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躏奸淫慰安妇

火车站路的两间马来高脚楼房,八名台湾籍之慰安妇,为日寇的高级军官提供性服务。按:现在已经被拆毁了。(圗:李永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强迫中国、朝鲜、菲律宾等国家的妇女当慰安妇,对她们百般蹂躏,尽情发泄兽欲。所谓慰安妇,那是日寇力了掩饰自己的罪行而取的名称。似乎义正词严,其实慰安妇就是军妓一一专供日军发泄兽欲的性工具。日军南侵,沦陷初期就到处强奸民妇,入民政后就强逼慰安妇供他们发泄性欲。人家正义之师爱民如子,日本军队却到处奸淫抢杀,威迫慰安妇侍候日本兽兵,把这些日军称为““禽兽部队”并不为过。世上唯有日军设有慰军妓女,供日军野兽泄欲,人类的文明因此被玷污了。日军在各地设立慰安所,一方面为满足他们的兽欲,一方面可避免“兽兵”到处去强奸民妇。一举双得,却令慰安妇好比上刀山、下油锅,受尽百般摧残。
当妓女也可以活得有尊严,起码她可以选择不接客与休息。慰安妇连这点尊严也没有,难怪目前尚活着的,一直作出诅咒的控诉。
有关太平慰安所的情况,廖选芳知道的可不少。因为当年受到组织严密的抗日同盟委托出版《太平日报》,为了使报章顺利出版,该盟每日从怡保的新民烟厂提供三十大包的香烟,由运行怡平的计程车送到太平给他。再由他赠予各政府部门,当时的香烟属稀货,以它送礼联络感情是最好不过。因此廖氐每日都跑各部门,包括慰安所,与看守人熟悉得很,也与新加坡籍的慰安妇谈过话。
廖选芳称:“太平的慰安所共有两处,一在火车站路的两间马来高脚楼房,这里有八个台湾籍慰安妇,一间住四个,口操日语,由台湾的林氏两兄弟看顾;另一处在旧俱乐部(01d Club。原址已改建为太平市议会礼堂),内有二十名新加坡籍华族慰安妇,她们原为能歌善曲的艺妓,这里设有十二间房,二十个慰安妇轮流交替服务,看守人为本市王皆在。前一处慰安所供高级军官发泄兽欲,后一处的是普通士兵的兽行场所,两处皆有看守,慰安妇严受监视,插翼也难飞。”
“慰安妇工作时间由上午11时幵始到晚上10时。以旧俱乐部那一批遭遇最惨,每天,军车不停来回载客,一车约四五人,完事之后又一批,每名慰安妇接客一次可获二元军用票,接了十个士兵就休息,二十名慰安妇接客与休息循环交替进行。服务军官的慰安妇没有半分酬劳,不过军官们常送一些物质当报酬。华人的传统观念认为,月事来潮不宜行房,那是污秽不洁的。日本人的观念正好相反,以为经期的女性性欲更高,对性的需求更甚。因此,慰安妇没有假期,经期间也得照常‘上班’。”
“新加坡籍的慰安妇全为广东广州人,童年被卖身到妓院,训练成能歌善曲的艺妓,后送往新加坡当妓女。沦陷后,全被迫做慰安妇,她们整批原为五十余人,除了太平,余者被送到泰国当慰安妇去。”(上述慰安妇资枓,主要专访廖选芳,1992年8月28日,太平)

本篇曾刊载于《新明日报》1992年10月1日:4。图文:李永球。修订于2004年12月12日。收录于拙作《日本手——太平日剧三年八个月》2006年1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