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乩童與爆竹

先以鋼尖錐穿過面頰,再穿進所選取的器物。(圗:李永球)

普吉的乩童以多種利器穿頰而顯得與眾不同。(圗:李永球)

爆竹轟炸神轎的精彩鏡頭。(圗:李永球)


來到普吉島,注意到一些人的面頰佈滿疤痕,有些長如蜈蚣,有些深凹一片,總之滿面瘡痍,十分駭人。為何這些人的面頰如此恐怖呢?
普吉的九皇盛會最吸引遊客的地方,就是游境了。當地約有十餘座九皇宮廟,從九月初二開始,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宮廟舉行遊境活動,其中以初七的水碓斗母宮最熱鬧,據說單單乩童就有兩千餘名之眾,數量真的驚人!
每天的遊行隊伍幾乎千篇一律,陣頭中除了一般的舞龍舞獅外,還有福建鑼鼓,這種鑼鼓盛行於馬、泰及印尼等地,但有逐漸式微之趨勢。普吉的福建鑼鼓除了傳統的敲擊法之外,竟然演變出新穎的打法,即從一面小鼓演變成三面小鼓,更吸收泰國及西方音樂的敲擊手法,變成輕快又充滿本土風味。沿途有許多商家及善信們提供飲料和糕粿食品,還有毛巾、扇子、面罩等物。
遊行陣頭裡極少花車,花車和載神像的車裝飾很簡單。反而彩坪(福建話。即小神轎)及輦轎(大轎)多,以及眾多的乩童。普吉游境看甚麼呢?個人認為是乩童、爆竹,還有神轎。

多串爆竹一起轟炸,十分駭人!(圗:李永球)

沿途有許多善信置香案膜拜,還燃放爆竹炸神轎。(圗:李永球)

打法新穎的福建鑼鼓。(圗:李永球)


傳統華人神廟游境,都會有乩童以鋼針穿頰而過,這是多年來的習俗。普吉的乩童在大約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從普通的鋼針漸漸轉變為以各種不同的器物穿頰,比如粗鐵棒、腳車鐵桿、汽車排煙管、粗鐵鏈、樹木、竹子、鉗子、鋸片、白燈管、武士刀、長劍、雨傘等等,琳琅滿目,使人驚悚。
游境時間很早,一大早七點多就出發了。我摸黑在五點多起身,趕到宮裡看穿頰,這些鏡頭不是每個人都敢看的。只見以鋼尖錐先刺穿面頰,然後再插進他們所選的器物,就這麼簡單。從乩童們的表情發現他們不覺得痛,這就神奇了。我私下問了一位會福建話及華語的年輕女乩童(合艾人):跳童時是半清醒抑或清醒?她答說是完全不清醒的;穿頰時會痛嗎?她答曰完全不痛。
事後乩童們的面頰,都留下深凹的傷口痕跡。
負責穿針或脫針等人,均穿手套,尤其那位負責穿脫針者,每處理一個乩童就換一個新手套,還有每次用後的尖錐都以消毒藥水清洗,可見衛生處理極為妥當,這是對的,可防備傳染疾病。
至於爆竹,那是善信們點燃以炸神轎或乩童的。沿途多數家庭都會置香案膜拜游境的神明,通常均會放炮來轟炸神轎,這可刺激極了。只見爆竹似雨般狂炸,煙霧四起,一片朦朧,爆炸聲震耳欲聾,場景非常壯觀,令人歎為觀止!
爆竹是危險的物品,燃放時它會飛彈而傷害到身體。但抬轎的年輕人幾乎都不懼怕,除了以一件毛巾裹頭外,一些更不穿衣,甚至招呼善信們將爆竹往轎子炸,叫人心驚膽跳。見到這般狂炸行動,我是怕到要命,曾有幾粒特大的爆竹飛彈到我面前爆炸,而我竟平安無事,真的謝天謝地。事後我發現一些抬轎者或男乩童的身體肌膚,有著爆竹灼傷的痕跡。
普吉的乩童屬於“武乩”,跳童時通常都會以“見血”為主。而穿頰割舌刺身等血腥行為,是一般武乩常會有的舉止。普吉乩童的數量比例較其他地方來得多,尤其女乩童的數目不在少數。
普吉的神明游境為何會演變成這樣呢?我國的游境發展注重在花車及神車的發展演變,所以在這方面有很多創意的表現。而普吉缺少花車,因此就在乩童方面尋求轉變與創意,才有了多姿多彩的花樣。至於爆竹轟炸神轎乩童,在中國福建台灣等地早就有了,可以說普吉是延續了福建家鄉的習俗。
普吉乩童穿頰的花樣,已是當地特色,當然也引起一些人的非議,認為殘酷血腥。近年我國一些乩童跟風倣傚,個人認為沒必要抄襲,那不是我們的東西。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4.11.0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