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华人戒牛风俗——李桃李(李永球)

一位曾在英国华人餐馆当厨师的友人说:“凡有年青的华人顾客嘱咐食物中勿参牛肉,百份之百的肯定,他不是来自马来西亚,即是新加坡人了。”他的这番话,引起我撰写本文的动机—为什么全世界的华人都吃牛肉,唯马新多数的华人戒牛?
不知大家可注意到吗?马新的华人是世界上唯一不吃牛肉的华人群体。从马新的中餐馆不卖牛肉肴,华人的不烤牛肉沙爹等客观现象中可见一斑。他们的戒牛风俗观念源自中国,然而,今日的中、台、港及海外华人社会,不吃牛肉的观念已谈薄得近乎消失,所以在当地的市场上到处可见牛肉、牛排、牛肚面、牛肉脯及以牛肉煮成的各式牛肉佳肴的售卖。
为什么全世界的华人都吃牛肉,唯独马新多数的华人戒牛?
追溯华人茹牛肉的历史,远在周代的数千年前即有。牛在古代饲养不普遍,又是农业生产的工具,故受帝王的青睐,捧得高高在上。
牛、羊、猪三牲合称“太牢”,这是古代帝王祭祀社稷与宴飨所具备。《礼记•王制》:“天子社稷皆太牢,诸侯社稷皆少牢。”少牢只是羊和猪。
华人为什么不吃牛肉?山根勇藏在《台湾民俗风物杂记》里研究台湾人的戒牛风俗,指出源自两种观念。其一,是天下祭祀社稷用太牢,诸侯用少牢,平民百姓当然更不能用太牢来祭祀,故吃牛肉的机会少之又少,基于这个缘故,不吃牛肉也成多年习惯;其二,牛负责农耕,担任牵挽的重责,为人类尽力服务,功劳很大,观念上不忍故乱屠杀食用。
于是乎,华人开始从吃牛肉逐渐步入戒牛的风俗观念上。直到近百年来中国面对许多天灾人祸,人们在饥荒中只顾填饱肚子,或在太平盛世的富裕时代,又为尝尽各种美味而破俗茹牛。随着环境的变迁,时势的嬗变,华人对牛的观念也随波逐流的吃了又戒,戒了又解。
为何戒牛古俗在中国及海外华人社会式微之际,我国及新加坡还盛行不衰?
探讨这个趣味的民俗事象,还须从以下五个因素下手:(1)政治与社会原因、(2)传统情愫、(3)宗教观念、(4)善书劝戒、(5)迷信与疾病原因。

(1) 政治与社会原因
“戒牛观念起源于中国古代统治阶级禁止民间用 “太牢”的政治原因,加上宰杀牛只,不利于农业发展的社会原因。
(2) 传统情愫
传统观念认为猪不劳动,吃了无妨不感内疚,牛要下田劳动,又要远驮载物,吃的是草,挤出是奶还可供食用,吃它实在残忍。这不正是咱华族特有的感恩仁慈精神吗?因此戒牛也可称为“敬牛”。
戒牛古俗之传入我国,请教了老前辈,咸认为上述的感恩精神为主要因素。
(3) 宗教观念
中国的两大宗教—佛教和道教,戒律中没有提及不可以牛肉,民间的道教派别,基于老子(太上老君)骑青牛西出函谷关而戒吃牛肉。民间信仰里, 戒茹牛肉是信奉观世音的象征,这种观念源自福建的闽南人社会,当他们南来后,也向本邦各籍华人传播“拜观音戒吃牛肉”之说。
(4) 善书劝戒
道教及民间秘密宗教印刷的大量劝善书,胥劝戒世人不可宰杀牛。一本清光绪庚辰(1880年)年由守经堂出版的《观音救劫劝善文》:“……五收谷米来抛弃,六收灭像与欺神,七收宰杀牛和犬,八收升斗不平均……”;北京天华馆于1869年印发的《三圣经直讲》(太上感应篇、文圣阴骘文及武圣觉世经)中的阴骘文和觉世经亦云:“勿宰耕牛”、“宰杀牛犬”遭受恶报之说,书中虽没劝人戒茹牛肉,既然戒杀,也就吃不成了。
这类善书有许多是人社撰的,也有一些经扶鸾写出,内容千篇一律劝人行忠孝节义诸善。据善书的解释,牛耕田,犬守夜,理当畜养,勿为贪口腹微利而加以宰杀。
(5)迷信与疾病原因
马新华裔一般上相当迷信,在运气不佳,财气不旺时,往往爱问神算命,乩童或相师有时会劝他们别吃牛肉,以避免破财坏运。
另一方面,有些华人也相信患上牛皮癣者须戒吃牛肉,免癣症复发。
上述五个因素,到底是那些延续了戒牛观念在马新华人社会的生命?因素有三,最主要的为“拜观音戒吃牛肉”的福建人宗教观念;其次是感恩回报耕牛劳苦之传统情愫;最后就是避免破财坏运的迷信原因。
南来的各籍贯华裔中,以福建人最戒茹牛肉,戒牛观念也是由他们从中国传播至马新各地。他们带来了许多古中华文化习俗,敬牛观念是其一。在闽南的农村,牛是受到尊敬的,当一头牛年迈至不能工作,可不是被推进屠场,而是赡养至死,以回报一生劳苦之情。
“拜观音戒吃牛肉”在闽南的形成,相信与印度教育有巨大的关系。
据《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综合考察,泉州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书里,一篇由杨钦章撰写的《元代泉州与南印度关系新证》指出,南印度人于元代,来福建泉州进行海上贸易时,将印度教传入泉州。目前出土了印度教寺庙的大量残柱断石及神像,其中在晋江市池店旧街,有一“兴济亭”,龛上是尊印度教的破坏神湿婆的“舞王相”(Nataraja),当地村民一直坚持认定此神像为观音菩萨。
众所周知印度教严禁吃牛肉的宗教。这一戒律随印度教传入泉州,拜湿婆禁吃牛肉。湿婆被当作观音拜,那么拜观音亦当然得戒牛了。
在马新,不吃牛肉以福建及同属闽南文化的潮州人为主。闽、潮人聚集的北马、东海岸、马六甲、中马部分地区、南马、沿海一带及新加坡,鲜少见到牛肉熟食店摊。
虽然有部分传统观念较淡薄的人士解戒吃牛,但是马新两地的华人群体,还是中华戒牛风俗观的最后堡垒。
固然今日农业发达不用耕牛,或因牛肉来自现代化农场的肉用牛,不过,不吃牛肉已成马新大部分华裔的习惯。几千年的情愫,几千年的忠心伙伴,悠久的传统观念,不是说吃就吃得下的。

发表于:《南洋商报•新视野》1994年8月15-16日;《南洋商报•新视野》1997年2月5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