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福建話

福建歌仔戲的說唱,多數採用福建話讀音。(圗:李永球)

上個月往東海岸的登嘉樓及吉蘭丹走一趟,在登州甘馬挽主講“大伯公——我們的土地神”,在丹州哥打峇魯主講“肥皂‧長頸鹿——馬來西亞的福建話”。後一場的講座比較趣味生動,除了講解福建話(閩南語)的歷史,古老的讀音及詞彙外,也說出8個聲調,還有特別的聲母與韻母,最後是與大家交流許多福建話的詞彙。
福建話是古老的語言,保留的古字與古音字也特多。當華語粵語等漢語言逐漸使用新字新詞,福建話依然是採用舊有的字詞。最明顯就是“冊”與“箸”,其他漢語言已採用新詞彙的“書”與“筷子”了啊!
科學界為了與來自太空的外星人聯繫,認為必須使用地球上最古老的語言與他們溝通,在1977年,美國從世界上挑選了60種最古老的語言,閩南語是其一,錄製在鍍金唱片裡,隨著美國發射的旅行者號宇宙飛船飛往太空,每天不停地在廣袤無垠的星河裡播放,以尋覓外星人,希望他們聽得懂唱片裡一些古老的語言而聯繫地球人。唱片上閩南語向外星人說了甚麼呢?即是:“太空的朋友,任(你們)好,任吃飽袂(你們吃飽了嗎)?有閒就來遮坐(有空就來這裡坐吧)。”
我在講座上告訴大家,常講福建話有好處。福建話的聲母有“b”(雙唇音|塞音|不送氣濁音),這是華語與粵語所沒有的。比如肉bah、味bi、麻ba、峇ba等等。所以會說福建話的人,念英文或馬來語有“b”聲母的詞彙時,完全可以準確念出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床褥的沿街叫賣聲“tilamtilam,tilam lama tukar baru”,倘若注意聽的話,就會發現baru是被念作paru。極大可能此人是吉隆坡一帶的粵籍人,由於粵語沒有“b”的聲母,所以一些講慣粵語的人很難念准此聲母的詞彙,諸如babi、baby、apabila、boleh、kambing等等,往往被念作papi、papy、apapila、poleh(moleh)、kamping等等。
在福建話詞彙互動時,一些詞彙已經被人們所忘記了,在我的講解下,他們逐漸記起來了。舉3個例子:“威脅”、“彩虹”、“廁所”,聽眾們已經忘得一干二淨,於是我說出答案:“放刁pang-tiau”、“虹khing”、“屎礐sai-hak”,幾位長輩當下恍然大悟。原來他們以前曾經使用這些詞彙,然而多年未講已經忘掉了。《現代漢語詞典》有收錄“放刁”,其解釋是:用惡劣的手段或態度為難人,跟人作對。當然與福建話的放刁意思略為不同。此外,一些已經被馬來語或華語等語言所取代的福建話詞彙,諸如:玉蜀黍、長頸鹿、垃圾、伸懶腰等等,我逐一提供出其正確的福建話詞。現場亦教導念出“儘量”、“特別”、“差不多”、“重要”、“緊張”的準確讀音,這些通常受到華語等其他方言的影響而走音了。
福建話是很容易學的語言,從馬來和印裔同胞講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話可見。福建話之難度在於文白異讀,這也是人們學不好福建話的原因。
我自小即對福建話深感興趣,除了尋求老前輩的教導,也從福建歌曲和歌仔戲方面來學習,小時候跟隨先母看歌仔戲,她稍微指點一下,我就明白了內容。我住的家鄉附近有許多神廟,經常上演酬神戲,我是熱情觀眾,幾乎每晚必到,演員的唱詞與對白,大部份我都聽得懂,所以我的福建話文白讀都沒問題,採用福建話來文讀文章問題不大,駕輕就熟。誰料當今福建話興盛其道,小時候的致力學習,如今正巧時機成熟可大展身手,發揮所長,最近本地一個福建話電視節目找上我,邀我提供各項福建話的咨詢與援助。學以致用,昔年的功夫沒白做汗沒白流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7.1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