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的九皇盛會

善信們拉扶起篙燈柱的鏡頭。(图:李永球)

陳福明文臣在主持接送神儀式時宣讀疏文,圖中上方的“圓形物”,只不過是灰塵或水分在閃光燈拍攝下形成之物,不是顯神蹟或甚麼瑞相!(图:李永球)

農曆九月,泰國普吉島的九皇盛會已是天下揚名之宗教慶典,今年我終於有緣參與。我主要觀察的是當地歷史最悠久的內杼(Kathu)斗母宮,已有一百八十多年的歷史。
抵達機場,我向德士柜台叫了前往斗母宮的德士,幾位負責人聽說要去內杼“山照”(泰語,神廟),都以福建話說“食菜”,可見九皇聖誕之食菜在當地是個重大節日。
農曆八月卅日下午,起篙燈柱,在法師灑淨後,善信們合力拉起繩索,在長桿扶助下,篙燈柱被拉起矗立在宮前了。晚上子時舉行接神儀式。首先是迎接玉皇上帝,宮前擺起香案,文臣和法師率領善信跪迎玉皇,然後進宮裡誦經,這時候,宮外飄下雨來,完畢後出宮前迎接九皇大帝,這時雨即刻停止,接了九皇進宮裡誦經,外面又下起大雨。
真是神奇啊!這種情況也出現在初九送神,在宮裡誦經時下大雨,出宮送神之際,雨水就停,待到送神完畢又下起雨來。
斗母宮裡每天早晚均有頌念北斗經和讀疏文,為善信祈福。初三日放軍和安竹符儀式,初三、初六、初七、初八及初九則舉行犒軍。初三晚上還步行到一公里外迎接南北斗星君。初七晚上則在宮前設立高台,祭七星靈官(過七星),為信眾祈福。初八一大早遊境,前往網寮海口進香。初九有過火與過限儀式,晚上恭送玉皇上帝,再恭送九皇大帝回天。初十則收軍和降下篙燈柱。
放軍與犒軍方面,是人神兼用,他們有一套5位法師一起操兵調營的儀式,倒是很特別。

過七星儀式,善信們在搶取從上拋下的符咒。(图;李永球)

過火儀式。(圗:李永球)

善信們正在進行“過限”補運。(圗:李永球)

通常我國道廟是在神誕前放軍,而泰國則在神誕之際放軍,就顯得不同了。過七星儀式時,法師乩童等將布或紙的符咒,拋撒給高台下的善信爭搶,氛圍刺激緊張,大家興奮地搶接符咒,最後是皆大歡喜地結束。
宮前戲台每晚都有歌舞節目表演,聘請泰國的泰語現代歌舞團演繹,不過有摻雜一些古裝的泰語歌舞及音樂表演。
初九的過火是慶典的高潮節目,宮前起了木炭火堆,火堆的東南西北及中央,安奉了五營神案。下午1點下最後一次的木炭,4點左右就舉行過火儀式了。法師下了符咒(法師畫的靈符),在乩童及法師的撒鹽米之下,數十名乩童逐一赤腳步過火路,接著是大約20名的普通善信隨後過火。仔細觀察火路,我發現火勢極旺,但在法師們下了符咒後,四周就湧起陣陣的習習涼風,個人經驗感知,在這種情況之下是不會灼傷腳板,果然個個都平安無事。現場雖有救護車及醫護人員在旁隨時待命,卻英雄無用武之地而回返。
至於過限,那是福建民間補運的儀式,過限者購買屬於本身的“替身”(紙偶),再寫上名字年齡等,繫上韭菜及金紙,待過限時,持之走過限橋,最後將替身及錢投進籠子裡,工作人員會把替身等物焚燒,錢則捐給宮廟,韭菜則在翌日煮給大家品嚐。過限的群眾極多,估計有近5000人。
細看普吉九皇勝會,發現很多與我國有迥異之處。好像我國的燒黃腳香祀九皇,他們則燒紅腳香;我們祭以壽龜(麵龜),他們沒祀壽龜;我們手腕系綁黃布條,他們不繫;我們燒大龍香,他們沒大龍香;我們前往海邊或河邊接送神,他們只在宮前或陸地接送神;我們燒皇船送神,他們沒燒皇船;這些,就讓他們顯得與我們迥然不同,也值得進一步探討。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圗文:李永球‧(2014.10.1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