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邊的華人風俗

福建会馆每个月十六均祭祀太岁星君。(圖:李永球)

从暹粒来到柬埔寨首都金边,沿途道路还是很差,半途除了停在餐馆及厕所外,有一处是停在路边稻田供人们小便。金边人口多,华人也多,消费较暹粒便宜多了,而且是使用柬币的。小贩贩卖的清汤面食佐料有猪血、内脏、猪肉等,上面撒油葱、青葱,类似潮州的白色“粿汁”。
金边塔山本头公庙是一座华人庙宇,除了本头公外,也有虎爷等神明,神像非常柬埔寨化,其随从简直就是柬埔寨人物造像。当天是十六,祭祀善信极众,祭品众多,计有烧猪、包、各种水果、三牲、蛋糕、糕粿、茶酒等等。蜡烛有红黄二色,金纸则为潮州式的,而且有仿制柬埔寨钞票及美金的冥钞。也有印刷的华人古装男像和女像,那是供补运用的,俗称“代人”或“替身”。
虎爷的祭品为大块的猪肉(三层)及鸭蛋,这些祭品先往虎爷神像的嘴里涂之,有专人负责祭祀,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柬语),另一手拿起五谷(白豆、红豆、绿豆、白米、玉米等)往虎爷撒去,然后拿起金纸在信徒身上转圈,再点火烧,过后信徒付钱给他。旁边有座佛寺,里面有传统乐队在演奏,信徒前往祭祀佛祖,祭品除了水果鲜花饮料外,还有荤的饭菜如叉烧饭等。可见南传佛教的释迦牟尼是可以荤品来祭祀的。
有百余年历史的金边潮州会馆,即是会馆,也是神庙兼华校。可是在1970-75年内战期间,会馆建筑被毁了,如今的会馆是于1993年重建,风格按照传统潮州格式。馆内主祀关公、天后圣母及保生大帝。副祀福德正神及五祖神位,显见早年有着帮会的色彩。每年农历六月廿四庆祝关公圣诞,有潮州大锣鼓及醒狮助庆。馆后的公立端华学校乃潮州帮所创办的华文学校。潮州人是柬埔寨华裔最大的帮群,所以潮州话在这里通行,可惜近年来年轻的潮州人多数不会潮州话了。
柬埔寨的福建会馆也是身兼三职,即是会馆,也是神庙兼华校。幸运的,福建会馆古色古香建筑是各籍贯会馆里,没遭到破坏的一个。会馆建筑依然保留着古代的闽南风格。大殿为协天宫,供奉关公,配祀关平及周仓,副祀天上圣母和福德正神。福建帮在馆旁设有公立民生中学、小学及幼稚园,学生1500名左右,均是收费。当年内战时,多数华人会馆组织都很占据而去,福建会馆被改为柬文学校,福建帮是通过移居海外法国、加拿大等地的乡亲们寄钱过来,另建一座拥有30多间课室的学校与之对换,才拿回福建会馆的产业主权。
柬埔寨福建人虽然占少数,不过却执五金、汽车零件、轮胎业的牛耳。以祖籍泉州同安、南安、晋江为多,语音偏泉州腔。旧社会华人有商界四大霸,都是福建人。
当天刚好农历十六,会馆同人正在祭祀太岁星君,原来每个月的十六都得祭拜太岁,只见在庙前之处摆设香案,祭品有茶酒、水果、火锅(海鲜等食物全放进锅里了)、炒杂菜、封猪脚、炖鸡、白饭、饮料等等。烧化的纸钱很特别,除了金银纸,尚有往生钱、经衣、五色纸、冥钞等等,冥钞分为传统中华及美金式。过后获得他们热情招待一餐,真的感谢极了。
祭拜神明太岁不是先人或孤魂,怎么会采用冥钞纸衣呢?太岁是每个月十六祭祀的吗?觉得应该是祭拜神军才对。柬埔寨的华人风俗已经与传统大相径庭了,的确耐人寻味。
谈起柬埔寨的华人史,可谓一言难尽,昔年为了避开战乱,人们逃到越南等国外去。如今政策开放了,中文学校、中文招牌等等,均自由学习与使用。其实东南亚关闭华文教育学校的国家,如今没有不后悔的,因为中国经济的强大,游客蜂拥而来,不懂得中文就失去了赚钱的商机啊!

光明日报·副刊·觀風問俗専欄。圖文:李永球。(2016.10.2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