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据時代的通行証

日本統治時代,日本仔發明了一種“通行證”(Travel Pass),那是為了控制人民行動自由的東西,凡是外走異地他鄉,均得向警方申請之。

麥全益先生保存了4張,全為珍貴之物。

第一張通行證上日英文並列,須填寫申請者的資料,如地址、姓名、年齡、目的地、旅行目的及有效期等等。

填寫的文字采日、英文,麥氏的中文名作“麥全”;地址是“94, Market Street, Taiping, Perak”,即霹靂太平馬結律94號;年齡“30”;目的地是“霹靂太平”;旅行目的“歸宅/To return home”;有效期“自昭和拾七年九月十日(10/9/02)至昭和拾七年十月九日(9/10/02)”;摘要寫上“支那人/Chinese”。通行證乃彼南(檳城)州政廳(Penang Government)印發,蓋章發出者為彼南州,警□部。在其人頭相片上尚蓋了一個叫 “張云□”的華族人名印章 。

通行證除了採用昭和年號,也用日本紀元“02”,即日本紀元2602的簡略寫法。昭和拾七年或2602年,皆是公元1942年。還有不用“中國人”而取“支那人”,那是對我們華人帶侮辱性的稱呼,時下的少數日本右翼分子至今猶是。對于這些極端右翼分子,我們也不必對他們客氣,以“入笨人”回應之,豈不大快人心?不過對廣大友善又愛好和平的日本朋友,我們還是要稱呼為“日本同胞”,以示尊重!

第二張通行證與第一張大同小異,也是由彼南州警□部發出,予麥氏回太平通行用,日期是昭和拾八年一月十一日(11/1/03)至昭和拾八年二月十日(10/2/03),時為公元1943年。證上有個華族人名的印章──甄錦榮印。

第三張通行證文字與填寫資料全用英文,除了一句“注意:此證如過期後,須即交回本部”的中文字而已。它也不用“通行證”,而是“TO WHOM IT MAY CONCERN”(給那個有關係者)。它是麥氏申請到峇眼色海(Bagan Serai)從商一個月的通行證,有效期由2604(1944)年3月1日至31日。最珍貴的是,它是由太平自警團(印章藍色)蓋章發出的,且有自警團(DISTRICT COMMANDER TAIPING JIKEIDAN)團長黃慈澤(自德)之印章朱印“自德”。日本投降,黃氏等一班19名漢奸遭馬共抗日軍處死。

第四張通行證上日英文並列,卻以英文書寫。國籍欄填寫上“Cantonese”(廣府人)。此證批准麥氏到檳城經商,有效期從2604年12月11日至25日。它乃太平警察署長(TAIPING KEISATSU SHOCHO)阿形蓋章發出。“阿形”的印章為紅色,“太平警察署長”印為藍色。根據麥氏稱,阿形為馬來籍的長官。

綜括而言,日據的通行證顯現的盡是大日本帝國主義的那一套,注重日文,采用日本紀元等等。它的作用,除了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最重要的還是為了控制人民的抗日活動。人們的一舉一動,全在日寇的掌控之中,連到鄰近的地方也得申請准證。所有行動跳不出日冠的五指山,要抗日,談何容易!如此專橫控制人們的行動,可謂舉世罕見。也只有不得民心的政府才會如此作為!

感謝麥全益先生為我們保存著這些文物,可惜其後裔在他逝世後,已找不到了。幾年前我拍攝下來的這些照片,一時變得彌足珍貴起來。沒有它們,我們就不知道大日本帝國主義政府是這般的孬種!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23/10/2005)

九皇大帝是北斗九星

九皇大帝就是北斗九星。(圖:李永球)

有信仰道教張天師者向我說,九皇大帝是陰神,他是不拜陰神的。也有佛教的皈依弟子說,他身上的三寶很大,他也不拜九皇。我也信張天師,也是皈依弟子,但我卻可包容九皇,虔誠敬之。

說穿了,他們都受到民間流傳九皇大帝是九個被殺頭義士的傳說所影響。民間傳說指九皇原為9個結拜兄弟,在福建省反清复明起義失敗,被清兵捉了殺害,陰魂不散擾亂地方,清廷控制不了便招安為神,封為九皇大帝,將之送出海外,從此中國就沒有九皇大帝之神。送出的香爐漂流到東南亞,便在本地生根發揚了。(一說是9個劫富濟貧的義盜。)

中馬某九皇宮廟的特刊裡,就持這種說法。該特刊云,九皇大帝香火源自福建莆田這個地方。當地的青雲廟、天元岩、保民殿、南少林寺、紅花亭等皆為反清志士利用以掩護其反清活動。且以洪門會之傳說《西魯序》附會起來,最後是9位明朝失敗之武將削髮為禪師,奮勇抗清不敵被殺,他們的香火被後裔帶到東南亞各地。全文牽強附會,欠缺說服力!

我的研究是,九皇大帝即北斗九星的崇拜。古人崇拜大自然,日月星辰的崇拜屬自然崇拜。古人尤其崇拜北斗星,有“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之說,認為欲求延壽,須向北斗求之。

王家祐著《道教論稿》云:“《史記‧封禪書》云:秦始皇廿六年,立南斗北斗祠于雍。姚安風俗:六月朔日至六日禮南斗祈福;九月朔日至九日禮北斗祈福。九月禮斗與四川‘九皇素’齋期相同,可見自秦至唐。在秦、蜀,禮斗信仰都很盛行。”這段記錄告訴我們,在中國古時候,早就有了九月初一至初九禮拜北斗及“九皇素”的信仰活動。可見持九皇信仰源自明末清初福建反清義士之說,根本站不住腳!

在中國的各類方志書籍裡,談到九月初一至初九禮拜北斗祈福及持九皇素(持斗素)的記載頗多,因篇幅所限,不能一一枚舉。這裡,僅舉二書為證。一是連橫《台灣通史》:“九月初九日,謂之重陽……自朔日起,人家多持齋,曰九皇齋,泉籍為尚”。二為明代中葉出現的《諸神聖誕日玉匣記》:“(九月)初一日至初九,北斗九皇降世之辰,世人齋戒此九日,勝常日,有無量功德”。

前書告訴我們台灣的福建泉州人十分崇尚北斗信仰,他們多于九月初一至初九持九皇齋。我國及泰新等地的九皇信仰,也是泉州人從中國帶來的。後書則說在九月初一至初九齋戒,勝過平常日子,功德無量也!

持九皇齋戒有何功德?根據道教的說法,九月初一至初九是北斗九星降世之時,這9天齋戒及禮拜北斗九星,再加上一些誦經、禮斗、持咒、服符、存想、靜坐、吸納等道教功法,可與北斗九星感應,達到消災延壽,卻病除業之效。

道教的北斗信仰影響頗大。佛教,尤其密教及流傳日本的東密,更是吸收道教的禮斗信仰。陳健良《禮供北斗七星簡軌》云:“佛教徒誦之(北斗經咒)不犯皈依法戒,以其內容在延俗壽,並不妨害再延佛法慧命也”。在佛教《大正藏》中,收錄了多本受道教影響的北斗科儀經典。這都顯現佛教的包容性,吸收了道教的九皇信仰。

北斗原本是九星,但後來兩顆漸漸隱失,成為七現二隱,故後世才有北斗七星之說。我國信仰的還是古老的北斗九星。當中國的九皇素已消失(目前僅在道教宮觀有九皇勝會,民間已失),東南亞卻仍盛行,我們保存了中國的古信仰,這是我們的福報!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16/10/2005)

九皇大帝有神像吗?

槟城九皇宫庙多数有金身神像。(圖:李永球)

基于供奉九皇大帝的宮廟一般都設個內殿,這個內殿專供九皇,長年關閉,森嚴肅穆,令人深感不寒而慄,內心又好奇,又不能探個究竟。

一般人都相信內殿供奉的就是9個無頭的反清義士,這是無稽之談。我的調查發現,九皇信仰在我國分兩個派系三個分支。具體地說,主要是分有供奉神像或無神像兩大類。

首個派系是“道觀九皇派”,也叫“客家九皇派”,影響力微,它是由客家道士帶入本邦。本派沒有分支,一派一支。他們的九皇有造像,檳城朝元洞清觀寺(創建于1881年)、檳城亞依淡太上廟(約創建于1901年)及檳城亞依淡天有宮自在觀(約創建于1903年)為典型代表。

清觀寺的九皇造像為單尊三首八臂男像,造型類似斗姥元君,其旁的斗姥像卻為普通持如意的女像。太上廟的九皇為繪畫圖像,九尊同畫在一圖上,七尊頭戴道冠無鬚,另兩尊戴莊子巾有鬚,位于七尊之間,他們咸持著一類似令牌之物。自在觀的斗姥為單首雙臂,九尊九皇造像略有不同,兩尊有鬚持如意,七尊無鬚持令牌,穿扮分三類不同的形式。

次個派系是“民間九皇派”,也叫“福建九皇派”,對華人社會的影響極大,是由盛行持九皇素的閩南地區傳入本邦。目前我們所見到的民間持九皇素、送皇舡、跳童、出巡、上刀山、抱紅柑、過火等,即屬本派的習俗。

民間九皇派分兩支,一支有供奉九皇神像,一支為不供奉九皇神像。前者以檳城北海一帶為主,以檳城香港巷斗母宮為代表。該宮藏有一幅九皇等神的圖像及一部《九皇經》,皆為逾百年之古物。圖像繪于光緒壬寅年(1902年),最上端為斗姥元君與金童玉女,次為南、北斗星君,再次為九皇大帝,中間七尊有鬍子,左右兩尊無鬚,最下層為靈官大帝(道教護法神),其左右分別為四大天王陪襯。此外,在檳城及北海,我也發現有的九皇造像九尊完全一樣,造型類似玉皇大帝。

另一支不供奉九皇神像的,只供奉香爐及九皇神位牌。幾乎馬、新、泰國的大部分九皇宮廟都屬此支。它們的香火多從泰國普吉分香請來。我相信這是受到秘密幫會的影響。

民間九皇派兩個分支,哪一個先?哪一個後?我揣度為中國傳來的原是有九尊造像的九皇,當流傳到泰國後,受到會黨的影響而衍變成無造像,以紀念洪門會的“五祖”。假如中國傳來無造像,人們是不可能又會編造出神像來的。

其實,中國的北斗九皇是有造像的。根據福建泉州元妙觀碑志云,道光二十三年癸卯(1843)秋,元妙觀重新告成,諸紙料鋪虔誠醵金敬塑北斗九星君全身寶座,仍塑北斗星君副像……為值年正東輪請供奉,每逢重九,各號鳩資在觀中慶祝聖誕(《泉州道教》)。這段記載說明,福建泉州有供奉九皇之神像。

《道藏經》裡的《玉清無上靈寶自然北斗本生真經》說,北斗九星由斗姥所生,斗姥原為龍漢時國王周御之妃,名紫光夫人,她于蓮池脫服澡盥,忽有所感,蓮花九朵化生九子,長子天皇大帝,次子紫微大帝,其餘為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七星。

北斗九星原是無形無像的星辰神,後來被擬人化成為人格神,這是迎合需求,人格神對人們來說會更加親切!

星洲日报·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09/1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