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傳統的搶孤

诗巫的抢地孤。(圖:李永球)

马鲁帝的抢台孤。(圖:李永球)


农历七月的鬼节普度会,砂拉越华人民间以举办“抢孤”来施食给阴间的孤魂野鬼。所谓抢孤,乃福建潮州的风俗,即将祭品放在孤台或摆在地上,祭祀完毕,就让公众去抢取这些祭品。既让阴间“好兄弟”(孤魂野鬼)饱餐一顿,也让阳间人们品尝一番,可谓阴阳两利。
这次来到砂拉越诗巫永安亭大伯公庙观察抢孤,只见祭品逐一打开,分散摆在地上的塑料布上,计有饼干、糕粿、芋头、金瓜、黄梨、西瓜、甘蔗、马铃薯、汽水、酒、矿泉水、糖果、快熟面、盐、糖、米、火炭、饭、粥、浆糊等等,祭品都插上线香及纸旗,一些祭品有贴上小张红纸。其中有“斋”(或叫斋筵),是以糯米及粘米做成,上面点缀红色小点的糕,专供化食所用。
这里采用抢地孤方式,首先由理事会成员祭祀神明宣读疏文后,接着是福州道长何子云主持念经超度法事,半途再由理事会成员膜拜好兄弟,并宣读疏文,读毕理事们一起大喊兴啊!旺啊!发啊!岂料公众听到大声叫喊,以为可以抢祭品了,一窝蜂进前抢孤,一分钟多,祭品就被一扫而空。
其实經才念到一半,何道长无可奈何地继续完成他的法事。祭品大约有十巴仙因为践踏而损坏。总认为当局应该以开枪或敲钟等作讯号,以示抢孤的开始,一些地方就是以此为开始讯号的,不然多数会出现混乱的抢先情况。
古晋潮州会馆上帝庙的抢孤,是比较新式的作风。祭品全由同乡自己包装好一桶桶或一篮籃的礼篮,拿到庙里来祭祀好兄弟公,祭品非常丰富且价值高又精美。这里采用“抢号码”制度,在佛教居士等念经完毕及焚化金银纸钱后,理事们就站在椅子上,把写有号码的纸片抛洒出去,公众们争先恐后抢取,不到二十秒就抢完,然后理事们报告号码,人们根据抢到的号码来领取祭品,祭品一大桶,有食品或日常用品等等,大家满载而归,皆大欢喜。
马鲁帝位于砂拉越北部,有座百余年的大伯公庙——寿山亭。这里的抢孤保持着传统的方式,庙前搭起一座孤台,将烧鸡烧鸭挂满台上屋檐下,中间是个含着尾巴的猪头,尚有一盏煤油灯。台上放满各种祭品,在下面另有一个矮长几,那是供夭折的孩子享用祭品的祭桌。孤台是成年人享用的地方,小孩子爬不上那么高,只好设个矮几来供奉他们了。
抢孤时间是在晚上十一点半,下午时分就开始摆祭品,人们纷纷涌进庙来上香膜拜,烧纸钱。它保持着传统仪式,即不聘请僧道念经普度,只是膜拜,直到时间到了便抢孤。最关键的是那盏灯,那是许多船公司老板所要的宝物,他们认为抢获煤油灯。可以保庇航行平安,生意兴隆。所以出钱给人家去抢。所有仪式工作等全由值年炉主一手包办,包括决定煤油灯是抢还是下标等等。
时间进入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人潮有三四百名,氛围可谓紧张,忽然一位年轻人冲前跳上孤台,马上抢去煤油灯,其他人见状,亦即刻跟着攀上孤台抢祭品,下面的孩子孤也被抢得一干二净,实在紧张刺激。 抢孤完毕半个小时后,无端端刮起非常大的风,不久就下起倾盆大雨,当地人说,每年抢孤的日子一定会下雨的。的确,这场雨来得非常突然!
古晋及马鲁帝的抢孤没浪费祭品,唯独诗巫的就有祭品遭到践踏而损坏,其实他们将许多祭品打散开来,是导致被践踏的原因,马鲁帝是整箱整盒的快熟面、饼干等供抢,那就避免被践踏损坏了。其次,将地孤改以矮几或木板垫高一点,也会避免践踏。
华人民间的抢孤风俗,每年都吸引各族,包括当地土著的参与,这就是抢孤的魅力。一个民族的节日风俗,能够吸引到其他民族的参与,这个风俗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了。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9.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