大同小异,就如在遗体舌头下放置钱币以向无常支付通往阴间的费用。无巧不成书,这个风俗目前在我国客家人士的丧礼上尚保存着。客家人士在遗体嘴巴里放置钱币,而福建人则放置珍珠。不过这是送给逝者,希望他荣华富贵。而我们支付给阴间无常阴差的,是在灵前的陶缸里焚烧的纸钱,也叫买路钱,通过焚烧付给了阴差,希望他们让先人通往阴间。这种付买路钱给阴差的风俗,原来古罗马时代就有了,真的耐人寻味!
古罗马停丧数日,然后以哑剧、舞者、乐队,以及受雇哭丧的巫女开道出殡。我们的丧礼也是停丧数日,然后才发引还山,我们早期的丧礼也是聘请乐队、戏剧演员、舞者、甚至哭丧队来送殡出葬。如今这类的丧葬风俗在台湾及中国某些地方还可以见到。古代罗马风俗盛行火葬,土葬是穷人及奴隶所属。后来天主教进入罗马并被接受后,土葬才逐渐盛行迄今。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圖文:李永球。(2016.8.5)

羅馬的古蹟

罗马古迹的砖墙都是厚且高大。(圖:李永球)

行走于罗马古迹区里,人类显得微小。(圖:李永球)


意大利的罗马是座古城,经有两千多年历史。罗马帝国在辉煌时期,幅员广大,影响巨深。罗马的拉丁文字母,乃今时今日世界上使用得最多的文字。罗马时代的建筑形式,也被西欧各地广泛沿用,如今的民宅、教堂等均深受影响。游欧洲,岂可错过罗马古城呢!
斗兽场于公元80年建竣,高大巍峨,砖石建筑达到四层楼高,是极为不简单之事。 它可容纳七万多人,近两千年来,遭受地震火灾的袭击,木结构已毁,砖石结构虽然毁去一部分,不过保存下来的建筑物依然坚固。一边欣赏,一边惊叹,真的工程浩瀚。现场看到一部分正在维修,将来可能会恢复大部分的原貌吧!
斗兽场旁边古迹极多,三座巨大的凯旋门就在附近。门上有精湛的文字及人物雕刻, 可惜有些破损,显现其沧桑轮廓。其余的古迹尚有天使堡、罗马市场、女灶神庙、蒂娜庙、地奥斯库里庙、农神庙、罗马皇帝市场、浴场、竞技场、歌剧院、弗拉维宫殿等等。多数剩下残垣断壁。不过从这些遗迹看来,这些建筑的确巍峨堂皇,是非同凡响的古代建筑,不是普通一个国家可以建造出来的,必须国力鼎盛,富强繁荣之邦才能做到。
万神殿(万神庙)是迄今保留完好的古建筑之一,建于公元前28年,供奉着希腊及罗马宗教里的所有神明。150年后重建,如今所见的就是当年重建的大致相同形式。在读小学时,就在课本上阅读到万神殿,如今岂可错过它啊!于是徒步来到万神殿,可是附近的建筑物把它包得密密麻麻,令它难于呼吸。从远处眺望,宛如中国福建的客家圆形土楼。公元七世纪,万神殿被改为基督教堂,也因此逃过劫难,被保存至今了。
走进万神殿,已经看不到古代罗马宗教的色彩,完全基督教化了。中间圆形穹顶保留一个大洞口,下雨天雨水直接落在大殿里中央,这个穹洞也是唯一的光线进入的地方。大殿富丽堂皇,令人赞叹不已。殿外有喷泉池,游人众多。
在罗马古城漫步了许多古迹,几乎三步五步就有一个古代遗迹,当地政府特地筑起保护措施,也使到游客可以安全欣赏。就是喜欢罗马的处处古迹,随便在地下都可以寻获古建筑留下的石头或砖块。类似的地方,应该是亚洲的柬埔寨吴哥窟可以媲美。两处均是古迹众多,石头砖块遍布。两处不同之处,是柬埔寨只用砖石交叠,采用灰土不多,建筑物无法扩张伸展,庙堂显得狭小。而罗马采用砖石之外,也采用了混凝土技术,利用石头、陶土碎片与砂浆混合,制造出既坚固又具延展性的建筑材料。
来到罗马正好是5月1日劳动节,所有入门票均免费,真的幸运极了,令我省下数十欧元。在乘坐地铁时,忽然我的“一日卡”出现问题,无法扫描通过,一位红毛妇女将她的120分钟卡送给我,实在感动啊!
罗马文化资产丰富,但是却面对缺乏修复的经费。今年意大利政府向国内及国际发出呼吁,请求5亿欧元援助以修复一百多处的古迹,这是个棘手头痛的大问题。但愿罗马古迹能够获得修缮,以使这些文化遗产能够恢复原貌,那将是非常有意义的文化工作。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圖文:李永球。(2016.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