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灯--神圣的补运器具

斗燈裡最後為斗燈簽、鏡子、右為秤、左為尺、前有剪,中央是本命燈。(圗:李永球)

供奉斗燈可為我們消業除災,卻病延年,但須先照顧好自己才會有效。(圗:李永球)

《三 國演義》第103回,有描述諸葛亮在五丈原禳星求壽之情節。話說某日孔明扶病出帳,仰觀天文,發現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隱,自知命在旦夕。姜維因此 建議用祈禳之法,孔明囑他帶甲士49人,各執皂旗穿皂衣,環繞帳外,孔明于帳中祈禳北斗,若7日內主燈不滅,孔明將獲壽一紀(12年)。孔明于帳中設香花 祭物,地上分布7盞大燈,外布49盞小燈,內安本命燈一盞。白天,他與部將計議軍機,夜晚則步罡踏斗。第六晚,忽寨外吶喊,魏延飛步入齱A腳步急匆匆,竟 將主燈撲滅。功虧一簣,孔明不久便喪命!福建諺語雲︰“魏延撞倒七星燈(或只用“魏延”,北馬變音為“鐳延”)”,即是形容做事倉惶,常打破東西。可見《三國演義》在閩南影響之大。

上 書描述孔明向北斗求壽,點燃七星燈(北斗九星〔九皇大帝〕七星現,二星隱。崇拜九星就點燃九星燈,崇拜七星則點燃七星燈)及本命燈,命甲士49人執皂旗穿 皂衣。皂者,黑色也!為什麼用黑色呢?因為北方代表顏色為黑。所以,向北斗求壽,就點燃七星或九星燈以代表北斗七星或九星,尊崇黑色。《搜神記》云︰“南 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

斗燈分公設的總斗燈及個人的私斗燈。前者為眾善信祈福,後者則為個人。

傳 統的斗燈,必須放置12種器物,謂12寶,以代表人的12元神。12寶即主體的斗、白米、油燈盞、花生油、燈心、劍、鏡、尺、秤、剪刀、古銅錢和紅紗線。 此外,尚有加放斗燈傘(涼傘)、斗燈簽(書寫供奉者的姓名、八字和所屬命宮)。另外,還有一種“文斗燈”,放置的為文房四寶,專供讀書人供奉(劉還月《台 灣民間信仰小百科醮事卷》)。我國的斗燈,放置的寶物與台灣大同小異,不同的是加多一本通書。

新加坡道教協會舉辦九皇法會的斗燈,放置的 寶物為燈代表本命星,有延年益壽之意;秤代表東方青龍,有行為合人天之意;剪代表南方朱雀,有驅除不祥邪祟之意;尺代表西方白虎,有度量善惡之意;鏡代表 北方玄武(龜蛇),有反照本命,大放光明之意。這意味著四靈守護著我們的本命星,加上書寫姓名八字命宮的斗燈簽,全放置在底小口大的四方斗(我國的斗多采 用圓斗)裡,下面放滿白米。白米代表天上眾星辰,可照顧我們的本命燈。道經裡的〈天尊贊〉云︰“昔日武侯造斗燈,傳下世間度命宮;明鏡化為天上月,谷米化 作眾星辰;剪刀切斷諸魔怪,秤尺搖動鬼神驚;斗燈請進間房內,照退凶星留吉星……”

斗燈可以常年點燃,也有于法會或廟會中短時期點燃。斗 燈即是我們個人的本命燈,點燃時必須照顧好它,莫使它熄滅。道教斗燈信仰影響可大,我曾在佛教的法會上見到供奉斗燈,不同之處是斗裡插上五色旗。台灣學者 蕭登福君就曾撰文指出道教的幡燈續命法對佛教的影響,難怪台灣諺語云︰“和尚偷取道士的拜斗,道士偷取和尚的焰口”可見佛道互相影響交流之一斑。在民間, 傳統上頭婚禮也有供奉斗燈。關于婚俗、誕生、育嬰習俗,以後我慢慢會與大家分享,這些都是老祖宗智慧的結晶品。

北斗崇拜和斗燈延壽信仰, 是道教的悠久文化之一,它已深深扎在民間裡。人們相信通過禮斗及供奉斗燈,照顧好本命燈,可以獲得消業除災,卻病延壽之效。其實,照顧好本命燈,就是要我 們照顧好身體和精神。如果你抽煙喝酒,暴飲暴食,吃喝玩樂,脾氣暴躁,貪婪邪惡,心術不正,肯定會導致疾病纏身,招來災禍!所以,照顧好身體和修養好心 性,自然會消業除災,卻病延壽!

不照顧好自己,再供奉一萬個斗燈(本命燈)也枉然,那是無法改變我們命運的!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12.11)

遇见李永球——(文:陳爱梅)

歷史的建構,在片段中拼湊。傳統歷史學者坐在書房裡尋找檔案,或坐在機器前聞讀令人頭昏的微焦卷。一些學者,卻進入深山,行腳於各被人忽視的角落,尋找陳封的石碑匾額,在薰黑發黃,斑落不甚的器物或壁上記錄歷史的源爪,及快被自然或人物因素所抹除的珍貴歷史資料。行走於田野間的研究工作是辛苦,但卻是迫切的。

在很辛苦地捱寫論文階段,埋在檔案堆中,但也想到研究地方去走走看看。跟論文指導教授報備一聲,去了怡保就直接上太平,老師問,會去見李永球嗎?我說,就是要去見他。老師接著說,很佩服他的田野工作!

來到太平,帶了個日本同學,怡保田野工作使我們一路累得無話。找了間廟宇停下來,告訴李永球,我們到了,他說,這太遠了,車子再往前開,看到大的建築屋再停下。不久後再打去,對方說,你們開太遠了,回頭走!最後終於見到他了,我違規停車,他鑽進我的小靈鹿車裡。他應該是40歲了,但樣子不太像,講話很快,活力,熱情,率直。先幫待會要赶回怡保的日本朋友買車票,然後他帶我們到二戰墓場。他侃侃而談,論及日本兵對本地人的殺戮,慷慨激昂。日本同學跟著我見了很多人,李君是所見對日軍批評最激烈的一位。

歷史是不可否認及抹殺的記憶,現實的李君卻是友善的。他帶日本同學買點吃的在車上吃,到車站后,我其實是想直接開車走,他提醒我送送同學吧。車站裡和李永球談太平,談華人歷史,論他的文章,過后與日本同學略做翻譯。李永球說,有個看來很無助的姑娘,問售票員下怡保車的班次,他們完全無法用語言溝通,用比的。這位年約20歲的女生,拎了袋水果,不時打量周圍,她在害怕。李永球說,女生過去,還許她就不那麼怕了。於是,我先跟她微笑,再走過去,用很緩慢的英文跟她講話,她很戒備地看著我,對我搖搖頭。

李永球借了日本同學的車票,想跟她說,這也是去怡保的,她還是搖搖頭。我說,你們幾個男生圍著她,人家更怕了。我再說跟她說一遍,加上動作,她還是睜大眼睛看著我!沒法子了,就讓她一個人站著等好了!不久,籃白色車子來了,我們也喊她,后來發覺這輛是回程的,那女生跟我們跑出去,又折回來,她張開嘴角,微微笑了。幾分鐘後,車子又來了,李君招手叫她上車,那女生笑了,笑得很放心,很燦爛,回頭看我們,在車上她隔著口,不停地向我們揮手。我們都笑了。細心的田野工作者,觀察力是敏銳的。

隔天,跟著李君跑會館、廟宇、義山,他如數家珍般知道太平那裡有怎麼樣的匾額,會館及廟宇等歷史及所存在最早的記錄。最後一站,我們到瓜拉十八丁,他說,吃好吃的面。一攤是長長的隊伍,另一攤空空也,他問,吃哪一攤?我說無所謂,后來他選擇沒人的那攤,“幫助弱勢”,他說。

突然間好像有點明白,他為甚麼會孤軍在寂寞的田野路上,披荊斬棘進行艱辛的歷史工作。對於學院派學者,歷史是富貴之學;對於民間學者,歷史或許是熱情及使命,在揶揄聲中,在眾人笑痴笑憨下毅然前進。

向民間學者致敬!

星洲日報/副刊。文:昱郎。(2005/12/07)

马来人为何不支持共产党?

提及馬來亞共產黨(馬共)失敗的原因,人們都說是因為馬共難獲得馬來人的支持;而馬來人不支持的原因,許多人都說是因為馬來人皆為虔誠的回教徒;而共產主義是無神論,不信鬼神,所以馬來人不能接受共產主義,不參與共產黨。當然,少數參與的馬來人自不在話下。這一論點,也獲得馬共方面的認同。在他們出版的書籍裡均見到這個說法。

說馬來人不支持馬共,因此導致它的失敗,這是事實!說共產主義是無神論,信仰回教的馬來同胞因此不能接受它,也是事實!不過,這卻非唯一的因素,另一個因素則為受到日本及英國人的離間與破壞。

在 邱依虹編《生命如河流:新、馬、泰16位女性的生命故事》一書中,日本大學教授山口守(Yamaguchi Mamoru)在其序〈記憶與言語Chronology〉提到日本佔領馬來亞時,日軍于1943年拍攝電影《馬來之虎》,主人公谷豐于1911年生于日 本,一歲隨雙親移居馬來亞,是旅居馬來亞的日本人,1932年因為妹妹被華人殺害,為了報復而盜竊,未幾接受日本特務機關的指示開始從事反英反華活動,他 後來信仰回教,穿著馬來服裝,並被傳奇化為與富裕的華人和英人斗爭,扶助貧苦馬來人的英雄。他為日軍利用于自己的侵略和統治服務,煽動馬來人的反英反華情 緒。

日寇一再煽動馬來同胞的反華情緒,為戰後種下華巫(馬來)沖突的禍根。戰後全馬多個地方爆發種族大械斗,死傷慘重,都是日寇播下的禍!

我 雖沒看過該部戲,但可以想像影片中的華人,一定被丑化為唯利是圖的反派人物,為馬來同胞所痛恨。即使到了今天,偶爾還會從馬來朋友的口中聽到類似的言論, 一些馬來朋友曾向我說,以前的華人都是為了賺錢寄回中國,對本邦毫無貢獻!在戰後的馬來文學作品中,也出現醜化華人的描述,或給華人套上不雅的稱號。可見 影響之大!

我不認同上述之說,其實華人除了賺錢,在經政文藝史俗技等方面,都有作出貢獻與交流。

山口守教授在序中也表示,馬共乃是華人政黨,是難以變成多民族國家馬來亞的政黨的。

其 實馬來人不支持馬共,離不開日軍的破壞。日軍為了抑制華人的抗日活動,唯有拉攏馬來人,欺騙他們答應給予獨立,宣傳馬共是華人政黨,而華人與洋人一樣可 惡,貪婪及搜刮馬來亞的財物,欺負馬來人。又說馬共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支配,如果支持馬共,將來馬來亞會成為中國的領土。陳平《我方的歷史》說︰“一直以來 都有一個威脅論流傳說,如果馬來亞參與印度尼西亞的計劃遭到反對的話,日本將把馬來亞交給中國成為其領土之一”可見日軍常用這一招恐嚇馬來人使其就範,馬 來同胞當然不願意馬來亞成為中國的領土。最後日本當然也沒給馬來亞獨立,反而取締爭取獨立的馬來組織。

日本投降,英國殖民地政府回到馬來 亞。1948年馬共又武裝造反,英政府同樣使出這一招,說馬共受到中共的控制。陳平《我方的歷史》稱︰“(英政府)仍然積極地散播假消息,說中國共產黨操 縱、支持,甚至控制馬來亞共產黨……如果馬來亞共產黨自1948年以來就直接得到莫斯科及北京在武器、配備、經費及政治方向方面的援助,為何其武器斗爭竟 在10年後仍處于如此混亂不堪的境地?英國精心策劃的宣傳,把我們描繪成外國勢力的傀儡,的確異常有效……”。馬共是反抗殖民主義的本邦政治組織,不把它 誣蔑抹黑,又如何能使馬來人厭惡?又如何有借口鎮壓之?馬來同胞當然不願支持受到中共控制的馬共!

日本與英國政府是執政者,宣傳機關由他們操縱,馬共處處挨打,連反駁的能力也不具備,當然得走向失敗的方向了。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5.11.20)

全真道的九皇法会

李道長主持“順星解厄科儀”,正在取下符焚化。(圗:李永球)

新道協的九皇法會,眾道侶帶領善信“轉天尊”。(圗:李永球)

從小就持九皇素迄今,以前都在民間九皇廟吃九皇素,屬民間九皇派,舉行的儀式皆為跳童、接神、送神、過火、犒軍、送皇船、出巡鎮境……,這是受到閩南民間信仰影響,與正統的九皇法會相去甚遠。

《中 國地方志民俗資料匯編》記載了廣東省北部地區九皇誕的習俗,其中有曲江縣︰“作斗齋九日(俗曰九皇齋),設道場勝會”;南雄府︰“上日延先天師人建“九皇 會”,謂之“朝皇”,至九晝夜止。齋戒沐浴三(登)壇,禁言笑……”。清《帝京歲時紀勝》︰“九月各道院立壇禮斗,名曰九皇會,自八月晦日齋戒,至重陽, 為斗姥誕辰,獻供演戲,燃燈祭拜者甚勝。”

今年九皇誕,特地跑到新加坡道教協會參與,這可是屬道觀九皇派,舉行的即正統九皇法會。

新道協成立于1996年,乃源自中國道教全真道,目前會長為李至旺道長。九皇法會以全真道儀式舉行,首天為開壇科儀、請聖科儀及祝壽科儀,接下來9天有拜玉皇懺、禮斗科儀、順星解厄科儀及祈福科儀,最後為送神科儀。

法 會現場布置莊嚴,中央為斗姥元君像,其下為北斗九皇的神位牌子,四周排滿善信個人祈福補運的斗燈。道教相信于九皇誕期間,持素齋戒,禮拜北斗九星,點燃本 命(自己生年干支)燈,可獲消災延壽之效。李道長強調我們要照顧好自己的本命燈,莫讓燈火熄滅,方可保我們消災卻病,延壽長生。他說,這也意味著要我們照 顧好自己的身體與精神,如此方可使我們獲得上述效果。

參與九皇法會的信眾雖然不算多,卻有幾名錫克同胞,他們雖不是道教徒,可是不排斥道 教,也跟隨大家一起跪拜及轉天尊(跑香),顯得尊敬及信仰道教。李道長主持科儀十分嚴肅,在眾道侶的配合下,他步罡運神,領導大家誦經禮斗、轉天尊,善信 們也手持經書跟著誦念。以前佛道二教都是法師念經,信眾靜听。後來模仿基督教等,讓信眾一起跟著法師誦經,使他們有參與感,了解經典的意義。這一點佛教作 得很成功,道教如今才開始,的確慢人很多!

整個法會經過拜懺、禮斗誦經、化符、上疏文、發願、回向等儀式,以消除信眾的罪障並解災,獲得 卻病延壽。我從小到大念的皆為佛經,拜的都是佛教的懺,參與的均為佛教的法會。今次首次參與道教的法會,首次誦念道經,首次拜道教的懺,果然大開眼界,贊 嘆不已!佛道二教在經典儀式方面,雖然大同小異,但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尤其是“順星解厄科儀”,在念到︰“大聖北斗七元君,能解三災厄、夫妻厄、疾病 厄、生產厄、精邪厄、橫死厄、劫賊厄、刀兵厄……”,李道長就取下有關的符焚化,為我們把這些厄難化解。

九天法會裡,我齋戒茹素,參與道教科儀。新道協強調儀式都得根據道教的一套,如以左為尊,左手上香,衣冠整齊,必須穿鞋等等。魯迅曾說︰“中華文化根底全在道教”,參與法會後,我終于更明白了。

我覺得民間九皇派太注重宗教儀式,忽略了精神與意義。道觀九皇派提倡的是正統九皇齋戒,不僅可洗滌人心,而且更具意義,廣大的道教徒也更能認識及參與道教的文化及宗教活動。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5.12.4)

英军杀害请愿百姓

太平“讨米事件”的四名罹难者坟墓,右起刘亚从墓、张乌糖墓、李再德墓、陈佰飞墓(没立墓碑)。(圗:李永球)

1948 年6月間,馬共為了對付破壞罷工行動的洋人及華人包工頭,派出游擊隊處決了幾個人:兩名是華人,一是柔佛士乃膠園的國民黨工頭,另一是霹靂太平郊區膠園的 包工頭;3名洋人,即霹靂和豐雅菲園丘經理沃克、另一個膠園的經理愛利生及副經理克里斯琴。這個驚天動地的暴行,掀起翻天覆地的巨變!英殖民地政府因為3 名洋人被殺,馬上宣布“緊急狀態”,槍口對準馬來亞共產黨。(陳平《我方的歷史》)

在英政府宣傳下,馬共成為十惡不赦的恐怖分子。英政府是執政者,也是勝利者,在他們的醜化下,馬共便成為世界上最殘酷、野蠻的組織,而英政府則被捧為救世主,剿匪護民的好人!其實,英政府才是殖民主義的侵略者,他們曾經殺害我國人民,剝削人們,搜取財物,罄竹難書!

1875 年,英政府委任的首任霹靂參政司柏芝(J.W.W Birch)被殺害,涉及命案的霹靂朝廷馬哈拉惹列拉(Maharaja Lela)等一干人被判死刑或遞解。當年的造反者,今天已平反,凡是街道命名為“柏芝路”的,就改為“馬哈拉惹列拉路”,霹靂的巴碩沙列(Pasir Salak)也建立了博物館,馬哈拉惹列拉等人在館內被尊為馬來民族的反殖英雄!

所以,當年抗英的馬共是恐怖分子嗎?他們殺死那些可惡的 魚肉百姓者及侵略者,就跟馬哈拉惹列拉殺死柏芝一樣,都是在進行反殖斗爭,為趕走侵略者而戰!我們可以不認同馬共的暴行,卻不可否認馬共反殖與獨立斗爭的 貢獻!無可否認,馬共的確干過一些人神共憤的暴行,英政府借此大事宣傳,以掩蓋馬共反殖與獨立斗爭的目的,使大家看到馬共殘酷的一面,忘卻馬共獨立斗爭的 一面。

可是,有些人跟英國人唱同樣的調,不僅醜化馬共,更贊美英政府保護人民生命與財產,是正義之舉。事實上,英國人自私自利,更貪生怕 死。日本南侵,英政府南逃時只帶走自己的民族,不管我們的死活。緊急狀態時,搞新村移民等政策,是為了對付馬共,並非保護人民。他們私心很重,有時為了自 私的目的,也會手刃百姓,干下殘酷的暴行!

1945年10月22日左右,太平發生一樁全民總罷工、罷市的和平請願運動,也就是太平史上著 名的“討米事件”。這場運動由馬共暗中策劃,向英政府請求不作廢日本軍用票、討回被充公的白米及釋放被捕人士。當天市民游行示威,在敏律(Main Road)被英軍阻截,他們便坐在地上展開和平請願,英軍命令他們即刻解散,警告如不服從將開槍射殺。最後英軍開槍打死4名市民,其中一名還是小女孩。這 是英殖民政府的殘酷暴行,殺害的是和平請願又手無寸鐵的百姓。當時,英政府在全馬多處鎮壓由馬共策劃的政治運動,殺害了多條人命。如在和豐有10人被殺, 怡保有3人喪命。英國政府應該負起責任,向我們道歉及賠償(在太平的賠償談判不果,最後不了了之)。

緊急狀態應該是在1945年英軍殺害百姓時就被宣布,並列英軍為恐怖分子!

可是,歷史是勝利者寫的!英政府對自己人的暴行,卻掩飾美化;對馬共的暴行,則公開醜化!

今 天,在和豐的3名洋人墳墓前,都有紀念小碑記載著馬共的暴行,沃克遇難處也有紀念牌。但討米事件的罹難者呢?簡直“死臭”(福建話︰白白送死)!咦!為何 英政府沒給他們立紀念碑,記載英軍的恐怖暴行?為何沒人給他們立博物館,記載他們英勇的抗英事跡?答案由大家想一想吧!不須我寫出來。

認同英政府鎮壓馬共的行動,是否也意味著認同英政府鎮壓馬來民族抗英行動是對的?承認馬哈拉惹列拉等人為反殖英雄,是否也意味著應該承認馬共軍人為反殖英雄?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5.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