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紙不是道教的產物

當燒紙敬先人盛行後,道教與民間信仰的仙、神等,也是由人所修成,于是燒紙也從先人燒到他們的廟堂裡去了。

根據道教的說法,神仙世界是幸福快樂的,哪須要人間燒“金錢”給他們呢?事實上燒金紙給神明,並不代表是送錢予他們,金紙上印有福祿壽等吉祥字物,那是人們祈求神明賜福給我們。道教吸取燒紙習俗,使到人們以為它由道教創出,以為燒紙是道教之產物,顯示人們對傳統多是一知半解!

批評燒紙最強烈者,是一小部分的基督徒、漢傳佛教徒、天道徒等激進分子。對他們而言,這是迷信及毫無意義的。一般上,他們皆站在自己宗教立場來批評。如果反之,我們站在華人傳統的角度來看他們,同樣的,他們也會是乏善可陳。將兩個不同性質的東西拉在一起相提並論,當然也就問題多多,矛盾百出!

部分偏激的北傳(漢傳)佛教徒視燒紙為“洪水猛獸”,禁止人們在佛教骨灰塔處焚燒。反觀南傳泰國佛寺,卻允許人家燒之;還有印度神廟,為了迎合華人信徒的習俗而設化金爐,顯示他們的包容及尊敬華人傳統。

也有人說,燒紙是迷信的,不如將這些錢用在慈善公益方面上,會更加有意義。倘若有一天成功廢掉燒紙,那些不燒紙省下的錢,未見得就會送給慈善公益去。

有人說,燒紙造成環境破壞,污染空氣。不環保的東西多的是,世界多個民族習俗亦有之。其實祭神祭祖,貴在一顆誠心,紙可以少燒一些的,就如我家,除了大節日、神誕及祭祖外,一般的初一十五已不燒了,天公誕人家燒的金紙數以千計,我家年年300張。神明會因此而大怒嗎?不會的!你可以燒一羅厘,也可以一張也不燒,我們的傳統習俗是可以自由變動,可伸可縮,並不是一成不變,迂腐不化。

有人說,燒紙迷信又沒有意義,禁之有理。這樣說來,祭祖也是迷信沒意義;燒香也是迷信沒意義;祭品如糕果鮮花也是迷信沒意義;天公誕、九皇誕等等也是迷信沒意義的,傳統喪禮、婚禮儀式也是沒意義的,應該通通禁止。這也禁,那也禁,請問我們的文化民俗傳統還剩下什麼?馬六甲的峇峇娘惹就是一直失去很多傳統的東西,連“民族的靈魂──母語”也丟失了,最後唯有緊抱著民俗傳統,才使他們看起來像華人。

燒紙能上溯到更早的舊石器時期,它不僅是民俗活化石,更是我們的文化民俗遺產。

燒紙淵源于舊石器時期的靈魂不滅觀念,再經過後來的祖先崇拜及儒家孝道觀發展而成,從以真的錢幣隨葬,到以陶、銅等物的仿制品,最後才以紙代之。燒紙是我們的喪葬祭祀習俗傳統,並不是一句迷信就可以給它定罪判“死刑”的。

我們的傳統觀念認為,先人活在另一個同我們一樣的世界,所以須提供給他們物質(包括金錢),讓他們無憂無慮地享福,這是身為活人子孫應行的孝道。而且行孝並不是先人死了就停止了,必須終生行之,祭祀並燒紙,更重要的是愛護好身體,不要作出有損祖先名譽的犯罪惡行,才對得起歷代祖宗。

對于燒紙,我認為它是一項古老的傳統,是中華民族對先人行死後的孝,亦是孝敬先人的精神表現。它衍生出摺紙藝術,豐富了我們的藝術文化,尤其是福建金銀紙,須先摺成各種不同款式的美觀紙藝術,才易于焚化。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7/03/2005)

台灣洪門會--4

独闯台湾洪门会: 暗中招兵买马秘密生存大马洪门地下活动(系列4·完)
2005/03/04
本报特约: 李桃李报道
 

洪门会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秘密组织,它拥有“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等多个名称。创始人洪二和尚,法名提喜,又称涂喜,又称洪李桃或李桃洪,俗名郑开,会内又称为万云龙。于清朝康熙十三年(1674年。一说为乾隆廿六年,即1761年),在福建云霄县创立。

洪门会创立后,即进行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活动。当华人从中国南方各省移民到东南亚诸国时,洪门会也随着传播各邦。

翻开早期的文献,英殖民地政府曾经记载洪门会在本邦的活动,诸如开香堂出世(新人入会)、各党派的争地盘械斗和暴乱、抢动杀人等等。因此洪门会给人们的印象是负面的犯罪组织,与创会宗旨已是差距十万八千里。

悠悠百余年后,洪门会在本邦从分裂又归统一,成为“义兴”一派,堂号“洪顺堂”。迄今尚十分活跃,为国内最大的帮会组织。我估计其会徒大约有10万名之众,多数来自中下层阶级。由于申请注册不被批准,到了今天还是秘密生存。暗中招兵买马,进行歃血为盟之仪式,不敢公开活动,即所谓的躲于“阴暗的角落”苟延残喘。

洪门五圣山成员最多

台湾的洪门组织颇多,共有一百七十余个山头,会徒有20万人左右。其中以“洪门五圣山”的兄弟最多,近8万人。

五圣山成立于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创办人是向松坡中将。他先后参与护法、讨袁、北伐等重大战役,功成后身退回归社会,继续与洪门兄弟保持联络。1932年,向中将以洪门组织渐见涣散,于上海市召集洪门菁英,组成强而有力的五圣山,他被公推为首任山主。次任山主陶涤亚中将于1989年接任,1999年陶山主逝世,由刘会进接掌第三任山主。

洪门会共分五大房,五圣山属“大房”组织,分配在福建和江苏,以“青莲堂”、“凤凰郡”为号。而大马的洪门则为“二房三”,所谓二房三,就是二房与三房合而为一。不过,主要还是“二房”组织。分配于广东和广西,以“洪顺堂”、“金兰郡”为号。

五圣山虽属大房的组织(活动于福建和江苏两省),可是五圣山却非闽南语系的,领袖及创办人皆为操华语的人士,传入台湾后才出现讲闽南语的会员。大马的义兴为二房的组织(活跃于广东和广西两省),会员除了操广府语系外,也有客家、闽南、潮州、海南等籍贯人士,目前反而以操闽南语系的人为多。

勿将洪门会归类黑社会

从洪门会的宗旨来观察,我认为它是一个优良的组织,强调的都是忠、孝、仁、义、礼、信、悌……。五圣山提倡《洪门十条》和《洪门十款》,大马义兴则为“卅六誓章”。前者与民国出版的《洪门志》里的十条、十款很接近,已删除了“反清复明”,后者尚保留着此条不实际的誓章。

我们不应该因为部分会徒为非作歹,而将洪门会归类为黑社会,洪门的宗旨并没有不良的会规,为非作歹者已经违背该会的宗旨。

采访手记

赴台之前,已作好要专访台湾洪门会的决定。到了台北,就到旅游咨询中心寻找协助,承蒙他们告知在长沙街英雄馆,于是便满心欢喜地赶去,岂料那里却是一间豪华酒店。失望之余,就从长沙街漫步到贵阳街,谁料到,无意间却在一个楼梯口发现一个小牌匾写着“世界洪门一九九七年年会筹备处”。于是兴奋地奔上楼,按了铃,一位操北方华语的老人开门,可是,一问三不知……。结果只有失望地下楼离去。后来还是好友廖经伟先生为我上网查找,原来在民权东路!

放 弃 打 打 杀 杀 权 威 领 导

在我国时,经常与洪门会的人打交道,发现他们还是很保守、传统、霸气又权威领导。稍有一点差错,即对手下破口大骂或动用会规惩罚。因此对于会党人士,我是畏惧三分(当然也有友善的)。来到台湾,我还是把我国的那一套“观念”带过来,以为他们也是八九不离十,好不到哪里去?带着一副有色的眼镜来看待他们。后来证明是我犯上主观的错误,原来他们早就放弃打打杀杀的那一套权威领导。转型后,大哥们负起责任领导手下,迈向公益事业前进。他们几乎都是成功的企业界人士,当我与他们交流谈话时,话题都是要搞什么文化活动,要推动慈善公益。不是我往他们面上贴金或特意美化,他们给我的感觉不是暴戾,而是温馨!

之前错误的观念已是180度的转变,我不再畏惧,而是心生尊敬,他们真正在行使洪门的条规,促使洪门成为真正的忠义组织。他们走的极似国际公益团体如扶轮社、狮子会的路线。

握 手 打 暗 号 迎 接

第一次来到台北“洪门五圣山”是星期天,没办公。翌早再去,还是没办公。第三天终于见到了秘书小姐,道明来意后,她向我索取名片,表示将会转达给洪门会的领袖。下午即有了消息,约好在周日见面。当日,怀着紧张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单身赴会”,因为心里那一套打打杀杀的霸气阴影挥之不去。踏出电梯,我站在门外犹豫一阵,最后还是勇敢走进去。有一个男人来迎接我,与我握手时打了一个“暗号”。

咦!这是“三把半香”的手印(通称“卅六手印”),怎么与我国的握手暗号不一样?后来发现很多东西与我国洪门皆不相同,主要因为是洪门分五房。台湾洪门为“大房”的,与我国“二房”(二房三)当然会出现迥异的地方。

访忠义堂大开眼界

我终于踏进了“忠义堂”!那种兴奋,简直是如同中了头奖般的兴奋!乃笔墨难以形容。因为,我国的“忠义堂”(开香出世内台),是临时摆设,待一完毕就马上撤除。因为是秘密进行之故,所以,“忠义堂”是不允许外人观看的。对我而言,“忠义堂”是那么遥不可及,只能从一些人口中知道一些点滴。

今日,我不仅来到忠义堂,并给福德正神、前任山主、洪门五祖、关帝爷上香跪拜。我看见了很多我不曾见过的东西,真可谓大开眼界。

忠义堂对联为“有一点忠心方可结拜,无半片义气莫来此堂”。堂上关帝爷炉里有五枝香,代表“五祖”。五祖牌位上为“彪¤·五祖暨先圣之位”。炉里的香三长一短,即是“三把半香”,也看到了“红棍”等洪门器物,尤其“木扬城”(穆扬城),今日终于见到了其庐山真面目。我取出相机,赶紧把难得一见的镜头一一拍摄下来。

今天对我来说,是收获丰富又兴奋的一天!

筷子乱放被视为挑衅

刘会进山主于访问后,请我及一班兄弟姐妹到餐馆享用晚餐。吃的是“绍子火锅”。他安排我坐于其左边,这是贵宾的位子。

我一听到刘山主请吃,满心欢喜!喜的不是有得吃,对吃倒不是很感兴趣,喜的是可以见识“洪门宴”的餐桌规矩。

洪门规矩是敬酒不敬菜,但今天我是贵宾,刘山主特地给我敬了菜,令我受宠若惊!

我用完筷子,将之摆在碟子上。刘山主很客气地告诉我,筷子不可这样放,这是“挑衅”行为。我赶紧放在桌面上,他的态度是温和亲切,而不是严厉粗暴。这与我国的绝对不一样,也是转型后的洪门精神表现吧!

我从来都不饮酒,刘山主却备了一坛“金门高粱”。我不好意思说不要,在盛情难却下,倒了一小杯给我。在他们兄弟间互相敬酒中(有的以茶代酒),都以“三把半香”手印进行。也有人敬我,我沾了一小口,只觉得喉咙如火般的辣,七孔冒烟,又苦得难受,入肚后胃部感到灼热难耐。太可怕了!那小小杯我喝不到一半即投降,改为喝茶为妙也!

洪门史转型关键人物

我要访问台湾洪门会,目标却没有锁定哪一家。在莽冲鲁撞下,却摸上了洪门五圣山,拜访了刘会进山主。其实找上他可谓找对了人,他是近代洪门史上“转型”最关键的重要人物。

结束访谈后,他问我要其海报吗?因为曾有马来西亚人士见到海报上有“中国洪门”而不敢带回国。我不怕,他即签名赠送一张。嘿嘿,我要做个勇敢的马来西亚人!

三清觀的道人

黑洞洞的火车隧道,令人胆战心惊。张元真道人说当地人是不敢一个人独自走进如隧道,讚我勇气可嘉,其实她更勇敢,半夜三更一个人踽踽独行。(圖:李永球)

來到台北縣山區的三貂嶺,就是為了會晤未曾見過面的太清道人──蔡一玄。

認識蔡道人是通過友人李宗南的介紹,于是冒昧寫信予他,書面來往數年,趁今次赴台時順便拜訪之。

從台北市乘火車到瑞芳站,我就詢問站內的警察,他很熱心,帶我到站內警察局上網,為我查找,卻不果,原來那是個偏遠山區。後來又致電附近警察局詢問,才懂得如何前去。他又帶我去買票,囑我在某站下車,真感謝他的協助,很有“為人民服務”的專業精神!

到了三貂嶺站下車,我幾乎昏厥了,那是個簡陋的火車站,站外只是一條小直徑,汽車也開不進來,原來這里是個偏僻的地方。只我一人下車,一路沒人,遠處有些房子。我以福建話向人問路,一名老婦女不清楚,要我向前走去問其他人。

若不是來找人,這里的山巒河流倒是旖旎迷人。抬頭雙目所及,青綠群山聳立,低頭俯瞰,碧水在群山環抱下迤邐淌流,這樣的靈地,肯定會孕育出不凡的人杰。

在十餘戶的住宅中,終于問到了赴三清觀的途徑,老村民告訴我說經過前面的火車隧道即是。一望那黑魆魆的隧道,一顆心冷了一半。隧道里沒有燈光,也望不到出口,像這樣的隧道未曾走過,實在鼓不起勇氣。至少也要一支手電筒,于是想到雜貨店買,可是這里沒有雜貨店。

站在洞前踟躕不前,心里開始打退堂鼓。不過又很不甘心,難道因為一個隧道而放棄嗎?隧道很可怕嗎?我的膽量、勇氣何在?長年累月跑荒墓野冢皆不怕,區區一個隧道卻令我膽怯懦弱……

在一番自我暗示的鼓勵下,並祈求三清道祖諸位仙佛助我走過隧道,終于生起一股勇氣,于是便邁開腳步走進去。其實黑洞洞的地方會給人一種壓迫感,如一只無形的巨手往身上壓,令人發毛。其實最擔心還是怕有凹洞或毒蛇惡虫,或火車來了怎麼辦?剛開始還可以借著洞外微微光線看清鐵路邊的石子路躡足而行,到了中間,伸手不見五指,也見不到地上的石子路,唯有步履蹣跚,踽踽獨行。心里開始后悔,更感到害怕,也對自己說,這個鬼地方僅此一次夠了,以后打死也不來。

以為三清觀是一座巍峨道觀,豈料只是簡陋又小的鐵皮搭成的房子,向一位身穿道服的人拱手作揖,他就是蔡道人,很驚訝我會講台語,其實我講的是福建話,閩南語即台語也。

這里也住著一位女道侶張元真道人。他們過著清心寡欲的修道生活,清苦過活長得一副仙風道骨。道教的沒落竟到如此地步,與佛教巍巍堂皇殿堂的確相形見絀。

與他們談道,投機極了。他們傳授道教的丹道等予大眾,甚至外國人也來此參道。蒙蔡道人贈送一些書籍,並歡迎我以后來台就在此落腳,我問要付錢嗎?“不必,不必,要就樂捐一些香油錢吧!”他答道。

如此的洞天福地,以后我一定會到來向他們學道,那黑洞洞的隧道算得了什麼?只要一支手電筒就行,觀念已經180度的轉變。

臨別時向他們下跪叩首,像他們的修道之士值得尊敬,好過許多見錢眼開,見利忘義,樣樣講錢,貪婪名貴房車,豪華舒適住所的偽宗教人士。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脚。圖文:李永球。(2005·03·06)

陳同同的照片

陳同同的龛里相片,由我卜到圣杯借出翻拍。(圖:李永球)

2002年年頭,檳城角頭餐廳的頭家鄭錦華先生有意搞民間藝人陳同同的一系列紀念活動,卻苦于找不到其相關照片而發愁。他拜托了多位人士,也踏破了鐵鞋,結果一張也尋不獲。後來他找上我,要求幫助,我說不可能沒有,願意相助之。

先談談陳同同這個人物。

陳同同生于檳城,原為一名印度裔,後為華人領養,改姓陳,同同乃其藝名。

他長大後在福建(閩南)戲班裡工作學習,除了會彈月琴,也懂得演歌仔戲,專長“彩旦”,即有點瘋癲的婦女角色,如飾演媒人婆、烏龜婆、客棧婆……。業餘時串街走巷當個“占簽藝人”。即是在琴頭下裝個具有30支簽的抽簽器,當有人抽簽時,就轉動它,問事者就伸出手緊捉住一枝。他便根據所抽到的簽,先唱一段有關簽上故事的“歌仔戲”歌曲娛人,然後才解答所問事情的吉凶結果。

1950年代末,陳同同受麗的呼聲邀請,從此錄音廣播《福建雜碎調》,後又獲得馬來亞廣播電台的賞識,在該台另闢《陳同同彈詞》。自此以後,陳同同就成為全國家傳戶曉的歌仔戲民間藝人。

話說回來,鄭錦華君拜托我尋找陳氏照片,我先找太平一位歌仔戲樂師,他沒有。接著就向檳城“新龍鳳掌中班”負責人阿嬌姐(謝秀媛)探問,她說好像有。結果回家一找,果然搜出5張陳氏的黑白照片。

2002年3月1日,我特地赴檳城,先找了張少寬先生,與他同赴鄭錦華君府上,再一齊拜會阿嬌姐。鄭君抱不樂觀的態度,懷疑照片可能是另一位占簽藝人“紅毛惹”,因為對他而言,陳同同的相片實在太難找!但我絕對相信阿嬌姐不會騙我。

閑話休提,阿嬌姐取給我們過目的,的確是陳同同的相片。鄭君欣喜若狂,如中頭獎!我拜托阿嬌姐去查詢的另一件事,是陳同同的骨灰供奉于何處?阿嬌姐也查到了。原來在其友人母親骨灰龕的對面一帶。

于是乎,我們四個馬上乘車奔向峇都眼東之骨灰塔,在阿嬌姐友人母親骨灰龕附近分頭尋找起來。我當時有一股強烈的預感(第六感),已預知我會是找到其龕之人。果然5分鐘不到,我先找到了,就嚷著叫他們過來。

透過龕前透明塑料板,骨灰瓮前立著陳氏牌位,另有一張其彩色相片在一邊。

鄭君見到其相,萌起借出翻拍、掃描之念頭。他就以兩個錢幣當“杯珓”,跪下向陳氏懇切陳情。這時候,我的強烈預感又來,預知只有我能卜到“聖杯”(允准),其他人皆不能。果然如此,鄭君投不到杯,換少寬君,也不獲准,輪到我一投,即允准了。

當要取下塑料板上的兩顆螺絲,卻苦于沒工具,幸虧嬌姐有手工小刀,我就靠它解決問題。少寬君一向足智多謀,在取螺絲時,為防人家發現,他就到外面把風,並說如有人到來,會以“咳嗽”為號。對于先賢,除了尊敬也要言行一致,當借出的相片翻拍及掃描後,即取回歸還之。

在《光明日報》配合下,紀念陳同同相關活動在角頭餐廳成功舉行。拙文〈唱歌仔戲古大師──陳同同〉,亦發表于《光明日報‧哈6》(2002年3月23日)。

唉!造化弄人,賭彩票若有這種準確的預感,那我就不會如此窮困潦倒了。冥冥中似乎注定要我走“田野”這條路,這種預感也僅在陳同同處強烈出現,我的解釋是“緣”!他會唱歌仔戲,我也會一些,他會彈月琴,我也會,再加上信心──事前我堅信會找到其照片及龕位。再大的問題也不成問題,信心可克服之!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脚。圖文:李永球。(2005.03.13)

獨闖台灣洪門會-3

独闯台湾洪门会(系列3): 洪门入会仪式录制光碟 神秘面纱自动掀开
2005/03/03
本报特约: 李桃李 报道
 

洪门会的入会仪式与暗号一直以来皆秘而不宣,外人是没机会认识与了解的。然而,五圣山自从转型成为合法团体后,其神秘面纱自动掀开。他们公开邀请各界参观“开香堂出世”(入会)仪式,也录制成VCD发送予各界。于是入会的全部仪式过程以及洪门的部分暗号(会诗、暗语、隐语、手印、茶阵),经已在世人的面前曝光。

我怀着兴奋又迫切的心情,坐在电视前观看VCD,就是为了一睹洪门五圣山录制的《忠义洪门——世代传承》。以下神秘又精彩的画面,终于在我的眼前一一涌现,难得一见的镜头真的叫我大开眼界!

迎风接驾——洪门会人在迎接大哥莅临时进行的仪式,数名么哥摆开前弓后马的姿势,比划手印,朗声念诗:“桃园有花花正开,千里迢书接驾来,大哥本是仙骨体,教它莲花朵朵开,龙兄虎弟两边排,站班护卫接驾来。”大哥则拉个“拐子”手印回礼,念道:“洪门兄弟好齐心,位位都是龙虎将,愚驾今天来到此,一来道贺二道喜,恭祝洪家大吉祥,忠义精神万万年。”然后再行个“凤凰三点头”之礼。

在朱琳编著之《洪门志》第十三章的“礼节”,对于“迎风接驾”里有详细的说明,基本上五圣山与书中所述的礼节没有差别。

开香堂——在新丁入会时,先举行的设立香堂请圣仪式。有关仪式如下:

1.布置香堂

设圣位、点烛、焚香、开山破土、斩草令、镇山令、红旗安正方、红旗祭旗、安设忠义堂、造紫金梁、交接令。

2.开香堂

打水、顺水、赞烛、插香、升表、请圣、安位、开光、点圣、升斗、祭五方旗、祝令、祝印、祝刀、祝棍、红旗请客、请大哥登龙位。

根据《洪门志》第十六章“香堂秩序”所载,第1项“布置香堂”共有26程序,五圣山简化后仅有11道。第二项“开香堂”有20道程序,五圣山今存17道。

新丁出世——新丁入会的仪式,也叫“新贵人斩香”。仪式如下:

1.传令

大哥传龙头令、红旗令、心腹令、当家令、独占令、巡风令、承简令、江口令、铜章令、宣读十条十款、设咒堂、设禁门、新官令。

2.上香

参圣、新贵人宣誓、斩香、封赠步位。

3.香堂完毕

香堂道喜、送圣、扫方、送山主出香堂。

根据《洪门志》的“香堂秩序”的说法,“传令”共有23道程序,“上香”有6道及“香堂完毕”有5道。然而五圣山已简化为13、4、4。

马台洪门 大异小同

看完整套VCD,我有些纳闷!为什么台湾洪门与我国差距会那么大,以“大异小同”来形容是确切的写照。

以下几点,是观后的一些意见:

其一、香堂布置似乎简单了一些。缺少了倒吊洪英、乾坤圈、乌龙江、二板桥、三块砖、大哥墓……。

其二、出世入会仪式似乎简化了一点。缺少的有观看倒吊洪英、过乌龙江、老母赐钱、吞铁圆、过二板桥、过乾坤圈、过三块砖、拜大哥墓、卷裤脚、换明衣。封赠仪式也很简化。

不仅这些,其他如暗号,好比握手、敬酒等他们皆用“三把半香”手印,也与我国洪门不一样。还有五圣山的职位是以正副山主(龙头大哥)、内八堂执事、外八堂执事为架构,与我国洪门有很大的不同。

闽南话诵会诗引起兴趣

此外,他们在念洪门诗句时,是以华语念出的,而不是唱诵。而我国的洪门分多个方言派别,其中以福建(闽南)派系最大,他们以福建话朗诵,曲调为闽南的古诗曲。在访谈中,我一时兴起,以闽南话朗诵了一首洪门会诗《查莲花》:“阿官所讲听分明,讲出洪家的事情,若是金兰结义人,有何为证在汝身?”

唱毕,一位五圣山的兄弟王菁华(专业画家)认为很好听。其实我这是“白鸡使铜钱”(洪门会话。意思为非洪门的人在盗用洪门的东西)。按照规矩,我是不允许这样做的,已触犯了洪门会规。不过,我的目的只为交流,别无他意。此举果引起王君的兴趣,毕竟他乃首次听到闽南古诗调唱诵的洪门会诗。或许将来会有一座洪门博物馆的出现,里面收集了全世界不同的洪门文化习俗与文物,把它们抢救保存下来。洪门会经历了数百年不灭,洪门文化是珍贵的中国文化之一,我希望将来它可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不同派系造成差异

马、台两地洪门出现“大异小同”的问题,其实是不同派系的因素。我国洪门“义兴”属二房(二房三)组织。台湾洪门五圣山是大房的,所以就会不一样。上述我提出的意见,其实是以义兴的那一套硬给五圣山套上来解释,实为不应该如此。

五圣山的是以《洪门志》的为准。该书与我国洪门的几乎是完全不一样。这里,我有两个愿望:(一)希望将来会有一本我国义兴派的《洪门志》;(二)希望将来我国洪门可以公开其入会仪式并录成VCD。

“非亲有义须当敬,是友无情切莫交”。诸位若有兴趣了解洪门的历史文化,可上网查看。洪门网址:http://www.hongmen.com.tw。五圣山网址:http://www.5saints.com.tw

明日: 洪门会在本邦从分裂又归统一,由于申请注册不被批准,到了今天还是秘密生存,不敢公开活动,即所谓的躲于“阴暗的角落”,苟延残喘。

獨闖台灣洪門會-2

独闯台湾洪门会(系列2):大马洪门会应顺势而变 去芜存菁求合法
2005/03/02
■特约:李桃李
 

在孙中山领导下,台湾洪门会转型为以“民族大义”为宗旨的组织。而后来又转型为公益团体,协助社会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从此扬弃沉重的“帮会”面纱,洗去外界所有的刻板印象,大胆改革,以符合时代演进,积极塑造洪门新形象。

中国洪门五圣山山主刘会进认为,马来西亚的洪门会也该是时候转型了,不要待在阴暗的角落,勇敢走出来,抛弃不良和过时的传统,推选优良的人才当领导人,招收品性较好的公众为会员,当建立了新形象后,各界才会接受洪门。

问:马来西亚洪门会还是以‘反清复明’为宗旨,您有什么看法?

刘:清朝都已经烟消云散将近百年了,反清复明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显得毫无意义及与时代脱节。就好比以前的人出门皆乘坐三轮车,现在的人搭乘计程车,今天三轮车已淘汰了,你还是选择它就会与社会格格不入。沿用反清复明的宗旨只会自找灭亡。

刘山主的一番话,令我十分认同。我曾经与我国的洪门会人谈论过此事,他们不愿改掉反清复明的宗旨,这就显示我国的洪门还是十分传统和保守。

问:台湾洪门入会是“斩香”,马来西亚还是采用传统的“歃血为盟”仪式,您有什么看法?

刘:台湾洪门早在十多年前已经放弃“歃血为盟”的仪式,改为“斩香”。这道仪式是要会员们坚守洪门条规,以前反清复明最怕是出卖兄弟,倘若落入清廷的手里,那就必死无疑,所以才有发誓歃血仪式。歃血要杀一只活鸡,残害一个生命,带有野蛮又血淋淋的,很难为时下的人们所接受,又得喝下掺和众兄弟与鸡血的酒,十分不卫生。现在的人很怕疾病的传染,这种仪式应该革除,以“斩香”代之,是符合卫生又合时宜。”

这一点我也赞同,以前我国洪门甚至是一支针刺完全部入会者的中指,倘若其中一人有传染病,则大家都遭殃,至近年方见每人各用一支针。

积极推动文化及忠义精神

问:对于马来西亚的洪门会,您有什么建议?

刘:以前台湾洪门未转型时,大家也是以负面形象看待它。转型后,我们开始与媒体打交道,上电视、上报章,甚至出版刊物让人们了解我们的新面貌。果然在社会上建立了新的形象,现在人们不怕了,也接受了我们。这是经过20年的奋斗才有今天。现在洪门兄弟不害怕了,光明正大在名片上印上洪门职位。今日的洪门会积极行善,推动文化及忠义精神,我们都以身为洪门中人感到光荣!现在要加入五圣山者,必须认同我们的忠义精神,品性要优良及拥有正当职业。

所以,我建议马来西亚的洪门会应该转型,推动公益活动照顾弱势群体,建立形象,不要待在阴暗的角落,勇敢走出来,抛弃不良和过时的传统,推选优良的人才当领导人,招收品性较好的人为会员,当建立了新形象后,各界才会接受洪门,申请注册为合法团体才有更佳的借口,批准的可能性才会高。

洪门十条

一、尽忠报国

二、孝顺父母

三、要分大小

四、和睦乡亲

五、互信互助

六、讲仁结义

七、遵守香规

八、姐妹慎行

九、团结奋斗

十、兄宽弟忍

洪门十款

一、不许奸淫逞暴

二、不许戏妹调嫂

三、不许藉洪招摇

四、不许诱拐私逃

五、不许口角生风

六、不许泄露机密

七、不许越礼反教

八、不许香堂混扰

九、不许欺兄压弟

十、不许海湖斗霸

转型后的改变

问:转型后会面对什么问题?

刘:会很痛苦。比如失去组织的神秘性,领袖也失去了权威,必须放弃既得利益,领袖也从权威领导转变成责任领导。为了复兴洪门,我们眼光就要远大,必须付出一些代价。

问:洪门会在国际是否获得合法地位?

刘:大多数国家都承认洪门的合法地位,除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中国大陆有致公党、美国、欧洲多个国家也有致公党,日本、韩国、菲律宾、香港、泰国等也有洪门的合法组织,世界洪门总会更是设在美国。须要再三强调的是,黑帮是黑帮,洪门是洪门,两者不可画上等号。洪门是忠义团体,不应该把它定位为黑帮。

问:转型后会有什么好处?

刘:以前常见有人假借洪门去为非作歹,目前这种现象已不存在。即使有老千要以洪门的名誉行骗也不能了,因为洪门已是合法公开的团体,一查即知。转型后树立新形象,扫除不良的东西,获得社会的接受与认同,有利于洪门的发展与推广。

在《阿都拉传》里就有新加坡洪门会徒成群结伙到处打家劫舍的描述。他们虽是洪门之人,却不遵守洪门条规。我国早期华人的帮会械斗记载,也是忘了兄弟不可相残的洪门宗旨,都为洪门抹上不可磨灭的污点。即使到了今天,我国洪会中人涉及犯罪活动,还是时有所闻。相信惟有转型建立新形象,合法化后才能使到本帮洪门脱胎换骨。

洪门讲求忠孝节义 力求现代化

问:洪门的入会仪式和暗号(包括会诗、暗号、隐语、手印、茶阵)一直以来的为秘密不宣,五圣山却公开与外人参观及录制成VCD流传,外人从中了解后是否会冒认?

刘:一个人是否五圣山的人,都有记录可查,问一问即可知晓,外人不易冒认,也没这个必要。要,就加入成为一分子吧,不要,也没人会强迫。以前怕人冒认是因为担心为清廷派来的奸细,时下的洪门已是合法团体,这个问题也就不大。我们公开出来,是为了让民众了解洪门的仪式中所含有的意义,在显示洪门讲求的是忠孝节义,伦纲正常,与一般的‘黑社会’绝对不同。

与刘山主的访谈中,他要我回到马来西亚后向洪门领袖们建议,将洪门转型为公益团体。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我非洪门中人,竟被“钦点”为“钦差”!老实说,我只是区区一个小人物,讲的话有谁会去听?如何能担此重任?刘山主太抬举我了。

不过,我会尽点绵力,将其讯息传达出去。但愿将来,我会见到转型后的我国洪门,走出阴暗的角落,公开亮相于社会舞台上。

獨闖台灣洪門會

独闯台湾洪门会(系列1): 协助孙中山反清革命——洪门史上首次转型
2005/03/01
■特约:李桃李
 

《南洋商报》国际版不久前曾经报道,台湾内政部核准洪门会注册为社团,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趁着首次赴台自助旅游,我特地专访台湾洪门会,遂成此行最重要目的也。

依约来到台北“中国洪门五圣山”之会所,入口处的牌子写着“中华民国洪门山堂联合总会、中国洪门通讯社、洪拳武术协会……”。对于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我而言,这些字眼,十分的刺眼,感到有些讶然!

接见我的是中国洪门五圣山的山主刘会进,他是从高雄风尘仆仆赶来见我,一进门,洪门兄弟们即刻起立鞠躬道声“大哥好!”,我也急忙跟随行礼。刘山主身兼多职,也是中国洪门山堂联合总会的总会长、世界洪门总会的常务理事、中国洪门通讯社的社长……

我开门见山道明来意,刘山主很乐意接受我的专访,并说:“我们是合法的组织,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写或讲的。”

刘山主有问必答,于是乎,洪门会的神秘面纱,在问答之间被慢慢掀起……

问:洪门会是怎样的一个组织?

刘:首先应该分个清楚,洪门会不是黑社会。它具有强烈民族意识,是一个爱国家爱民族的忠义团体。从历史来看,明朝末年,满清入关,崇祯君上吊殉国后,洪门会为福建的抗清义士所创立,以进行反清复明的活动,隐藏在中下阶层里。在高压下,被清政府丑化,以致给人一个负面的印象。其实洪门兄弟协助国父孙中山发起反清革命,以及抗日战争时捐赠飞机给国民政府,这些皆有史记载。

事实上,黄花岗72烈士中,洪门兄弟占了69人。

从“帮会”到合法团体

问:洪门会在台湾的概况如何?

刘:中国赤化,国民党退居台湾,不久即实施戒严令。洪门会被视为“帮会”,没办法正常发展。1987年解严后才完全改变。两年后的1989年5月10日,内政部核准洪门会登记为“社会事业建设促进会”,始成为正式公开的合法团体。

其实,早在1988年农历七月廿五日,中国洪门举办了“红花亭纪念大会”,同年11月11日举办“中华民国海内外洪门忠义联谊会”及1989年1月15日举行的“洪门自强联谊会”。这3次公开活动,经过传媒的深入报道,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与关注。

问:孙中山与洪门会有什么关系?

刘:1893年,中国国父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加入洪门“致公堂”,并被推举为最高职位的“洪棍”。他是洪门转型的关键人物。他认同洪门宗旨的“反清”,却不认同“复明”。因此就向众洪门领袖解说,指出吴三桂之引清兵入关,乃是因为明朝政治腐败,才导致明朝灭亡,所以不要再去“复明”,而要建立一个民主政权的共和国,同时建立主权在人民的民主政治,让4万万人民都当上皇帝。所以清朝被推翻后,洪门会随即转型,改为提倡“民族大义”。

这是洪门历史上第一次转型,然而洪门人士却错失注册为合法社会团体,而继续在民间秘密活动。不过,却在孙中山领导下,转型为以“民族大义”为宗旨的组织。

大胆改革塑造新形象

问:洪门会又怎样会转型为公益团体?

刘:洪门会的第二次转型始于洪门五圣山。由于洪门组织多且各立山头,要全面转型似乎还难以办得到。我于1999年接任为王圣山第三任山主后,即先从五圣山来进行转型的实践。当时有人反对,认为一转型就会失去神秘色彩,保存神秘才会有强大的力量。最后,大家还是接受转型的建议,使到神秘团体的洪门会转型为公益团体,以企业及兄弟的力量协助社会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并除去其神秘面纱,公开入会的仪式,让人们了解洪门忠义精神及民族大义内涵。进而扬弃沉重的“帮会”面纱,洗去外界所有的刻板印象,大胆改革,以符合时代演进,积极塑造洪门新形象,予人耳目一新。

打从刘会进担任五圣山山主后,1999年就成立“五圣山新闻社”出版月刊,旋后又组织了仁、义、礼、智、信、伦等6个“五圣山行善团”,已经发出几千万台币协助社会不幸的一群。又邀请学者专家进行一场“洪门理论与实践”发表会,为洪门定下导航的新系统。复成立“中国洪门通讯社”,报道洪门的动态与文化研究。又成立“洪拳武术协会”发扬洪拳武术,举办洪门五圣杯洪拳锦标赛。另有“中华海峡西岸文经互利协进会”的成立,更为促进日后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尽心力。至于企业方面,那是为了洪门的顺利转型及筹划经费和规划山务发展,经已成立“信廉事业机构”,下设专营传销事业的“盈康国际事业有限公司”,以及专营旅游、休闲、安养生前契约的“宝发生活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走出台湾 迈向世界

问:今后台湾洪门的发展有什么动向?”

刘:洪门转型后不介入政治、政党和斗争,今后会继续以跨党派新中间路线为弱势族群服务、发展企业以提升会员的生活水平与品质,赚了钱也可支助洪门会,并且发扬各项洪门的文化活动。台湾的洪门会已经进行大改革,除了转型,入会仪式也改革以迎合社会趋势,我们已经走出台湾,迈向世界,成为国际社团。会员多是生意人,除了台湾人,尚有美国、香港、中国大陆、韩国、日本、新加坡等,美国也有五圣山的分堂。全球化是我们的目标。

从其言谈中,我看见了台湾洪门转型后的光明前程,这就好像西方的国际公益团体扶轮社、狮子会一样,广为国际接受,世界各地皆有分会。五圣山已经在美国成立了世界洪门总会,积极朝向目标迈进!

五圣山宗旨

一、配合国策完成和平统一中国大业。

二、五圣山在民间,有促进及团结世界各地同胞相互亲善融洽之深厚感情,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历史之责任。

三、洪门旧有目标,恨的是贪官污吏,卖国汉奸,敬的是节孝忠义、仁人义士,我们本此目标,切实力行,以保持社会良好风习。

四、宏扬文艺、发展武术、传承忠义以唤醒中华国魂。

五、本着洪门传统精神,与中国及全世界洪门昆仲,沟通联络,共同和平统一中国,自由、民主、均富之目标迈进。

洪门十大美德

一、洪门是推翻满清专制建立中华民国的功臣,功成身退,不要做官。

二、洪门是遵守伦理道德的民间爱国组织。

三、洪门是永远站在人民这一边的。

四、洪门是社会的安定力量、维护公理正义、照顾弱势族群。

五、洪门是社会上无形的义勇警察。

六、洪门是孝敬父母尊敬长辈的模范。

七、洪门兄弟比亲生同胞更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八、洪门是最讲团结互助合作的团体。

九、洪门是自律的规矩比军纪更为严格。

十、洪门有深厚的国家观念与民族意识。

聻與聻(雨字头)符咒的花字

我在台灣台南一家古色古香的舊居門楣上,見到挂著一個辟邪物。那是一個“劍獅獸牌”。劍獅屬于民間信仰體系中厭勝物的一種,厭勝物的功能,即化解威脅到中國傳統天人和諧宇宙世界的事物或力量,有其鎮邪除煞的效用。(見蘇啟明主編《道教文物》)一般劍獅的造型,是口銜七星劍,額頭上寫個“王”字 ,頂端一個太極圖。而這個劍獅則略有不同,主要是額頭寫個“聻”(雨字头)字。古跡導覽員說,這個“聻(雨字头)是鬼死後的鬼,我們怕鬼,鬼則怕“聻”,所以它可以驅除鬼怪,令家宅平安大吉。其所謂僅對了一半。人死為鬼,鬼死為“聻”,而非“聻(雨字头)”,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漢語大字典》列出聻有兩讀音。一作ni(上聲),此音有兩個解釋,一指物稱謂,一為語氣詞,用于句尾,表示疑問或陳述結束,相當于“呢”;一作jian(去聲。舊讀ji陽平),解釋說迷信者稱鬼死為聻,並引《五音集韻‧旨韻》:聻,人死作鬼,人見懼之;鬼死作聻,鬼見怕之。”;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貶誤》:“俗好于門上畫虎頭,書聻字。謂陰刀鬼名,可息疫癘也。”

至于聻(雨字头),是聻字之上加個“云頭(雨)”,字典未收此字。它可是道教符籙派的一個“花字”,也叫“諱”,即對符咒能產生靈力的文字。

盛行于中國南方、台、港及我國等東南亞的“道教南傳符籙派”,它們的特色是符的底部有個符膽,即在符架中央一直把“花字”重疊寫在此處,形成一團墨跡,這個黑色墨團就叫做符膽,符咒產生靈力之處就在這裡。

上提的聻(雨字头),即是千千萬萬的花字之一。它不讀作jian聻,其名稱叫作“二十八宿”。宿在這里音xiu(去聲),即星宿之義 。

中國古代天文學家把天空中可見的星分成二十八組,叫做二十八宿,東西南北四方各七宿。東方蒼龍七宿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是斗、牛、女、虛、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是奎、婁、胃、昴、畢、觜、參;南方朱雀七宿是井、鬼、柳、星、張、翼、軫。印度、波斯、阿拉伯古代也有類似我國二十八宿的說法。(《現代漢語詞典》)

當在寫聻(雨字头)時,共有28畫,每寫一畫時,得念二十八宿的咒語:角、亢、氐、房……。28畫配合28個咒語,才會產生靈力、它有多套咒語,這裡僅列出一套供參考(符籙派本是密宗,不可對外公開,但本意是希望大家識識與了解它)。

道教符籙修士通過修煉采集宇宙間的信息,來增強自己的靈力,即超能力或特異功能,以便渡世救人或解脫生死。習符籙者須正式拜師“過教”,否則不可亂用之。先輩祖師遺教:符籙弟子不可習跳神、扶乩、神功等啟靈的東西。跳神、扶乩、神功所畫的符非符籙派的符,只可稱作“神符”,兩者風馬牛不相及。

所謂超能力,大家亦無須以驚奇的眼光來看待,它本來潛藏在大家的下意識裡,只要經過正確的訓練啟發,它就顯現出來了,不必為它大驚小怪!

古代的修道者洞察到宇宙間充滿各種信息,如九月持九皇素禮拜北斗九星,存想(觀想)九星之信息灌入本身或眾生之體,可達消病延壽之效。

聻(雨字头)就蘊涵了二十八宿之信息。道教的花字一般都會加上“云頭”(雨)或“鬼腳”(鬼字旁)。它即是聻字加上云頭,這里不作“鬼死為聻”的解釋。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5.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