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靖伯廟的新碑志

霹靂太平峇東綏靖伯廟。(圗:李永球)

近年新立的《峇登綏靖伯廟廟史》碑志。(圗:李永球)

《峇登綏靖伯廟廟史》也被翻譯為馬來文立於廟外,可惜的是蘇亞松被譯作Su Ya Song,其實是So Ah Chiang或Panglima AhChong才對。(圗:李永球)

霹靂太平峇東(峇登)有座百年古廟——綏靖伯廟,主神是綏靖伯及三山國王等神,乃是廣東台山籍人所創建,屬於義興派的廟宇,廟宇結構類似廣東合院式,但非精致堂皇類型,整座建築顯得純樸無華。可是近年來廟宇的修繕,開始出現了一些非常人工化的裝飾藝術,顯得俗氣了一些。
近年該廟設立了一座新碑志《峇登綏靖伯廟廟史》,記述廟宇簡史和1893年重建時兩位總理甲必丹陳亞炎與甲必丹鄭景貴的簡介,以及3次的“拉律暴亂”史略。碑志裡談及的歷史,某些地方有待商榷,這裡就一起探討吧!

碑志開端雲:“本廟早於1850年庚戌年已建竣”,這一段不知根據何來?該廟建立年份已經無可考,目前僅知道重修年份是1893年,當然重建之前已有了該廟,可是哪一年創立還是一個謎,除非有確實的證據來證明,不然就有杜撰之嫌了。
“本廟至今已有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本廟已被太平市議會列為太平歷史建築物三十三之一,為本區域唯一選入的華人廟宇。”查太平歷史建築物不止33間,所謂“33”,是指33項“太平許多第一”,這裡面並沒有綏靖伯廟。碑志中的“歷史建築物”這個名稱用得不是很恰當,應該是“歷史遺產建築”(BANGUNAN WARISAN SEJARAH),簡稱遺產建築,它不同於“33項太平第一”,那是經過小組遴選後,才被指定為遺產建築的。上世紀90年代,當地市議員已故賴尤再向我說,有意將峇東的綏靖伯廟和蘇籃卓公廟向太平市議會申請為遺產建築,他詢問我的意見,我建議綏靖伯廟以“義興神廟”的名譽申請,結果獲得當局批准為“TOKONG GHEE HENG”(義興神廟),為太平市唯一入選的華人歷史古跡。
太平市的華人古跡極多,為何賴君只申請綏靖伯廟,而忽略了其他更有歷史價值的古跡呢?可能他是峇東區的市議員代表之故吧。
“陳亞炎,廣東山(按:台山)人……是`義興’幫會的首領,他們是首批由中國移民至拉律區之華人幫會(大約公元1840庚子年)……”查陳亞炎是拉律義興的第三位領袖,義興黨徒很早就移民拉律,但陳亞炎不是首批到拉律的移民。
“‘義興’乃是一個民間組織,主要的活動是為宗教而奮鬥。而峇登綏靖伯廟就是陳亞炎的幫會黨員進行祭祀與聚會的場所。當年陳亞炎尚在檳榔嶼當首領時,他委派副手蘇亞松到此領導幫會。”義興應該歸類為秘密幫會組織,屬於洪門天地會,主要宗旨是反清復明,兄弟結義相互扶持。令人費解的是義興何時變成“為宗教而奮鬥”呢?史書上不曾有過記錄說陳亞炎委派蘇亞松領導義興,此說不知根據何來?
“1865乙丑年,當陳亞炎在檳接掌當首領時,正值鄭景貴幫派在拉律戰勝,把陳亞炎副手蘇亞松等幫會黨員逐出拉律之際,陳亞炎遂由檳率領600黨員,自高淵沿吉輦河南下抄捷徑至峇登河口……結果焚毀鄭景貴幫派及把他們逐出拉律,此乃第二次的血戰”。查第二次“拉律暴亂”時,陳亞炎並未接掌義興黨,蘇亞松被馬來土酋捉獲並處死。關於陳亞炎率領600黨員進攻拉律海山派,是發生在1872年3月間的第三次“拉律暴亂”,而不是第二次。這一段錯誤很大。
此碑志只注重兩位重建總理,對於其他總理及協理只字無提,誠然遺憾。為廟立碑志以記載創辦歷史或民俗文化,是值得鼓勵提倡的,碑志保存得好就會流傳千古,為後人留下珍貴史料。然而,撰寫必須嚴謹,避免出現杜撰與錯誤,這樣的碑志才會成為有價值的文物!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1.2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