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蘇--木偶祭煞

提線木偶的戲神田都元帥,正在龍華亭內踏宮祭煞──摩蘇。(圖:李永球)

提線木偶的戲神田都元帥,正在龍華亭內踏宮祭煞──摩蘇。(圖:李永球)

太平龍華亭(善才爺)新廟落成,聘請檳城新龍鳳木偶團,于農曆三月十九舉行了難得一見的“摩蘇”(福建話bbnoo soo)儀式,令人大開眼界。根據我們的傳統,凡廟宇新建落成晉宮,就有“煞氣”。這種煞氣會令人沖煞而死,所以得聘道士做醮,兼請木偶戲班來一場“嘉禮踏宮”,也即是“摩蘇”。福建話把傀儡稱作“嘉禮”,摩蘇便是以提線木偶來踏遍宮廟洗淨地方,掃除煞氣。

二次大戰前,家母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其家鄉峇東(Matang)有間新廟晉宮,聘木偶班摩蘇。只見奏起“嘉禮調”,唱起《嘮哩連》。不過卻不允許人們觀看,因為煞氣重,她是在大人們不注意,偷偷跑出站得老遠觀看。那時人們的觀念認為新廟及新戲台(首次演戲)煞氣特別重,須先祭煞洗淨,如去觀看,不幸被煞到,必死無疑!

泉州市區道教文化研究會編《泉州道教》關於提線木偶《大出蘇》,指出在福建泉州地區,傀儡戲是敬神的最高級劇種,戲神田都元帥(相公爺)的地位最高。《大出蘇》是一種宗教色彩非常濃厚的祈禳儀式。唱《嘮哩嗹》(或稱《大呾》)具有凈台(驅除舞台上的凶煞惡鬼)的功用。“嘮哩嗹”三音,本為禪家每年7月13日做楞嚴會唱念稱贊之咒詞,唐代名僧稱為秘密真言。“嘮哩嗹”又稱為《相公咒》、《凈台咒》。整出《大出蘇》的演出,需擺設三牲祭禮、燒香點燭、放鞭炮、焚金楮、鼓樂、請神、敬獻香、花、茶、果、酒、拜讀疏文、辭神等程序。

凡聘請提線木偶戲,必有“凈台”儀式。當天在龍華亭,木偶戲演員先拜相公爺及戲台的四方,再取毛筆蘸上朱砂及一只活的公雞雞冠血,開光戲台上的紅被單(下為一草席),並撒鹽米于台上四方,最後請出提線木偶相公爺來踏台洗淨,以祭煞除凶,使合境平安。演出的最後一天,也得請出相公爺收台。

“摩蘇”是相公爺為新廟晉宮進行驅除凶神惡煞之儀式。在鑼鼓嗩吶的吹奏下,演員請出相公爺,並取來之前開光過的紅被單草席,在神龕前舞弄相公爺祭煞,踏遍宮廟各個角落等等。戲神田都元帥木偶是嚴禁女人觸摸的。

我也曾見識過南馬的木偶團進行的“摩蘇”,感覺上這種儀式在我國已失傳。演員們已不會唱《嘮哩嗹》,而且在以相公爺祭煞時,我看不出有“祭煞”的舉動。更甚的是,以前禁止外人觀看(須清場),現在卻是老少咸宜,大家圍著跟隨看熱鬧。才幾十年,“煞氣”的觀念已逐漸消失。以前的“煞氣”觀極凶,常有人沖煞而死或病,現在的“煞氣”卻溫順,大家都不怕了。說穿了,會沖煞的人,都相信有“煞氣”這個東西,在“自我暗示”之下而中的。

本邦提線木偶團的木偶文化已失傳。真正泉州的傀儡戲音樂唱腔,是屬本身獨有的“嘉禮調”。然而本邦木偶團的“嘉禮調”已失傳,戰后漸漸改唱台灣的“歌仔戲調”。同樣的,摩蘇也隨著失傳。看來,有必要到中國的泉州,尋回我們的傀儡及摩蘇文化民俗之根。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26/06/2005)

撞紅與解藥

雙紅丸可治撞紅,時下的人多數已經不知此藥的妙用矣!(圖:李永球)

在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間,馬新兩國爆發了“縮陽症”(陽具縮入腹中,就會死去),引起滿城風雨,多人罹患此症,而且都是華人。在中國,此症只在廣東、海南兩地出現。在馬新,卻從粵、客、瓊籍人士傳染予閩、潮等籍,不過沒傳染給其他民族。

事實上,世上並沒有“縮陽症”,那只是一種“精神疾病”。由于華人將性視為“骯髒”的事,所以對它有著重重枷鎖與誤解,連帶也產生了負面的效果。今天要與大家分享的是“撞紅”。

所謂撞紅,即性行為時遇到月經來潮或指經期時行房。民間觀念認為,撞紅是不吉祥的,會使男人倒霉,而且男人在高潮射精時,精門是一射一抽,在抽時就會把月經的穢毒也抽入腹中,造成身上中經血穢毒,不利健康。在古早的社會,人們就會到中藥店買“雙紅丸”服食,以解穢毒之氣。

由于難獲得衛生局的醫藥註冊批准,目前在市面上已難找得到雙紅丸了。我手頭上還藏有一瓶,讓我們來看一看到底它“葫蘆裡裝什麼藥”?

雙紅丸原稱雙料紅丸,我所買的為“神效雙料紅丸”,乃香港何明性堂制造。功能:滑大腸、解熱毒、去濕滯(積滯)、清胃熱、除百毒、治撞紅。成分為大黃50%、枙子15%、黃芩15%、車前子20%。

上述諸藥,盡是瀉下利水,清熱瀉火之藥。大黃性寒,功能通便導滯,瀉火解毒;車前子性寒,有利水滲濕等效;梔子與黃芩皆性寒,前者能瀉水除煩、清熱利濕,後者則可清熱燥濕。換句話說,這些藥均為性寒之瀉藥,的確可滑大腸、解熱毒、去濕滯、清胃熱等作用。至于治撞紅,似乎為相信“撞紅”的人而寫上去,因為那是寫在盒子上的,裡面說明書的功能只云滑大腸、解熱毒、去積滯、清胃熱,可沒提及“除百毒及治撞紅”。

撞紅真的這麼可怕與骯髒嗎?《性學千萬個為什麼4》之〈月經期性交會使男人“倒霉”嗎?〉云:“這完全是愚昧、無知的傳說,是不可信的……如果此時過性生活,男性的生殖器不衛生或女性的外陰不潔,都會將病原菌帶進去,會引起急慢性生殖器或盆腔炎症。不過有些專家認為,經期過性生活,對男、對女均無害。他們認為女性在興奮時,會使自身的免疫力提高,故不會造成什麼炎症。另外還認為,經期性交經血可以為潤滑劑,陰莖是不會造成陰道內的組織損傷的,同時,女性在經期性欲並不會降低。”

這使我想起曾經專訪已故廖選芳先生,訪問關于日軍慰安婦之事。他說日本人認為經期的女性性欲更高,對性的需求更甚,所以慰安婦是沒有假期的,經期間也得照常“上班”。

月經不是骯髒的東西,撞紅(經期行房)也不是倒霉之事,射精時更不會一射一抽地抽進東西,其實射精是只射不抽,“抽”是被人想像虛構的。至于服食“雙紅丸”,根本就沒“穢毒”可除,服了只會令你腹瀉連連。

我們華人對性有很多禁忌,因此我們被性禁忌所拘束。其實性是自由開放的(不是指性濫交),很多東西都可去嘗試一下!不是嗎?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19/06/2005)

乐极生悲马上风

基于古早的華人視性為“骯髒”的東西,人們都不敢公開談論,以致以訛傳訛,華人社會有了許多特別、獨有的關于性的疾病。更因為人們的無知,導致出現了許多不可理喻的性觀念與性禁忌。“馬上風”,對老一輩的人士來說,均相信有這種疾病。此病的病因是在性行為時,男的樂極生悲,興奮過度“中風”而亡,死後全身發黑,連指甲也黑色。實在危言聳聽,令人聞之不敢做愛,唯有每晚“望梅止渴”,美色當前也得強忍,苦煞了枕邊人!

老輩人士告訴我,馬上風的發作原因,是男的在高潮射精時拉出,而精門在射精時是一射一抽的,結果男的將陽具拉出體外,因此遇風而將風抽進體內,故稱“馬上風”,風一被抽進體內必亡。所以他們常勸阻年輕人,在射精時不可馬上拉出體外,女性則被教導不可推開丈夫,在其陷入昏迷時,以尖物刺醒他。所以,導致一些無知者深信不疑,一旦高潮來臨,就死抱著女人不放,女的則抱緊男人不放。

另一種說法可不是這樣,他們說那是男的高潮射精時,精液不受控制直射不停,最後精盡人亡。持這種說法的,會在女人嫁夫時,囑她們在蚊帳上勾個別針,或在髮上插上簪子備用,當夫婦在翻雲覆雨時,一旦發現丈夫面青唇白,雙眼露白,進入昏迷狀況,即為馬上風發作,宜將別針或簪子直刺其屁股,直到他叫出聲甦醒過來,這時其精門自會閉上,精液就停止不射,一條命便搶救過來了。

第一種說法其實有著矛盾,因為他們也認為性病是因為射精時的一射一抽,而把性病的毒給抽到自己身上來。所以在嫖妓射精時,必須馬上拉出,避免抽進自己的體內而染上性病。怪也,這時他們可不怕“馬上風”了?顯出了其矛盾!同樣的,這種人也相信“撞紅”(行房遇月經來潮或經期行房)會抽進月經之穢毒。

事實上並不是如此,射精只射不會抽,如果會抽進風,那些千千萬萬的“手淫大軍”,早就“進風”而死去了。性病也不是被“抽進”的,那全是細菌的傳染。好些人不是因為性行為而患上性病,他們是不小心受到感染,從此遺恨終身。

關於第二種精液直射不停導致精盡人亡之說,也是毫無科學根據。精液流盡了可不會死人,只會疲憊不堪,需要休息。

那麼,馬上風是什麼病?我認為是心臟病發作或腦溢血症(關於醫學知識,本人才疏學淺,尚請專家指教),須馬上搶救。

老輩人士因為對性的無知,對科學的性醫學不了解,只靠上一代口口相傳下來的錯誤性知識教授予下一代。尤其新娘要嫁人時,母親或媒人婆就會灌輸他們,如何搶救患上“馬上風”的丈夫,以免成為年輕寡婦。

老輩人士也關心我,早就告知我關於馬上風會死,撞紅會倒霉,縮陽症(陽具收縮入腹內)與縮陰症(女生乳頭收縮入內)會亡。他們擔心我死在床上全身發黑,傳出去可不好聽,真的感謝他們。只是,我聞言一笑置之,完全不信,只相信科學的醫學。對不起,滿紙盡是兒童不宜的性事,再談下去,我會“馬上瘋”!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12/06/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