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人不叫家婆

丈夫的父親母親,規範的稱謂是“公公、婆婆”,或可采用單音詞的“翁、姑”、“舅、姑”等等。

我國的福建話,中南馬及新加坡的泉州話,皆稱“大官、大家”。北馬的漳州話則用“嗯官ng gua、娘nio,niou”。我猜測“嗯官”是“君官”或“阮官”的變音詞。

大官dagnua、大家dag皆為古詞。宋‧王楙《野客叢書》十二:“婦人稱翁姑為官家”。《晉書‧列女傳‧孟昶妻周氏》:“當天奚官中奉養大家,義無歸志也”。南朝梁‧沈約《宋書‧孫棘傳》:“棘妻又寄語囑棘:‘君當門戶,豈有委罪小郎?且大家臨亡,以小郎囑君……”。唐‧趙璘《因話錄》卷三:“大家昨夜不安適,使人往候。”(林寶卿:《閩南方言與古漢語同源詞典》)。又《太平廣記》卷一二二:“陳義郎”:大家見之,即不忘息(媳)婦。”(《辭海》 1989年版)

閩南語的文白異讀分得很清楚。所以“大官讀dagnua是指公公,念duagnua則為職位高的官員。至于“大家”有四義,一指專家;二是世家望族;三為代詞,指一定範圍內所有的人;四即婆婆,前二者音daiga,第三者念daige,後者音dage。一聽即明白,絕不會混淆。

我國華社多採用“家公、家婆”來稱呼丈夫的父母。為何福建、潮州人不用“家婆”呢?據說是因為“家婆(多作雞婆)”是罵人之詞,如管家之婆婆,事事干預也。這只是聽人家說的,未見有何根據!嘻!不過,舊時代的婆婆的確嚴厲,事事干預媳婦之行為,令人討厭。罵人“家婆”,即指他好管閒事,越俎代庖,好像“我的婆婆”一樣。

經常在報章上見到以下的文字:

“死者的家翁(或家姑)宣稱……”,“敬愛的父親、家翁、祖父逝世×週年……”,“××令家翁(或家姑)×歲誕辰或仙逝……”。還有,曾在佛教團體的法令上,見過“先家翁(或家姑)××之蓮位”字樣。其實這些稱謂全用得不當。

恩師黃種火校長在其大作《衣魚集》就提到這一點。他說“令”是敬辭,用于對方的親屬或有關系的人,含有“您的”意思。“家”是謙辭,用于對別人稱自己輩分高或年紀大的親屬,含有“我的”意思,所以“令家翁”或“令家姑”,到底是“您的”還是“我的”翁、姑?

新聞從業員報導時稱“死者的家翁”,到底是死者的公公,還是新聞從業員的公公呢?正確應該是“死者的公公(或婆婆)”。

除了“令”與“家”要用得分明外,“家”和“先”更馬虎不得。“家”,用于稱呼尚活著的自己的長輩,含有“我尚在的”意思。“先”,用于對別人稱呼自己的已故長輩,含有“我已故的”意思。因此,“先家翁”到底是“我已故的”,還是“我尚活著的”公公?家翁(或家姑)逝世X周年紀念,明明是活著的,為何又逝世 X周年紀念呢?總之,“家嚴”、“家姑”、“先母”、“先翁”、“令尊”、“令堂”、“令公公”(或令翁)、“令婆婆”(或令姑),不可亂用,以免貽笑大方。

口語中常聞“你的家公”、“我的家婆”,也是不當。前者有“你的我的公公”之誤,後者則有“我的我的婆婆”的語病。

或許有人認為“公公婆婆”會與父母的父母親混淆起來。其實父親的父母規範的用法,應為“祖父”、“祖母”,母親的父母則為“外祖父”、“外祖母”。

在稱呼丈夫的父母方面,福建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錯綜複雜問題。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10/07/2005)

Ketchup是福建話

Cincalok,福建人稱為“蝦仔膎”,屬于膎類食品。(圖:李永球)

英文的Ketchup,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番茄醬。有人說,它是英語的廣府話(粵語)借詞,即從粵語茄汁借來的外來詞。不過這個說法卻欠說服力,難道說英國人發現了番茄醬,卻不知其叫何名,最後由廣東人來為之命名?

根據台灣學者的研究,原來Ketchup乃借自閩南語“膎

互聯網上的《佳禮中文論壇方言鄉語閩南語》有黃居仁君寫了篇〈catchup(或ketchup,另有幾種拼法)來自閩南語〉,稱有幾本辭典說catchup來自廣東話或(東)印度,但都欠缺證據支持;根據《牛津大辭典》(OED)及《大英百科全書》,詞的來源是中文的ke-tsiap。《牛津大辭典》甚至指出詞源是福建話(閩南語)。原來catchup即腌魚類產生的鹵汁,烹飪時用于調味,而且是經由馬來亞借入的。

黃君指出,它解釋了為什麼有來自(東)印度之說法,因為彼時英國籍東印度公司控制了亞洲殖民地,由馬來亞回英國的路途必經印度之故也。英文在1690年就有了catchup這個詞,catchup廣為流傳後,到不同的地方就因地取材,使用了不同的原料制造(如磨茹、核桃)。到了19世紀番茄制造的catchup隨工業技術的成熟,取代了所有其它的catchup,又以番茄醬的面貌經日本傳回了台灣。台灣人把番茄醬稱作ke-jia-pu,來自日文的音譯,而日文借自英文。

所以,黃君認為catchup在英文裡使用,最早的記載是1690年,但它的主要原料改用番茄,大概是19世紀末工業技術發達以後的事。也就是說借用時,這個詞匯根本與番茄無關,源自廣東話茄汁的說法也只好存疑了。〈catchup源自閩南語〉是他參考任韶堂(Dan Jurafsky)教授的研究結果,並由楊秀芳、蘇以文兩位教授提供的數據而撰寫出來。

根據《漢語大字典》,膎音xie(陽平),其義有三:一、乾肉。二、肉;肉食。三、熟食。

閩南語“膎”,泉州音(流行于中南馬、新加坡、汶萊)gue;漳州音(流行于北馬、東馬、泰南、緬甸、印尼)ge(皆陽平)。

林寶卿著《閩南方言與古漢語同源詞典》說,膎是腌制的水產品,如魚膎(higue)、麥螺膎(bbehlegue。一種鹽漬薄殼小螺,做早菜用)。《集韻》:吳人謂腌魚為膎。《南史孔靖傳》:孔靖飲宋高祖酒,無膎。若重疊式,則比喻稀爛狀,如路膎膎。

麥螺膎是一種鹽漬薄殼小螺,以前在我國有出售,打開就可當菜餚吃,可加上辣椒及酸柑汁等。

至于“膎,應該是魚膎,用于烹調。好像我們現在用魚露烹飪一樣。英國人吸收的是漳州音的膎汁geziap

今天,我們看不到膎汁(魚膎),也找不到麥螺膎。“膎”類食品是否消失了呢?不!還有,還有。市面上土產店售賣的cincalok就是了,福建人就把它稱作蝦仔膎。它由小蝦鹽漬而成,打開後即可當醬類食用,若加上切碎的辣椒和小蔥,再擠一粒酸柑汁會更加美味。在檳城,一些販商會把cincalok寫成蝦仔鮭,其實是蝦仔膎才對。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030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