祀后土和点主

披紅的祀后土官進香拜后土神。(圖:蔡長質提供,攝于2003年太平)

披紅的點主官在“點像”,為逝者肖像點上朱砂開光,肖像由孝男面東跪著背負。(圖:蔡長質提供,攝于2003年太平)

福建人的“返主”大型喪禮上,一定會有送銘旌、祀后土及點主3道儀式。以前曾談過送銘旌,今日就談祀后土及點主兩項吧。

所謂祀后土及點主,就是出殯到冢山之際,在棺材下葬後祭祀后土神(土地神)及為神主牌點主開光。《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謂︰“‘祀后土’通常請秀才或舉人來做,如果沒有這些人,就請當地的人向土地公敬拜。‘點主’是子孫為了求好運,而請好運的人、學者和官人在牌位上下點紅點,點的人就叫‘點主官’……”

現在的祀后土官,多數由具有統治者賜予勛銜者擔任,比如拿督、太平局紳、AMP等等。祀后土儀式是在棺材埋入壙中後舉行,先由孝男面東跪請后土神,再由披紅的祀后土官跪拜后土神,並上香、進爵、進果、進牲、進茗……,讀“祝文”,最後是辭神,焚金帛祝文及神像。祀后土的意義是稟告后土神,如今逝者埋葬于此地,祈求后土神庇佑這裡的風水寶地,使到其後裔興盛昌榮。這是我們對土地的一種尊重,因為埋葬于土地,須先尊重土地神,一方面也祈求神明佑護逝者家族昌盛富貴。

祀后土完畢,則可舉行點主儀式了。以前,是為“魂身”及神主牌點主,點主官也是由有勛銜者擔任,點主儀式由孝男背負逝者紙魂身向東跪,披紅的點主官舉筆研朱砂,和雞冠血,指日,呼氣,繼而給孝男們依序逐一呼氣,然後點主官念吉祥的“四句”,就給魂身點上朱砂︰點天(天平)、點地(下巴)、點頭、點耳、點眼、點鼻、點口、點腹、點手、點足。點完朱筆投向東方。至于點神主牌,儀式大同小異,只是在神主牌上的“王”字上,點上一點,成為“主”字。然後再用墨筆在“主”字上的紅色一點,蓋上墨筆,使其成黑色,叫做“蓋元”。儀式完畢後,即可進行“返主”儀式,一路又吹吹打打回到喪府,繼續念經超度的“大功德”。點主的意義是要我們慎終追遠,祭祀祖先。

在太平,以前也是如此舉行上述儀式的。可是後來的演變,則改為全在出殯前的致祭儀式時,順便一起進行。因為現在的“大功德”也是在出殯前做了。現在的也沒點神主牌及魂身,而是“點像(相片)”,然後以此像來供奉。1992年前我在中國福建晉江東石鎮觀察喪俗時,發現當地也是采點像儀式。

古早時我國經常可見到這些儀式,後來逐漸少見,如今在許多地方已經消失。連福建人辦大型喪禮做“大功德”,也不懂得這些儀式了。目前,僅在太平偶爾還可見到,而且是祖籍福建晉江東石鎮的人士還保留著。最近的一次是在2003年,太平蔡府葉紅姑太夫人的殯儀上。嗣後,懂得此儀式的黃文舉先生逝世,此俗隨即消失。由于不忍心見到傳統喪俗的消失,今年我整理出整套的送銘旌、祀后土及點主儀式,並交一份給太平仁和公所(祖籍晉江東石鎮的鄉團組織),希望我們的後代可以在以後見到這些珍貴的傳統喪俗。

我希望文化部能夠關注我們逐漸流失的喪俗,給予一些保護或支持,對于維護傳統喪禮者,給他們一個鼓勵吧!若要在100年後見到傳統習俗,就得在今天做好保護工作!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11.26)

阴错阳差当导游

从事文史工作多年,累积了地方掌故及文化历史,近年来,终于走上文史古迹导览工作。所谓导览,就是带领人们观看古迹及文化的东西,并讲解历史和民俗文化的典故。这种工作不同与导游,导游讲解的东西较简单及故事性,而导览工作则必须有详细的说明及有根据。
一般上所带领的导览团,以中学生为多,也有青年组织、学院生、成人及小学生。更有一些名门望族的后代,他们都是不会华语的峇峇娘惹,福建方言也讲得不好,而我不会英语,很难与他们沟通。幸亏他们不是要听什么长篇历史,只是要寻找自己祖先的历史和遗迹。所以带领他们去看庙宇会馆碑记的捐款记录,捐献的土地,留下的房屋遗迹等等,不算难带。而且他们之中有洋女婿、洋媳妇,我曾在新年期间,收到一位洋女婿给予的大红包,这是生平第一次收到的洋人红包哦!洋媳妇则思想开明,在太平综合公市(拉律峇东楼下),我给它买了一些娘惹粿,她就在我的面颊上亲一下,我愣了一下,因为这里是公共场所,担心会被“检举”而上报。在离开时,又给我一吻,这时候我已经可以大方接受了。对于西方人来说,这是礼貌。
导览工作有意义,我也志不在赚钱,人们不给我钱,我也乐意免费导览。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嘛,况且能够为太平带来经济发展。一般上的收费由人家随意给之,不计较钱的多或少,没给也没关系。
日前,友人郑君来电说,南马有一团学生将到太平来旅游,负责人要找一位导游,他介绍了我。我以为是参观古迹历史的,义不容辞地答应!他们参观的名胜古迹与我所拟定的不同,比如参观动物园、博物馆、武吉美拉水上乐园、拉律山麓、火车站等等,一般我都少带去。
日期到了,他们小六毕业生终于来到了太平。大家匆匆忙忙跟着我东奔西走,分秒必争。从太平湖走到博物馆,自拉律山麓往火车站,一路上都很辛苦。走了一半,我才发现这应该不是导览团啊!咦……是导游团才对啊!
在吃饭时,我被安排与全陪(有牌导游)及司机一起,令我十分不习惯。带导览团时,我是自由与团友一起吃饭的。而且在参观时,我与全陪不需要入门票,生平第一次享受免费入门,满兴奋的。
最后,当然安排去买土产品,凡是导游团肯定都有这一套,商家也会给予导游一些佣金或礼品,这当然归全陪所得。导览团则不会带团去购物,如果团友要求的话,可以另作安排,但身为导览员的我是不收取佣金或礼品的。这就是导览团与导游团的不同之处!
真的够笨!我是带到半途才发现这不是导览团,而我对于导游团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古迹文化导览,当导游赚再多的钱也没兴致!
两个星期后,那负责人又来电,谓又有一团将到太平,要我带团,我直接向他推辞之,毕竟我不是正式导游,更没有导游证,而且没兴趣的事情做多了,就会痛苦难耐!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1.24)

《意难忘》的旋风

每逢周一到周五下午6时,在全国各地肯定会听到《意难忘》的主题歌从电视机的音响播出来,几乎是家家户户哦!
在80年代,人们都认为福建影片没看头,福建话(闽南话)更没水准,因此电视台不播福建戏,几家电视台都是播放香港粤语影片为主。
就在去年,Astro——AEC播出在台湾收视率排名第一的台语(闽南语)连续剧——《意难忘》后,这种观念开始转变,福建戏不再给人呆板的印象,不仅福建人、潮州人追看,连海南人、福州人、广府人、客家人都是天天追看之。
其实在几年前,以福建话为主的多语混杂的新加坡影片盛行时,也使到福建话跟着风靡整个社会。比如,milo就被称为“踢球”(milo的广告都是运动员在踢足球,故称)、令伯(老子)、LPPL(卵脬脬卵。福建脏话)、您老兄等等,成为人们互相仿效的口头语言!
新加坡人很精灵,把一般市井俚语活灵活现地呈现在影片上,令那些说福建话没水准(差)的人大跌眼镜!也让那些说福建戏没水准(差)的人哑口无言!其实,影片的优或差,不在语言的问题,而是影片水准的问题。我们不是连印度、阿拉伯、希腊、法国等影片也看吗?又有几个人听得懂呢?如何可以以语言来断定这些影片的优或差呢?
每逢周一至周五下午6时一到,从全国几乎家家户户的电视机播出的《意难忘》的主题歌<情难忘>来看,我们可以了解,福建戏的影响力是多么地大啊!甚至一些人进入医院后,还问那里有没有装Astro,因为他们正在追看《意难忘》呀!
《意难忘》的旋风无法挡!当人们在疯狂追看《意难忘》时,其他的电视台开始注意到福建戏的魅力,纷纷跟风播放福建戏,ntv7开始播出《富贵在天》,完毕后继以《春天后母心》飨观众们。8TV则以《台湾阿诚》随后来抢一杯羹!
此外,我们开始听到福建话的广告出现,如某摩托的润滑油,就以槟城福建话来推销介绍。我国电台及电视台,通常以广府话(粤语)作媒介,不仅大量的粤语戏剧,甚至电台主持人也以粤语来主持节目,还有大量的粤语广告等等,似乎我国就等于香港一样,那些广府话节目及广告,讲起香港粤语来十分标准,令人感到纳闷,我国是香港吗?难道我国的粤语比香港差吗?香港粤语与我们有分别,对于我们而言,本地粤语充满道地的风格感情,香港粤语跟我们有隔阂,为什么我们抛弃自己的,去采用人家的那一套语言呢?
所以,一个简简单单的槟城福建话广告,胜过香港粤语的千言万语!那种亲切感,叫我们产生舒服的认同感!
今天,本邦福建话开始盛行,许多商店及媒体节目都用上福建话词汇,比如kopitiam,那是福建话的“咖啡店”,hochak,即是福建话的“好吃”……。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1.17)

炭窑不是始于日本人

火炭是華人的傳統行業,百年前即有華人在太平沿海地區建立炭窯生產。

炭工正在搬紅樹木進入炭窯內,以便烘成火炭。

北霹靂太平沿海幾乎都是沼澤地帶,沼澤的泥濘地方,卻是紅樹生長地。這裡共有4萬餘公頃的紅樹林,佔馬來半島總數的一半。英殖民地政府早在1904年即規劃保護這裡的紅樹林,迄1906年正式列入憲報受到保護。

百年前,北馬的人們即靠這裡的紅樹(福建話通稱“咸芭柴”)燒火煮飯烹調,紅樹質硬耐燒,比內陸的淡水樹木好很多。當時,華人已經建立炭窯燒制火炭(木炭),然而數量並不多。因為當時的生活水平低,人們盡量采用便宜的木柴,而不舍得采用價格較貴的火炭。火炭只是有錢人及一些熟食業者在用,蓋因火炭燒時沒有煙,而木柴則濃煙燻眼,令人難受,屋子也被燻到烏黑難看!

近年來,經常帶人參觀十八丁的炭窯,卻發現有人將炭窯的歷史,說成是始于日本人。即在日本佔領時代(1941-45),才開始由日本人建立炭窯生產火炭,而且燒炭的技術也是日本人帶來的。不僅炭窯導游如此說,連火炭中介商、炭工也說,不過他們的年齡都在60歲以下。

我的田野調查卻顯示非始于日本人,而是華人,且已有百年歷史。

拙作《移國》裡,就收錄了我國已故炭王林番來的歷史。據其家族提供的資料顯示,林氏兄弟1930年代初期在太平沿海地區創辦炭窯。在訪問一位今年92歲的前炭工張金華先生時,他說在1936年從中國福建南來,就在林氏的炭窯裡工作,地點即在直弄碼頭。現在那裡還是擁有多座炭窯。他說,除了直弄碼頭,當時的大直弄對面的“六號芭(地名)”,林氏也有24座炭窯,而“賊仔港(地名)”的12座炭窯,則為林氏之弟已故林甘來所擁有。

田野資料顯示,最早的炭窯頭家為林始創(亦名資有、資德),他逝世于1917年,墳墓于太平福建公冢。

戰前峇東的炭窯,共歸3個人包辦。一為港主邱天仁;一為同成公司的吳亞麥(記音),其子吳祝三,曾為霹靂州行政議員;一為陳性,全已作古。(溫鑽華,75歲)

在訪問老前輩時,峇東的阿旺伯(78歲),李瑞榮(79歲)等多位老人家都異口同聲地說,戰前就有了華人經營的炭窯。

另外,那些說是日本人創辦炭窯者,則提出中國只有煤炭,沒有火炭之質疑,所以他們認為是日本人將燒炭技術帶來我國。

他們實在是數典忘祖!“木炭(火炭)”這個名詞在中國已久,並不是1941年後才出現。

而且我們華人是聰慧的民族,很多東西不需要去學習,靠自己摸索也會無師自通。比如采錫,那些南來的第一代礦工,他們在中國鄉下都不是礦工,也不會采錫,可是到了滿地錫米的地方,卻會創出采錫方法。再如本地修車師父,他們幾乎都是目不識丁的普通工人,就是靠自己摸索而懂得修車。這一點,連洋人也驚訝!他們的工人必須經過上課學習才懂得,華人卻不需要。

同樣道理,燒炭的原理與燒磚、燒瓷器等一樣,以火慢慢烘(或燒)干、烘熟它。而且以華人的聰慧,接近百分之百的炭會烘熟。至于其他民族,反而是在華人的指點之下,才懂得此技術。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1.19)

闽南方言通行地区

闽南语乃一个超地区,超国界的汉语方言,遍布中国10个省份和地区,以及世界多个国家。操闽南语系的大家庭,分别是福建的泉州音闽南语、漳州音闽南语,广东的潮州音闽南语,海南的海南音闽南语,台湾的台湾音闽南语及世界其他地方的福建话(闽南语)、潮州话、海南话。下面为分布的状况:
福建省:泉州、漳州和厦门地区约20个县市,即泉州、晋江、惠安、南安、安溪、永春、德化、漳州、龙海、漳浦、南靖、平和、诏安、云霄、东山、长泰、华安、厦门、同安、金门。此外,闽西的龙岩市、漳平县;闽东的霞浦、福安、宁德、福鼎诸县的沿海;闽北的崇安、建宁两县的部分地区。人口大约1500万。
广东省:东部潮汕地区14个县市,即汕头、潮州、澄海、饶平、南澳、普宁、惠来、潮阳、揭阳、陆丰、海丰、揭西、汕尾、陆河。西部雷州半岛8个县市,即海康、徐闻、遂溪、湛江、廉江、吴川、茂名、电白。此外,中山市的沙溪、大涌、张家边、南蓢和三乡镇;广州市白云区的竹料镇;惠东县的吉隆、稔山等镇;丰顺县的汤坑、留隍乡镇等。大约1600万人。
海南省:共有18个县市,即海口、琼山、文昌、屯昌、琼海、定安、万宁、澄迈、昌江、东方、乐东、陆水、白沙、崖县、保亭、琼中、临高、儋县。大约500万人。
台湾省:大部分地区通行闽南语,除了原住民居住的地域以外。闽南语在此处分布最广,在2000余万的人口中,操闽南语的人口占百分80以上,非闽南籍的人士,一般也会闽南语。
此外,广西省的平南、平乐、北流、陆川、柳州等县市;浙江省的温州、苍南、平阳、泰顺、洞头等县市;江西省的上饶、广丰、玉山县市;江苏省的宜兴部分地区;香港,澳门的部分地区。估计全中国讲闽南方言的人数接近6000万人。
中国国外操闽南语系的华人,主要集中在东南亚,下列是诸国分布的状况:
文莱:华人人口45,800人,大部分为福建人。首都斯里布加湾通行同安县金门音的闽南语。
缅甸:华人大约900,000人,福建人占约40%,海南人3%。通行漳州音闽南语。
柬埔寨:华人大约350,000人,四份之三为潮州人,海南、福建人占少数。通行潮州音闽南语。
印尼:华人人口600万人,福建人逾半,海南人与潮州人略少。通行漳州音闽南语,语音接近我国的北马闽南话。
老挝(寮国):华人大约5000余人,接近90%为潮州人。通行\潮州音闽南语。
马来西亚:华人接近600万人,福建人有200万人,潮州与海南人之人口,在各方言群中排列第4及5位。北马盛行漳州音及潮州音闽南语,中、南马通行泉州、永春及潮州音闽南语,海南音闽南语盛行于南马及东海岸部分地区,东马通行漳州音闽南语。
菲律宾:华人人口约有百万人,90%为福建人,大部分祖籍泉州晋江。通行泉州音闽南语。
新加坡:华人人口200余万人,福建人约90万,潮州人有47万,海南人有15万,操闽南语系者,占了华人总人口的71%。盛行泉州及潮州音闽南语。
泰国:华人人口接近600万人,潮州人逾40%,海南人18%,福建人16%。通行潮州音闽南语。唯普吉岛及泰南部分地区通行漳州音闽南语。
越南:华人人口近百万人,潮州人占34%,福建人6%,海南人2%,共计42%。通行潮州音闽南语。
东南亚十国加上当地会讲闽南语的华人和友族同胞,以及欧洲、澳洲、美洲等国家,全世界会讲闽南语的人,大约接近8000万人吧!

参考资料:《闽南话与普通话》、《厦门方言志》、《广东闽方言语音研究》、《海外华人百科全书》。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1.10)

套衫吃面线

長子站在凳子上,頭戴笠帽,木屐則脫在地上。先“套衫”,後吃面線。他是馬六甲客家峇峇,問答全以峇峇馬來話進行。(圗:馬六甲廖明安提供)

傳統喪禮在人死後,得穿“壽衣”入殮,這個環節,有個“套衫吃面線”的儀式。

《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將“套衫食面線”,分為“套衫”及“抽壽”兩個儀式。套衫的儀式是“……在正廳放一‘壺’,上又放一張椅子,孝男穿著木屐,頭戴笠帽,帽上有12枝的箍,兩端並點兩枝蠟燭,一腳踏在椅子上,手中拿著麻繩,來試穿衣服,稱之為‘套衫’。待旁人拿來壽衣,孝男便穿上,但要反穿,一般的人可以有5、7件壽衣,最多可達11件,夭壽的人只能穿3件,其數必須是奇數,不能是偶數,另外男人得有兩件褲子,女人有3件裙子。孝男穿好壽衣後,拿一個秤子,好像要秤衣服似的,這就是告訴死者,壽衣是子孫買的,要他穿了去見祖先。”抽壽的儀式為“……在‘套衫’完了以後,親人都要食用面線和黑砂糖混和而成的食物,由喪主先吃,因面線長,象征長壽,所以台灣人俗稱吃面線為‘抽壽’。‘抽壽’完了以後,要把笠帽和箍丟到屋頂上……”

馬六甲的套衫吃面線儀式,則為長子頭戴笠帽,腳穿木屐,然後脫下站在凳子上,當空下把壽衣一件件反套在雙手上,殯儀人員就問他,壽衣是為誰穿的?若是母親逝世,他就回答為母親穿,若是父親逝世則答為父親穿。過後殯儀人員就取味甜的雞蛋面線湯給他,先問他面線為誰吃?母亡回答為母吃,父亡答為父吃。答後他夾取最長的面線吃,雞蛋則咬一口,剩下的就由子孫們分享之,希望大家有福氣長命健康。最後才取下壽衣給逝者穿上。

太平的套衫吃面線儀式是,長子當空下頭戴笠帽,笠上有以繩子穿成一圈的12粒紅棗及一圈12粒的龍眼(閏年13粒),腳穿木屐,在套衫時脫下,赤腳站在凳子上,面朝向內(屋子),口銜一紅包,再以一條麻繩套在手上,壽衣分3、7、9或11件不等,一一反套在其雙手上,套好壽衣取下來,長子轉身面朝向外,壽衣披在其背上,取下紅包放在其口袋里,殯儀人員取面線給他吃,並念出吉祥的“四句”,然後步下凳子,穿回木屐,把紅棗龍眼取下,再將笠帽拋到屋頂上,他則步行從屋子的後門進入,前門出來。此俗含有回報父母裁衣給我們御風寒及養育之重大恩德。

或許大家覺得這些都是繁文縟節,毫無意義的東西,現在新時代,應該革除之。對于民俗文化,我們不應該只看其外表,民俗所蘊涵著的人文精神,更是我們應該去認識探討的。

套衫吃面線之俗,我的解讀是對自己民族服裝的認同。從頭戴笠帽及腳踏凳子來看,那分明是對以前清朝政府欺壓漢人的一種反抗,是頭不戴清朝天,腳不踏清朝地之象征。當時清朝政府強逼漢人穿戴滿族服裝,引起不滿,後來才定出“男從女不從”,“生從死不從”之規定。亦即男人必須跟從滿族服裝,女人不必,生前跟從,死後可以不必。“套衫”就是死後穿回自己民族的服裝,死後的歸宗認祖。就如福建惠安的回族,由于已經漢化了,不再信仰回教,所以定下族規,死後回歸清真,不可祭以豬肉。

即使在現代清朝已不在的角度來看,套衫還是有其意義,我們平時已經接受西方的服裝,很多人一生都未穿過自己民族的漢裝,甚至連傳統漢裝都沒看過。死後穿回漢裝,就是一種認同。

馬六甲還保存著“套衫”之俗,太平及北馬一帶已消失。人們開始接受穿西裝入殮,死後也做洋人裝扮,我們不論活著或死後,都不像華人!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6.11.12)

抢救传统文化

日前,給一位老先生錄音,這是我首次以錄音進行田野工作。他是少數會唱“工尺譜”的老人。80年代尚見到幾位老人會唱的,可惜沒留下任何錄音資料就這樣“走”了!

工尺譜是傳統的樂譜,不像現在通行的簡譜或五線譜。工尺譜以“上、尺、工、反、六、五、乙”來表示音高的符號,唱起來樂音委婉動聽,而且又分籍貫,福建、客家、廣府、潮州、海南話唱的語音又不同,每一種都令人百聽不厭。因為簡譜易學上手,一般人皆看得懂,所以被提倡而盛行全中國。即使是最古老的中國音樂──福建南音,現在也改用簡譜了。工尺譜難學難懂,就這樣被我們送入冷宮。在中國福建,找不到懂得工尺譜的人,因此才發現我國會工尺譜的老人是珍貴寶物!

在日本,三弦古樂器被當作寶,目前猶以傳統符號記錄的樂譜傳授,代代相傳至今。他們對于傳統文化的表現,非常堅持愛護。所以在文化方面展現的,還是非常傳統,令人敬佩!反而我們對于傳統卻視為無用之物,當韓國人把端午節申請為文化遺產時,我們才來後悔!

有人問我,在本欄裡經常維護傳統民俗文化,理由是什麼?

傳統好比古建築,拆掉一間就失去一間。

傳統四合院講究采光通風,中間的天井讓雨水落下,可以調低室內的氣溫。住在四合院,人比較少生病。現代的建築,不用花窗,將天井封閉,又建得低,目的是方便大家裝冷氣設備。無論冷氣吹多了,或吝嗇鬼不開冷氣,都容易生病。因為空氣不流通嘛!

所以,傳統的東西對人有益!就像傳統的食物,不加防腐劑,東西馬上做馬上賣,可口又健康。但是工作又多又繁冗,于是用防腐劑,可以一次生產許多的食物出來,省下許多工作與時間。不過,吃多了肯定有害健康!農業界的養畜及種植業,也為了省時間,省工作,而用上長肉劑、化學肥料、殺蟲劑等化學的東西。整個環境都追求快速、簡便,這是快餐文化!傳統因此被視為落伍、勞民傷財、繁文縟節!

傳統的民俗文化就如傳統建築,蘊涵著家族團結、孝親敬老、長幼有序、熱愛文化的中華傳統美德。所以,熱愛自己民俗文化的民族不會亡!不熱愛自己文化的人,也就失去認同感,因此對自己的文化產生自卑,這種人崇拜別人的文化多過自己的。因此傳統被視為低級庸俗,于是就來個大改革,尤其仿效西方的風俗。

今日所見,現代建築林立,新改革風俗盛行,我們的傳統呢?那是沒用的東西,還保存來作什麼?當我見到馬來同胞及印度同胞穿著傳統服裝出席宗教節日,婚禮及喪禮時,實在是敬佩他們維護傳統的精神!諸位,請問你會穿傳統的漢裝嗎?當我在印度同胞婚禮上,見到一對新人跪下叩拜雙親,雙手撫摸雙親的腳時,竟然十分感動,印度文化不會亡!

或許大家認為時代進步,不改革就跟不上時代或被淘汰。中國在這方面就視傳統風俗為封建遺毒而改革。日本、台灣反而提出正面的闡釋,並給予肯定及維護。孰是孰非?讀者諸君自己分辨吧!

傳統建築,傳統風俗,傳統食品逐一消失,傳統的工尺譜也面對此困境。傳統大樹之根逐一斷根,被駁接上不倫不類的西方之根,將來必開出西方的果子來!

新建築,新風俗,新食品都是現代快餐文化的產品,未必對人有益。

傳統建築,傳統風俗,傳統食品雖然繁冗復雜,其蘊涵的意義卻對你有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6.11.05)

台湾话的反弹势力

近年来,台独分子进行台湾话的去中国化,态度嚣张,甚至对着那些外省人叫嚷,骂他们来台几十年,竟然连台语也不会讲,要讲国语(华语),就回大陆去讲吧!外省人也不客气地回应他们,说他们来台几百年,还不是连原住民的山地语言都不会讲吗?为什么不回福建呢?
其实,台语就好比马来西亚的马来语,马来人是从印尼移民过来,他们也不会讲原住民的语言啊,可是今天的马来西亚人,哪一个不会马来语呢?
清代的台湾,台语是主要的语言,大部分私塾是以台语教学。日本统治时代,为了同化台湾人,就严禁台语,学校全部改为日语教学。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为了推行国语,因此采取禁止方言政策。推行国语为了统一语言,当然未可厚非,原则上大家应该赞同才对。
问题是方言也不是洪水猛兽,不鼓励方言是应该的,可是怎么可以污辱它呢?当时国民党对于方言的打压,在媒体及教育方面最可恶!
媒体方面:全面禁止媒体上使用任何方言;国语歌曲可在黄金时段播出,其他方言歌曲仅能在夜间或清晨时段播出。教育方面:在朝会上集体朗诵不讲方言的誓言;教师鼓励学生彼此告密,发现讲方言者需罚款、戴狗牌(上书:我不说XX语)佩戴狗牌时必须在校园四处走动(讲大陆其他方言如山东话,至多只有口头训诫,不会受到罚款及戴狗牌);而且教师会对语言做出价值评断,告诉学生们说方言,尤其说台语,会被归类为“没水准”!
台语是中华汉语方言之一,竟被歧视为“没水准”,这是语言歧视!讲台语被罚款戴狗牌,这是奇耻大辱!难怪在那个环境长大的人,心理很难平衡,在政治解严后,终于站出来骂回外省人,做出过火的激烈行动!这就是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实乃咎由自取!
我不认同他们的激烈行为,也赞成以华语统一我们的语言,但是反对以歧视及污辱性来对待方言。
语言是民族之灵魂,失去了灵魂,那个民族也就名存实亡。因此语言是政治上的利刃,用来分化一个民族,是非常有效的工具!新加坡道南学堂成立于1906年,是福建人创办的新式华文教育的学府,原本以福建方言教学。迄1916年,转型为以华语教学,乃海峡殖民地第一所改方言为华语的新式学校,旋后其他方言学堂跟着改方言为华语。这使到殖民地政府感到吃惊,为了分化这股华人语言统一的威胁势力,殖民地政府于1923年首次发津贴给华校,但条件是教学媒介语必须是方言,不能用华语。幸好他们的诡计不得逞!
我们的文字早在秦朝已经统一了,只欠语言的统一而已。而洋人就是看到这一点,因此利用语言来分化我们。在香港,英国殖民地政府就利用香港粤语这粒棋子,赞美粤语,鼓吹粤语,使到香港人不认同中国的普通话(华语)。粤语优越感势力渐渐膨胀,不利于语言的统一,就如他们在新加坡支持方言教育一样!
我们接受及尊重方言,不过,不赞成台语取代华语,成为台湾的国语及教学语言。我们也希望香港接受普通话教学,慢慢取代粤语,让我们的语言完完全全统一!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1.3)

享寿积闰和中榜文字

墓碑上的中榜文字。(圗:李永球)

《星洲廣場》主編交來兩封讀者給我的信,其一問兩個問題如下︰

1、訃告中的積閏XX歲,普通者加3歲,高齡者加6歲,年輕者不可積閏,請問如何計算?

所謂積閏,就是累積農曆閏月。如果要累積到3歲(36個月),須要經過95、96或97個年頭不等。因此民間設定一種固定模式,不論逝者年齡多少,只要已婚,一律添加3歲。

3歲代表三才:天、地、人。有些地方的習俗則給超過85歲死亡的老人,積閏加5歲,代表五福:福、祿、壽、康、寧。當然也有加6歲的。總之,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就對了!不過,以前在太平從事殯儀行業的周先生說,一直以來,太平無論老的少的,除了未婚者,全只加3歲,近年才有人創出85歲亡者加5歲的做法,他十分不認同。我也認同積閏只加3歲的做法,對于加5歲或6歲,我沒有意見。

至于年輕者不可積閏,其實應該是指未婚者,只有結了婚才算是成人,才具有“積閏”的資格,未婚者不能當作成人對待,故不能享有積閏。

對于積閏,民間不一定都采用。太平大富豪頭家黃務美于1921年逝世時,其訃音(訃告)云︰“享壽六十八歲”。68歲是其虛歲,他已晉升祖父級人物,竟然不標明積閏,誠然少見。

2、墓碑中榜文字按“生老病死考”來計算,而神主牌則以“興旺衰微”計算,要數到何字為佳?

一般的中榜文字(如墓碑、神主牌、銘旌等等),皆以“生老病死苦(不是考)”為主,這是“三元”地理派所采用。另一套是“興旺衰微(或為興旺死絕)”,則為福建泉州“三合”地理派所傳。中榜的最後一個文字,當然是數到前者的“生老”或後者的“興旺”為佳。墓碑采用“生老病死苦”,而神主牌采“興旺衰微”之說,為首次聽聞,一般只采用一種作標準。

關于“興旺衰微”,有說是“衰微興旺”才對。因為衰微了,才轉興旺嘛!哪有興旺了,卻轉成衰微呢?總之,文字計算到“好彩頭”才是佳之說,缺乏科學道理,民間卻有人相信。而且那麼多套,這一套數到吉祥字,另一套卻是數在凶厄之字啊!

傳統的墓碑及神主牌中榜,一般采“顯考(或顯妣)XXX之墓/神位”模式,包括南傳佛教的骨灰龕也是如此。漢傳佛教則改革為簡單的“XXX蓮位”。傳統的中榜可以讓我們知道逝者是否已婚和其性別,因為有些人的名字很“異性化”,若是龕位上的照片又看不出男女,則令人感到頭疼!

以前都是將子女兒孫的名字全列在墓碑或神主牌之下款,近年有人說生人不宜和死人共祀在一起,尤其今日漢傳佛教的骨灰龕,已經找不到子女的名字了。我覺得古人反而不迷信,可以將子孫名字列在下款“同奉祀”。今人反而更迷信,認為不宜同祀,無聊透頂!這將使到將來從事歷史工作者,在進行田野工作時,困難一萬倍!因為同名同姓者多,又如何肯定“XXX蓮位”就是你要找的人物呢?子孫及祖籍等文字,是很重要的核對及佐證資料!

讀者戴嘉興先生來信謂,一年前本欄曾介紹“斗燈”文章,提到以後會與大家分享有關婚俗之供奉斗燈。可是已經一年了,尚未見寫出。我當然深感抱歉!因為在趕著喪俗的文章,以便結集出版,婚俗的待明年才動筆,請大家稍安毋躁!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0.29)

台湾话与香港粤语

广义的台湾话是包括各种台湾的语言,狭义的台湾话就是闽南语。后一点,就有许多人不同意,有人说那是闽南语,不叫台湾话。台湾客家人也说,那么你们把客家话当作是什么?原住民也抗议等等。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什么是闽南语。闽南语系主要分四个音(或叫四个片)。即福建泉州音闽南语、福建漳州音闽南语、广东潮州音闽南语及海南音闽南语。由于语言的发展,后来又演变出台湾音闽南语,东南亚的闽南语等等。在名称方面,除了福建的泉州及漳州是叫做闽南语外,潮州人就把潮州音闽南语叫做“潮州话”,海南人也将海南音闽南语叫做“海南话”,东南亚的福建人(闽南人)则将闽南语称作“福建话”。诸如新加坡福建话、北马福建话(或叫槟城福建话)、中南马福建话、印尼福建话、泰南福建话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闽南语是可以接受为台湾话的。因为一般上一个地区的代表语言,一定是当地最有影响力,最多人讲或最大族群的语言。如广府话,也称广东话,那么广东省其他方言如客家话、潮州话等方言也得靠边站,因为广府话最有代表性,所以被接受为“广东话”。又如马来西亚语是马来语,马来人却是外来移民,他们移民的历史较其他民族早及多,成为主要民族,当地的原住民人数极少,因此原住民及华、印度民族的语言就得靠边站。同样的,台湾人以闽南人移民较早及多,原住民、客家人及外省人就得靠边站,“台湾话”的位子,就得让给台湾的闽南语。
台湾话的命运可舛,前清时代,当地人自由用台语读书识字。台湾沦为日本统治后,台语受到打压,学堂通通改为日语教学。1949年国民党败退到台,就一直边缘化台湾话,视为粗俗的语言,学生不可在学校讲台语,如果被发现,就得挂“狗牌”当众惩罚。讲台语竟然受到如此的污辱!在当时英殖民地的香港,粤语受到肯定,洋人总督甚至公开赞扬粤语为优秀语言,而且比华语(普通话)更加优秀!其目的当然不怀好意,借此分裂中国及香港人,使到香港人不认同华语及中国,加深香港人的狭隘民族主义,视华语为低级粗俗的语言。
自台湾政治解严后,狭隘民族主义之风炽热,台独分子唆使人们去中国化,搞了一套拼音文字台湾话,不用汉字,要使台湾话成为台湾国语。的士司机甚至不载不懂台湾话的乘客
,不懂台湾话的人,被叫嚣回去大陆住。其实他们都是情绪的宣泄,台湾话不可能取代华语成为台湾的国语,因为很多青年都不懂台湾话了。我倒是同情他们,盖因他们当年讲台语时,就是被国民党鄙视污辱,才会出现现在极端的激烈反应!
香港粤语可幸运了,不仅殖民地政府提倡鼓励,学校也以粤语教学,即使回归中国,也50年不变的继续发展。台湾未回归,中国就表示将打压势力膨胀的台独语言——台湾话,中国为何厚此薄彼,只针对台湾话而不是粤语呢?须知,台湾话的狭隘民族主义是因为被打压而来的,粤语的狭隘民族主义是被外国唆使纵容而来的,唯有中庸对待才是上策!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