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的攝影迷信

多年來蒐集歷史人物的資料,其中一定少不了人物的照片。曾經有三位早期富豪兄弟的照片,說起來也真的令人費解,其女兒在取出他們的照片時說:“古早時的人較憨(傻),聽人家講拍照不可穿衣,所以三兄弟的照片都赤裸上身沒穿衣服,後來先輩逝世後,才由友人處理補上繪畫,這些肖像才‘穿’上了衣服。”
早期人們對於攝影有著許多迷惑,所以對它產生了不解。拍照不可穿衣,極大可能是受到拍攝“X”光片的影響,將之混為一談所致。
近來閱讀英國人約翰•湯姆遜著《十載遊記》,該書是作者於1862-72年間,遊歷東南亞及中國等地的親身經歷,裡面提到了攝影的迷信,頗為耐人尋味。一起來看看他說的:“當我忙著拍攝風景時,遇見一名官員問了我許多問題……又說他從來沒見過攝影器材,希望看看我的作品。我把照片拿給他看,他問我究竟用什麼方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麼精密的畫,但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就匆匆進村去了,臨走前還憂心地斜瞟一眼看我是否長了犄角、爪蹄或尾巴,他大概以為我不僅會使某種妖術,還狡猾地把我的惡魔標記隱藏起來。因此,當我在同一個村落拍下一張照片時,立刻有一群憤怒的村民圍了上來,儘管我解釋了這只是攝影,他們還是將恐懼化為土塊和石頭向我拋擲過來。張(作者請來的秘書)也鼓起三寸不爛之舌想說服村民,但效果不大。我們趕緊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器材,走下河岸到另一邊去,此時我的同伴們正準備著要溯流而上。這些村民當中一定有人聽過流傳極廣的謠言,說我這種照片是用中國小孩的眼睛拍出來的。我逃到一艘船上去,差點被人用船槳擊中,不料揮槳落空的人卻因為用力過猛,自己險些就倒栽蔥掉入水中。”
作者到南京時,欲給弭平太平天國戰亂的中國名將曾國藩拍照,可惜曾氏剛剛因為二度中風離世,他十分失望,只好攜帶直隸總督李鴻章所寫的介紹信前往曾府,交給曾公子,後者在回函中表示對於錯失拍照深感惋惜。作者在書中提到:“但後來有一名總兵卻說,我沒來得及拍照對我和對他本身也許都是好事,否則大家——包括他在內——都會把曾國藩的猝死怪罪到我頭上來。中國人普遍相信——連高級知識分子都不例外——人在照相的時候,有一部分靈魂會被攝走,因此必會在短期內死亡……我甚至遇過一些可憐人在迷信誘發的恐懼下跪倒我面前,哀求我不要為他們拍照,不,應該說不要用我攝影機的致命鏡頭取走他們的性命。但話說回來,早幾年這種現象也可能發生在我們國家,當時攝影可能被視為惡魔之舉,又或者以幽暗的科學之眼捕捉到光明燦爛的影像,也可能被比喻成上帝使盲者恢復視力的奇蹟。”
作者遇到許多迷信攝影者的阻撓、毆打及跪求。也幸虧他沒拍攝到曾國藩的照片,不然曾的猝死,他就會被人家誣賴是因為他的攝影造成,洗也洗不清罪名!
另外,傳統上無論漢族還是滿族等少數民族,衣著均採右衽。但該書人物照片的衣服有一部分是左衽,這應該是底片被倒置洗出之故,作者當然不會分辨中國人服裝均是右衽的傳統,所以出現了不正確的左衽圖片。
上世紀90年代之前,我國華人民間也有一個攝影的迷思。就是不能三個人一起拍照,若是,其中一位會遭遇不幸(通常指死亡)。因此在三個人時,就採用增刪法則,不是減少一個,就是多拉一個進來合照。當時我就遇過多次,基本上個人是不相信,不過為了避免朋友的不悅,通常都不出聲,任由他們安排。最後這個迷信在不知不覺中消失去,人們再也不相信三個人不能合照了。隨著時間演變與知識的普及,一些迷信會因而消失殆盡,上述的攝影迷信就是例子。
(圖片取自約翰•湯姆遜著《十載遊記》)

《星洲人》電子報。文:李永球。2021年6月30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