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福建話字典

纽西兰的凯瑟琳赤文(Catherine Churchman)博士, 毕业于澳洲国立大学亚太研究院历史系,是纽西兰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教授,她对于槟城福建话(闽南语)情有独钟,极感兴趣,深入研究多年,因此取了一个非常福建化的名字——龚雅华(俗称阿华)。她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学者,为了槟城福建话而认真学习研究,目前正在编撰一本槟城福建话与英文对照的福建话字典《槟英字典》,在其封面上,我发现罗马字是“Peng-Eng Ji-tiam”。
字典的福建话正确发音是ji(li)-tian。典读成tiam,那是受到华语影响而出现的错音。举个例子,贪污的正确福建音是tham-u,可是在北马一些地方却被误读为tham-oo,这种情况与“典”一样,均是受到华语的影响而出现的错音词。盖因华语的“典”与“点”读音皆是dian,于是人们误为福建话的典,应该也是读作点tiam没错吧。无独有偶,华语的“污”与“乌”同音,人们也误以为福建话的污可以读作乌,于是变成“贪乌”。其实福建话的典和点,污和乌,读音均不同,不可混为一读。
典读音tian的,大有人在,错读作tiam,也不在少数。有人说,这是“本土话”,也就是说属于马来西亚本地的特有读音,其实不应该这么解释。这种误将华语音读作福建音的,应该归类为“错音”比较恰当吧!
在马来西亚,这种读错音的福建话倒有一些。曾听过一位福建话司仪把美发屋的“屋(ok)”,读成音近华语的wu,那也是受到华语影响而自以为是地自编错音。还有北马太平一带有句福建话俗语“魏延弄倒七星灯”,形容一个人做事情鲁莽,经常弄坏事物。这个“魏延(gui-ian)”后来逐渐被人们误读为“雷延(lui-ian)”。所以,对于错误读音,敬请不收录在字典内,以免产生误导的效果。虽然语言民俗有约定俗成这回事,不过在约定俗成之前,它的读音还是属于错误,不可以为人们都这样读就是对的或可以被接受的,而收录在词典内。最多可在该条目下面附注这个错误的读音,供读者参考之。
一些人经常读错福建话字音,最常见是企,标准发音是khi,不过常被一些人误读为khia(谐音福建话站立的“徛”),所以企业(khi-giap)往往误作khia-giap,真的叫人啼笑皆非。
听过一个传说笑话,以前福建省有位老先生,在乡村里教书三十多年,当他年迈时,请求告老还乡,乡亲们依依不舍地欢送他回家去了。于是改聘请一位年轻老师来教书,教了三个多月,他们发现这个老师根本不学无术,经常教错读音,单单一个“企”,老先生教他们读作“khu”(福建音蹲的意思),可是这位年轻老师却读作“khia”(福建音站立的意思),根本读错音了,于是乡亲们商议后悻然地把他给解雇了。事实上是老先生教错读音,不过错了三十年就会变成对的了。后来当地流传一句俗话:“蹲的,蹲了三十年;站的,站不了三个月”。意思是说,做人处事必须懂得见风转舵,才能够生存下去。
马来西亚一些华人经常会读错字音,这一点,绝对不能将之美化或认同。除非已被约定俗成。有一次,台湾两位作家来到我国讲座,邀了台下一位女士上去说话,她说希望有一座别墅,不过这个“墅”,却错读为“野”,引起台下哄堂,台湾作家还不知道究竟,还傻乎乎地说,“你们马来西亚是读作‘别野’的!”也就跟着别野、别野地说了,那时候台下已经笑成一团,个个几乎都翻倒了。还有“闽”往往被错读作“虫”,如果将这些错音当做马来西亚本土话读音而接受,肯定贻笑大方。
因此,读错就是读错,错音不能当做是“本土话”来接受它,除非是特殊情况的变音。或者约定俗成则另当别论。上述的典与污,不能当做本土话来收录在字典里。愿与大家共勉之!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文:李永球。(2017.2.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