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头与乌金

炭头是废物,不过当它被神化为“乌金”时,则是好价的宝物

火炭成品的除湿除臭效果比炭头更好得多了

北霹雳一带的传统炭窑。


什么是炭头?什么是乌金?简单的说,前者是丑小鸭,后者是白天鹅。
相信大家都知道火炭(木炭)的制造,是将木柴(红树)放进炭窑里,经过多日烘烤而成。在以前没有煤油煤气的时代,采用火炭来烹煮食物极为普遍。所以大约百年前,在北霹雳一带就有华人经营火炭业,这并不是由日本人开始做起的行业。华人是个聪明的民族,经过思考试验,加上向有经验者请教学习,很快就懂得制造炭窑烘烤火炭来卖。这种情况就如华人不曾开采过锡米,但经过摸索试验,就无师自通会制造出“金山沟”来洗锡米了。
马来同胞本来不懂得经营炭窑业,但政府于1970年实施新经济政策时,规定华人必须将炭窑业与马来同胞分享,因此渐渐将执照批给马来同胞,而华人也不自私,受到马来老板聘为头手时,亦将烘烤功夫全部传授予马来同胞们。
烘烤火炭功夫不到家的,就会出现“炭头”。所谓炭头,就是烘烤不熟的火炭。木柴放进炭窑里经过多日的熏烤,里面的水份蒸发到完,就成为火炭,这种成品的重量是轻的,因没了水份。而烘不熟的炭头,尚有水份,不仅很重,而且在起火后烹煮食物时,它里面的水份会导致冒起浓烟,使人难受,眼睛刺痛难开,呛鼻咳嗽,锅子和墙壁也被熏到黑黄一片。
所以在以前,炭头是卖不到钱的废物。十八丁炭窑经营者徐庆生先生说,以前是将炭头丢弃,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人开始在中元节或神庙宴会上,采用炭头来当作福品,将之系上金花红布条,经过盖头换脸易名为“乌金”,给人们投标,标获者取回家供奉起来,可以使到生意兴隆,财源茂盛。可是这种情况并不是很普遍,因此炭头的出路不是很广。
徐庆生的曾祖父徐协先生在百年前开始售卖“火柴”(木柴),他将红树卖到香港供人家烧柴用。到了祖父徐进加的时候,英政府要他们转为做“火炭”生意,如今其父徐汉城与他一起经营火炭事业,守着祖先留下来的炭窑。
庆生指出,当今的炭头可谓身价百倍,除了卖给中元节或神庙当乌金外,也卖给花店、香烛店(神料店),后者将炭头美化加上一些吉祥装饰物,做成主题福品,一个卖到百余元不等,如今十八丁旅游业兴盛,游客也喜欢买乌金摆在家里。至于破碎的炭头一公斤才五十仙(火炭一公斤一令吉,即将起价),通常卖给一些制造塔香作烘干用途,汽车电池箱商家也买炭头来熔化金属片,以供循环再用。一些有古早灶头的穷家庭,亦会买这些便宜炭头来烧。
日本人说火炭可以吸取辐射,徐庆生不肯定是否有此功效,他说炭头可以吸取湿气和吸除异味是可能的,不过效果不比火炭来得好。因为毕竟炭头还有水份,火炭是完全没了水份,所以火炭是潮湿及异味的最佳消除者。
通常火炭会自动破裂,而炭头则不会,不过一些水份较少的,也会破裂碎掉的。庆生道出炭头还不是卖得高价的东西,目前最好的还是树根火炭(完全熟的),因为纤维多,产品极少会破碎,其外形艺术化,使到人们追买,时价接近八十令吉一根。
我也肯定火炭可以消除湿气和异味,但不是很相信火炭可以消除辐射。炭头的功能更加微小了。所以买个炭头当艺术品或装饰品,倒是不错的东西,设使欲靠它来除臭除湿,倒不如买火炭来得实际!
炭头摇身一变,就成为乌金。乌金有价,人们不计价格追捧。以前,烧到炭头是哭,现在,烧到炭头是笑!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4.6.2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