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粿‧敖早

九層糕,福建話叫做“九重粿"。(圗:李永球)

今天與大家分享幾個特殊的福建話(閩南語)詞彙。九層糕,福建話叫做“九重粿”kau-ting-kue。“層”為何變成“重”呢?其實重就有重疊、重複之義,所以稱為九重粿倒名副其實,這也是福建話特別之處。喜歡九重粿這個名字,蘊含“九九重陽”之意,多年前就向甲州一個九九登山活動建議,在九九登山時推動吃“九重粿”,之後果然見到九重粿出現在活動上了。還有,福建話的雙眼皮,就叫做“重巡tingsun”,意為眼皮重疊。
福建話使用“重”來比喻重複,比如:“彼個儂歸日一直講伊個囝真本事,一直重,一直重,聽了嘛袂擋”(那個人整天一直講自己的孩子很有本事,一直重複,一直重複,聽了都受不了);“叫我買安尼濟物件,記袂來,我擱再重一擺乎汝聽,糖半斤、豆醬一罐、綠豆一斤、米粉一包、火炭五斤……著無?”(叫我買這麼多東西,一時記不來,我再重複一次給你聽聽,糖半斤、豆醬一罐、綠豆一斤、米粉一包、火炭五斤……對嗎?)閩南語專家周長楫在《閩南話與普通話》一書指出,閩南人表示事物的性質與狀態的程度時,可用單音形容詞的重迭式、三迭式這一方法來表示。如“紅紅”、“白白”就是很紅、很白的意思。三迭式表示最高級的程度,如“紅紅紅”就是“極紅”、“非常紅”。
福建話的重疊詞彙特別多,諸如:水水(很美)、幹幹(很干)、冗冗(很鬆)、苦苦(很苦)、柴柴(像木頭那樣呆板)、憨憨(很傻)、笑笑(微笑而已)……,這種重疊式的詞彙也影響了方言和華語,甚至其他語言。至於三迭式的,其他語言就罕見了,比如:肥肥肥(非常肥胖)、烏烏烏(非常烏黑)、滑滑滑(非常滑)、鹹鹹鹹(非常鹹)……。在念三迭式時,第一個字必須拉長音,聲調則第一個高音,第二個低音,第三個中音,非常有韻味。
袋子,福建話有3個詞彙均可以採用,即袋te、囊long、橐lok。
比如紙袋,也可以叫做紙囊、紙橐。塑料袋,我國福建話就叫做原子袋、原子囊、原子橐。至於華語的“套”,比如手套、安全套;福建話則使用“囊”,如手囊,安全囊。“戴安全套”就叫做“穿囊”。
汝、豬、魚、箸、薯,北馬福建話讀音是lu、tu、hu、tu、tsu;南馬福建話為lir、tir、hir、tir、tsir;吉蘭丹福建話則是li、ti、hu、ti、tsi。按照上述韻母來說,丹州的魚應該是hi才對,為何變成hu呢?根據丹州黃博諄君說,丹州福建人與泰國人關係密切,有著很多福建暹(福建與泰國混血後裔),當地的福建話深受泰國話影響,而hi在泰國話是指女性的生殖器官,是不雅的話,因此就改讀音為北馬福建話的hu。這個闡釋可以被接受。
早上見面打招呼,英語是good morning(早上好),華語為早安,廣府話是早晨。福建話的招呼最特別,叫做“敖早gau-tsa”(敖原字是敖的下面加個“力”字),也可簡縮為“早”,福建話的敖有三義,一是有才能、有本事;二是擅長;三是常常發生某種行為或某種變化,如敖流汗(常會流汗)。
敖早,有來得很早或起得很早的意思,也可解釋為很會早,個人認為也可詮釋為早上很強,早上有勁,早上聰明。這與其他語言的問候極為不一般,也凸顯了其正面與積極的意義。這句問候語實在太美妙了,英語諺語“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不正是這個意思嗎?所以當大家早上見面時,來一句“敖早”,叫人精神抖擻,充滿正面。
至於福建話的午安和晚安應該是如何說呢?午安ngoo-an;晚安buan an或mng-an。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8.0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