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牌匾

四块牌匾被抢救出来了。(圗:陈耀威)

被抢救出来的“爱育黎民”匾。(圗:陈耀威)

雕花木枋目前寄放在怡保某庙了。(圗:陈耀威)

1995年間,具有百餘年歷史,且是全馬最精致華貴的粵式建築之一的太平嶺南古廟 ,被拆除重建。迄1998年,新廟終于落成竣工,一座高大無比的嶺南“新”廟重新矗立。

一座古廟的消失及一座新廟的矗立,多多少少一定會使到文物被破壞,被遺棄。果然不久之後,發現一批古文物,即4塊牌匾及兩個雕花木枋被遺棄廟後。4塊牌匾的文字,多年前即作了記錄,即1、光緒癸未年冬月吉旦,海隅砥柱,瓊州館同眾敬奉;2、光緒癸未年季冬月吉旦,福蔭群黎,會寧眾信等敬送;3、光緒癸未歲嘉平月吉,化雨咸沾,南番順闔邑敬奉,粵東張家祺敬書;4、光緒癸未歲嘉平月吉,愛育黎民,新會、鶴山闔邑敬奉。所謂嘉平月、季冬等都是農歷十二月,光緒癸未年十二月即落在公元1883/4年。可見文物對太平華社來說,是非常之古老。

這些牌匾已經出現腐朽之處,破洞頗多,而雕花木枋則尚完好。它們被遺棄于廟後大約有兩年時間,任其雨淋日曬,長此下去,將使到文物更加嚴重破損。于是我帶了多位歷史文物愛好者前往視察,大家都在想辦法出計謀,為搶救及維修保存這批文物而干著急。由于不問自取為盜,最後認為還是通過一位友人黃君向廟祝索取方為正確。後來黃君的答案是,廟祝向有關業主反映後,我們的要求不被接受。眼看著這批文物被雨淋日曬,大家不僅心痛不已,更是焦急如焚!最後還是一位出家人空源法師很有辦法,為我們將這批文物搶救出來,存放于其在太平的花園區私人住家——居然居。空源師救匾有功,值得一記!

獲悉牌匾被救出,心中的石頭釋放下了。很想去看看這些牌匾,順便想辦法維修之。黃君介紹一種化學的膠土,可把破洞補平。我不知居然居的地址,友人陳耀德君願意帶我去看這批文物,可是空源師經常不在太平,大門深鎖,得爬過籬笆門進去。這樣又不是辦法,怎麼能夠經常躍門進出呢?然而又認為文物已搶救出來了,暫時存放在這裡,應該沒問題吧。這樣時間又過了年餘,迄今年農歷新年,到友人蔡國興君家拜年,方知道原來居然居竟只在其隔壁。當時空源師又不在,想爬門進去看牌匾,可是蔡君告知,牌匾已經被載到怡保去了。我感到納悶,為什麼會運到怡保去呢?

于是,便電陳耀德君,他深感抱歉地說,牌匾已被“分尸”了……

原來在台灣發展的古琴師馬君,見到這批牌匾,發現都是百年老木,覺得是制造古琴的好材料,便把每個牌匾橫鋸成3片,以便制成古琴。

真是晴天霹靂!失去這批僅存的牌匾,如何對得起贈匾的瓊州(海南)、會寧(四會、廣寧)、南番順(南海、番禺、順德)、新會、鶴山諸先賢呢?

幸好在電空源師後,師父深明大義,願意將之轉贈給我們去維修及保存這批文物。這也難怪他,牌匾放在其家經有年餘,未見有人要,而且我也沒主動聯絡他。

牌匾已經被一分為三,根據張集強的說法,是可以維修復原的,當然會有痕跡。張君將帶頭負起維修及保管工作,但願皇天庇佑,使到牌匾復原,與雕花木枋一起回到太平的懷抱中。太平的文物一定要回歸太平,更應該回到原來的古廟中。所謂完璧歸趙,乃最正確的文物處理方法。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8.20)

铭旌加柩

銘旌由殯儀工人高舉前導,披紅的督銘旌官乘坐在掛紅的馬賽地轎車內。(太平蔡府葉紅姑太夫人殯儀︰2003。蔡长质提供)

殯儀工人持銘旌前導,女婿們及樂隊在後跟隨“送銘旌”。(馬六甲廖門盧娘惹太夫人殯儀︰2006。廖明安提供)

銘旌蓋在棺材上,淋上白酒,馬六甲的會加蓋白紙。(馬六甲廖明安提供)

大家若有注意的話,傳統喪禮的出殯隊伍中,帶頭的有一塊掛在竹竿上的長條紅布,上面寫著逝者的姓名等字。那就是本文要談的“銘旌”了。

林明義主編的《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指出︰“銘旌︰女婿、孫婿所贈的銘旌,上寫有死者的階級姓名……女婿贈的為紅色,孫婿贈的為黃色。”劉浩然著《閩南僑鄉風情錄》云:“銘旌︰喪家凡做功德,必備銘旌一幅,通常用紅布,上面大書死者官爵姓名,一般則寫X代大父(母)享壽XX歲之銘旌,先覆于棺材之上面,出殯之時兩頭用木條固定撐開入長條幅,然後用一支帶長尾梢的竹竿兩端扎牢,于出殯時高舉前導。”

我的調查顯示,北馬檳城無論是閩客粵潮等籍貫人士,喪禮上都有銘旌。馬六甲也是一樣,卻把銘旌叫做“女婿布”。至于太平,則客粵有,閩潮沒有。雖然福建(閩南)人不用銘旌,但不是絕對的。當福建人的喪禮是大型的做“大功德”,就會有銘旌了。

《家禮大成》云︰“問喪皆素燭,銘旌用紅者何也?曰以客書贈,故以紅為之。”此話的意思是說銘旌是由外人所送,故用紅色。女婿屬半子,是當外人論,所以銘旌采用紅色。馬六甲的孫婿贈的銘旌,則用粉紅色。

銘旌的文字書以黃色,以前是以姜汁書寫,現在已用現代漆料。文字方面各有不同,如太平的中榜是︰“民國顯妣X門X氏謚XX享壽X十有X歲X代大母岳母大人銘旌”(女喪用),下款︰“陽居女婿XXX鞠躬”,字數以“衰微興旺”為基準,最後一字數到“興”或“旺”為佳。不過,有些是以“生老病死苦”或“興旺衰微”為標準。

銘旌用于出殯當天。馬六甲有送銘旌風俗,由一位“好命人(已是內外祖父的男人)”持銘旌送去,女婿跟在其後,最後則為樂隊(可用引魂鼓或西樂隊)。也有不用好命人,而由女婿親自送去的,持旌者為殯儀工人。當送到喪府時,孝眷們得跪接銘旌,好命人則以銘旌向著棺材祭拜三下,喪府安排另一位好命人接之,並把銘旌倒轉過來,回拜三下還禮。不用好命人的則沒有祭拜儀式,只是接領而已。最後女婿們扶起孝眷們。

太平的客粵籍習俗,則將銘旌安放在椅子上,另一端斜擺在地上,由道士率領孝眷們“起銘旌”。道士念著經咒,孝眷們全體站立,以一件紅衣披在身上,表示起銘旌是件好事。念完經咒,起了銘旌,就脫下紅衣。

至于太平福建人的“大功德”上也用銘旌,但沒有任何儀式,卻有“督銘旌官”。此官必須擁有如“拿督”、“局紳”、或“AMP”等勳銜,銘旌由殯儀工人持著前導,喪府得提供掛著紅布的轎車給披紅的督銘旌官坐。《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云︰“督旌︰掌銘旗者(乘兩人扛的轎)”;《閩南僑鄉風情錄》謂︰“督銘旌︰出殯時由高頭大漢舉起銘旌前行,其後有一人騎馬披紅後護,俗稱督銘旌,一般均為喪家禮聘武職人員充任,以壯陣容。”以前太平福建人也有起銘旌儀式,現已消失。那是由同姓的好命人主持,他必須上有父母及兄長,下有弟弟。

最後是到了冢地,棺材落壙後,則取下銘旌覆蓋在棺材上,須將女婿的姓名取下。然後再淋下白酒在銘旌上。如果是姜汁寫的,在淋下白酒時,字體會產生化學作用而印在棺材上。馬六甲的會加蓋一張白紙在銘旌之上。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8.13)

烧金纸是一种祈福

眾所周知,民間在祭祀時都會有燒紙的習俗。冥紙是燒給祖先和地府陰鬼的,而金紙呢?則是燒給神明的。燒紙最受到人們的批評,尤其非道教的友教人士,他們覺得燒紙是迷信、無益、浪費、污染、不環保的行為!

燒金紙是怎樣來的?它源自燒紙給祖先的習俗。傳統有“事死如事生”的觀念,當人死後要如生前般侍奉他,因此有給錢他享用的作法。起初是以真錢陪葬,後來發生盜墓而改為以陶制的假錢陪葬,到最後改以燒紙錢。由于神明也是人修成的,所以就從燒紙給祖先,演變出燒金紙給神明的習俗,意味著燒給他們享用。

可是,天上神明住的地方是金碧輝煌的宮殿,而且擁有享用不盡的金銀財寶,以及人間享用不到的種種美味。像這種生活還需要我們燒金紙給他們嗎?當然不需要了!

其實,以燒東西來供養神明的習俗,並非道教獨有,世界上好些宗教也有。如佛教的密宗就有“火供”的儀式。

所謂火供(護摩),就是以柴堆積起來燒成熊熊的篝火,再把供品丟進去燒。供品有︰牛奶、酸奶、檀香、花、蜜糖、黑糖、水果、奶油、糕餅、珍珠、寶石、哈達(西藏的禮敬用品)、五色布(紅、黃、青、白、藍,用整匹的剪成小塊)等等。將上述供品拋進篝火燒成灰燼,供品也就百分之百供給了佛菩薩(主要是供給護法神,如燒布就是給他們裁衣用)。火供可為善信求得“息、增、懷、誅”四項功能。所謂“息”,就是可息除災禍、口舌、官非、疾病等等;所謂“增”,就是可增加財富、壽命、子孫等等;所謂“懷”,就是可增加影響力及說服力,使到員工、下屬心服聽從;所謂“誅”,就是消滅敵人,這裡的敵人是指妖魔鬼怪,比如在陽間作怪的一群。做火供時,可以只做一項,也可以數項一起做。如做“息、懷”、或“息、增、誅”等等。供品則會隨著項目的不同,而有所變動。火供只是世間法,可滿足善信們的現實需求。(專訪邱寶光居士)

我們燒金紙給神明,雖然不叫火供,其實與火供沒什麼分別。燒給神明的用“金紙”而不用銀,那是因為我們尊敬神明,願以最好的,最高貴的東西來供奉他們。金紙上印有福祿壽三仙,以及“金玉滿堂”、“招財進寶”、“合家平安”等字,那是一種祈求,表示祈求有福有祿有壽外,也希望金玉滿堂等等。當然市面上的金銀紙都不是真金銀所制成,而是錫制的替代品,然而祭祀貴在真心誠意,真誠才能感動天地神明!

道教是講求“存想(觀想)”的宗教,一切宗教儀式可以利用存想來達到其玄妙的宗教效果。所以,當在燒金紙時,你可以存想金紙變化成金銀珠寶,或鮮花果子等供品來供養神明,然後再存想神明接領供品後,發放毫光真氣給一切眾生,消除眾生身上的業障疾病等等。如此一來,則使到燒金紙更具有意義!我在燒金紙時,會存想化成供品供奉天上所有宗教的全部神明,包括道、佛、基督、印度、猶太、錫克、拜火等教。有人說,他們宗教的神明不會接受我的東西,其實那是人類最丑陋的分別心!對我來說,天上所有宗教的神明,肯定會滿心喜悅地接受我由“心”中發出的無形供養!

燒金紙不是在做壞事,而是一種祈福。它與火供一樣,都是神聖的宗教儀式,批評為迷信、無益、浪費、污染,顯得不尊重人家的信仰。每個宗教都有各自的儀式,大家需要互相尊重才是!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8.6)

烧冥品“围圈”的意义

太平傳統喪禮的燒庫錢,孝眷們手牽手圍圈,防止野鬼來搶取“庫錢”。(圗:李永球)

太平半佛化喪禮中,長子以水代酒,手持一杯水,在燒庫錢時繞滴圈子。惟水無味,必須以有味道的液體才會有圍圈的效果。(圗:李永球)

北馬傳統喪禮有燒庫錢(比較重要的冥錢)及冥屋給予先人的習俗,為了防止野鬼搶走這些貴重物品,傳統上以“圍圈”來處理。所謂圍圈,就是孝眷們手牽手圍個圈子,把冥品放在圈內焚燒。在焚燒當中,孝眷們開始走動繞圈子,並慢慢放手,最後由長子手持一瓶白酒,慢慢的滴在地上,一面走一面滴,漸漸滴成一個圈子。這樣,野鬼就搶不到這些東西了。至于在平時祖先作忌日、新年、清明等節日祭祀燒冥品時,則不需要手牽手,只須以白酒或蔥水繞滴個圈子即可。

我國其他地區是否有這種習俗,尚待調查。馬六甲好像沒滴酒圈,只是手牽手而已。森州及雪州等地,則是孝眷們圍成圈子手持鐵器不斷敲打地上,並且口中念念有詞︰“這是燒給我的爸爸(或其他親人)的,你們(指野鬼)不要來搶啊……”。那是因為鐵器發出的聲音可傳達到地府,借此告知野鬼不可來搶。劉浩然《閩南僑鄉風情錄》謂︰“……燒完庫錢用鐵鍋覆蓋並用劍鎮住。泉州之俗並以物擊地出聲,以防別鬼搶庫錢。”

以前,我覺得圍圈不讓野鬼來搶取東西是自私的行為,分一點給野鬼也沒關系嘛!但在拜讀徐福全的《台灣民間傳統孝服制度研究》後就改觀了。徐君說,以前不可坐在椅子吃飯,而是圍坐而吃,這與燒庫錢時孝眷必須手牽手圍成圓圈,以防孤魂野鬼偷搶,用意是相同的,就是要求子女在親人死亡後更須團結無間。

我認同徐君的說法。不過圍圈的意義,除了要求孝眷團結無間外,另一個重要的意義是要求孝眷們要懂得自我保護,保護好財產,別給人家(野鬼)偷搶去。舉個例子,日本曾組團拜訪中國的宣紙制造廠,把整個過程錄影起來,且索取紙漿回去好意代為化驗。結果回去後,日本就懂得制造宣紙,而且設廠生產及申請專利權。中國人眼巴巴看著日本人以狡猾的手段奪取而去。這要怪誰呢?只能怪自己不懂得自我保護,不懂得保護好自己的財產!要在這個現代世界生存,首先得懂得自我保護。老祖宗在“圍圈”的習俗裡,早就告訴了我們啊!只是我們不懂得領悟,還把我們的傳統習俗視為迷信的陋俗,當作糟粕欲除之為快!

最後,要談的是為什麼要圍圈?我尋找答案很久,的確很難解開!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于在佔立編《動植物神秘現象全記錄》找到了答案。該書一篇〈動物的“禁圈”之謎〉指出,動物界裡,包括魚、鳥等種類繁多的哺乳動物或無脊椎動物,都有畫圈的本領。如貂熊遇到小動物,以尿在地上撒一個大圈,圈子裡的小動物如中魔法,呆在里面不敢越出,乖乖地任貂熊吞食。更奇怪的是,圈外的狼虎豹等野獸,也不敢撞入圈內搶食。所以這個“禁圈”具有了捕食與自衛的雙重職能。

我的疑惑解開了!燒冥品的圍圈就是模仿動物的禁圈而來。以酒茶或蔥水等有味道的液體滴圈子,即如動物的撒尿也。可見老祖宗是多麼的有智慧啊!要我們團結自力更生外,更要我們懂得自我保護,別給豺狼虎豹搶奪我們的財產哦!

(家庭祭祖時,燒冥紙滴酒圈。攝於太平。)

星洲日报·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