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六亡魂過橋

潮汕民間有個特別喪禮風俗,即農曆六月初六在家裡進行“過橋”儀式。無論喪禮上是否曾辦過“過橋”,六月初六都必須做,每個逝者僅此一次,目的是超度逝者亡魂升天或投胎。

進行過橋的亡魂必須在逝世一百日後的首個六月初六進行,那時候魂魄已清潔。若未足百日,就待明年再做。一般上是在六月初五晚上八點開始在家中祭祀逝者亡魂,最後燒衣箱給逝者。到了十二點(六月初六子時)再進行過橋,把一切祭品置放於靈前長桌。祭品有七塊白色的橋板(粿),代表奈何橋,七塊白粿桃、七塊紅粿桃,橋頭一隻雞、橋尾一隻鴨,橋頭與橋尾各置三杯茶三杯酒,兩粒西瓜供逝者上西天用的,靈前靈後供五樣水果各一盤,靠近亡魂(桌前的一張椅子代表)處,有一碗六味(湯),以白果、龍眼乾、紅棗、白木耳、沙谷米等煮成,是供亡魂享用的,六味代表六道輪迴,喝了此湯,亡魂就往生投胎去了,七串金銀紙,以繩串起,掛於桌邊,最後火燒金銀紙錢,儀式就結束。(電話專訪陳麗嬌女士,雪蘭莪大港,56歲,祖籍潮州澄海)

林凱龍著《潮汕古俗》:“在潮陽、澄海一帶,凡家中有成年人於六月初六前逝世的,包括去年去世而又未‘過橋’者,到了六月初六子時始,家屬就應該備辦西瓜、三牲、以及用七塊三寸寬、六七寸長的‘橋板粿’搭成的奈何橋,在逝者靈前做‘過橋’儀式超度。由於橋頭橋尾均有神將把守,因此要備熟鹵鴨和白斬雞各一隻孝敬。這樣,當死者來到奈何橋,將食物丟至橋下餵狗或將三牲施與橋頭孤鬼,便可順利過橋轉世或升天。當然,那套有幾串紙鏹的西瓜是獻給閻王殿,只是閻王要的是南瓜,不知為何改為西瓜。也許因為六月是西瓜熟透的季節,民間便以西瓜頂替南瓜!”

葉春生、林倫倫主編《潮汕民俗大典》:“在潮汕,凡是家中有人在當年六月初六前逝世的,到了六月六日家屬就要為死者作法事,超度死者靈魂。若是下半年去世的,也得在明年的六月六日‘過橋’。但這種‘過橋’儀式只是為死者舉行一次。進行儀式時,必須備辦紙錢三牲,瓜果(西瓜為主),然後用米粉蒸制七塊兩三寸寬、七八寸長的‘橋板’和幾個‘橋墩’,以及一端寬一段窄的‘狗舌’,將它們在逝者靈前架起‘奈何橋’。這樣,祀拜後好讓逝去的親人在來到奈何橋頭時,把‘狗舌’丟至橋下餵狗,把三牲及紙錢施捨給橋頭的孤鬼,不致被他們拖下橋去。而西瓜是獻給閻羅王的,請其高抬貴手,來世做個更好的人,這種‘過橋’儀式從六月初五晚一直到初六凌晨才結束。”

上述書籍資料詳細講解潮汕過橋風俗,也指出此俗是從《西遊記》演化而來。《西遊記》第九、十、十一回講述龍王因為逆旨,遭玉帝處斬而求唐太宗救命,為了救龍王,太宗將領旨斬龍王的魏徵留在宮裡下棋,以為拖延時間過了斬首時辰,龍王就得救,誰料魏徵忽然打瞌睡,靈魂外出斬了龍王,龍王不滿唐太宗食言不救而來索命,唐太宗因此患病不起,迷糊中魂魄來到地府,經過崔判官的修改增添陽壽多活廿年。為了答謝地府閻王,唐太宗答應叫人送來南瓜,於是有了劉全進瓜的故事。

潮汕過橋風俗必須祭以瓜果,其實潮州福建風俗多用西瓜祭祀陰間好兄弟,典故即源自《西遊記》裡的劉全進南瓜故事,耐人尋味的卻不用南瓜而是西瓜!

橋板粿代表奈何橋,六味湯代表六道輪迴或忘魂湯。通過潮汕特有的過橋風俗,可把亡魂超度升天或轉世去了,達到陰陽兩安之效,參與儀式的活人釋然接受了親人離世的現實,坦然面對未來生活堅強走下去,這就是民俗的背後意義。

《星洲人》電子報。文:李永球。2021年7月14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