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时的过年及上学

李瑞荣先生。


霹雳太平的李瑞荣老先生(86虚岁)接受专访,谈谈他小时候在太平过年及上学的往事,这些陈年旧事,是我们现代人所不熟悉的生活历史,十分珍贵。
李瑞荣生于1928年,在太平古打律长大,他说,小时候过年,其母亲带了他给几户亲友们拜年,亲友们会赠送他红包,里面包有两毛钱,每年都会获得一块多钱,母亲将红包钱收去,只给他几分钱,他就极为高兴了,那是一分钱可以买到东西吃的年代。年初九天公诞,祭拜时间不是现在的子时(晚上十一点到一点)开始,早期是在大约寅时(半夜三点到五点)就开始陆续祭拜,有些人从三点多就祭拜,有些人四点多、甚至五点或六点不等。由于贪睡不想早起,每当被母亲吵醒拜天公时,他都哭泣,母亲说拜天公不可哭,然后为他洗净,换上一套新衣服。
为何早期天公诞祭祀时间在半夜至凌晨?我认为原因是以前的人早睡早起,通常半夜三点就醒来准备早餐,凌晨五点多整个市场就热闹滚滚,所以子时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而祭拜天公就等睡醒才进行了。
日剧时代的某一年,他家在祭拜天公时,凌晨时分有一队日军清晨操练跑步经过,那时候还小的他看到日军远远跑来,就惊慌地向母亲大叫:日本仔来了!母亲老神在在说不怕,没事的。果然没事,日军经过时看到他们在祭祀还以日语谈论着这些祭祀风俗。
大约六七岁时,太平福音堂的李校长(福建人)以福建话向其父亲建议说:“令公子可以报名读书了”。李瑞荣在父亲安排下报读福音堂,读的课程有中文、英文、地理、算术、历史、歌咏、图画等等,课本以一个咸饼铁盒装,再以一块白布包裹,遇到雨天,这个铁盒书包还可以拿来“遮雨”。每个月学费75分,穷者可申请免费,上课时间为全天制,从早上七点到十二点,午休一小时步行回家吃饭,再从下午一点到五点,上午三节课,下午三节课。福音堂学生不到一百名,共分四班,学校经费不足,先生娘(福建话:师母)在校内售卖一些零食及冰淇淋等,校内没有食堂,但有免费“茶心茶”(福建话:中国茶)提供,泡了一大壶,有七八个杯子供大家饮用。
李瑞荣说,除了福音堂,他曾经在华联第四小学读书,校址在今天福建会馆隔壁的华联幼稚园,也曾在另一间华联分校(忘了是第几分校)念书,校址在今文华酒店后的商业区一带,那是一间富豪的洋楼(已拆除),被改为学校。在第四小学时,学生较多有百余名,每当十点“放吃”(福建话:休息)时,校外有小贩售卖食物,一摊是福建人亚佬卖“煎风”咖哩面,一摊是广府人(此人曾经在古打律广祥凉粉店售卖冰水)卖红豆冰,咖哩面和红豆冰都是一碗一分钱,母亲只给他一分钱上学,两者只能选一,吃了红豆冰就没钱吃咖哩面,吃了咖哩面就没钱吃红豆冰,他每次都吃味美好料兼饱腹的咖哩面。同班中有位黄同学家境富裕,每天都有五分钱上学花,吃不完经常都请他吃。由于一些学生吃了面还没付钱,当校钟一响就急匆匆跑回课室,亚佬认不得他们无法讨钱,血本全亏欲哭无泪,后来亚佬规定面到收钱,先给钱才能够吃,这样就解决了学生落跑问题。
“煎风”咖哩面,据说是太平福建人亚佬所创出来的一种另类咖哩面,以虾米长时间熬出高汤,吃时会加上一种叫做“煎风”(福建音)的植物叶子,风味特别香。我曾经在八十年代底吃过亚佬的儿子做的煎风咖哩面,味道香美迄今难忘。如今太平尚有一摊在售卖,但已经失去了那种传统古早味!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圖文:李永球。(2013.03.1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