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暝擲柑習俗

年轻男女正在写上心愿祝福,准备擲柑了。(圖:李永球)

十五暝(元宵節),北馬的峇峇娘惹社會盛行“擲柑,嫁好尪”(拋擲柑,嫁個好丈夫)習俗。自百餘年前流傳到上世紀40年代才逐漸消失。

關於“擲柑”習俗,由來眾說紛紜,眾說不一。有學者云為向“水神祈願”;又有說“元宵出外遊玩時,身邊帶了新年期間吃不完的蕉柑到海邊吃,並把柑丟到海水中祈願。”這些想當然的說法,可惜缺乏說服力。

擲柑盛行于北馬福建漳州籍的土生華人社會,中台民俗書籍全無此俗記載。雖然如此,但我們不可因此斷定它與中國毫無關係,或以為是本邦獨創之俗。

《閩台民俗風情》云:“民間傳說(元宵)這晚未婚少女到鄰近菜園偷拔蔥菜,就可以得到佳婿,台灣有句諺語:‘偷拔蔥,嫁好翁;偷提菜,嫁好婿。’”由此可見,北馬擲柑習俗,乃自閩南偷拔蔥菜之俗演變而來。上述的“翁”、“婿”與“尪”同義,皆指丈夫。

古早的少女,是不允許步出戶外,尤其閩南社會更見保守。不過一年一度的元宵節卻是例外,少女可隨長輩親友外遊,或到廟裡燒香,晚上可賞花燈等。在封建的舊社會,女人的婚姻皆為父母之命及媒妁之言決定。她們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卻希望有個好的婚姻,于是就產生了“偷拔蔥,嫁好翁;偷提菜,嫁好婿”之俗,以諧音的蔥與翁(或寫作尪)、菜與婿,來祈求嫁個好的丈夫。

一個趣味的問題是,為何偷拔蔥菜經過輾轉流傳卻衍化成擲柑?

一位老婦人就懷疑“擲柑嫁好尪”之由來,她說應為“擲工”,意即拋下工作在十五瞑玩個痛快。此說主觀頗強,卻是置疑擲柑的另類說法。

清‧張煜南《海國公余輯錄‧檳榔嶼流寓詩歌‧元宵詩》:“拾將石子暗投江,嫁好尪來萬事降。水幔沙郎朱木屐,元宵踏月唱蠻腔。”(林遠輝、張應龍編《中文古籍中的馬來西亞資料匯編》)

這首詩忠實記載當時檳榔嶼(檳城)的元宵盛況,如峇峇娘惹的穿沙籠,載歌載舞地唱“Dondang Sayang”。也道破了原來當時是擲石子入江,而不是“擲柑”。所以當時姑娘們在擲石入江時,喊的是“擲江,嫁好尪”,不同與後來的“擲柑,嫁好尪”。

既然是拋東西入江,也就意味著除了石子,其他物品也可以的,于是漸漸衍生出拋柑等物。江與尪諧音,柑與尪音相近,“擲江”也由“擲柑”取而代之。拋石入江的“口號”,另創出“擲石頭,起紅毛樓”(拋石頭,起洋樓),後來又演化出“擲龍眼,好尾景”(拋龍眼,好晚景)、“擲紅棗,年年好”……

有人說男人是拋蘋果的,所謂“擲果,娶水某”(拋果,娶美麗的妻子)。這是無稽之談。倘若有,也是一些無聊之輩所為,因為封建社會裡的婚姻,男方是主動上門提親,所以要美的、醜的、好的、壞的,父母自會挑選。

隨著封建社會的崩潰,父母之命及媒妁之言也被自由戀愛取代。女人可以自己掌控婚姻,就不需要“擲柑,嫁好尪”來為自己祝願,此俗也就慢慢淘汰了。

大約1980年代開始,檳城政府為推動旅遊業及傳統習俗,又推出“擲柑,嫁好尪”之俗,卻成為一項比賽活動,看姑娘們誰打扮最美?又看哪隊男丁撈得最多的柑?許多年輕人及外國遊客一時好玩也參與擲柑,皆在柑的外皮寫上姓名、電郵、手機號碼及祝福語等,希望有情人撈獲後,千里姻緣一柑牽……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20/02/2005)

太平花龜

 

80年代初期,一種糕粿在太平誕生了,它就是花龜(或稱蓮花龜)。其實它是“麵龜”(一種福建人的糕粿,形狀有橢圓形、枕頭形,用于祭祀)的“變種”,制作成分與麵龜一樣,只是外表形狀不一樣而已。

花龜,顧名思義,其形狀就如一朵蓮花。成分是麵粉、糖、油及酵粉做成,然後擦上淺紅色,再以刀片割開成6瓣。

自80年代起,在短短的20年裡,花龜一支獨秀,成為太平的紅牌特產,與馳名的太平香餅(馬蹄酥)並駕齊驅,是游客不會錯過的土產品。而今,市內幾家出產花龜的販商,皆窮于應付銷售網普及北馬、中馬的龐大市場。

花龜是怎樣制造出來的呢?下面有個聽來的傳說故事,信不信則由你了。

相傳二次大戰前太平有位熱血青年,十分痛恨日本法西斯政府侵略中國,于是便參與秘密性的“抗日同盟”,熱衷于抗日援華活動。1941年12月8日,日本南侵本邦,12月23日太平淪陷,他又以抗盟的身分,收集情報予山上的人民抗日軍,滿腔熱血只為抗日衛馬,爭取獨立。1944年間,他不幸被漢奸出賣而身陷太平監獄,日寇為逼他講出抗日軍的機密,而施展種種苦刑。灌水:將水從其口中灌進,人從椅子上跳下肚子上;火燙:以火、燒紅的鐵條燒炙其身體;將他吊起來毒打等等。不到一個月,他已經整個人癱瘓,體無完膚,瘦骨嶙峋。

其母擔心他的性命危險,又無法可施,唯有求神拜佛。她是增城客家人,篤信增城何仙姑,所以常到本市“何仙姑廟”祈求仙姑佑其子平安無事。奇跡出現!到了1945年8月間日本投降,僅存一口氣且已不省人事的其子,被送進醫院搶救,竟然給救活起來。根據他後來述說,原來在監獄昏迷時,經常在朦朧中有位手持蓮花的仙女,摘下蓮花瓣給他服食。其母認為是何仙姑顯靈,因此上廟答謝神恩。他卻不以為然,畢竟他信仰的是共產主義,不信鬼神。

1948年6月間,英殖民地政府頒布緊急法令,對馬來亞共產黨進步分子發動進攻,大舉逮捕馬共黨員。馬共便成立了馬來亞民族解放軍,全面展開抗英獨立戰爭。他選擇上山持槍進行獨立戰斗,故離開了母親、妻子和年幼的兒女,從此一去不再回來……

每年的何仙姑誕辰,其母一定買蓮花去答謝仙姑救命大恩。臨終前,囑咐孫子們須得照辦。70年代的某一年,他們在買不到蓮花的因由下,突然心生妙計,以麵粉做出蓮花形狀的“花龜”代替,從此以後,人們仿其之法,以花龜來祭祀神明祖先,花龜也就行世迄今。

這篇故事的杜撰成分頗高,然而它卻告訴了我們日本法西斯政府以種種酷刑戕害華人,而且華人也曾經為了祖國的獨立斗爭,拋頭顱,灑熱血,種種貢獻不容抹殺!

其實,民俗文化裡類似的杜撰傳說不勝枚舉。諸如九皇大帝源自北斗九星的崇拜,世人于九月初一至初九齋戒,可以消災延壽,獲得無量功德,它卻被有心人牽強附會上9個反清義士被清兵殺頭的傳說;又如天公誕拜甘蔗是取其從頭到尾皆為甜,而且下有根上有葉,象征有頭有尾,從頭甜到尾,豈料有心人竟然編造福建人躲兵禍于甘蔗園內,並以它拜天公感恩的傳說。

種種傳說被編造、被附會,其實是要我們銘記先民們的反抗暴政,毋忘法西斯政權的殘酷屠殺。這些傳說──就是一種愛國、反暴政、反殖、反帝的意識傳播。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5.2.6)

天公誕補運

 

代人补运。

 

新年到囉!翻開報紙,打開電視,幾乎都是一再重複的年俗由來,或中台港人如何過節之類的報導,令人提不起興趣的老掉牙話題,人們心目中的年俗仿佛只有經常出現在媒體上的那幾個,其他的傳統習俗似乎不值得一顧。

其實,民間裡的傳統習俗有待我們去深入認識和挖掘,它們都是珍貴的文化活化石,有必要針對它們提出新看法、新問題或賦予新的闡釋,給現代社會注入不同的人文養分。

正月初九天公誕,媒體皆稱是福建人的節日,相傳明末清初,清兵入閩大屠殺,閩人避難于甘蔗園內,待初九方平安無事,故採取甘蔗祭拜天公,感謝天公救命之恩。

其實這只是傳說,道教經書就記載正月初九是玉皇大帝之誕辰,而且中國多個地方的民俗書籍亦有慶祝天公誕之記載,所以天公誕非福建人專有節目。

不過,閩南這個地方得天獨厚,許多中華古文化在中原大地消失了,卻在閩南流傳下來,天公誕即是其一。本篇要談的是為人所忽略的“天公生(誕)補運”習俗。

正月初九祭祀天公時,剛巧是在年頭,一年之計在于春,年頭為全家補個運,祈求一年平安,謀事順利,一切成功,一家興旺如意,是一般華人家庭的願望。補運可以到宮廟去處理,也可以在天公誕時,在自己家中進行。

要在天公誕補運,就得先到雜貨店買“替身”(也叫“代人”)。那是一種紙制的偶像,分4個種類:男成人──紙偶之頭部有一小塊黑色漆;女成人──紙偶頭部有一小塊金色漆;男小孩──頭不漆黑,雙腳貼一小塊黑紙;女小孩──頭不漆金,腰部套上一件綠裙。須根據家中有幾個成人,幾個小孩而購之。如何才算成人?怎樣才是小孩?一切以是否已婚為准,已婚為成人,未婚者即使話到100歲也算是小孩。

將替身全擺在一個銅盤上。供上一盤米糕、一碗飯、一碗菜、三杯白酒、三枝清香等,每個替身另供一粒紅雞蛋及一只金紙。這些供品都有特殊的含義,好像米糕性黏成一團,含義是要合家如它一般凝聚在一起,不分不離,團結一致;一碗飯和菜,是大家團結合作才會有飯吃,吃得飽;至于紅雞蛋,那是在祭畢焚化金紙時,將蛋殼一一剝下,拋進金紙內焚化,剝殼含有脫胎換骨、金蟬脫殼之義,以期望改變運氣,避過災難;金紙是希望大家都賺金錢,添福、添祿、添壽。

替身供奉于天公桌旁之小凳子上,祭拜天公完畢焚化金紙時,替身附在旁邊燒化。

補運不可只是祈求一家平安,應當先祈求天下太平,次求國泰民安,三才是求自己合家平安。先把願望寄于世界和國家,假如它們不安,我們又如何能安呢?一切以天下社稷為重,講求人道主義的“大我”,把“小我”列在其次,正是具有宇宙觀的中華哲理。

小小一個補運習俗,卻蘊涵著深大的意義。它告訴我們,以前的(紙偶)裝扮,一看即知是已婚或未婚。也說明一家人必須團結合作,才會成功和抵禦外敵,閩南諺語云“打虎捉賊得要親兄弟”,即為寫照;家庭失和、兄弟鬩牆,只會造成家破人亡。更透露了必須有天下太平、國家安泰、家庭安寧、才會有個人平安的宏觀意識。

所以,愛護我們的民俗文化,熱愛我們的天公誕吧!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13/02/2005)

牽字:用麵粉寫字

牽字是以面粉牵动的福建民间艺术。(圗:李永球)

 

面龜上的图案及文字,就是——牵字。

農曆九月間在浮羅交怡斗母宮時,一班女善信有意做“面龜”(壽龜)來祭祀九皇大帝,然而卻沒人會做。于是我毛遂自荐,待面龜蒸熟後,須得“牽字”(以麵粉弄成面團,在面龜背部牽動弄出文字或圖案)裝飾一番,可是她們卻說又無擠糖霜(icing)的器具,如何“牽字”呢?其實不僅她們,當我談及或示範牽字時,人們都不相信那是“牽”出來的,他們以為那是擠糖霜的器具擠出的東西。可見我們華人對于西方文化的熟悉與接受,更甚于本身的民俗文化。
也難怪他們,會牽字這門手藝的人並不多,而且都是傳統糕粿師父,基于商業秘密,一般都不外傳,于是會的人愈來愈少,甚至有些糕粿商也不會或為了方便,就以筆寫或印章蓋之。
牽字是福建話,亦叫“牽龜字”或“蜷字”。牽相當于華語的“拉”,蜷則相當華語的“盤繞”。
牽字是福建人的一種傳統民間藝術,是以面粉搓成,然後在面龜、壽桃(面桃)或鳳片龜(糕仔粉加糖製成的一個龜形的糕,供奉神明用)背部牽拉成吉祥的文字或圖案,已經瀕于失傳,設使懂得這門藝術者自私不傳,並將之帶進棺材,實在毫無意義且對不起我們的中華文化傳統及列祖列宗。
于是,我願意在本欄公開其秘,所謂“江湖一點訣,講破不值錢”。願大家按方學牽字,共同發揚之,其法如下:
適量的面粉,加入顏料及水,拌和成軟硬適中的面團即可。
面粉裡具有面筋,要使面團可以牽拉成長條狀,就須先搓它,直到面筋全斷(不久之后,面筋又會自動生長起來,又須再搓之),道理就與拉面別無二致。面筋斷后即可牽字了。
面龜分兩種,一種是有頭尾四肢五官的壽龜,專用于祭神用;另一種是枕頭或橢圓形的,專用于喪事或凡人生日。所以牽字所用的文字也就有分別了,神明(誕辰)多用:答謝神恩、神恩浩蕩、福星高照、招財進寶……;喪事為:福壽全歸或單字福、壽……;凡人生日有:壽比南山、福如東海……。圖案可牽出各種花草、葫蘆、蝴蝶、甚至高難度的人物、祥獸等等。
或許以文字或語言傳授是不易令人明白的,現場示範是最好的方法,大家將會親眼目睹“字”是如何被鬼斧神功地“牽”出來的。將來若有時間,我會正式開班教導,以使牽字藝術不泯。
總覺得,一些華人對于本身的民俗文化,不是顯得盲目無知,就是顯得嚴重自卑。因此有些人往往妄自菲薄,或過分的崇洋媚外。
某些人在欣賞西洋音樂戲劇之余,卻看不起自己的華樂與大戲;信任西方的先進醫學,卻對傳統中醫缺乏信心;嘗盡各種風味的西洋蛋糕,卻忘了滿煎粿、紅龜粿是怎樣的味道;會以蛋糕來慶祝生日,卻不清楚我們也有壽桃、面龜;慶祝西方的情人節、父母親節,卻不知道我們也有類似的七巧節與重陽節……,我們漸漸遠離了民俗文化之根。
應該是時候認識我們的傳統民俗文化了,你、我、人人皆有責!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30/01/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