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像裝臓

百年观音像。(圖:李永球)

背后装脏之处,纸条取出后,就显现许多宝物。(圖:李永球)


来到马六甲探访友人甲君(姓名不愿公开),他拿出一尊古代木雕佛像给我欣赏,佛像不是很大,雕工粗中带细,脸部表情庄严,整个佛像显现了纯朴的一面。此物是他从中国人的手上收购的。
已经多年了,他没去仔细观看,放在一旁已久。佛像背后有块小木板。我们都了解那是以前的供奉者请僧道“装脏”之处。我说里面会放些金属、谷类或动物如蜜蜂之类的东西。那天他心血来潮,决定在我面前打开佛像背后的装脏处。我们都很期待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神像(包括佛像)装脏有史以来就极为盛行,比如信徒们给神像或高塔等建筑物,装进玛瑙珍珠玉石、金银等金属、朱砂、钱币、经书、符咒、香灰,五谷植物如沉香、松柏、檀香,甚至是动物如蜜蜂等等,如此方可使到有关之物更加神圣庄严,也使到灵气更大。
当甲君小心翼翼的把佛像背后的小木块打开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摺叠的白纸条,隐隐约约看到几个中文字,取出了纸张,里面填满了多种植物、动物及矿物之物。
我们把这些珍贵的文物倒出来放在白纸上,仔细观察装脏的宝物,发现有多种植物类如叶子、树枝、花果、谷类等,这些比较难辨别,有一些极似胡椒粒;矿物方面有银、宝石、其他好像有水晶、云母等等。真的歹势,对于植物与矿物的认识不多,因此辨认不到。动物类的有一只极小的海马,大约只有1cm,尚有一只类似蝉的尸体。
白纸(宣纸)书写的文字约百余字,即“大清朝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北路隆回三都,地名蔡家湾花桥村,受祀都总城皇五通灵官水口庙玉祠下土地分居住,信士蔡福星、室人李氏,长男泽洪、室人贺氏,二男泽长、室人彭氏,次男泽江、室人李氏,长女有姑,次女连姑,合家人等,谨发诚心……,观音大士金身一座。”
此佛像连底座高约10英寸,头戴五佛冠,本以为是闽南的清水祖师或闽粤地方佛像,岂料却是观音大士。造型实在不像观音,倒像男性高僧像。它是在清朝供奉的,清朝统治中国两百多年,美中不足的是没注明哪个皇帝年号,不然就更加了解其年份了。不过清朝已经灭亡百余年,即使它是在清末年间的,至少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供奉者居于湖南宝庆府邵阳县,地名写得非常仔细,主人一家包括其夫人,儿子媳妇女儿等名字均详细列出,不过嫁进蔡家的女性只写姓不写名,这是传统的写法。儿子的称谓却采用长男、二男及次男,次男怎么不写作三男呢?真的耐人寻味!
装脏风俗在马来西亚不多见,闽粤南方的木雕神像背后也少有脏穴,石雕及瓷器神像背后多数不设脏穴,所以鲜见装脏之物。一些瓷器神像底部有洞,那是可以拿来装脏的。一些人家认为底部有洞不好,就以蜡烛等物填满它,如果没有放进传统宝物的,不属于装脏,只不过是不喜欢底洞的一种作法。个人认同装脏风俗,那是有意义的作为,尤其纸条文字,是个很好的历史资料。
马来西亚通常所见的装脏,多数在寺庙里,比如在灰塑的佛像神像里,装进金银珠宝、钱币、经书、香灰、沉香、檀香、符咒、神像和佛像等物,或者在寺庙、舍利塔底部放进许多宝物等等。这种情况一般是寺庙本身处理,也有邀信众一起参与的。普遍上认为给寺庙装脏,会获得无量功德。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9.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