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人的“拉大”癥

“拉大(latah)”是借自語的福建話,福建音la da(福建話的“大”有3個讀音︰dai、dua、da。這裡的“大”音近福建話的“乾”,音如水乾了的“乾”)。套用現代的詞匯,拉大也即是“歇斯底里(hysteria)”,中文稱為“癔病”。

1987年,吉打某回教中學發生女學生集體發作拉大症,大叫大鬧,又哭又喊,力大無窮,亂跑亂語,瘋狂打人。前首相東姑阿都拉曼以一杯清水,經過祈禱誦念回教經文,再含著水噴向她們,結果馬上見效。她們即刻靜止下來,隨後恢復正常。東姑在前《通報》之專欄〈以我所見〉提到此事,該校千餘名學生中,只有24名女學生受到該症影響,根據巫師的說法,那是一種所謂“督佔谷”的幽靈在作祟,要求每年來一次盛大的祭祀。後來這批學生轉校到檳城去。東姑稱,馬來人是世上唯一易于受到精神刺激而致歇斯底里的民族,這可能是由于馬來民族都有過高神經緊張的緣故,一些華人“娘惹”,由于受到馬來人的影響,也會這樣地失常。

上述的集體拉大癥,在一些工廠裡偶爾也會發生。一位認識的道教符師說,曾有工廠負責人要求他提供“驅邪符”備用。當發生集體“中邪”時,馬上焚化符在一碗水中噴之,中邪的女員工馬上恢復正常。華人把歇斯底里稱作“中邪”是不大正確的,它不過是屬于精神病的癔病。至于東姑和符師的“聖水”如此有效,那是個人本身的宗教修行所達致的超能力,的確能令病患者暫時性恢復正常!

上述是嚴重的拉大症,較輕的呢?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就會發現馬來同胞在遇到蜈蚣等動物時感到害怕,就會開口不停地大喊“lipan(蜈蚣)lipan……”,不停地重復多次。或者刺到鐵釘,也會痛得大聲喊叫等等,聲音比其他民族來得大及重復多次。這就是福建人所謂的“起拉大”!至于東姑所謂華人“娘惹(土生華人婦女)”也會這樣地失常,那是沒錯的!以前檳城的娘惹社會,經常可見她們“起拉大”。最明顯的例子,是當她們見到東西掉下來時,不論什麼東西,皆大喊“浮支落海(福建話。浮支即女性生殖器,即馬來語的puki)”。以此話對應東西掉下去,顯得“文不對題”,卻實在出人意料之外,妙哉!

娘惹為何也會患上拉大症?主要是受到馬來同胞的生活習慣影響。有人說那是因為生吃蔬菜所致,不過這可沒有科學證明。

曾住在霹靂江沙的邱玉燕女士(77歲)說,在她小時候,一位嗜食檳榔的馬來老婦女患有嚴重的拉大症。只要從背後嚇她,如大力拍其背或大聲嚇之,一旦她受到驚嚇,馬上陷入拉大狀況,手舞足蹈地跳起馬來的“弄迎”舞蹈,舞姿優美。旁觀者拍手配合或陪同跳舞,她就繼續跳下去,直到大家停止下來她才會跟著停止。設使不停止的話,幾個小時她也會跳個沒完沒了。事後她則哭泣,哭訴大家心地不好,明明知道她有此症,還要欺負她。的確是的,把快樂建立在人家的眼淚上,將人家的疾病拿來玩笑娛樂,是要不得的行為!

拉大症是一個很普遍的疾病,比如有些人見到流血、老鼠、貓、蜈蚣、蛇、芭蛭(螞蟥)、東西倒下、打架、車禍、打槍等等,會尖叫或反應害怕的狀況,或者生氣時會一直重復話語,皆屬輕微性的拉大症。諸位,你曾經有過“起拉大”嗎?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7.23)

惊猫和防雷

在遗体或棺木上撑伞,传说可以防雷击打到。

人一逝世,按照傳統習俗,不會馬上入殮(將尸體收進棺材),一般是留守一夜。在這短短的一天裡,民間有驚貓和防雷之習俗。

所謂驚貓,也就是不讓貓靠近尸體,尤其是懷孕的母貓。據說貓跳過尸體,會造成尸體變成僵尸,跳起來捉住人死抱著不放,被抱者嚇都被嚇死了!民間傳說當貓躍尸變僵尸時,須取掃帚等物拋去給其抱著,那麼僵尸就會抱著器物而倒下。至于防雷,據說尸體若被天上雷電擊中,會造成五臟肚子破裂。因此撐開雨傘遮蓋著尸體的胸腹處,可避免雷電擊中。

劉浩然著《閩南僑鄉風情錄》云︰“……即須把家中所養的貓加以捕捉,或禁在‘貓廚’之中,或扎縛于偏僻房間之中。同時注意鄰家之貓進入。因為舊俗認為,如果有貓從尸體上橫躍過去,將會發生‘尸變’即死人會變成會作怪的‘僵尸’……為了防範未然,停尸廳邊之時,常取個銅鑼覆蓋在尸體的胸前,據說是預防打雷或貓跳。……尸體入殮以後,常在棺材上放一個蔑斗笠,據傳這樣做是預防貓跳,以及如遇天上打雷,才不會傷及尸體。”

關于驚貓,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云︰“……同時避免與死貓(按︰死貓?不知所云?)接近,因貓屬虎性,如果死貓跳過尸體,尸體會站起來,抱走其他的東西,所以安置尸體的土間,要有人通宵看護。如果不幸貓跳過尸體,尸體會站立起來,這時候,扔一秤棒或手杖,讓死人抱住,死人就會恢復原來倒下的姿勢。”

驚貓之事,聽起來不合邏輯,誠然危言聳聽!先外祖母許蓮萊就懷疑之,她說可以作個試驗。先取一把掃帚預防,然後再捉隻貓使它跳躍過尸體,當有尸變,馬上以掃帚拋去給尸體抱住即行。雖然她未曾試驗過,但這是符合道理的說法。

貓躍過尸體真的會尸變,使到尸體站起來跳躍嗎?我第一個不相信!因為完全沒有科學根據!

可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說法呢?要解讀這個問題,得先了解貓的生活習慣。我家養了幾隻貓,我發現它們經常以爪子對著米袋或糖袋不停出力地抓,這個動作到底是做什麼?是在磨煉爪子嗎?還是在鍛煉力氣?我不明白,還得由專家來解釋。我的推論是,因為貓有以爪子不停抓物的習慣,為了防備尸體給它抓傷,所以才有驚貓之俗!至于貓躍尸體會造成尸變之說,那是為了使文化水平低的人們相信,而編造出來欺騙及恐嚇他們的。驚貓習俗之誕生,相信以前曾經發生過貓抓傷尸體或壽衣事故,因此才會出現此俗。

防雷之說,乃北馬華人喪俗在人死後,會撐一把雨傘遮蓋尸體,以避免下雨打雷時,尸體被雷打到而腹肚破裂。即使入殮後,也得在棺材上撐傘遮蓋尸體。無獨有偶,北馬的馬來同胞也有此俗,說法與華人一樣。到底是誰吸收誰的習俗?尚有待更多的證據來考證。個人的推測,應該是由福建人傳播給馬來同胞。

上述文獻說明,福建人在中國家鄉早就有防雷之俗。劉浩然就說︰以銅鑼覆蓋尸體胸前,入殮後則以斗笠放在棺材上,可避免貓跳及打雷。雖然用的不是雨傘,但福建閩南的幅員不小,處處風俗肯定會有異同。在其他鄉鎮地方或者有用雨傘的也說不定。

驚貓及防雷,表現出我們對已故親人的愛護。傳統孝道也是講“愛”的,不是嗎?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7.16)

宗教宣传无孔不入

與讀小學六年級的侄女談話,談到天文地理,忽然她說︰“人類是上帝創造出來的。”這可令我驚訝萬分!原來那是其科學老師告訴他們的。我馬上糾正她的錯誤,並解說人類是從人猿進化而來。這令我想起在小學時,有一位老師為了達到其宗教目的,也時常向我們灌輸“上帝創造人類及宇宙”之說,完全否定教科書上的進化論。

在另一間小學,一位有宗教信仰的老師在教導科學試驗時,囑咐學生捉了蟑螂放進玻璃瓶裡,然後關上蓋子使其窒息,以證實動物沒有氧氣會導致死亡。但是當蟑螂奄奄一息的時候,他卻命令學生們把蓋子打開,將蟑螂放生,理由是殺生會犯下惡業。可是蟑螂是害蟲啊!難道害蟲也不消滅嗎?

另一位補習老師,經常向學生灌輸不可殺生及食素的觀念,教他們不可打死蚊子,將蚊子趕走就好,叫他們食素以避免殺生。學生回家告訴父母,令家長不滿,並怒責為胡說八道!後來她一直沉迷下去,丈夫兒子也被逼食素,令家人反感。蚊子是禍害極大的害蟲,我國每年死于骨痛熱症的人數極多,不殺蚊子的話,那麼大家就與死亡愈來愈靠近了。

又有一次,出席一位台灣教授的講座,主持人介紹他時,只見他雙手合掌,滿身穿戴著宗教裝飾品,本來是講授心理輔導學的知識,後來漸漸講到其宗教修行,又說其父母的前世是他的兄弟,其妻子的前世是他的兒子,其兒子又是他前世的某某人……。這是個公開的講座,且不是宗教性的座談會,實在不應該向人們灌輸其宗教理論。

幾年前印尼發生地震及海嘯,死了幾十萬人。就有兩個宗教師公開發表見解,一個說“上帝在懲罰人類”;一個說“人們造下殺業太重所得的報應”。事實上,宇宙間不論有生物或無生物的星球,幾乎皆面對著種種自然災害。如“超新星”的恆星忽然爆炸、小行星撞擊、隕石撞擊等等。地球在人類誕生前就曾經發生6次物種大滅絕。地震、海嘯、台風、火山爆發等皆是地球的自然災害,即使把人類及一切生物從地球遷移到另一個星球,地球還是會爆發這些自然災害的。將自然災害與人類附會起來說,不僅毫無科學知識,說是“絕對宗教論”也不為過!

不僅于此,相信大家經常會面對一些宗教沉迷分子到處宣傳其宗教的教義,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他覺得他們宗教的這一套,是全世界最好的,而且是最有意義的,因此希望把這個世界最好的宗教向我們分享。問題是,他們認為好的、對的、正確的東西,是很主觀的事項,不見得大家都能接受,那是不適合到處向人們宣傳說教的,否則只會令人反感。轉換過來說,如果人們經常向你宣傳他的宗教觀念,你又會如何?會有怎樣的感受呢?

上述提及的幾個例子,皆為宗教沉迷或狂熱分子所為。他們否定進化論,勸化不殺包括害蟲的動物。科學被否定了,害蟲被保護了。

上課時候不遵照教科書,卻強加自己本身宗教觀念給學生們,把神聖的學府或公開場合當作宗教場所,是要不得的行為,更是誤人子弟,迷惑人們,帶給社會更多的問題。

這一類的為人師表,他們不適合當教員,卻是很出色的宗教導師!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7.9)

纸厝与饭亭

馬六甲現代的紙厝擺放于棺材前,又配搭上奴婢紙俑,顯然受到飯亭的影響,已成當地特俗

这是北马的纸屋。

1921年太平头家黄务美丧礼上的“饭亭”,可惜后面的饭亭不是拍得很清楚,不过持幡仙女、花灯及桌头娴一目了然。(黄定科提供)

黄务美丧礼饭亭前的纸糊“普陀山”,以佛教故事人物为题材,前端立有一对锡克司阍纸佣,那是当时殖民地的风气所致,显得特别威严,皆为精致的艺术品。(黄定科提供)

紙厝也稱“靈屋”、“冥屋”,與飯亭都是紙糊的藝術品,專用于喪禮上。

紙厝即是紙做成的房屋,在喪事上焚燒後,供逝者在另一個世界居住用。飯亭則似紙厝卻不是紙,用于供奉逝者的神主牌位及“魂身(紙做的偶像)”。人們都知道有紙屋,卻不知道“飯亭”是什麼。其實古早的福建人喪禮上,它們都會出現!

為了使大家明白,我們先談談福建人的“返主”儀式。

早期的社會交通及電訊不發達,人家辦喪事時,在聘請僧道、訂制紙糊冥品、糕粿等喪事用品方面,必須花費較長的時間。因此都會在逝者身故後數日或數十日出殯,然後在下葬後舉行“點主”儀式,即由點主官給孝男背負著的神主牌位及魂身開光。接著,同樣的出殯隊伍,改由紅彩紅燈走在前,一路又敲打奏樂“返主”回到喪府。這時候才開始僧道“做功德”(做法事)幾日或幾十日不等,最後焚化一切冥品,儀式才告結束。

我國早期的福建人社會,尤其有錢階級,均會有“返主”。其實在中國閩南地區,喪事一定是採用“返主”儀式。紙厝與飯亭包括普陀山皆為“返主”須有之冥品,紙厝乃燒給逝者在另一個世界(中華傳統死後世界)居住,飯亭則為供奉逝者的神主牌位及魂身,並按時供上飯菜,通稱“捧飯”,供逝者饗用。至于普陀山,那是接引逝者前往的佛教世界,今日北馬一些大型喪事上還會見到普陀山及簡化的飯亭。

北馬的飯亭前端是一對騎鶴持幡的仙女,旁邊有“桌頭嫺”(福建話,奴婢紙俑),上有花燈。飯亭外為“普陀山”,那是以佛教故事人物為題材的大型紙藝術品。而今佛教推行大改革,我的推測,大概十年後,佛教喪事的紙藝術品將在我國消失,將來只剩下道教一派而已。

二次大戰後,“返主”漸漸消失,整個習俗演變為先在出殯前的“做功德”,待超渡亡者後才出殯。因此,在北馬區出殯前的“做功德”儀式上,雖然還有著“捧飯”,但基本上飯亭已淘汰,人們只採用紙厝,並在出殯前一晚子夜12時焚化。

馬六甲南馬地區的情況略有不同,據當地真真長生店東主林炳耀先生說,以前馬六甲也有“返主”,後來也消失了。早期的做法是安奉飯亭7天後才焚燒,比如3天出殯,也是安奉至7日;至于紙厝,俗稱“雙虎頭”(屋頂上有雙龍之裝飾,故稱),待過一些日子或經濟充裕的時候,才糊一間燒給先人。所以說,飯亭只是暫時性的,紙厝才是永久性的房屋。當淘汰了飯亭,就直接將紙厝擺在棺材前面,以紙厝取代飯亭,然後出殯之際,取到山上墳前燒化。

北馬的紙厝不擺在棺材前,而是在另外的地方,而且,紙厝是不配搭奴婢紙俑,那是飯亭專有。馬六甲的紙厝配搭紙俑及擺在棺材前的作法,顯然受到飯亭的影響,已成為當地特俗。可是紙厝不是飯亭,豈可“文不對題”地擺置?甲州將兩者結合為一,將紙厝以飯亭的方式擺放,誠然耐人尋味!

紙厝和飯亭是“姐妹”冥品,造化卻戲弄它們,導致“姐”離“妹”散。飯亭逐漸勢微罕見,餘下紙厝尚在人間苟延殘喘。可見民俗是活的,會隨著生活環境而演變。以前我們的社會,無論是婚、壽、喪或傳統節日,都有許多精英的紙藝術品(包括剪紙),然而,我們逐漸遺棄了它們!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