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喉结的传说

喉結是男人才有的男性特征,即男子頸部由甲狀軟骨構成的隆起物。根據西方傳說,昔年亞當偷食禁果,結果惹禍上身,禁果卡在喉部成為喉結,從此喉結就長在男人身上,一直到今天。
那是西方人的傳說,不是咱華人的,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一套。相傳“七世夫妻”裡第三世的郭華郎與王月英,相約于破廟見面,豈料華郎喝得酩酊大醉,月英來到廟裡,喚他不醒,留下自己一隻三寸金蓮(女人的纏腳鞋),表示她已來過。當華郎醒來後不見人,十分懊悔自己貪杯,耽誤了好事,就吞鞋自盡,鞋子竟哽在喉嚨中,從此男人就有了喉結!(口述者︰溫華,74歲)
根據中國通俗小說《七世夫妻》所載,並沒有郭華郎吞鞋自盡的情節,顯然那是閩南民間編造。
該書云玉帝于斗牛宮大宴群仙,命金童玉女向群仙敬酒,金童不小心打破琉璃盞,大驚失色,玉女在旁嗤的笑了一聲。玉帝因此大怒,遂吩咐太白金星將他倆謫下凡間,罰受折磨,只許有夫妻之名,而不準成連理之好。他們在凡間作了七世夫妻,六世受難被拆散,第七世才結為連理,白頭皆老。第一世是秦朝的萬杞梁和孟姜女,未成雙;二世是東晉的梁山伯和祝英台,未成雙;三世是唐朝的郭華郎和王月英,同害相思而亡;四世是宋朝的王十朋和錢玉蓮,夫妻未得見面;五世是明朝成化年間的商琳和秦雪梅,未成夫妻;六世是明朝宣德年間的韋燕春和賈玉珍,藍橋相會,水淹而亡;七世是明朝崇禎年間的李奎元和劉瑞蓮,一夫兩妻,同享高壽,卒後同升天堂復歸本位。
第三世的郭華郎與王月英,該書說某日華郎外游,走到月英經營的胭脂店,倆人一見鐘情,便私托終身。華郎見店中無人,邀她來個春風一度,搞得月英春心蕩漾,倆人正要進房翻雲覆雨,忽然門外來了個賣貨郎毛胡子。原來毛胡子是王母娘娘派來的仙人,知道金童玉女投胎轉世的華郎和月英,正要成其好事,恐怕他們開了色戒,故變成毛胡子來阻止,他們只好私下約定明晚城外土地祠相會。翌晚月英如約來到,等到三更猶不見人影,她為此痛哭嘆道,日後恐怕難再成好事。隨即脫下一雙花鞋,放在神台前,又在牆上題詩一首。那華郎因父母要他陪著飲酒,不知不覺喝得酩酊大醉,直到三更轉醒,懊悔貪杯誤事,急奔土地祠,不見月英,只見花鞋及牆上題詩,感到一陣心酸,悲傷得落下眼淚。倆人一起患上相思病,最後雙雙亡故!
閩南民間編造郭華郎吞鞋自盡情節,從此男人就有了喉結,其實閩南三寸金蓮的鞋口,一邊高一邊低,將它倒置正和喉結相似!顯見先賢們富有想像力,為我們編造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輸人不輸陣,西方有,我們豈可沒有!只是我們的喉結在千餘年前的唐代才生長出來,不過它是個傳說而已。
無獨有偶,西方與我們的喉結由來傳說,都與性有關。
西方的傳說提及亞當及夏娃偷食禁果後,就發生了性關係,從此就生育出人類來。東方的傳說則為華郎與月英正要發生性關系,卻給毛胡子破壞及華郎飲酒誤事,若否,就不會發生吞鞋自盡之事了。
的確耐人尋味!西方的喉結象征著性開放、性自由;東方的喉結象征著性保守、禁止婚前性行為。諸位男士,當你要與人發生性關係時,請摸一摸你的喉結,想一想要當西方男人還是東方男人?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1/08/2005)

一日三餐的傳說

去年七月初七中國情人節,我人在台北。是夜車水馬龍,紅男綠女成雙成對,歡度浪漫的一夜……。這卻苦煞了我這個孤獨的旅人,晚上枕邊空虛,寂寞難耐,苦不堪言!唯窗外明月相伴,可聊以自慰矣!翌日見到一美女,衣領拉得特別高,噢!原來頸項生一大團紅癬怕人見到……

七月初七七夕,民間于是日祭拜七娘夫人(俗稱七娘媽、七姐),在閩南,她被奉為婦幼保育神。也有于是夜向織女星乞求智巧,謂之“乞巧”。以前,在我國可見人們祭拜七娘媽。當天下午,人們在五腳基擺上香案,供上祭品,主要為“七娘媽盆(紙糊品。上有梳子、鏡子、針、線等)、化妝用品、稻種等物。祭品含有男耕女織的意義,顯然是說勤耕勤織才有飯吃。而今工商社會不再耕和織,但也得努力工作才對。家有新生兒,此日須拜七娘媽為契媽,到了16歲,又得舉行“洗契”儀式,表示孩子已長大成丁。可是這些風俗已逐漸流失,而今難得一見。

談七夕,不能不談牛郎織女。牛郎,原指牽牛星;織女,指織女星。它們被編造成神話故事。傳說織女為天帝孫女,長年織造雲錦,自嫁給河西牛郎後,織就中斷。天帝因此大怒,責令她與牛郎分離,只準每年七夕相會一次。(《辭海》)

閩南民間的版本又不相同,傳說牛郎是一名勤勞的農夫,織女則善于織布。織女從出世到長大都不曾笑過,因此誓言哪個男人能令她發笑,願許嫁予他。她擁有一頭秀髮,每天在窗前梳理,格外引人注目。而牛郎天生“臭頭”(癩痢頭),他也模仿織女梳髮,但是頭上沒幾根毛髮,也將之散開在竹竿上,動作別扭,織女見之忍俊不住,開口大笑,結果願嫁給他。可是,他們的婚姻遭到織女雙親反對,嫌棄牛郎太窮了。兩人因此患上相思病,于七月初六病故,死後上天于七夕結為夫妻。(口述者︰溫華,74歲)

客鳥(喜鵲)是玉帝的傳話使者,相傳它的鳴叫乃喜事來臨。玉帝命它傳話給他們,準許牛郎與織女“七日見一次面”,但它卻笨拙的傳錯話,說成“七夕見一次面”。客鳥這次“報不對喜”,害苦了牛郎織女。織女擔心牛郎吃太多飯留下碗箸多,令客鳥報予牛郎,囑咐他“三日吃一頓”,它又報錯為“一日吃三頓”,害到他們七夕相見,織女為了洗完牛郎一年來所用的碗箸而不能傾訴衷情及共赴巫山。織女因此懷恨于心,把客鳥的羽毛拔光,所以每年七夕期間,客鳥的羽毛自動掉落,就是織女所為也。因為客鳥的報不對喜,命苦的牛郎織女每年一次相會必會大哭,七夕當天也必會下雨!(口述者同上)

由于牛郎織女的浪漫愛情故事,七月初七已成中國情人節。我上提的那位美女,原來頸部不是生癬,當我好奇地走近一看,喔……那是給男友“種草莓”,即我們說的“咖哩雞”。難怪昨夜“風雨大作”,我孤陋寡聞,未見過如此大的草莓,才會丟人現眼地走近觀看,歹勢,歹勢!

我們人間本來是吃不定時的,餓了才吃。因為客鳥的報不對喜,我們也跟著牛郎“一日吃三餐”,人人為吃而辛苦,世界為吃而戰爭!都是客鳥所害!不然三日才吃一餐,那不知省了多少的麻煩啊!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14/08/2005)

牽藏的儀式與意義

1.小女孩正為已故親人牽藏──旋轉紙藏。(圖:李永球)

2.家屬在藏下“卜杯”,獲得聖杯後,方可上升一層。(圖:李永球)

親屬以紅色水澆連招樹,掏干血池的血水,親人方可上來。(圖:李永球)

今日要談的是“牽藏”儀式的程序,讓大家了解我們的牽藏民俗。首先,先看一看中台的牽儀式是怎樣的?

劉還月著《台灣民俗田野行入門》:“牽藏法會先由道士主持超渡儀式,儀式結束後亡逝者的家屬必須一一牽動著血(車藏) 繞圈子,相傳如此便可脫離地獄苦海,一般人雖不牽引血(車藏) ,但若在(車藏)下鑽過,傳可逢凶化吉事事如意。”劉浩然著《閩南僑方風情錄》:“僧道作法超度亡魂……甩席作法,牽動紙‘車 ’旋轉,上下抖動,孝眷手扶紙車 ,隨紙車 旋轉哀啼,並一手執掃帚邊掃地……意在使亡魂從地獄牽引出來,經過輪回超度,然後上升至天界。”

上提的牽藏習俗分“私藏”與“公藏”,前者由親屬扶動旋轉,後者則任由公眾人士牽動。下面是我在太平鳳山寺每年農曆七月舉辦的普渡法會所記錄的牽藏儀式程序。

該法會是供人們超渡自己的已故親人,因為是集體超渡,所以現場所牽的藏就有多個,不過其中一個是“總藏”(公藏),大家都可去扶動旋轉,這可使無主孤魂得渡脫離苦海。

牽藏是在晚上,每戶的親屬守住自己已故親人的藏旁,代表著已故親人的“替身”(線偶)置于藏的最低層。在和尚的念經下,他們旋轉藏及卜杯,獲得“聖杯”後,替身才可升到第二層,直到完成全部七層。和尚們在他們升層時,就以手鐘的銅鈷頭戳破藏的內重。最後是折斷藏上的小鬼偶。

當完成後,替身就被取下置入小紙船(紅船為血藏,青船為水藏);並在藏下繞圈子。最後帶替身步上小紙梯,表示已被超渡出血池(或水池、火池),脫離地獄苦海。

至于香蕉樹(或連招樹),要常澆以紅色水(將紅色水全掏盡澆樹),象征浸血池的亡魂,身上的血會被樹吸干,血池的血全掏盡,他們才得上來。香蕉樹是用來“勸解”生產而死的女魂,俗語云“香蕉為子亡”。當香蕉開花結果後即死了,所以生產而死就如香蕉樹的生命一樣,應該看開,不須悲傷。還有木履及死者穿過的衣服,是供亡魂脫離苦海後穿用,毛巾及牙刷供他洗浴用。活雞(用于血藏)是帶亡魂上來(一說啄取身上的髒血),活鴨(水藏)則是載浸水池的亡魂上來。紙糊的紅鴉與黑鴉,專啄取亡魂身上的水蛭(一說啄髒血)。嘩!可見本邦的牽藏習俗與中台略有不同,物品多,儀式也繁雜,而且設想周到,處處為亡魂著想,每件物品俱含有其意義!

幾年前,在鳳山寺為牽藏作田野調查時,遇見一位母親為車禍去世的兒子牽藏(由死者妹妹代勞),現場有十餘個藏在進行,人家的藏已卜得聖杯而一一升層,有的甚至完成一切了。可是此位亡魂的藏卻連第二層也升不上。其母愛子心切,擔憂其子永浸血池不得超生,一時悲從中來而放聲大哭,急喚其子名字,叫他趕緊上來。這真是怪!經她一哭奇跡出現,馬上頻頻獲得聖杯而順利完成。可能是愛感動天地神明吧!我在旁目睹,鼻頭也為之一酸,雙眼濕潤卻不敢讓淚水流出!

或許人們認為牽藏是迷信,是陋俗!難道真的有血池地獄?難道經過牽藏就能將亡魂超渡升天?對我來說,我看到牽藏是父母對子女的愛,也是子女對父母的孝,更是人們對無主孤魂的博愛(總藏),它蘊蓄著中華文化的孝道與仁愛。不知諸位是否以為然?

經常搞古跡導覽,向大家介紹我們的古建築與歷史。或許將來應該主辦“民俗導覽團”,帶領大家去認識我們的民俗文化。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07/08/2005)

小道童走向世界

1996年2月16日,李至旺道长等一班道教徒成立了“新加坡道教协会”,从此就积极走向社会,希望把薄弱及缺乏共识的道教界团结起来,共同弘扬道教及争取权益。
首先,在李道长的行动下,新道协申请加入新加坡宗教联谊会(或称新加坡跨宗教组织)。该会成立于1949年,原有佛教、回教`基督教、印度教、犹太教、锡克教及袄教(拜火教Zoroastrianism)。1996年成功加入者除了道教,尚有巴哈伊教(Baha’i Faith),使到该会共有九大宗教组织的会员。李道长称:“当时申请成为会员可不算顺利,曾遭到某方面的排挤。”
成为新加坡宗教联谊会会员后,2000年被轮任为会长。李至旺代表新道协担任会长之职。
自成了会员后,道教在新国九大宗教里占了一席位子,获得官方承认,也使道教在新加坡站起来了,叫人另眼相看。举凡官方的祈祷活动,诸如海啸、印尼空难、桃园机场新航空难、军营动土及谢土仪式、每年4次的武装部队军官毕业典礼等等,道教及其他八大宗教代表一齐主持祈祷仪式,道教终于获得肯定与认同。

··················道教节的意义···················

另一方面,新道协配合警察部门出版的《警察手册》,教育部出版的教科书,提供道教的知识与资料。又与环境部配合,教育信众焚化金银纸帛的正确方法,探讨华人丧葬问题。李道长指出:“为了节省葬地,环境部曾建议棺材竖葬。我以不符合华人文化传统而反对之。”

为了争取每年一日的道教公共假期,自1996年开始,新道协于每年农历二月十五的太上老君圣诞日,举办“道教节”,共办了9届。

道教节的活动,主要为斋醮科仪、道教文物展、道教音乐欣赏演奏会、道教讲座、皈依仪式、书法比赛等等,获得中、台、港道教界的支持与协助。尤其“中华、传统、文化、生活”为主题的华英双语文流动展,通过图片、文字介绍,以立体(3D)摆设方式展出华人(道教徒)的一生,由15个华人节日主题,介绍道教徒从诞生到成长的过程,经由婚礼、八大节日从春节到冬至,一直到最终的死亡,后又重生,一一展现给大家。

道教节的概念原由台湾道教界发起,后来却不了了之。李至旺道长将之引进新加坡,并搞得有声有色,遂引起马来西亚道教界于1997年跟进,也搞“道教节”活动;2001年香港也举办了“第一届香港道教节”,并获得新加坡旅游局的赞赏,邀请他们将2004年的道教节,改在牛车水举行,一连18天,颇引起轰动!

然而,就在李道长大力推动“道教节”,且满怀信心向新加坡有关当局申请列“道教节”为公共假日之际,却碰了钉子。有关当局指道教界派系多,又不能团结一致而不批准。可谓功亏一篑,诚然令人遗憾!因为新国各大宗教都有假日,唯独拥有广大信徒的道教没有!

李至旺道长——看破红尘

为了弘扬道教与文化,提高信徒的素质及培育道教人才。新道协于2004年的道教节庆典上,重点着重在筹备新加坡道教学院,结果因为筹不到钱而使这个宏愿计划胎死腹中!

虽然新道协屡遭重大挫折。不过还是有值得一提之处。好像出版了道教天尊圣号的光碟、创造了可爱有趣的小道童造像、发扬道教节、成诵经团、青年团、举办道教短期课程、青少年假日营。皈依仪式。社会福利工作,皆走在东南亚道教界的最前列!尤其小道童的造型,更是传到台中港及印尼等地。

谈到新道协,不可不提李至旺道长。

俗家名春发的李道长,法号“至旺”为道教全真龙门派第21代弟子。自皈依道教后,就一股劲地献身于道教事业中,为新加坡道教协会出钱出力,任劳任怨。目前新道协的宗教仪式即由他主持,所赚到钱全归道协基金。

生活简单·不重物质

李道长原是有家室的人,妻子在数年前逝世,目前两名儿了尚在求学中,他为了照顾儿子不能出家为道。虽然在家,却在做出家人的事情,他一身传统道士打扮,头上绑个发髻,家里的一切生活开销,全靠兄弟姐妹的协助,本身的生活简单,不重物质。

凡出席友教或官方的节目活动,他坚持穿着道袍,结果引来友族同胞的尊重及注意到道教的存在。

李道长受访时称:“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文化与宗教信仰的国家里,本地道教应积极扮演保卫社区团结的角色,全心全力与其他友教及族群建立友好关系及友谊。其他友教拥有本身的宗教假日及教育机构,这方面道教界宜积极争取,让广大的道教界不仅站起来,而且站得很有尊严!”

在新加坡这个繁荣发达的花花世界中,有这么一位看破红尘的李至旺道长,的确难得。宛如污泥中的一朵莲花,为花花世界带来一片慈愛及广播智慧!

南洋商报·新视野。圖文:李桃李。(2005.08.06)

太監宮刑割掉什么?

日前,有一班從事汽車維修業的太平人士,在聊天時話題談及“太監”,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探討太監“宮刑”閹割,是割下什麼東西?

有說是子孫根,因為皇帝就是擔心太監與妃嬪發生性關係嘛!有的說是睾丸,就如為雞、豬等家畜閹割一樣,沒了睾丸就失去了性能力。討論到最後卻沒有正確的答案。他們多是拙欄的讀者,于是有人建議找我將之寫出,因為他們想了解,也相信讀者們都感興趣。他們當中有一位是吾友吳招順先生,于是便囑他轉告我。

開玩笑!小弟才疏學淺,哪裡懂得這些東西?不過印象中曾閱讀過清代太監的報導文章,記得是把陽具與睾丸一齊割下。所以太監們才會失去男性荷爾蒙,不能長出胡須,聲帶也尖細起來。可是這些文章未收存下來,缺乏了這些參考資料,那可就舉筆維艱了。

左思右想後,決定上網尋找資料。

在google里打上“太監”,再點擊“宮刑”,就有多篇關于太監宮刑的文章。其中《千龍網》裡的一篇:〈太監──對男子的性壓迫〉就提到1870年,一名英國官員史汀德在北京實地採訪,把閹割過程詳盡記下。

文說要“凈身”的窮孩子須由人介紹,然後在證人面前立下“自願閹割書”。這才選個吉日,孩子清理了大小便,被關在一間密不通風的小室,使他不受涼而感冒。經過三、四天禁食,以免有排泄物沾染手術創口而惡化。閹割時,孩子被除盡衣物,蒙上眼睛,手腳被綁得嚴嚴實實,有人還按頭撳腰,防止他因痛極而掙扎。

刀子匠在動刀前還得問他是否自願,如後悔還來得及,獲得堅定的答覆才能動刀。孩子先喝烈酒使醉不覺痛,陰部則塗藥油,有麻醉之效。然後才操刀沿陰莖的根部環而切之,深度需十分講究,尤以陰莖下部及近睾丸處最難割,因為此處筋多,極易致命,最後是敷上止血藥。另外,其他文章則提到以麥稈插尿道管,以作排尿,待痊癒後才取下。手術後四五天內不准飲食,半月不可見風。手術後一個月左右結痂收口,陰部只有一個尿道孔洞。

北京的閹割房子叫“廠子”,裡面有8位刀子匠。手術費每人六兩紋銀,窮者可在日後補交。閹割下來的東西被稱為“寶貝”,被閹割者對自己的寶貝極重視,因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而且傳統上“死要全屍”的觀念,讓太監們死後,總要千方百計找來“寶貝”縫在胯間一齊埋葬。如已遺失,也要做一個陶或瓷的陰莖陪葬。否則,無面目去見列祖列宗,而且閻羅王還會罰他來世為雌性騾馬。

一般上,寶貝置于小瓮或木匣裡,放上石灰使其不腐。孫留金在《舊京閻人類》指出,其父操刀割下其寶貝後,經過油炸才交給他。處置寶貝有3種方法,一是掛在梁上,每年升一段,寓“高升”之意,這也是閹割所追求的一個主要目的。二是送進家祠,因為身體是祖宗給的,割下後,還是要奉獻給祖宗。三是被刀子匠收存,待太監入宮發跡後,再以銀子贖回去。無論如何,死後一定要寶貝隨自己長埋地下。這篇文章是抄人家的,慚愧極了!

我好像變成了“百科全書”──無所不知,其實若再問下去,肯定有一天會露馬腳出洋相。而我不學無術,承蒙大家賞臉,得以撰文混口飯吃,多謝大家了!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4/07/2005)

三個古文物問題

刘关张赵总墓。(圗:李永球)

二王山郑胜祐墓。(圗:李永球)

二王山郑阿保墓。(圗:李永球)

二战纪念碑。(圗:李永球)

讀者朱國源電郵來一封信,附上3張攝自太平古文物的照片,很客氣的請教我。他說,相信很多市民都不知圖片中古文物的來歷,也很想知道其真象,把它們寫出來了,好讓年輕一代了解我們的歷史。既然朱君意願如此,恭敬不如從命矣!

1.劉關張趙總墓

朱君問,這個總墓為何立在偏僻之處?中榜題曰:“顯考妣”,下款為“宗眾弟子等立”,難道前者是後者的衣服父母?

查該總墓立于同治三年(1864),中榜曰“皇清顯考妣劉關張趙公義塚總墳墓”。由此推測,它是該四姓後裔所立的總墓。昔年南來的華人,當他們聚集于一處時,常會搞一些宗親、鄉親等組織。這些組織未必是正規,也許幾個人就談定的。不過,卻可能最後會演變成正式的團體。

客粵幫是最喜建立總墓的群體,大部分在太平的總墓,皆為他們所建。劉關張趙總墓立于太平山麓的小丘上,在這偏僻之處僅有這個總墓,的確令人費解。其實這里屬吉輦包(Klian Pauh)地區,昔年乃海山黨採錫的地盤,它由海山黨的五縣(增城、番禺、順德、南海、東莞)客粵人(主要為客家人)建立,是可以接受的說法。

已故黃亞九先生指出,該總墓為洪門會人所建,我從“宗眾弟子等立”的下款否定此說。所謂“宗眾”,即指有血緣關係的眾宗親也。

目前它歸太平龍岡親義會保管。該會多年來屢次向當局申請列入憲報為歷史古跡卻不果,近年當局只允許美化設施。

2.二王山麓的兩個同治古墓

朱君問,為何葬在這里?若這里是座冢山,其餘的墳墓移到哪里去?聽說要移此兩個古墓時,鏟泥機無端端死火,無法啟動?

據古岡州會館前座辦宋先生指出,二王山共有4個古董,2個在山之東邊,這2個在山之西邊。前2個在60年代發展時被挖出,墓碑移到博物館內了。我在博物館內發現共有4個華人古墓,其一已斷,另3個展于館後露天空地上。有興趣的讀者可去參觀,它們為同治三年(1864)之番禺李亞寬墓、同治七年(1868)之東莞陳亞四墓、同治八年(1869)之增城江社容墓及同治十年(1871)之鶴山溫亞松墓。

同樣的,二王山也是在海山黨的地盤內,但它不是冢山,為何埋葬于此?我也不知所以然?相信是環境臨近的方便問題吧!

人們都相信當局要遷移走這兩個古墓,卻出現挖不出墓碑等神奇怪事。事實上全為一派胡言,絕無此事!只要一把鋤頭,就可以把它們挖起,相信嗎?

這兩個墓主皆為增城人,即鄭阿保和鄭勝祐,同時葬于同治八年(1869)。

3.二王山麓之二戰紀念碑

朱君問,此碑鐫著“1939-1945”及“精神不死”,且分華、英、爪夷及淡米爾4種文字,肯定是為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而設的。為何立在這裡?為何不用“浩氣長存”等哀悼語?

的確是英政府為紀念二戰而立的碑,它讓我們記著戰爭的殘酷及緬懷勇敢的抗日英雄們。為何選在這裡?我也不知其因?可能這裡的風景不錯吧!至于“精神不死”或“浩氣長存”,選哪個皆是LPPL──都一樣(福建歇後語)的問題,只要意義符合紀念之事即可。現代學生皆由左念到右,古代由右到左的精神不死,往往被念成“死不神精”,常常叫我啼笑皆非!

以上所言,倘有不對之處,懇求大家指正!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17/07/2005)

牽引亡魂脫離地獄苦海

藏”下除了有祭品,還有一隻紙紅鴉及一隻紙烏鴉。(圖:李永球)

 

牽藏的其他必需物品,左起為紅色水、連招樹、活雞(在籮裡)、小紙梯、木屐、籮上有死者穿過的衣服、小紙船等等。(圖:李永球)

 

牽藏的其他必需物品,左起為紅色水、連招樹、活雞(在籮裡)、小紙梯、木屐、籮上有死者穿過的衣服、小紙船等等。(圖:李永球)

“牽藏”(閩南音kanzng)是閩潮人喪俗或七月普渡法事中一個環節儀式。“藏”有寫成“車藏 ”或“車曾”。藏在閩南話作旋回、轉向之意,如同我們頭髮呈漩渦狀的地方,閩南語就叫作“旋”,這裡的“旋”與“藏”音同,皆念zng。

凡是舉行牽藏儀式,死者一定是因為見血(流血、吐血、難產或生產、意外流血死去)而死,被火燒死或溺斃。根據佛道及民間風俗的說法,見血死者的靈魂將被困于血池地獄裡,溺斃者則受浸于水池地獄裡,至于被火燒死者就囚于火池地獄中。通過和尚或道士主持的牽藏儀式,由死者家屬轉動紙做的“藏”,就可將他們的靈魂救出地獄苦海,投胎為人。

我國的藏,一般以竹木為材,制成長形的圓筒狀,分內外兩重。外重糊上剪成圖案的顏色紙及陰間小鬼;內重的紙不剪圖案。中間扎上一枝長竿,兩頭較藏長,以便上端系在橫梁上,下端置于小石臼上,使它可以轉動。

藏的種類有三:紅色紙(或花色紙)的為“血藏”,黑紅相間色紙(或紅色紙)是“火藏”,至于“水藏”則為白青相間的色紙糊貼而成。其實,中國與台灣是沒有“火藏”之說的,那是我國近80年來創造出來的。而且傳統上“見血”之說,是指難產或因生產而死的女人,後來漸漸演變且擴大範圍,成為凡因流血、吐血或意外出血死去的人,都屬見血死的範圍。

洪進鋒著《台灣民俗之旅》云:“牽水車藏 :為超渡溺死者超生;牽血 車藏:婦人因生產而死,為免浸在陰間血池受苦,而超渡之。”所言屬傳統的說法,而且沒有火藏之說。

劉還月著《台灣民俗田野行動入門》,對于“鑽車藏 腳”風俗有以下的記錄:“舉行牽車藏 法會,以牽引亡逝的孤魂野鬼脫離血池地獄,重新投胎為人。所謂‘ 車藏 ’,大都是以竹為材,制成長形的圓筒狀,並分成三層,外糊上白色或紅色的紙以及牛頭馬面、五鬼、文武差……等陰間鬼差。糊成白色的杯水車藏 ,傳可超渡淹死的人;紅色的名叫血車藏,主為引渡難產或見血而死的冤魂。”他告訴我們,台灣的藏只有三層,又有許多鬼差,略有不同。

在劉浩然《閩南僑鄉風情錄》提及福建閩南一帶的藏,與我國沒什麼差別。翻閱多本中台書籍,發現只提到紙糊的藏,關于牽藏所需的其他物件全未談及。下面就談談我在太平田野調查的資料。

牽藏,除了最重要的那個紙做的藏外,其他必需品計有:香蕉樹(或連招樹)、一隻活雞(或鴨。放在竹籮裡)、一桶紅色水、一隻小紙船(分紅色或青色)、一雙木屐、盛水的盆子及毛巾等物、一個紙糊小梯、一隻紙糊的烏鴉及一隻紙糊的紅鴉,死者穿過的衣服(放在竹籮上面)。至于牽藏的儀式,且待下周再談。

其實,見血死、燒死及溺斃者,他們欲脫離地獄之苦,除了牽藏外,另一個可救他們的方法,就是其兒子出人頭地的登科考上官位。然而三年一試,也不是人人皆考得到,于是我們的民俗觀也允許兒子結婚時的“小登科”具有異曲同工之效。結婚需進行“上頭”儀式,穿上禮服,當兒子上頭時,鑼鼓嗩吶大奏,其受困于血池(或水池、火池)之父母,聞嗩吶之樂聲,知道兒子“出頭”了,就會被救出苦海。

民俗的背後,往往蘊藏著其意義。它意味著要我們孝順父母,以用功打拼且出人頭地來報答父母之恩。或者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也得結婚傳宗接代來使父母釋懷。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31/0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