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為民警衛團

王清福

张朝宗、陈文源、潘木春。

李瑞荣


1948年英政府在我國宣佈緊急法令,隨後幾年內,成立了數個民間警衛團協助政府維持治安,以及對抗馬來亞共產黨的武裝勢力。警衛團(HOME GUARD)是其中之一。當年各族年輕人被徵入伍並接受短期軍事訓練後,即派往各地守衛,以對抗共產黨軍隊的入侵。倘若逃避不入伍是犯法的,必須上法庭審判受罰。下面專訪了數位曾經擔任過警衛團的老團員。
王清福先生(1936年),太平人。1952年間被政府征為警衛團員,大約有兩年左右。曾經到太平甘文丁及怡保的軍營練習開鎗,警衛團每天晚上都得巡邏指定的地區,他巡邏的地方是後廊新村,5個人為一隊,每星期輪到一次,每隊有兩枝雙管山豬鎗,其餘持木棍。不曾遇過共產黨分子,完全沒有工資可得。
到了1959年左右,他又參與PPR(志願警察)。當時政府抽壯丁從軍,如果抽中將派往山裡參與剿滅共產黨,每次進山都得數個月,他為了方便照顧家人就自動報名志願警察,如此就無需抽壯丁了。他被派到吉隆坡警察新兵訓練站接受嚴格軍事訓練,為期3個星期,第一天就被剪個陸軍紅毛丹頭短髮。結束後回到太平,巡視街道、協助警察維持治安、消除偷盜等等。每星期一次夜巡街區,一次兩個小時,可獲得幾毛錢的酬勞。每次夜巡以兩或3個為一組,每人一枝警棍。有一次警方獲得情報說賊徒將在晚上潛入都拜區一間洋房作案,於是派他們穿了黑色衣服埋伏,等了數個小時賊徒沒出現而收隊。
張朝宗先生(1938年),太平人。上世紀50年代擔任警衛團,在太平山腳打鎗埔及甘文丁打鎗埔練習鎗法,每星期派往巡視后廊新村及警察局,一隊四、五個人,有兩枝雙管山豬鎗,其餘持木棍。不曾遇過共產黨軍人。
陳文源先生(1928年),太平人。1948年左右擔任馬華公會的AP(AUXILIARY POLICE),曾在甘文丁打鎗埔及怡保打鎗埔接受射擊訓練,一個星期練兩次,也去過吉隆坡接受半個月的軍事訓練,因為工作關係,無法長時間受訓。他巡視的地區是太平市區及太平湖一帶,一隊6個人,每人都有一把山豬鎗,有兩個正規警察跟隨。曾經在太平湖山區遇過共產黨軍士,幸虧彼此都退走沒衝突。他們完全沒有薪水拿的,是義務的保衛國家。
潘木春先生(1936年),太平人。1953年左右擔任警衛團,曾在太平及甘文丁軍營打鎗埔訓練鎗法。巡視后廊新村,當時還是黑區。一隊人數有時候五、六個,有時候七、八個不等。晚間巡視才獲得鎗械配給,一隊有兩枝雙管山豬鎗,其餘的持木棍。不曾遇過共產黨軍士。
李瑞榮先生(1928年),太平人。上世紀50年代曾擔任警衛團,因為工作關係,不曾受軍事訓練,巡視太平都拜廣東義山地區,一隊5個人,有兩枝打狗鎗,其餘持木棍。沒有薪水。他說,他們都是平民百姓,共產黨是正規軍人,如果遇到而打起來,他們肯定不是對手,只有犧牲的份,況且兩枝打狗鎗也難敵對方的機關鎗。
另外,也訪問了幾位老警衛團員,有的巡守福建公塚,曾經遇過共產黨軍人,幸虧大家都按兵不動,各自退走。一些說,警察見到就閃開,他們也跟著閃開,共產黨也閃開,大家均避免正面衝突。
英政府在我國1957年獨立後離開之前,據說答應給警衛團每人一千令吉,但這一筆錢被拖延處理,直到2002年才供他們申請並發給。政府也開始承認他們的貢獻,且發出證件,令他們享有退休公務員的某些福利,2011年又發放3千令吉給他們每一人。可是許多老警衛團員已逝世,他們的家屬或不知情而享受不到這些福利。可謂遲來的春天啊!
這些為國為民的各民族警衛團員,他們在上世紀50年代義務參與保衛國家,直到50年後才享有他們應得的酬勞及福利。我國政府真的虧欠他們50年!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3.05.1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