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洋的华文教育

当局以石墩挽救严重的海蚀。(圗:李永球)

朱金明与自制的中成药。(圗:李永球)

竹藤编织的器具尚在民间里广泛被采用。(圗:李永球)

印尼西加山口洋是个小市镇,设备落后,民风朴素,在郊区的穷乡僻壤里,有着相当多的华裔住户,若不是从家门口悬挂新年的红彤彤装饰品,真的难于分辨出是华裔住家。山口洋只有一座饲料工厂,整个社会生活还是保留在农业社会状况。郊区的人民几乎都靠着农产品来过活,仿佛我们的六七十年代的生活环境。
许多生活器具还是保存传统,我们已经采用塑料或白钢的器具了,他们犹然是竹藤的编织物,如装农产品及渔获的箩筐、大箩子、簸箕、斗笠、摩托上的装物品的架子等等。
有些郊区住家还是依靠雨水来食用,所以住家外有着洋灰、陶瓮,甚至白钢大桶来储存雨水。水电供应不良,城乡之间的交通设备简陋,导致经济也跟着不振,许多年轻人均前往耶加达等大城市发展。近年有中国来投资发电厂,目前尚在施工中。
人们都不舍得乱用电,住家少有冷气机,咖啡店等商店里电风扇也少。不过店屋底层高度规定必须4米,高度够,所以感觉不会很热。

近年来中文招牌开始涌现。(圗:李永球)

近年来开始降低高度为3米7或3米半。其实,热带国家的房屋高度是愈高愈好,空气易以流通就不闷热,感觉则愈加清爽舒服。
公共交通工具落后,均是私人驾驶的小客车,连人带货一起上,有时候超载,学童们只好坐到车顶上去,十分危险啊!
山口洋沿海土地面对严重海蚀,两百码土地已经被海水侵蚀而去,当地政府采用石墩排列在沿海处,果然有效控制了海蚀问题,一些陆地回复出现。
走进街上一间老药店中和堂,客家老板朱金明(76岁)懂得华语,其已故父亲朱雨生从广东惠州陆丰河口北溪村南来,于1921年开启中和堂,经营中医药业。后来中文招牌易名为“LIVITA”。金明接手多年,懂得把脉治病,儿子们不懂中文中医药,没兴趣继承生意,而且均住在外国外地发展,其顾客来自各民族,尤其达雅族最喜欢中医,他们认为祖先来自中国。印尼政府鼓励本地药品,所以他自制成药如气喘丸(1粒3千盾。1令吉相当于3500盾)、万应散(治肚泻呕吐肚痛风痧胀气等。1包5千盾)、甜尿丸(1粒2千)、补肾丸(1粒2千)、痢疾丸(肚泻。1粒1千)、六味地黄丸(1粒2千)。已经有94年历史的中药店,当有一天他不想干时,就结束营业了。
我无意间认识了黄金泉先生,他热情带我到处去参观,并说出印尼政府消灭华文学校共有两次,首次是苏卡诺时代,那是左派消灭国民党创立的中文学校,到了苏哈多时代则消灭共产党的中文学校,认为那是共产党的温床,必须除之以免后患无穷。教育与政治本来就无关,中文学校无端端被政治因素所整死。近年来,印尼鼓励人民学习中文,中文招牌纷纷涌现,政治人物更鼓励华人采用中文招牌,并向华社说不需要担心,现在的印尼跟以往不一样,各民族都可以自由学习本身的民族语文,因此中文招牌纷纷涌现。山口洋的“教师联谊会”更开办了“华文小学补习所”,近年有一些毕业生远赴中国学习中文,回来再当教员,使到中文开始萌芽成长。
山口洋经济不发达,年轻人蜂拥耶加达发展。如今他们在外成功创业,就出资捐助中文教育。在1998年的排华事件时,耶加达的一些华裔心惊害怕,而将T恤制衣厂出售,均被山口洋的客家人购买下来,如今他们掌控着制衣业的牛耳,赚了钱不忘教育,纷纷捐助学生学习中文,精神非常可嘉。不过印尼幅员辽阔,中文教育断层了50年,还是面对着师资不足的问题。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5.5.3)

2 則迴響於《山口洋的华文教育

  1. 喜見关于其他华裔聚居处的华文教育的报道,如此类属珍贵。中华传统文化蕴藏著丰富的宝藏,仍有待发掘研究使之与現代文化产生聚合作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