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岸的民居和古墓

文化古蹟保留度假村裡的馬來傳統民居。


了數次登嘉樓,倘若有人問我登嘉樓有甚麼東西好看?我會告訴他——民居。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Alex Lee(李雲平)這個人物,他在廿多年前就購買下多座馬來民居,並將之逐一還原建立在海邊自己的度假村土地上。當人們將這些破破爛爛的房子當草時,他很有眼光地視之為寶,收購了多座建築並花了多年時間、投下許多資金,才逐一還原當年的面貌。這些古色古香的傳統民居,而今價值不菲,引來無數遊客的青睞,住宿可不便宜。我和數位朋友來到這裡,獲得李君安排進入參觀,馬來女職員熱情為我們捧上黑糖薑茶,很熟悉的味道,與華人喝的薑茶幾乎一樣。
踏進度假村,幽靜的環境,優雅的佈置,簡單中顯露傳統精緻美,即使一條羊腸小道,都會令走在道上的人們,忘卻城市塵囂的煩惱。
這些馬來傳統民居,包括皇族和貴族的房屋,均保護得很好,有著自己獨特的建築風格,精美的硬木雕,不僅按照傳統工藝恢復民居原貌,還按照馬來民間傳統習俗,在每一根柱子上端,安置白、紅、藍三色等方形布塊在其上,據說可保平安興旺。
李雲平憑著毅力及睿智,終於成功打造一座融合多款式的馬來傳統民居的“文化古蹟保留度假村”。曾經有多個財團有意出高價收購其度假村,均被其婉拒了。這些民居頗有特色,幾乎是馬來建築的精品,值得參觀。我們也在附近觀看一座友族同胞經營的度假村,由於缺乏管理維修,這裡的傳統馬來民居,已經破損不堪!另外一位馬來同胞也購買多座傳統民居,並復原建在自己家範圍裡,房子保存完好,通風舒爽,令我們大開眼界,興奮不已。

嘉慶古墓陷入土裡,必須挖掉泥土才能見到碑文。

我、胡建成和林鐘祥等也到一座深山觀察一座光緒二年(1876)古墓。


我與胡健成、林鐘祥,還有林君之公子,爭取時間前往登嘉樓的福建及廣東公塚調查古墓。烈日當空,酷熱難受,只好撐傘行走,大家也熱得滿身大汗。
福建公塚有數座清朝中期古墓,相信都從他處搬遷到此,其中如嘉慶癸酉年(1813)的楊門潘氏慈惠墓;汀郡(福建汀州)道光十八年(1838)徐抱寧墓,此二墓嚴重下陷入土,據說將會重新修築抬高墓碑;廈門道光辛丑年(1841)陳俊哲與游徽和夫婦墓;同治元年(1862)張門惠慈墓等等。廣東義山與福建公塚相隔一條街,這裡古墓不多,偏偏有數座清朝光緒年墓,卻是福建人的,我推測以前這裡可能原屬福建公塚,後期才改為廣東義山吧。

胡建成收藏的對聯,褐色為內聯,黑色是外聯。

吉蘭丹無墓碑墳墓,只是一堆築高的黃土。


胡健成最近又收藏到一個以黑墨書寫的古神主牌,文字為“皇清顯考謚咸正劉公神主”,詳細觀察,“主”字是寫作“王”字。這是傳統風俗,必須在為神主牌“點主”時,將“王”字點上一點成為“主”,通常是先點上銀硃紅點,再以黑墨蓋上黑點,可能顏色脫掉了,所以現在只看到“王”字。神主牌左側列明兒子、女兒及男女內孫的名字,由他們立牌奉祀。他也給我觀看一副木板對聯,此七字聯分內外兩副,外面那副釘在內副之上,將裡面那副給遮蓋起來了。內聯文字“遺存千秋留紀念,永作萬古顯光榮”,聯句平仄不工整,並非佳作。經過高手的對調修改,外面那副就極為工整了:“永作千秋留紀念,遺存萬古顯光榮”。
在吉蘭丹,黃博諄也帶我去道北馬來甘榜看一個古墓,那是光緒十四年(1888)洪明臧及黃氏豐富墓,墓有破損,占地很大。另外有很多座無墓碑墳墓散落在甘榜內,尚有後裔來清明掃墓,雖然無墓碑,但後裔都認得祖墓的所在地。感到納悶的是,怎麼不重新立個墓碑呢?以方便後人的上墓祭掃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4.06.1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