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九皇会

台湾《光华》杂志海外生活征文:特殊的马来西亚「九皇会」
马来西亚 李桃李

——————————————————————————–

每年的农历九月朔日至初九,东南亚的泰、马、新三国华人社会,都庆祝盛大的九皇大帝圣诞,场面热闹,仪式隆重,善男信女们一身唐装素服,茹素斋戒,虔诚礼拜。

九皇大帝就是北斗九星。在中国,千余年前,即有北斗九皇之礼斗持素信仰。《台湾通史》也提到:自(九月)朔日起,人家多持斋,曰九皇斋,泉籍为尚。

当九皇信仰在中国逐渐式微之际,却在东南亚传续。约于一八二八年,一位福建工人从江西省请了九皇香火南来泰国普吉岛,之后又传到马新各地,单马来半岛一地,就有主祀或副祀九皇的斗姥宫达四余座。

东南亚的九皇信仰,除了茹素礼斗还保持原来的传统外,其余已为秘密帮会──洪门会,及闽南民间信仰所影响。如善信们全身素服,头绑白布,手腕缚黄布,显然是为明思宗(崇祯君朱由检)带孝;在海/河边接九皇大帝,与帮会的「反清复明」大石香炉自河中流浮而来之说相合;受闽南民间信仰影响的则有乩童、过火路、上刀山、出巡镇境、送王船等。

东南亚的九皇会庆典仪式,深具特色,已成一项本地传统的民俗活动。每年的九皇会,吸引了众多信徒茹素,包括少数的印度与锡克同胞。出巡时的种种阵头,其中以本地所创的「大旗鼓」最引人注目,与其他精彩的过火路、上刀山等项目,成为外国游客喜爱摄取的镜头。

其他的民俗特色尚有到处可见挂黄布、售卖本地风味的素食;点燃黄色的香烛;黄色面龟、鸿片龟、寿桃、摩诃等祭品;犒赏五营军将及迎接、恭送九皇大帝回宫仪式。

每年的九皇会,到该宫进香茹素者极众,宫外香烛摊、素食摊生意兴隆,庙内外满是人潮,尚有闽南歌仔戏演戏酬神,卜杯(卜)遴选头家炉主等。著名的道教百年古刹,香火旺盛自然不在话下。

图说:

九皇辇出巡,带来国泰民安。

九皇出巡阵头之一

九皇八座神轿及善信的素色唐装。

陈亚炎曾经捐官?

陈亚炎穿着清朝官服像,请注意哦,这是画像非照片!

裕安祖师没捐官,其身穿官服乃“寿衣”。

中國封建社會的賣官鬻爵制度淵源很早,進入晚清時期,由于戰亂頻繁,軍費大增,加上需要支付大量的賠款,統治者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就允許王朝臣民,不分高低貴賤,都可捐官買爵。(邱格屏:《世外無桃源:東南亞華人秘密會黨》)

所謂“賣官鬻爵”,即封建皇朝制定一套虛銜的官位出售,品位愈高售價愈貴,只要有錢,誰都可以買個官銜來滿足虛榮心。清末時,清廷甚至在海外的中文報章,如《檳城新報》、《叻報》發表賣官鬻爵文告。可見當時的清朝已是強弩之末,國庫空虛,故大力推廣賣官制度,以增加財政收入。

邱格屏在《世外無桃源》裡提到,清末時期東南亞華僑社會富有之士,紛紛向清廷捐官買爵,諸如霹靂海山黨首領鄭景貴、吉隆坡海山黨首領葉致英等人。其中一段是這麼寫著:“霹靂義興會首領陳亞炎的捐官記錄至今未得,但顏清湟先生在東南亞發現了他穿著清朝官服,戴著官帽照片,表明他也曾向清朝政府捐官鬻爵。”

我沒看過顏清湟的《海外華人史研究》,不知顏君寫些什麼?本文只想探討陳亞炎是否曾經向清廷捐官?

鄭景貴和陳亞炎都是霹靂太平的會黨領袖,鄭氏管轄吉輦包錫礦區,乃太平的首富。陳氏則管理新吉輦的礦區,不僅錫產量少,工人也較鄭氏少,經濟未見富裕。

鄭氏確曾向清廷捐官,那是有史記載的。至于陳亞炎是否曾經向清廷捐官?單從他身著清朝官服,首戴官帽就推斷他是,這就叫作“大膽假設”!現在,就從田野資料來探討吧。

從墓銘資料來看,發現擁有官銜者的墓碑文字竟出現兩極化:一是完全不提及,另一是全部詳細列出。前者如太平市富豪頭家黃務美,他總共擁有三個官銜及勛章,即清廷的戴花翎鹽運使、民國政府的二等徽章及英殖民地政府的太平局紳,可是在墓碑上卻未見這些頭銜。後者如鄭景貴甲必丹,在其墓碑中榜鐫曰:“皇清誥授資政大夫賞戴花翎候選守巡道加四級大小吡叻(霹靂)甲必丹號慎之鄭公府君壽域”,將清廷誥授的官銜與英殖民委任的甲必丹官職通通列明。

陳亞炎的墓碑文字曰:“清顯考特授英國吡叻甲必丹並理國政諱聖炎字崇直陳公佳城”,即指陳氏是霹靂甲必丹及霹靂邦議員(並理國政),也證明陳亞炎不曾向清政府買官銜。捐官是要錢的,陳氏並非富裕之輩。從太平市的廟宇捐緣碑志中可見一斑,他的捐款紀錄極少,捐的錢也不多。如1893年《重建馬登(峇東)綏靖伯廟碑記》,他只捐15元,而鄭景貴捐銀250元,排名緣首,他們之間懸殊極大。

富裕之士不僅捐官,也時常回中國省親。文獻上不曾見到陳氏捐官及回中國之記載,這一點也證明他不是富有階級。那麼為何其遺像會是穿著清朝官服呢?

陳亞炎的遺像是人工畫像,不是攝影照片。在田野工作時,曾在太平大善堂發現一張“裕安祖師”畫像,也是穿清朝官服。我問該堂負責人,他說裕安祖師為該堂(先天齋教)祖師,逝世時因沒留下相片,馬上叫畫匠補畫,畫師對著屍體一筆筆描繪,那套清朝官服是其“壽衣”。

裕安祖師是先天齋教之修士,淡泊名利,不曾向清廷購買官銜,其身著清朝官服乃其壽衣。陳亞炎的畫像極大可能也是壽衣!

“大膽假設”須有“小心求證”、推斷,才能站得住腳。單從陳氏畫像就推斷他曾捐官,就是缺乏小心求證,也就喪失說服力。我也常犯這種錯誤,幸獲學者們多次指正,感激不盡!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