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亞炎甲必丹


陈亚炎 Chin Ah Yam Chen Ya Yan (太平甘文丁开辟人暨华人领袖、华人甲必丹、义兴派的第三任领袖)出生日期不详,逝世于1899年。祖籍广东台山县痤洞八图上泽堡中巷村。

陈亚炎是霹雳太平甘文丁(新吉辇)的主要开辟人之一,也是华人甲必丹和霹雳邦议员,更是槟城及霹雳一带的义兴派和白旗会(马来人和印度人的会党)的领袖。他也是《邦咯协约》签署者之一,这份重要的协约,终于结束了长久的拉律暴乱。
原名圣炎(一作圣琰),字崇直,通称亚炎。年轻时从中国乡下南来槟榔屿,在漆木街当木匠,后来成为一个小建筑公司的老板。
亚炎首次到太平来,是在1865年6月间爆发的第二次“拉律暴乱”之际。当时甘文丁义兴党的首领苏亚松一行人因为战败逃走时,不幸被马来土酋雅•依不拉欣缚捉而去,他以义侠的姿态代为向土酋说情,却不成功。
亚炎再度到太平来,则是于1872年3月间爆发的第三次“拉律暴乱”期间。他获得槟榔屿义兴派首领何义寿委任为甘文丁的义兴派领袖,以填补被海山派处死的李亚坤之位。他在何氏的资助下,打造了中国刀剑和长枪及廿艘以上的快船,召集了六百名党徒,于1872年3月26日,从高渊(Nibong Tebal)的吉辇河出发,在峇东(Matang)登陆,汇合了在太平的义兴党徒,出其不意夹攻敌人,焚烧海山派的矿场。海山党徒虽占多数,却遭击败,溃逃到槟榔屿去。海山党的矿场在这时候被义兴党人占据了。
海山党为了报仇,于同年10月16日串通了土酋,让他以“委任华人甲必丹”为借口,把义兴党的数名领袖骗到峇东去,而海山党人暗中从槟榔屿带了炮弹及滑膛枪开抵太平,将群龙无首的义兴党人打得落花流水,数百人遭惨杀,许多死在逃入森林和沼泽地带中,另有数千人,包括许多重伤者设法逃往槟榔屿,所有来不及逃走的义兴党妇女遭俘虏,多名自杀,余者遭受海山党人及土酋手下污辱。
义兴党败北逃往槟榔屿后,不久后的12月间,义兴党人又从槟榔屿出发袭击太平,却攻不下,只成功占领了峇东沿海一带,于是他们封锁海岸,在新板(Simpang)筑下防御栅栏。海山党被击退到太平内陆,唯有拼命抵抗,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一年余。最后由槟榔屿的英国海峡殖民地政府从中斡旋,召集两党及霹雳马来王朝成员,一起与英殖民地政府在邦咯进行谈判。陈亚炎代表义兴派,郑景贵代表海山派,最后达成协议,于1874年1月20日,马来王室与英国人签署了《邦咯协约》。另一方面,华人两大会党共廿六名代表在槟榔屿与英国人签署了中文的协约,终于结束了历史上的拉律暴乱。
三天后,亚炎及景贵一齐被委任为镇抚委员会委员,他们也被委任为甲必丹及霹雳议会的议员。
亚炎与景贵分别管辖着甘文丁与 吉辇包(Klian Pauh)的社区,甘文丁在他的管理及配合殖民地政府的行政下,很快就发展起来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小镇。可是甘文丁并不是主要的锡米产区,英殖民地政府将一切发展投入太平市区,主要的设备及行政均设立在太平,甘文丁只是太平附近的一个“副镇”。甘文丁的步向没落,最致命的是因为殖民地政府为了开采锡矿而迁移旧甘文丁镇,旧镇的住宅、商店及会馆随着迁移计划而完全消失,人口大量流失,使到甘文丁一蹶不振。
在甘文丁辖区内,亚炎是粤东古庙及古冈州会馆的主要发起人。粤东古庙创建于光绪八年季冬(1882/83),由义兴派的惠州和古冈州等籍人士合建,亚炎担任倡建值理,并是信托人之一。古冈州会馆创建于1881年,原在甘文丁,后因铁船开采锡矿而搬迁到太平来。在景贵的辖区里,则创建了鲁班古庙及偕同郑景贵等人倡建广东会馆。鲁班古庙创建于1882年,由新宁人为主的木匠所成立。广东会馆乃郑景贵、陈亚炎、陈耕全、林霁云、区耀坡等人倡建于1887年。亚炎与景贵也是1893年重建峇东绥靖伯庙的总理,景贵捐银两百五十元,排名缘首。而亚炎只捐银十五元,可见他们之间的家境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他也经营矿业及承包饷码,但这些行业并未给他带来巨大的财富。陈亚炎也是峇东汉族义冢的信托人。
亚炎从事的行业主要是锡矿及承包饷码业,他是霹雳税赋饷码的承包人。1883至1885年间,除了参与槟榔屿“泰利”(Tye Lee)号生意外,也获得太平的赌博和当店的饷码承包权利。他在太平的私宅位于东方街(今苏丹阿都拉街)的前丽都戏院所在地,后遭回禄之灾,旋于马力路(Jalan Berek)邮政局的隔壁建了一座新房子。
晚年潦倒,被迫卖掉东方街和马力路的产业。有时为了张罗膳费,宁愿靠典当也不向人乞援。他的两个儿子,不独不能承前启后,而且有时还给他不少麻烦。
殁于1899年,归葬太平都拜(Tupai)广东义山。墓碑中榜文字镌刻“清显考特授英国吡叻(霹雳)甲必丹并理国政讳圣炎字崇直陈公佳城”,这是说他获得英国授予霹雳甲必丹之衔,所谓的并理国政,其实是指担任霹雳邦议员。元配梁氏,子:瑞龙、光德、光源、玉麟,女:月明、月清、九仔。后代皆受英文教育,且移居他处。太平有一条陈亚炎巷(Lorong Chin Ah Yam。近年被改为陈亚炎路。Jalan Chin Ah Yam)即是纪念他而命名。
至于在霹雳议会里,甲必丹陈亚炎和甲必丹郑景贵一齐为华人争取多项福利,其中两项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
一、1877年9月10日在瓜拉江沙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有人建议征收一种称为“夫妻税”(Asil Klamin)的人头税,凡霹雳所有15岁以上,55岁以下的男子,每人缴交一元五角。次日的会议继续时,亚炎在景贵的强力支持下,反对政府向华族居民征收,理由是华人早已成为主要的纳税人了。果然在实行人头税时,华人得以豁免;
二、1881年12月,亚炎在会议上以“启导民众,并供娱乐”为由,要求政府拨出一块太平市(景贵的势力范围)的地皮,供兴建一座华人剧院。这项提议获得景贵的支持,声称“民众欢迎这种意念”。结果议会通过拨出一块长300英尺,宽180英尺的地皮,租期十年,免缴地税,剧院名为“万芳春”。
陈亚炎是位英勇善战的领袖,他以人数居少的劣势,出奇地把海山派击败并驱出太平,显现其过人的胆识,为屡屡战败的义兴派首次扳回胜利。然而,他身为义兴派党魁,在后来却失误地被土酋以“委任华人甲必丹”所欺骗,致使义兴派惨遭大败,伤亡惨重,他必须为此负起责任。在英殖民地政府从中调节时,亚炎与所有义兴领袖却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因此得罪了殖民地政府,为义兴派惹来灭党之祸,若不是殖民地政府后来改变政策,义兴派早就全党覆没了。

作者:李永球

资料:
黄存燊著、张清江译《华人甲必丹》73-79页,新加坡国家语文局,1965年。
梅玉灿:,《马来西亚古冈州六邑总会特刊》53-54页,马来西亚古冈州六邑总会,1964年。
刊载于: 李永球:《移国――太平华裔历史人物集》17-21页,南洋民间文化,2003年4月。何启良主编《马来西亚华人人物志》2014年11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