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会的看头文化

“看頭”是福建話,而且是一句洪門會的話,意思指不出代價而得到的東西。比如︰拿看頭──買東西不付錢;食看頭──吃東西不付錢,相當於華語的吃白食;看頭錢(也叫拿看頭)──保護費;用看頭、坐看頭等──享用人家的服務後不付錢。

看頭文化,顯然與霸道沒什麼兩樣!

洪門會的看頭文化,其實是為了強逼外人加入洪門會,大家成為“兄弟人”互相照顧,一方面可令洪門會的勢力愈來愈龐大,就這麼簡單而已!

今年80餘歲的K君說,在二次大戰後的1945年,他在太平經營咖啡店,經常有人光顧後,就取一張白紙給他,然後也不付錢就走了。他不知所以然,也不敢得罪他們,只有讓他們白食一頓。後來找上也是福州籍同鄉薛君,才知道是洪門黨徒所為。薛君說只要加入洪門會,這種事情就不會再出現!于是在薛君安排下,他們經營咖啡店的同鄉,幾乎都加入了洪門會。果然,從此以後不再有這種“食看頭”的事情發生。

洪門會的看頭文化,是強逼外人加入洪門的做法。其步驟是洪門黨徒在吃或買東西後,就在一張白紙上畫或折個圖案交給老板。如果老板也是洪門會人,就得在紙上填寫文字,這些文字可以念成一首七言絕句。倘若不懂得的話,就不付錢。換句話說,你老板懂得填寫文字,表示懂得“開單(開賬單)”,洪門中人才會依照賬單的數目結賬付錢。否則,沒有賬單,他們沒理由付錢。

顯然可見,看頭文化並不是完全霸道不講理。起碼在對方填寫文字後,就表明大家都是兄弟人,洪門黨徒就得結賬付錢,不得野蠻耍賴!

到了後來,部分洪門黨徒為非作歹,不再以看頭文化對待外人,而是直接強拿東西不付錢,使到洪門會蒙上污點。如一位寡婦與兩名兒子經營雜貨店,長子後來參與共產黨,而共產黨是洪門會的死對頭,故其雜貨店常被洪門黨徒強取貨物。而其幼子甫8歲,未到入黨之年齡(主要是擔心太小不懂得保守秘密),先外祖父溫普同情他們的遭遇,擔保幼子加入洪門會,囑咐他不可向他人泄漏洪門秘密。他果然聰明伶俐,無論人家怎樣誘騙,皆三緘其口,未給先外祖父增添麻煩。像這樣的野蠻霸道行為,的確令人不敢恭維,只有叫人反感!

強取東西不付錢是黑社會,看頭文化才是洪門會,此乃兩者的分別!

或許讀者諸君想了解看頭文化的白紙上,畫的是什麼圖案?填寫的是什麼文字?這裡我暫時不方便公開!我願意告訴大家的,是十分佩服編造看頭文化的人,這樣的東西也想得到,而且編得有水準,有文化!

我希望洪門會走出陰暗的角落,向政府申請注冊。也希望政府以開明的態度看待洪門會,畢竟洪門會不是黑社會,而是中華文化支流的會黨文化。設使有一天,洪門會獲準注冊,我希望能消除一切秘密色彩,公開一切,包括入會儀式及各種秘密文化。以前的秘密性是為了反清復明,擔心秘密給清廷獲悉而引來殺頭之禍!而今早已不用反清復明了,秘密也不再是秘密了,還保存秘密作什麼呢?

星洲日報·星洲广场·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10.22)

聻與聻(雨字头)符咒花字


我在台灣台南一家古色古香的舊居門楣上,見到挂著一個辟邪物。那是一個“劍獅獸牌”。
劍獅屬于民間信仰體系中厭勝物的一種,厭勝物的功能,即化解威脅到中國傳統天人和諧宇宙世界的事物或力量,有其鎮邪除煞的效用。(見蘇啟明主編《道教文物》)
一般劍獅的造型,是口銜七星劍,額頭上寫個“王”字 ,頂端一個太極圖。而這個劍獅則略有不同,主要是額頭寫個“聻(雨字头)”字。古跡導覽員說,這個“聻(雨字头)”是鬼死後的鬼,我們怕鬼,鬼則怕“聻(雨字头)”,所以它可以驅除鬼怪,令家宅平安大吉。
其所謂僅對了一半。人死為鬼,鬼死為“聻”,而非“聻(雨字头)”,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漢語大字典》列出聻有兩讀音。一作ni(上聲),此音有兩個解釋,一指物稱謂,一為語氣詞,用于句尾,表示疑問或陳述結束,相當于“呢”;一作jian(去聲。舊讀ji陽平),解釋說迷信者稱鬼死為聻,並引《五音集韻‧旨韻》:“聻,人死作鬼,人見懼之;鬼死作聻,鬼見怕之。”;唐‧段成式《酉陽雜俎‧貶誤》:“俗好于門上畫虎頭,書聻字。謂陰刀鬼名,可息疫癘也。”
至于聻(雨字头),是聻字之上加個“云頭(雨)”,字典未收此字。它可是道教符籙派的一個“花字”,也叫“諱”,即對符咒能產生靈力的文字。
盛行于中國南方、台、港及我國等東南亞的“道教南傳符籙派”,它們的特色是符的底部有個符膽,即在符架中央一直把“花字”重疊寫在此處,形成一團墨跡,這個黑色墨團就叫做符膽,符咒產生靈力之處就在這裡。
上提的聻(雨字头),即是千千萬萬的花字之一。它不讀作jian聻,其名稱叫作“二十八宿”。宿在這里音xiu(去聲),即星宿之義 。
中國古代天文學家把天空中可見的星分成二十八組,叫做二十八宿,東西南北四方各七宿。東方蒼龍七宿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是斗、牛、女、虛、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是奎、婁、胃、昴、畢、觜、參;南方朱雀七宿是井、鬼、柳、星、張、翼、軫。印度、波斯、阿拉伯古代也有類似我國二十八宿的說法。(《現代漢語詞典》)
當在寫聻(雨字头)時,共有28畫,每寫一畫時,得念二十八宿的咒語:角、亢、氐、房……。28畫配合28個咒語,才會產生靈力、它有多套咒語,這裡僅列出一套供參考(符籙派本是密宗,不可對外公開,但本意是希望大家識識與了解它)。
道教符籙修士通過修煉采集宇宙間的信息,來增強自己的靈力,即超能力或特異功能,以便渡世救人或解脫生死。習符籙者須正式拜師“過教”,否則不可亂用之。先輩祖師遺教:符籙弟子不可習跳神、扶乩、神功等啟靈的東西。跳神、扶乩、神功所畫的符非符籙派的符,只可稱作“神符”,兩者風馬牛不相及。
所謂超能力,大家亦無須以驚奇的眼光來看待,它本來潛藏在大家的下意識裡,只要經過正確的訓練啟發,它就顯現出來了,不必為它大驚小怪!
古代的修道者洞察到宇宙間充滿各種信息,如九月持九皇素禮拜北斗九星,存想(觀想)九星之信息灌入本身或眾生之體,可達消病延壽之效。
聻(雨字头)就蘊涵了二十八宿之信息。道教的花字一般都會加上“云頭”(也就是“雨字头”)或“鬼腳”(鬼字旁)。它即是聻字加上云頭,這里不作“鬼死為聻”的解釋。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5.2.27)

南传符箓派——马来西亚最大的道教派别

作者:李永球

发表于:

《愿景》第四期。文化季刊。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出版。2000年4月。

茹贵财(茹貴財)主编:《太平古武庙斗姥宫庆祝九皇大帝香火自泰国分香本庙150周年纪念特刊》1850-2000。(大约出版于2002年。此特刊未经过本人同意,删除本人姓名,盗版本篇文章,以及本人多篇文章,本人保留法律起诉权利。)

道教的宗派分为符籙、丹鼎2大系统。符籙一系主要源於古代巫术,以传行符籙科仪为主,斋醮祈禳为事,兼言练养成仙。後汉末,符籙一系先建立其教团,先後有张陵开创之五斗米道与张角之太平道。太平道因发动黄巾起义失败而绝嗣,五斗米道一支传衍至今,为符籙一系之主流。至魏晋,灵宝、上清等派先後出现,《三皇》、《上清》、《灵宝》等经籙亦各嗣传於一时。南北朝时,寇谦之、陆修静各於南北改革道教,陆修静尤总括诸派经籙科仪於一,诸派之学於是混融,教制为之一变,而嗣传仍各有所主。至唐宋、五斗米道流衍为龙虎山正一道,净明、清微、神霄等新符籙道派相继诞生,互相交参。自南宋末起,符籙诸派一统於正一天师,汇归而为正一派,其下分支以数十计。(注1)

传入我国的道教符籙派绝大多数名不见经传。它们源自中国南方,以符籙为主要修练方术,乃从传统符籙派衍化出来,不过却大大不同。它们盛行於我国、新加坡、泰国、印尼等地华人民间,乃我国道教的主流、最大的道派。目前,尚未见学术界对其作研究。研究我国道教史倘若忽略了它,就是残缺不全。由於它们深入民间底层,鲜少公开,且文献资料严重欠缺,欲对其作进一步的探讨,就十分艰难了。

1983年,我开始涉足南传符籙派。多年来,陆陆续续收集了点滴资料。很遗憾的,还是欠缺我国各地的全面资料。限於水平不高,本文舛误和不妥之处,敬请大家指正。

(一)南传符籙派的传人

(1)何谓南传符籙派

在我国,符籙派可归类为传统的正一道与南传的符籙派。前者即常见的正一火居道士,他们擅於斋醮法事,共分福建(闽南)、客家、广府(广肇)等方言帮,各帮中又分化出许多不同的派别。他们家族代代相传,鲜少外传;後者为纯符籙派,纯粹以符籙行事,不进行斋醮法事。

南传符籙派的历史并不久远。大约明末清初开始出现於中国南方闽粤客家人聚集之处。传习者多作火居道士的装束,头盘发髻,多有妻室。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期间,这些客家道士云游东南亚时,向华人民间传教,且是无私的传授予各籍贯华人。与上述家族相传的正一道士比较,则显得致力於道教的弘扬。

将南传符籙派传至本邦的,以广东客家帮道士为主,少数为北方道士,且教派繁多,诸如流民教、昆仑教、六壬教、金英教、茅山教、三清教、白莲教、西天茅山教、河天道德教等。民间对其通称为“茅山”,对於学习符籙派通称为“学茅山”,符籙师父亦被称为“茅山师父”。其实,那是出于於人们的不了解,而且是错的,因为符籙派并非单单茅山一教而已。上述的符籙教派可归类为“民间道教”。这里,为了突出其独有的南方符籙色彩,姑且称为“南传符籙派”。

(2)南传符籙派的特色

与道教其他宗派一样,南传符籙派的目的为成仙得道,以符籙为主要修练方术。符籙也是道士用来召神劾鬼、驱邪镇魔的一种方术。

南传符籙派的特色乃其符籙不同於北传正一道、全真道之符籙。(注2)其符籙的文字浅白易懂,最关键的是符的下端有个“符胆”,那是许多文字重叠写於“符架”上,形成一团墨或朱砂。(注3)而且,要成为一位入教弟子,须经过一套特殊的“过教”仪式。然後经常要练习画符吞服,增强法力。此外,亦习诵念经咒、静坐等方术。

通常学习符籙者,必须为教门弟子,在十分清醒的状况下书画符籙。至於乩童(跳神)、神打、扶乩、神功手所画的符籙,(注4)绝非符籙派的符籙,那是在神明附身(或附在手上),或神志不清,或清醒的状况下画出字迹潦草难懂的符籙,至多可称为“神符”。

画符的步骤是:焚香请神、念敕水咒、念敕纸咒、念敕墨咒、念敕笔咒,然後持笔书符,一边持咒,後下符胆,书毕,念敕印咒,盖下符印,再催念敕符咒,最後掷“筮”求准,若准(圣筮)则此符有灵可使用。在整套修练的过程中,除了画符、念咒,还得存思(观想)、打手诀(手印)、顿脚(於念咒毕都得顿脚,左右脚各有分别)、敕法水、焚化符籙或整张吞服,显出其不同的色彩。

(3)传入本邦

要调查南传符籙派诸教派传入本邦的历史,乃十分艰巨之事。许多默默无闻的游方道士,在各地收了一些弟子为徒,又再云游游四海而去,未留下片纸只只字记载。

将它传播本邦的乃源自广东的客家帮道士,他们为火居道士,少数不婚娶。约在19世纪中叶,客家道士开始南来弘道。有史可考的早期道观,最早的有芙蓉的天师宫,它由锺善坤道长创建於1864年,现任的第六代住持为张法景道长。怡保的南天洞,乃龚承德道长创办於1868年左右,後传与儿子龚声扬道长,第三代主持是扬至汉道长,第四代是郑理吉道长,皆已羽化,自80年代开始,归南天洞保管委员会管理。怡保龙头岩,属东华山派,锺善坤道长开创於1894年。自80年代末住持李真祥道长羽化後,即无盘髻道士主持。怡保东华洞,百余年前由丘伦初道长开创,传了8位道长,当最後一位道长羽化後,一群善信於1983年成立“东华洞佛寺打坐中心”委员会,东华洞逐渐佛化。芙蓉天公五老观,为邓德华道长创於1927年。太平新路口的中华佛宫,建立於本世纪初叶,主祀太上老君、副祀真君大帝与齐天大圣。霹雳曼绒县的清心寺,由客家人(相信为符籙师)建庙於本世纪中叶,主祀太上老君。太平的仙师王爷庙,罗云亮道长成立於本世纪初叶,第二代住持为其子罗水容,现为其孙罗平顺掌庙,改庙名曰“太上老君庙”。槟城朝元洞清观寺属天衡山脉,1881年由一班客家道士所创建,供奉三教圣人等仙佛。槟城莲花观太上老君、山主饶喜娘等人创於1900年。槟城亚依淡太上庙,客家道士陈某等创建於1901年。槟城亚依淡天有宫自在观,1903年客家道士卢善福等创建等。这些道教庙宇与南传符籙派关系密切。

自19世纪中叶开始南传本邦後,慢慢遍布我国各地,尤其客家人聚集或曾经活跃之处,如怡保、芙蓉、吉隆坡、槟城、太平、关丹、沙巴、砂劳越、柔佛等地。

盛行於北马的昆仑教、六壬教与茅山教,即由3位客家道长──曾必齐(增城客家人)、张彪士(广东客家人)与马英(鹤山客家人)弘扬而兴盛起来。他们於19世纪末期从中国南来抵吉隆坡,与一班10余名的符籙派道士,秘密进行反英政府活动。他们善使符咒,声称“拥有刀枪不入的法力”。不过,举事不幸失败,结果他们3 人一齐逃奔至太平。曾必齐在太平与怡保收了多名徒弟,60年代羽化於怡保龙头岩;马英定居太平,收的徒弟不多;张彪士往北马、槟城传教,徒弟颇多。(注5)目前北马上述3个教门的弟子,并非全部源自他们门下,显然除了他们,尚有多名符籙师活跃於当地。

另一位着名的符籙大师陈飞龙则致力於弘扬金英教。他原居广东博罗县罗浮山百鹤洞,本世纪30年代末期南来弘教,从香港到泰国,进入吉打、霹雳、吉隆坡,後回罗浮山修练。他在泰国、吉打、霹雳与吉隆坡收下多名徒弟。其中一位高足吴金洪,是太平与霹雳着名的符籙师,收有百余徒弟,包括前金宝国会议员杜添福律师、前劳工局局长陈德平、怡保医院书记长陈永富、多位军方与警方高级人员、商人、知识份子及锡克、印度友族同胞,且多为英文教育者。(注6)

战後,一些法坛酝酿成立新组织,申请注册成为合法团体。比如太平的金英祖师庙,即由罗水松成立於1957年,1966年注册获准。太平的昆仑静坐中心成立於1972年,柱注册於翌年得到批准。怡保的昆仑古洞亦在70年代末成立与注册。吉隆坡双溪毛糯的茅山教总坛乃李兴创於50年代,旋後申请注册。战後初期是符籙派兴盛期,80年代後,社会转型,时势嬗变,即由盛转衰。

上述的法坛只是冰上一角,相信尚有众多的私人住家法坛私下进行收徒活动,鲜少公开活动。

(4)教派简介

除非深入调查,不然很难详悉诸教派的历史,而且多数教派历史失传,叫人无从入手。

流民教

流民教通称“凤阳”,据说源自安徽省凤阳府,教士们多不嫁娶,善使各种奇特的法术和幻术。他们到处流浪,以走江湖变幻术或卖药为生,流民教符籙已逐渐失传,门人不多。

茅山教

奉茅盈、茅固、茅衷为教主,(注7)尊称为茅山祖师,与历史上陶弘景所开创的上清派(後改称为茅山宗)不同。(注8)本教以纯修符籙为主,教徒众多,遍布各地,教主诞辰为农历五月初三、八月廿八日。

昆仑教

奉先秦时代的道家始祖老子(太上老君)为教主,尊称他为昆仑山天尊。发源於广东客家地区,教徒集中霹雳、北马。教主诞辰为农历七月初一。

六壬教

教主即六壬仙师,其史不详。除了修练符籙,亦重视六壬神算方术。教徒遍布北马、中马。教主诞辰为农历三月十八日。

金英教

奉金英祖师、茅山仙师、潮源洞师为教主,尊称三教祖师。历史约300年,史料较完整,不过充满神话味道,令人难以相信。据该教《罗浮山白鹤寺金英传序》云,金英成佛时,曾与金禅老祖结义为兄弟,後因金禅打破了玉盏琉璃盆,被佛主贬斥下凡转世受苦,於是转世为唐三藏,西域取经功成,回西天极乐,并前往探访把守东河的金英。金英闻後十分高兴,决定前往西域,途中於波罗沙甲遇合茅山三仙师之末师,不久又遇上七姑仙女最小的一位,即在潮源洞修行的潮源洞师,三仙一见如故,共结为教友,同往取道,後成为三教祖师。(注9)

金英教的开山始祖为林显江,他原为广东博罗县罗浮山的客家道士,创教於清朝期间,曾收了佛岩寺的一位僧人陈飞龙为徒,由他把金英教传播本邦。(注10)

教主称三教祖师乃以金英代表佛、茅山代表道与潮源代表仙也。他们的诞辰分别为冬至三天(冬至日起共3天)、五月初三与二月十五。教徒多在北马、霹雳与吉隆坡等地。

南传符籙派诸教门的入教弟子究竟有多少?目前犹无正式统计数目。不过,据我的初步估计,相信至少有2万余人,包括少数的印度与锡克同胞。单单在太平的拉律峇登县估计约有2000余名。(注11)他们已不蓄发盘髻,不穿道服,与一般人无异,不知就里者根本不晓得他们是符籙弟子。从中国南来且作道士装束的符籙师,被尊称为“道长”、“道士”,至於时下的符籙弟子,则称“居士”较妥当。他们的数量远超从事斋醮的道士,居我国各道派的首名。从事我国道教研究工作,绝对不可忽略南传符籙派。

(二)南传符籙派的内部概况

(1)过教仪式与秘密色彩

要成为一名符籙弟子,须经过一场严格的“过教”仪式。早期须时七七四十九天,现时革成7天或更少。弟子们每日都得服食符籙(焚化或整张吞服),师父则为他们进行封身仪式,在身、手、脚、眼、耳、嘴、头顶、喉、心等处写上符籙。(注12)复进行寄石、寄树或寄水仪式。(注13)还得以喉顶断箸,以刀斩身(谓试刀)。(注14)最重要的一道手续是焚化表章,表章上写着入教者的姓名,当空焚烧或焚於香炉中,他们也得发誓不得以邪法害人。过後,每位弟子获得一副筮与一枚符籙印章,(注15)以及赐法名。(注16)过教完讫後,他们即可以画符练法了。

在过教的程序中,可以发现具有中国民间秘密宗教的一项色彩──刀枪不伤身。

历史上,清朝乾隆年间创立的义和拳,即是传习符咒、学拳诵咒、请神附体护身,可避枪箭及刀枪不入,枪炮不能伤身,最後发展成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运动。(注17)

流传本邦的金英教的过教仪式於露天进行时,在以前的时候,传教师一手持伞站於重叠3层的桌子上,其含义即不见清朝天。清灭亡後,即不再持伞了。文献上虽无记载,但是刀枪不入之术是会令群众着迷疯狂,勇於打斗。曾听闻老一辈的符籙师谈及,以前曾有符籙师在某些反英运动和帮派械斗中使用符籙护身。後来英政府取缔符籙诸教派,导致他们深藏民间,秘密活动。

刀枪不入虽具秘密宗教色彩,但不代表它们全是秘密宗教。根据它们的说法,刀枪不入之术也可保平安。尤其在外头突遭人家伤害、车祸或意外发生时,身体上可暂时性受保护而体肤无损。即使在今日,“可保平安”也是其吸引人们竞相过教的原因。

(2)修练符籙的目的

修练符籙的目的有3:(1)得道成仙;(2)救世济人;(3)保身护体。

首个目的少被人重视,许多弟子注重修练神通(特异功能),当获得法力(超能力),即以符籙进行次目的的救世工作,本身亦获第3目的的保身效能。

道教文献中,记载许多以符咒召神、驱鬼、治病、隐身、白刃不伤等神通。诸如《太平经》卷1至17,便有“服开明灵符”、“佩星象符”、“佩五神符”等二十四诀,可有“变化无穷,超凌三界之外,游浪六合之中,灾害不能伤,魔邪不敢难”的功效;卷108又云“欲除疾病而大开道者,取诀於丹书吞字也”;(注18)晋·葛洪着《抱朴子》:“吾闻吴大皇帝曾从介先生受要道云,但知书北斗字及日月字,便不畏白刃。帝以试左右数十人,常为先登锋陷阵,皆终身不伤也……;服大隐符10日,欲隐则左转,欲见则右回也……;道士常带天水符、及上皇竹使符……鬼不敢近人也……;有老君黄庭中胎四十九真秘符,入山林……辟山川百鬼万精虎狼虫毒也。”(注19)在在显示修练符籙可获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本邦符籙弟子通过修练获得神通後,多数会以符籙救世,为人们治病、驱鬼斩邪、安宅保胎、招财转运、夫妇和合、护身保命……。另一方面,他们认为本身吞服了许多符籙後,在遭遇灾难或意外时会获得神仙扶持,逢凶化吉。

符籙派以符籙救世,注重的是现世,关心的是受苦受难的群众,此乃它受到群众尊重及支持的主因,亦显见其顽强且蓬勃的生命力。

(3)符籙的种录

符籙派救世的宗旨,导致为了满足各阶级的需求,而产生形形色色的符籙,应有尽有,单单治病方面,即分内科、外科、眼科、牙科、儿科、妇科、伤科等。本世纪初所发现的敦煌唐代道家符咒,高国藩教授在《敦煌古俗与民俗流变──中国民俗探微》一书中,把它分为14类。即吞符(治病用)、护身符(分百姓、官吏、仙人、和尚带的符)、吞带并用的符(可去一切鬼邪)、洗眼符(治眼病)、箭符(紮在箭上,士兵打仗用)、符印、宅符(分镇宅、房内、地窖符等,可除鬼保大吉)、门符(分门口、门上符;可使夫妻相爱)、床符(分床脚、床上、床垫符、可保产儿顺利,不做恶梦)、树符(保护树木生长)、墓穴符(安墓大吉利)、挂符(有端午驱鬼符,挂在堂屋里或室内)、乘云符(能乘云飞天)、隐形符(可隐身)。(注20)

符籙可以千变万化,只要将其文字与符胆上的文字作出更改,要它何作用则会产生其效能。一般上,师父传授的符籙正邪均有,为善为恶全由徒弟选择,这是一种考验。

南传符籙诸教派的符籙与种类,可谓大同小异,现在作如下分类。

修练类(供修者书画吞服,可保平安):十二元帅符、七星符、廿四节令符(30张)、初一十五符、四季符、铜人符、铁笔符(3张)、十二神符……。

法术类(供变化各种魔术、幻术用):千斤坠符、封刀符、隐身符、腾云驾雾符、雪山符、铜皮铁骨符、吞针符、飞刀符……。

护身类(保命护身用):十二时辰符、过身符、战符、裤带符、手帕符、卅六大符、铜人符、隔煞驱邪符、五雷护身符……。

安宅类(安车镇宅用):隔邪安宅符、罗庚符、禁小人官非口舌符、五雷符、八卦符、九夙破秽符、毛山符、吕山符……。

兴旺类:转鸿运符、解五方运符、贵人符、百无查禁忌符、家宅兴旺符、招财符、生意符、吕山生意符、生意贵人符……。

治邪类:收邪破降符、镇邪符、送阴鬼符、食鬼大王符、破除恶降符、破除廿四凶神符、治邪犯煞符、冲犯符、收鬼吊犯符、斩妖摄魔符、驱邪斩鬼符……。

和合类(用於夫妇、父子、兄弟、朋友、上司下属或其他动物的和合术,使其不吵不分离):人缘符、和合符……。

破开类(用於婚外情、误交猪朋狗友,使分开,不可乱用):破开符……。

治病类:眼症符、飞砂符(眼症)、心气肚痛符、癫狂病符、头风痛符、心惊符、安神符、退热符、雪山大热症符、外伤符、火烧伤符、化骨符、眼痛目肿符、止血符、止咳符、止呕符、牙痛符、牙筋肿痛符、治恶疮符、疔疮符、无名肿毒符、发冷符、治邪风符(半身不遂)、治生蛇符(庖疹)、华陀百病药符、辟邪百病符、治邪病符、怪病符、不明病符、一切异症符、瘟疫符……。

妇科类:安胎符、催生符、治动土符(动了胎气)、肚痛符、胎前产後食符、求子符、追胎符、下胎符(用於胎死腹中,不可乱用)……。

儿科类:小儿夜啼符、肚痛符、气痛符、小儿藏魂魄符、惊风符、猴索符、(猴症)……。

诉讼类:禁是非口舌官司符、见官府符、打管司符……。

离失类(用於寻找离家出走或失踪者):防人走路符、找人符……。

防贼类:拿贼符、防盗符、追物符(物被偷,令其交回)……

六畜类:制瘟神符、救猪胎符、六畜犯符、猪瘟符、猪羊鸡牛瘟符……

禁虫类:远隔蛇虫鼠蚁符、禁蚊符……。

禳灾类:祈雨符、禁雨符、定风符……。

斗法类:斗法符、飞刀符、飞针符、破化神功符、封山符……。

邪法类(用邪术害人):癫狂符、收命符、飞砂符(令人瞎)、摄魂魄符(
可控制人神志)、冷地方符(令无人光顾)……。

尚有许多难於归类的,姑且不录。符籙可以千变万化,只要将其文字与符胆上的文字作出更改,要它何作用则会产生其效能。一般上,师父传授的符籙正邪均有,为善为恶全由徒弟选择。这是一种考验,少数心术不正者会以邪术害人,那是其个人之事,非符籙害人,他也得面对誓言引致的果报。

结语

逾百年来在我国的流传,符籙派逃不过社会发展所决定的必然趋势,由兴盛转向衰落,原因不外为五:(1)庞大的符籙派弟子,文化水平十分之低,且多数不谙教义,夜郎自大,互相倾轧;(2)在科学发达的现代文明冲击下,人们的见识扩大,相对的,符籙派在民间的影响力日益缩小;(3)一些弟子将符籙商业化,或以邪法害人,骗财骗色,令人痛心疾首;(4)教外人士的攻击与歧视,以及作出恶意且偏颇的破坏,他们妄自菲薄,全盘否定民族文化;(5)符籙弟子不懂得引进和宣扬高层次的道教文化,以提高本邦道教文明与知名度。

虽然它有种种负面弊病,无论如何还是得谈其正面的贡献:(1)符籙乃道教的古文化,它丰富了我国的宗教文化;(2)科学非万能,不能完全解决人生的问题,因此,某些人需要精神上的寄托,符籙发挥了心理治疗的效用,令他们获得寄托和安慰,满足他们求财、求子、求平安、求治病、求贵人等意愿,构成社会的进步与积极一面;(3)教育信徒行善救世,不行邪恶之途,维持社会的道德风气;(4)东南亚各国民间里,有许多擅巫术的巫师,他们或使邪法害人,造成人心惶惶。无形中,符籙派在多元社会中具平衡作用,与邪巫对抗,成为华裔精神上的一大寄托;(5)吸引一些受英文教育的华裔入教,间接鼓励他们学习中文与书法,认识中华文化主流之一的道教文化。

道教着名学者任继愈指出,道教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重要组成部份,长期以来影响颇大,深深渗入於民族文化的诸多方面。道教文化中精华糟粕混融,不乏值得批判地继承发扬者。

南传符籙派百年流传,已成我国道教主流,它是最大的道派,拥有众多弟子,深入基层。虽然它有着迷信、愚昧且庸俗的一面,但我们不应该因此而排斥它,反而应予以协助和匡扶,以提高彼等的素质,让它在我国站起来,并在宗教界扮演其重要的角色,增添宗教文化的异彩,丰富我们的精神和文化生活。因为它是我们文化遗产中重要的一部份。

这里,我有两项建议:

(1)南传符籙派日趋式微,须得快些进行各教派人物及历史收集与调查工作,整理出版,保存其在我国流传的史料。

(2)各教派的符籙书籍多已散失不全,日益减少,须得尽快进行收集工作,编着成书,以保存本邦符籙文化资料,书可命名为《马来西亚道教符藏经》,它将具有巨大的研究价值。

注释

(1)見李养正主编《道教手册》(中国:中州古籍出版社,1993年),页91。

(2)北传的符籙历史较久,正一、全真道多采用,多为屈曲的符号或费解的文字图案。

(3)书写符胆为最关键的一道步骤,更是对符籙效能起决定性作用的一道手续。换句话说,一张没有书写符胆的符籙,等於一张毫无作用的废纸。符胆的组成,为关系到符籙作用的文字、“花字”与咒语。每一张符籙的符胆文字皆不同,除此尚有许多花字,如常见的八卦花字:炓……。北传的符籙多数没有符胆。

(4)南传符籙派诸教门,亦有教导神打(神志不清)、神功手(神志清醒,由神灵附于手上),那是为了方便文盲或友族;此外,盛行於中南马(甲、森、雪、柔、霹)的黄老仙师慈忠庙庙群,以及盛行北马(槟、吉、霹)的财帛星君的星君庙庙群,也是以神功手书画符籙。它们与上述神功手、神打以及跳神、扶乩所书的潦草符籙皆称为神符,不属於符籙派的符籙。

(5)资料由苏振兴(1915-1996)提供,太平,1992年12月14日。苏氏为太平前民选市议员,12岁时,於太平拜昆仑教的曾必齐道长为师。

(6)资料由邱福坤提供,太平,1991年8月11日,邱氏原为小贩,今已退休,60年代初,於太平拜金英教的吴金洪师父为师。

(7)茅盈、茅固、茅衷3兄弟为道教仙人,相传於汉代修道成仙。参阅《道教大辞典·三茅真君》(中国:中国道教协会、苏州道教协会,1994年),页98.

(8)上清派又称上清经籙派,魏晋以来蔚为道教大宗,奉上清经籙为主。上清派之学最为繁富,经戒、科仪、符籙、斋醮、炼养、金丹、医药等无所不备,对道教发展贡献甚大。参阅《道教大辞典·上清派》,同上,页126

(9)详见附录《罗浮山白鹤寺金英传序》

(10)同注⑥

(11)太平金英祖师庙的创办人罗水松(1913-1975)生前收下千余名徒弟,包括少数友族同胞,其余金英教传教师前後收了数百名;昆仑教在太平计有数百名弟子;茅山教同样有数百名;其余六壬教、西天茅山教、河天道德教等略少。估计有2000余人左右。

(12)过教的“封身仪式”,即在全身多个部位写上符籙(以花字为主),加强其法力,邪魔不侵。

(13)寄石、寄树即以生辰八字和符籙密封於小瓮内,寄放於深山的大树与大石下,经过此步骤,即拥有刀枪不伤及突遭意外时,身体不受伤的法力;寄水是把生辰八字书於铜板,沉入大海中,在遭水难时不会溺死。

(14)以刀斩身等乃为证实过教者已获得法力,刀枪不伤矣。

(15)以前的筮为一副蚶壳,现为仿蚶壳的铜制品。至於印章,每个教派略有不同。

(16)法名均为千篇一律,只把姓名中的字改为“法”即可。本文提到的多位符籙人物都有法名。如曾必齐为曾法隆、马英为马法英、张彪士为张法士、罗云亮为罗法亮、罗水松为罗法松、苏振兴为苏法兴、邱福坤为邱法坤等。

(17)见濮文起:《中国民间秘密宗教》(中国: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页102-105

(18)见王明编《太平经合校》(中国:中华书局,1960年第一版,1985年第3次印刷)页8、512

(19)见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中国:中华书局,1985年)页269、270、308

(20)见高国潘:《敦煌古俗与民俗流变──中国民俗探微》(中国:河海大学出版社,1990年)页68-85

(21)见任继愈主编:《中国道教史》(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页739

李永球:历史、宗教、民俗田野工作者、自由撰搞人

 

苏亚松拿督公

苏亚松拿督公                                作者:李永球

苏亚松篮卓公庙

在我国历史上,一些人物殁後被奉为神明,成为地方保护神。在槟城,就有大伯公──张理;在吉隆坡,有仙四师爷──甲必丹盛明利(仙师爷)和叶四……

他们成神的因素各有不同,最常见的是凭着英勇事迹,而受到人们的崇拜。在太平郊区渔村里,就有两位地方神明诞生,其一是大直弄的城隍爷──林軂猪,另一位即峇登(Matang旧译马登或峇东)的苏拿督公──苏亚松。

1.苏松历史难追究

苏亚松,生卒不详。马来社会的英雄人物、华人社会的拿督公(神明)。原籍广东客家,或称苏松,通称亚松,马来社会尊为“Panglima Ah Chong”(亚松英雄)。他为人勇敢,深受马来同胞的尊敬,其生平曾被编成马来白话剧。

鉴於年代久远,苏松的生平事迹已难於追究,遗留下的只是神奇的种种传说。在峇登华人民间里,盛传一个关於他的感人神话故事:

■百年香炉
百余年前,苏松从中国南来峇登後,在当地务农。某日,获得一头老山猪将修练多年而成的宝物──山猪链(民间相传野兽修练得道,会拥有一种超能力的宝物),赠与苏松。他把宝物藏在剖开的左腿肉里,伤口自动愈合。从此以後,就具有刀枪不入的种种神通力量。不久,苏松竟干起劫富济贫的抢劫行为,所得财物分济穷人,使他成为百姓所敬佩的英雄人物。

然而,却因此导致英政府对他的咬牙切齿。有一天,英警官终於逮捕他归案,并判以死刑。可是出现种种奇迹,无论是枪杀、溺水、刺割都丝毫无损。最後,其妻不忍心他遭受残酷的刑法,而向英警官透露是宝物护身之故。可恶的警官即萌起夺取山猪链的坏主意,逼他剖开腿肉,突然,“嗖”的一声,山猪链在取出时,飞落河里,英警官美梦成空,大怒之下开枪打死了他。

死後的苏松幻变成鳄鱼,兴风作浪与英政府作对。为了安抚民心,英政府封赐为“拿督公”。受诏後,他也就成为保村护港的神明,百姓为其立庙奉祀。基於对洋人憎恨不已,成神後的苏松不爱西洋的祭品,相传以前曾有人敬以洋酒,瓶子竟然自动爆裂。

像这类的劫富济贫、遇难後阴魂不散,受诏为神的神话传说,在华人社会随手拈来就有数个。就如苏松的故事,只不过是另一个翻版,不足为信。但这也反映了当时人们的仇洋、仇视当政者的心态。

2、最早的田野调查

在1970年,《马来亚通报》驻太平记者潘雅柱君曾搜集苏松的资料撰写了〈鳄神彭里马亚仲史实〉(载《马来亚通报》1970年7月31日,第9版),他是向92岁的默罕打益敏哈森、83岁的吴吉好及86岁的阿都拉曼敏哈芝默罕默作口述资料整理,故事充满神奇,其中一段来自马来社会的传说略异。此文的真实性虽不高,却是最早的田野资料。该文没写出苏松的籍贯,并把名字讹译为“苏亚仲”。“苏松”(苏亚松)与“客家”的籍贯,我是从峇登人士温文普(1910-1998)口中问到的。

该文说苏松从中国南来峇登,为彭古鲁(酋长)那哈拉大哆罗那(Nahorda Teronah)收为义子,他与彭古鲁的儿子默罕默哈森(Md.Hashim)情同手足,彭古鲁对他疼爱如己出。

■当地华人将拿督传奇的故事以绘画表达。
某日,他获得一条“山猪链”宝物,将之藏在左腿肉里,即成为拥有神通的异人,水火刀枪不能伤害。於是他成为当地华人领袖,排解纠纷,处事公平有理,颇得众人信服。但他看穿英殖民地政府的政治野心,不愿效犬马之劳,处处与他们对立,导致英国人视其为眼中钉。

当时适值拉律两个华人公司为争水源而械斗,亚松调解平熄战火,後又起械斗,一班人又到峇登请苏松调解,不幸到峇登时与当地人误会,使到局势更加混乱,一发不可收拾。县官哈芝弄佳亚发( Menteri Hj.Long Bin Jaafar)亦逃避他处。

後来,当地政府受到英政府施压而发令逮捕苏松归案,但没有人能够逮捕到他。霹雳州苏丹最後要彭古鲁那哈拉大哆罗那出面劝义子苏松投降。投降後政府下令将他处死,彭古鲁不敢违反苏丹的命令,伤心的带他到双溪浪(Sungai Lang)港口,准备将其溺毙,但在大藤篮上绑着一条长绳,并向他说如尚未死即拉动绳子示意,在山猪链的保护下,两天一夜过去,将藤篮吊上来时,苏松还活着。

最後,苏松为了不使义父为难,决定了结生命,他要求义父好好看待其妻及女儿,并说他死後葬在陆地会变老虎,葬在海中将变鳄鱼。说完取出在腿肉里的山猪链,往海一跳即变成一只巨鳄,破浪而去。从此,它大噬渔人,结果触怒天公,在马干朱打海岸处,被雷电所殛毙。

3、苏松是义兴领袖

上述荒诞的传说,提到华人械斗的事,也就是史书上的“拉律暴乱”。首次发生於1861年7月,海山与义兴两党为水源而械斗。在1865年6月,拉律又爆发第二次暴乱,义兴党人与海山党人械斗,义兴败北,该党领袖So Ah Chiang(通译为苏亚昌)不幸被捕,遭受马来统治者雅依不拉欣(Ngah Ibrahim)处死。史书上找不到一位叫Panglima Ah Chong的领袖及调解人,显然此说含有附会成份。

■拿督反对民议,所以不喜人们以洋酒及西欧果子敬拜。太平黄亦山校长指示苏拿督庙的特殊禁忌。
我倒以为史书上的So Ah Chiang,极大可能就是苏亚松的不同译音。我怀疑他们即是同一个人,见以下论点:

(1)So Ah Chiang与苏亚松,同样遭遇被马来统治者处死的下场;

(2)当时华人人名出现不同的译音,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海山党的首领郑景贵,就有Chang Kang Quee、Chung Keng Kwee、Chang Ah Kui的不同译音。因此,推度So Ah Chiang是苏亚松的不同译音,是站得住脚的;

(3)民间传说苏亚松定居峇登,被彭古鲁收为义子,是峇登华人领袖,调解帮派械斗,被英政府发令逮捕,被义父劝降及拥有妻儿等等,皆为牵强附会,毫无史实根据。

根据史书记载,19世纪中叶拉律(太平)发现锡米後,华人蜂涌而至。在吉辇包,归属海山党(增城客家人)拥有,首领是郑景贵;至於吉辇(甘文丁),则为义兴党(惠州客家人)的地盘,首领So Ah Chiang亦是惠州客家人,在1865年6月爆发的第二次拉律暴乱时,马来酋长雅.依不拉欣投向势力雄厚的海山党,杀害了他,并把义兴党员驱逐出拉律。

苏亚松英勇就义获得了马来与华人社会的尊崇,马来同胞尊为“Panglima Ah Chong”,而华人则在峇登二关建立“苏篮卓(拿督)庙”祀奉他,庙中神位写着“苏篮卓公”。庙宇原本简陋,直到1982年,在一把善信捐输下,方建起美观的庙堂。

他升格为神後,据说非常灵验,深受沿海一带居民崇尚。在霹雳沿海的乌绒峇登、班台、大直弄等地,都有其分香小庙。“篮卓”(规范译为拿督)即马来语Datuk的音译,义为“圣地之灵”(Datuk Keramat),有些类似中国的土地神。

太平市政府为了纪念英勇的苏松,而把市内第七横街命名为“亚松英雄路”(Jalan Panglima Ah Chong)。是人也是神的亚松,是太平市所有以人物为街道命名的人物中,最富传奇性的一位。

——————————————————————————–

本篇资料田野调查於1986年、1992年,太平与峇登。

我人·汝人·伊人

北马福建话属于漳州音闽南语,中南马及新加坡的福建话则为泉州音闽南语。在一些词汇上,经常出现不一样的现象!
就如人称代词,我、汝(你)、伊(他),虽然差别不大,可是若不止一个人的代词,就有分别了。比如泉州闽南话称我们为“阮”、称你们为“恁”、称他们为“因(左人右因)”,而北马漳州闽南语则为“我人”、“汝人”、“伊人”。当然,泉州某些地方也有叫做:阮人、恁人及因(左人右因)人。这样的叫法不算是错,因为地方不同,肯定会出现迥异。
历史上,广州最早是中国的第一大港,到了宋元时期,福建泉州跃升为中国对外贸易最繁盛的第一大港口,泉州人善于经商,勇于外闯,可惜因为明清时代朝廷的封闭,实行“海禁”,致使泉州港渐渐衰落。这时候漳州的月港(今海澄)崛起,取代泉州成为闽南对外贸易的港口。漳州人大量出洋的时间,主要是在明末清初,当时整个东南亚华人商业社会,盛行漳州音的福建话。不仅华人社会,即使土著语言也受到漳州音福建话的影响。
中国古代的文献记载,广东及漳州人很早就移民到东南亚。明朝巩珍著《西洋番国志•爪哇国》有云:“杜板,番名赌班。此地约千余家,中国广东及漳州人多选居于此,以二头目为主……杜板向东行半日许至新村,番名革儿昔。此地原为枯滩,因中国人逃来,遂名新村,至今村主广东人也。约千余家。各处番舡皆聚此……”
上面所言,说明广东及福建漳州人都是较早的移民群体,而且广东移民人数并不少。可是为什么与印尼、马来西亚及文莱土著文化产生交融的却只是漳州民俗文化而已?
《海外华人百科全书》一书之<印度尼西亚>篇章谓:“……土生华人马来语与华语完全不相同。该种语文浅白易懂,是市场用语,为爪哇市井的共同语言,尤其是在城市,各族人士都用它。在城市里与市场上,华人的影响力大,所以华人才同该种语言联系起来。甚至政府官员、欧亚人士、外来商人,及来自其他语文地区的人士,都以该种语言沟通。”土生华人马来语也叫“巴刹马来语”,通行于印尼、马来西亚及文莱等地方。它是一种以马来语为主,却掺杂了漳州音福建话、印度话及西方话的语言,语法却采福建话的方式。比如马来话的rumah saya(屋子,我的),可以说成福建话式的gua punya rumah或saya punya rumah(我的屋子)。这种语言影响极大,是民间社会和市场上的流行语言。
即使在今天,巴刹马来话还是可以通行。上述的我人、汝人、伊人即是其中一个例子。它借自福建话,不是借自马来话、印度话或华人其他方言。所以,巴刹马来话可以将“我们(kita)”说成福建话式的gua orang或kita orang(我人),“你们(kamu)”说成lu orang或kamu orang(汝人),“他们(mereka)”说成dia orang(伊人)。
因为福建人的包容性大,排他性小,以及开放性强,保守性弱。因此福建人在文化交流,商业经营,教育发展,民俗演变等等方面,皆比其他籍贯华人更有优势!尤其语言交流,马来语的中文借词,绝大部分是借自漳州音福建话!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0.27)

喪禮屬凶禮

在姓氏的牌匾上貼上“白孝紙”,是北馬的習俗。白孝紙則成“X”,表示夫婦俱亡。(圗:李永球)

為喪府子孫的汽車結上“白喪花”,是馬六甲的風俗。北馬是在左右兩邊的車門處貼上白孝紙。(圗:李永球)

傳統的禮儀分五禮──吉禮、凶禮、賓禮、軍禮、嘉禮。

五禮在《周禮》的闡釋是:吉禮,用來奉事國家的天神、人鬼、地祇,共分禋禮、實柴之禮、血祭之禮等,分別用來祭祀上帝、日月星辰、五岳之神、山林川澤之神、百物之神及已故的君王等等;凶禮,用來哀悼國家的憂傷,共分喪禮、荒禮、吊禮、禬禮及恤禮,分別用來哀悼死去的人、災荒和瘟疫、水火災害、救助鄰國的損失、慰問鄰國的災禍;賓禮,用來親密天子同諸侯的關係;軍禮,用來統一邦國,防止僭越,共分大師之禮、大均之禮、大田之禮等等,分別用來鼓動部隊的勇氣、安撫、檢閱軍隊等;嘉禮,用來親近萬民,共分飲食之禮、婚冠之禮、賓射之禮、餉燕之禮等,分別用來使宗族兄弟相親無間、男女結成親眷、四方賓客親切和睦等。(評析本白話《三禮》)

對于喜喪事,我們華人的傳統是“紅、白”分明。喜事的誕、婚、冠、壽禮皆屬吉禮(嘉禮),布置裝飾以紅色為主,故稱“紅事”。喪事為凶禮,采用白色,故稱“白事”。

傳統上喪事屬凶禮,不宜用鮮艷的顏色,只可用低沉的白、黃褐色、藍、青、黑、紫色等以白色為主。在這方面,我們是較其他民族更加分明,紅白事鮮明對比,一目了然。只要從房屋的布置,即可知道是在辦喜事或喪事。

東方望著《家禮集成》云:“門結白布封門之”;又“喪家之左右鄰家賜之紅布橫結其門楣上表吉門”;又“紅為吉、白為凶(喪)白為通喪用,今人有揭紅壇者殊為非禮也”。

上書所言,喪家之布置以白色為主。在我國所見大體上也是如此。如北馬的門額上、窗口處、汽車都貼上“白孝紙”(剪成長條狀的白紙),現在窗口已不貼了。白孝紙男女有別,男喪從左邊斜貼向右,女喪從右邊斜貼向左,夫妻俱亡者,則將白孝紙貼個“X”形。若男人有妻妾者,須視哪個先亡,而將白孝紙分成一半,上半段為髮妻,下半段為妾。從白孝紙即可知道逝者夫妻之存活及妻妾幾名,可謂一目了然!

辦喪事時,供奉在家里的神明及祖先神位須如何處理?《家禮集成》謂:“堂神位遮米篩,批明神聖慈悲為本,見其生不忍見其死”。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云:“用布蓋住正廳中的神佛及祖先牌位,等入棺以後再拿掉”。

北馬的習俗是以紅紙將神明及祖先封蓋著,以前的作法是將供奉在廳正中的神明畫像收起,辦完喪事,就在供奉神明之處改奉逝者靈位。一年後除靈才恢復供奉回神明。這種作法顯示傳統上注重儒家,以先人為大,神佛得讓位給先人。現在的作法是以神佛為大,祖先反而被冷落,甚至很多人皆不供奉祖先矣,卻對神佛十分尊崇。

為什麼要把神明祖先神位封蓋起來呢?因為喪禮屬凶禮。不封蓋的話,就得為神明點燭焚香,如此就不符合“禮”了。辦喪事就得尊重逝者,停止一切家中的祭祀活動。時下的佛化喪禮就是采不封蓋神佛,不貼白孝紙的作法,這樣一來,使得喪事顯得吉凶難分,不中不西,脫離了傳統的“禮”!

改革民俗,請用“禮由”說服我!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0.28)

“金末”与钹

許雲樵編《南洋華語俚俗辭典》指出:“钅末(金末)”(潮pat)暹語bat之對音,乃暹幣單位,亦為重量四錢之稱。鈸(閩pat)一角錢,巫語kupang之訛略。”

泰國(舊稱暹羅,簡稱暹)的貨幣單位baht,潮州話譯為“钅末”的,簡寫“末”。潮州話的“末”音近baht,因為是貨幣單位,故給予加上“金”字旁。這個“(金末)”字在字典是找不到的。(註:許雲樵著作里,卻將誤作。其實是“末”字,非“未”。)

北馬(太平以北)的閩潮語,將馬來語的貨幣單位kupang,稱做“鈸(福建音buat)”,民間略寫“犮”。kupang的價值因地而異,在北馬等于10仙(sen),即是1角錢,1 kupang就是1角。許雲樵君謂福建話的“鈸”是馬來語kupang之訛略,這點我不同意。

許君在《馬來亞叢談》指出:“檳城人把古邦(按:kupang)叫作‘鈸’(Bat),一角錢便說做一鈸,很容易使暹羅來的人聽了誤會為一塊錢,因為暹羅人的一塊錢,便叫作Baht……暹羅一“钅末”是一元,檳城人一鈸是一角,雖則幣制不同,但也不可不辨。”

鈸是Kupang之訛略嗎?我認為兩者沒有關系。Kupang再如何音譯,也不會變成鈸,從發音上相去十萬八千里可見一斑。此外,傅吾康、陳鐵凡合編《馬來西亞華文銘刻萃編‧前言》裡,也把檳城廣東暨汀州義山碑的罕見貨幣名“不”及福建公冢碑的“犮”,指為馬來古貨幣單位Pat的音譯。在注釋處注明參考許云樵著《馬來亞叢談‧檳城彭亨的舊幣制》,可是許君在文中指出“鈸”自Kupang而來,未提到馬來古貨幣單位Pat啊!

我的研究推斷,北馬閩潮語的“鈸”及廣府話的“不”,皆是泰幣單位baht的音譯。“鈸”、“不”及泰國潮語的“钅末”,在發音方面都諧baht音。

19世紀中葉,檳城的華人大量湧到泰南發展錫米業。張少寬著《檳榔嶼華人史話》稱:“1828年之前,他(陳玉淡,通扣二王)與雍清壽在普吉合創合興號,開采錫米,並帶領大批同安籍鄉親,由檳城進入普吉……”這段史話讓我們了解檳城與泰南普吉的密切關係。

泰南與北馬不僅一衣帶水,在地緣、血緣、業緣(商業活動)、神緣(宗教信仰)、語緣方面可謂唇齒相依。所以,普吉的福建人借取當地貨幣單位“鈸”(baht)后,馬上傳播給了檳城人。從文獻上之一斑可証明。朱琳編著《洪門志》裡就收錄了一張普吉義興館的收據,曰:“爐主……居住通叩(按:普吉)收過……緣銀伍犮正各執票為據……”。這裡的犮就是“鈸”的略寫。泰幣的鈸是一元,相當于馬來亞的一角錢,于是北馬福建話吸收“鈸”,就易“角”為“鈸”,一角錢就叫一鈸,不像中南馬及新加坡福建話還是保存“角”的方言。

鈸從普吉流傳到北馬是有跡可尋的。如1856年檳城浮羅池滑的《福建義冢碑記》就有:“一收福建公司貳條來銀貳拾佰貳拾參元壹犮七十五只”;太平新港門福德祠1899年的重修石碑,也云:“鄭板捐銀六元三犮”;檳城廣東暨汀州義冢之1828軍碑志:“新寧縣題銀貳百一十四元五不”等等,在在顯示泰幣baht對北馬華社的影響。

而今,北馬閩潮語尚保留“鈸”字,而廣府話早就放棄了“不”,用回粵語的“錢”或“角”了。

泰國以潮州人居多數,泰幣單位的中文字本來是用“钅末”的,現在寫作“銖” 。是否因為字典沒有而以銖替代呢?則尚待高明賜教。

據許云樵的考証,從前一般中國書上都寫作“銖”,那是古代泰國的“打印銀”──tikra的音譯。后來泰國鑄造銀元baht,華僑就譯為“(金末)”,也就不再用“銖”了。我感到納悶,tikra與baht和銖的發音,完全不諧音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0.15)

节约和排场

经常可以听到人们在批评我们华人的不是,最常见就是批评我们在生活习俗上劳民伤财, 应该在节日、大拜拜(神诞)、婚礼、丧礼等方面节俭,省下钱来作善事。而且批评者还是我们华人哦!
一位富有的老妇女逝世,其个人保险及储蓄逾百万令吉,其儿子响应简化丧礼仪式,办了一场简单的丧礼,大概花了3万令吉。如果是大型丧礼须花费5-6万令吉,这一来,的确省下几万令吉左右。省下的钱不见得会捐给慈善公益,反而给子孙享福去。可见节约丧费捐献慈善只是口号,响应者不多,有的话也是捐助几百、几千令吉作作样子,留存给自己享受的更多。
有人说,一次丧葬费几万令吉,穷苦人家如何担负得起?说这话者肯定是“民俗盲”!因为民俗是活的,花得起几万或几十万元处理丧事的,肯定是富有之士。穷人自然会灵活俭省来料理。就如百年前,华人贫富悬殊极大,富有之士的丧礼花费算万元(当时的货币价值颇大),穷人根本望尘莫及。那时的劳动工人,一天工资才几角钱,连普通的丧礼也办不起,那么,他们又如何料理丧事呢?我的调查显示,一般上他们的丧事非常简单,就在死后,以一条草席或简陋棺木收尸,即抬到冢山草草埋葬,也没有僧道念经超度,也没有出殡仪式。
当有人在号召大家响应节约丧费之际,或许大家会以为已经达到一定的效果,就是说现在的丧礼已经逐渐在节约中,其实不见得。由于丧事已被大集团企业化,豪华高贵的丧礼逐渐涌现,所费当然不赀!因为生活水准提高了,就会有人讲究排场,以符身分!
一些人以劳民伤财为理由,大肆批评所费不赀的大型丧礼的不是,这正暴露了他的眼光短浅及偏颇狭隘的观点。其实,大型丧礼可带动经济发展,使到糊纸业、香烛纸帛业、乐队业、餐馆业、殡仪业、糕粿业、水果业、鸡猪业等等能够生存下去。让许多人可以靠丧礼为生,有工作可做。倘若有一天,我们的丧礼节约到人一死,连棺材也不需要,直接抬去埋葬或焚化。牵一发动全身,上述各行业将会消失,使到我们的经济严重受到打击。
近来,有某位南传佛教高僧涅槃,丧费花逾30万令吉,又有马来天后女歌星及某王族的婚礼,动辄在300万令吉以上。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天文数目,不可能仿效之!
或许又有人会说,如果这几十万、几百万令吉,用在穷人家的孩子身上,不知让多少学生受惠?用在穷人家的病人身上,又不知可帮助到多少人……?
问题在于他们的身分。设使她们将婚宴摆在槟城一间普通的餐厅里,肯定有失身分。钱对她们来说,不是问题,所以就得讲究排场。那些大声号召人们节约丧费(包括婚费)的人士,不知对这些所费不赀的丧礼、婚礼有什么看法?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0.13)

冥婚的习俗

9月24日星洲日報報導芙蓉青年迎娶車禍逝世女友,而舉辦一場“冥婚”。這場冥婚,比較貼切的稱法是“娶神主”。所謂娶神主,就是與神主牌結婚。

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對於娶神主的解釋,說是中國的冥婚制度,是為在適婚年齡死亡的未婚男女,舉行牌位結婚。

傳統冥婚的目的,主要是讓未婚的死者有子孫祭拜,不至於成為孤魂野鬼,沒有依靠。所以男方娶神主後,還是可以迎娶活人的新娘來傳宗接代。若男女雙亡的冥婚,則可以向兄弟討個兒子作“過房子”來繼承香火。現在因為已有廟堂附設龕位供人供奉神主牌,故未婚而亡者可以供奉於廟堂內,冥婚也愈來愈少見,逐漸式微。

活著男人娶已故女人的冥婚儀式,據《台》云︰“於訂婚死亡的婦女,依照舊習俗,要由男家接受牌位……媒人在女家燒香禮拜後,把牌位放進轎子中,一同到男家去……若日後有再娶妻的打算,應在結婚前數天,將亡妻的名字書寫在‘大牌(寫有歷代祖先姓名的牌位)’上。”

《閩南僑鄉風情錄》則云︰“在男方舉行迎娶儀式前夕,須用花轎把已經同他訂婚但不幸早逝的女方木主(按︰神主牌)加以打扮,讓木主穿戴她生前的衣裳、頭巾等項,又要取來大粒山芋當作女者的頭顱,上面插首飾及花朵……把木主打扮完畢,然後讓男方用‘花轎’迎娶來家,供放在洞房的床架上。”

看了上述閩南及台灣冥婚習俗的文獻,讓我們再看芙蓉的娶神主儀式。

報載︰“陰陽婚禮在女方的住家舉行,新郎穿上長袖衣,打扮整齊;新娘則由弟弟抱著一只雌雞代表拜堂……有許多紙扎品、靈屋、神位等……道士還在禮堂上放一個真人大小的紙扎新娘,以及一個代表紙扎新郎,在功德完成之後焚燒……。”

娶神主可以不用僧道的念經打醮儀式,如一般的婚禮將神主牌迎娶回家即可。娶神主不是男女俱亡的“冥婚”,可以不用紙偶,直接以“神主牌”代表亡者即可。設使要用紙偶,男方未亡,也不可用紙偶,未亡者用紙偶,為首次所見,誠然荒唐!

根據報導︰“以這場陰陽婚禮而言,男方算是入贅,女方靈位將會擺放在女方家中。”既然已經出嫁,女方的神主牌應由男方迎娶回家供奉,嫁出者神主不可回歸女方之家,這是傳統習俗!除非男方入贅,可是若是入贅,則不可稱作“青年娶車禍死女友”,而是“青年嫁車禍死女友”,如此才符合入贅婚,方名正言順!

一場冥婚,竟然錯誤百出,可見人們對於傳統習俗已經愈來愈生疏!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李永球。(2006/10/10)

难得一见的东西

报载新加坡某组屋有三位“豪放女”,在家中袒露身体,从窗口可见到她们裸露的双乳。报章图文并茂报导,邻居们表示接受不了她们豪放大胆的作风。而根据新加坡国家的法律,即使在家裸露,只要是任何公众能看得见的范围内,就可触犯法律,可面对罚款或监禁,或两者兼施。
有位已退休的老朋友L君,年轻时是小商人,经常往乡下地方收购土产。他说,当时(战后五六十年代)乡下的友族同胞年轻少女都是裸露上身,他看得多了,也不以为怪!我们从以前的电影、电视、报章和杂志可见,当时的社会允许暴露性感的镜头,现在则不可以了,只要稍微有“放半粒”或露乳沟的镜头,都为“马赛克”(俗称“豆干格”)所遮盖。
世界一些传统地方,现在还保存着古老的生活习惯。在亚洲、非洲的原住民村落,人们不仅还在狩猎过活,男女穿着传统服装,女性裸露上身者比比皆是。然而,相对我们自称为文明社会来说,他们属于落后的文化。于是被指导步向文明,渐渐穿起衣服,学习文明生活!所以,今日我国东马、西马的原住民,已经很少有无上装的女人了。
可是,世界是很奇怪的,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赴科场!这边厢“落后”的原住民转化穿上衣服,那边厢“文明”的西方国家却开始裸露身体!
在西方国家,每逢夏天,沙滩上肯定会有赤裸裸的女性在作日光浴。即使在公园草场里,也会有无上装女郎在日光浴。偶尔,会遇到一大班年轻人裸跑。若有大型的游行,如德国柏林一年一度的大游行,必定有众多的裸男裸女参与。在美国,更有所谓的“天体营”,大家在里面赤裸裸坦然相对,比原住民更加“豪放”,恢复了原始的生活。
在一些国家,女性被教育必须包裹全身,因为男人强奸女人,原因就是女人穿着太暴露,引起男人犯罪!于是,包裹得愈密,连五官眼睛也包起来被认为最正当。
落后的社会走向文明,穿起衣服,甚至包裹全身;而文明的社会趋向原始,遗弃衣服,甚至赤裸裸。正应了道家的“阴极转阳,阳极转阴”!孰是孰非,我不敢致评!
我们一直批评古人保守,但在裸露乳房方面,古人肯定不保守,比我们更加开明。才数十年前,我们还见得到女性袒露上身,但是今天几乎消失了。数十年前,华人女性当众以母乳喂婴比比皆是,但今天呢?华人女性的乳房已经是难得一见!
无上装的原住民是落后的吗?不见得!
穿衣服的原住民是文明的吗?也不见得!
天体的西方人是豪放的吗?不见得!
包裹全身的人是文明的吗?也不见得!
所以,上述的“豪放女”,是她们豪放吗?还是我们保守?设使邻家有豪放女,我会尊重她们,也会感谢她们。因为,我们的社会愈“文明”,乳房却是难得一见!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