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摆错门神

从庙里向外看去,白脸秦叔宝在左,黑脸尉迟恭在右,这是正确的摆法。(圗:李永球)

马六甲三多庙的门神,也是正确的摆法。(圗:李永球)

任何门神的摆置,均是秦叔宝在左(从外面看去是右边),尉迟恭在右。(圗:李永球)

登嘉楼一座神庙的门神错置,秦叔宝在右边,尉迟恭在左边。(圗:李永球)

《礼记•祭法》云:“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泰厉,曰户,曰竈”古代设立的祀礼,愈高阶层祭祀的对象愈多,这里的国门,即指出入国门的国门神,可见门神的祭祀非常古老久远。
门神有多种,而最早的门神当数神荼和郁垒。根据《山海经》云,神荼郁垒本是两个神人,在东海度溯山东北一个有万鬼出入的鬼门把守,专门监视那些害人的鬼。大约元代以后,秦叔宝(秦琼)与尉迟恭(尉迟敬德)被奉为门神而盛行中国大陆,关于他们的故事,当然离不开唐太宗。《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记载,唐代皇宫夜晚鬼魅号呼,抛砖弄瓦,夜无宁静,唐太宗惧之,秦叔保(宝)奏曰生平杀人如剖瓜,积尸如聚蚁,不惧魍魉,愿与胡敬德(尉迟敬德)戎装立门,以伺太宗。果然夜晚平安无事,太宗嘉奖二人,却觉得二人守夜无眠很辛苦,命画匠画出他们之像,手执玉斧,腰带鞭链弓箭,悬于宫门左右,后世沿袭而成为门神。
历史上的秦琼(?——638年),字叔宝,齐州历城(今山东济南)人,隋末唐初名将,随李世民南征北伐,是一名骁勇善战的武将,擅使双锏,唐朝统一后,因久病缠身而亡。尉迟恭(585-658年12月26日),字敬德,朔州平鲁人,唐代名将,擅长使用铁鞭,传说面如黑炭,勇武善战,征战南北,屡立战功,玄武门之变,协助李世民夺取帝位。
除了上述两对门神,其余尚有文官、太监、宫娥、仙女、佛道教的门神等等。而我国多数神庙会馆宗祠等,最常见的门神,即秦叔宝与尉迟恭这一对。
门神哪个居大?哪个居小?左右两位如何摆放呢?当然必须有所根据,不可摆错,不然就贻笑大方了。 一般以我们站在庙里大门面向外面的方向作为标准,我们的左边为大、为文、为阳、为白;右边为小、为武、为阴、为黑。两位门神的面容相视为正确的摆法,左为白脸(粉红)秦叔宝,右为黑脸尉迟恭。
摆错门神宛如将地主公供奉在天公(天官赐福)处,再将天公供奉在地主公处的叫人无法接受,是不应该发生的错谬事情。然而这种情况还是发生在近年一些新建的传统建筑里头。太平有个地缘组织兴建的骨灰楼,就将白脸秦叔宝与黑脸尉迟恭对调,前者摆在右边,后者则在左边。当我向负责人表达此错谬时,他表示骨灰楼已经卖出30多万元,错就错着,不需要再更改。无独有偶,登嘉楼一座地缘组织管理的百年神庙,在近年新建时也发生门神错置问题,曾经私下提醒,可是还是未见改正之。
事实上,门神正置与否,都与收入或香火无关,即使将之正确摆置回去,收入也不会因此增加,更不会减少。它是一个民俗文化问题,门神必须相视相对,相互照应,和谐相处,这样才会体现中华文化的“和睦共处”元素。摆错门神那就屁股相对,彷佛仇视般的貌合神离,门神“敌对”就不符文化民情了。错置了就必须纠正,不然只会贻笑大方,令人觉得难道组织里,连这个简单的民俗常识都没人懂得吗?
所幸,太平的骨灰楼已经被私人管理当局改回正确的摆放了。希望登嘉楼的神庙也看齐,改正门神的摆置吧!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5.07.1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