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棺罩

太平头家黄务美的丧礼(1921年),其棺照非常精致华丽,由64个人抬动,上有一狮子,代表逝者是男性。(圗:黄定科提供)

黄务美夫人的丧礼(1952年),棺罩安装在罗里上,也是美观大方,上有一仙鹤,代表逝者是女性。(圗:黄定兴提供)

马六甲今天还有棺罩,却显得简单,棺罩流传至今已经两千多年,在我国还有它,实在是珍稀文化遗产。(圗:马六甲林真真寿板店)

棺罩(福建話),是罩在棺材上的華麗器物。因為人們對棺材具有恐懼感,見到棺材感到不祥,總之,十分避諱它就是了。所以,棺罩就創造了出來,一來美化棺材,可以減少恐懼感;二來則增添民俗項目,豐富民間藝術。

棺罩專用于出殯之際,將它套上棺材出殯遊街,使到隊伍行列分外美觀大方!

劉浩然《閩南僑鄉風情錄》謂︰“棺罩︰出殯之前,絞扎好棺木之後,又在棺木之上加蓋一個棺罩,棺罩也分幾種,有預先制備以供喪家租借者,以木框為架,外面罩以繡上花鳥圖案之緞套,一般紅色居多,上面多繡仙鶴圖案,以寓‘駕鶴西歸’之意。如無現成之棺罩,則由糊紙店或道士兼職糊制,色彩斑斕,亦甚美觀。而無論預制之棺罩或紙扎之棺罩,前面均雕塑或扎糊一個龍頭,須牙齊張,極其壯觀。”

《禮記》關于棺材的裝飾物謂︰“孔子的葬禮,是公西赤操辦。裝飾棺木,裝飾靈柩的布帳外設置翣(飾棺之物,狀如扇,上有花紋)和披,是周制。”;“用繡有黑白相間斧文的縿幕覆棺,形如屋頂,全部涂滿裝飾起來,這就是天子的殯禮。”;“在柩車上設置蓋子和四周遮擋的扇形屏障,為的是不讓人們看到尸體而生厭惡之心”這些記載雖然不一定是指棺罩,但不中亦不遠,說棺罩是從此演變來並不為過。裝飾棺木的歷史已有兩千餘年,可見棺罩是個古老的文化遺產。

在百年前的本邦,棺罩即出現在福建人的喪禮上,那時的棺罩都是由棺材或糊紙店出租,而棺材皆由人抬著走動遊街,裝上棺罩的確美觀大方,引人注目。到了二戰後的50年代,在北馬,一種以羅里(卡車)改裝的棺材車出現,這種棺材車後部有個類似亭子的車斗,不適合安裝棺罩,自此以後,棺罩在北馬就消失了。

今天,相信棺罩僅在馬六甲有而已,還是由壽板店租予喪家,當地的棺材車采用羅里,後部車斗寬平,還適合安裝棺罩。

在太平已故頭家黃務美的喪事圖片中,1921年他出殯時,其棺罩特別的華麗美觀,主要為花草鳥獸以及騎鶴的金童玉女,表示帶領逝者往西方去,最上端是一隻獅子,代表逝者為男性。棺材連同棺罩須由64人抬動,而參與扶棺者共有500人,都是黃姓宗親,聲勢浩大,場面壯觀。其夫人尤卻娘(娘惹卻)于1952年仙逝,棺罩連同棺材都裝置在羅里上扶行,最上端是一隻仙鶴,代表逝者是女性。

馬六甲現在的棺罩,只是簡單的幾塊繡上花草鳥獸圖案的布組成,不過,其上面幸好還保留著代表性別的獅子或仙鶴。在50至80年代初,太平的棺材車雖然淘汰了棺罩,但還是保留了上端擺放獅子或仙鶴的風俗,讓人一目了然,遠遠望去,即可知逝者的性別。可是今天已經完全消失不存。

擺放獅子或仙鶴的含義,是給男逝者“騎獅西歸”及女逝者“騎鶴西歸”。所謂“西歸”,並不是指西方極樂世界,而是西方瑤池的王母娘娘仙界。道教認為我們的肉體由父母的陰陽結合而成,而我們的魂魄則由東王公的陽氣和西王母的陰氣,二氣化生而來。故死後要謁見我們靈氣的父母,尤其是“母親”西王母。此為道教崇拜“陰”,尊重女性的體現!

星洲廣場‧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12.24)

古时候的青楼淫业

太平何仙姑廟的《重修本廟碑記》(1909年)上,在記載的眾多捐緣者名單中,其中一項“各青樓緣簿”引起我的興趣。所謂青樓,也就是操淫業的妓院。我國古時候的英殖民時代,允許賭、淫、毒(鴉片)行業公開經營。英國人知道南來的單身苦力,多數都是文盲,文化極低,就以這些東西來麻醉他們。

昔年的行業,出現了各籍貫華人壟斷狀況。比如海南人壟斷咖啡店、西餐業等;潮州人壟斷瓷器業、五金業等;廣府人壟斷建築、酒樓、金器業;客家人壟斷藥材、當店、洋貨業等;福建人壟斷樹膠、運輸、米糧業等等。

古時候馬新的妓女大部分為廣府(澳門)人及潮州人,青樓老板和妓女販子合作,在中國買賣婦女和少女,從香港、澳門等處運到本地賣淫。1899年,華民護衛司聲稱,許多來自廣東東莞縣的婦女,都在從事販賣10歲以下的小姑娘到新加坡妓院的勾當。(《新馬華人社會史》)

當時賣淫業全歸廣府人壟斷,這些青樓集團組織強大,而且與黑社會關系密切。妓女也以廣府人佔多數,因為是行業壟斷的關系,他們的人口販子在廣東鄉下拐帶及買賣女人,使到廣東人淪入妓院。據顏清湟《新馬華人社會史》記載,妓女對于操同一方言的顧客態度較好,這種偏袒被一些顧客認為是歧視性的,結果往往引起爭執。這類問題在一種方言佔支配地位的社會變得更為嚴重。1897年3月,吉隆坡的一幫海南人洗劫了八打靈街一家廣府籍的妓院,原因就是由一場爭執引起的。

該書有說︰“這就意味著其他籍貫的人很難尋花問柳”。我的調查顯示,這種說法的確存在,曾經一段時期,妓女們不接非廣府人顧客。

張煜南輯《海國公余輯錄》(1898年)有檳榔嶼竹枝詞雲︰“大家愛學馬郊語,結伴齊來老舉寮。一望新街弦管沸,開軒陪飲坐通宵。”(《中文古籍中的馬來西亞資料匯編》頁442)詩的意思是說,檳城新街多妓院(老舉寮),多作馬郊語(粵語),要嫖妓者得學習粵語,不然可不受歡迎哦!

由于當時醫學落後,性病橫行,嫖妓是很冒險的,許多人患上梅毒等症,身體潰瘍,十分嚇人!可是妓女也怕性病啊!已故廖君向我說,當年他去嫖時,妓女先以手握住其陰莖,發現不燙手才接受他。根據妓女們的說法,當有了性病,陰莖會變成十分燙手,而一般陰莖勃起後只是會感覺熱而已。無獨有偶,已故何君10年前到美國跳飛機,遇到一位洋女自動獻身,也是先握其陰莖,發現不燙手就硬上弓,他也怕她有愛滋病,但阻止不了她的激戰,就這樣白白給了她。上述性病診斷法是否有根據,尚請專家賜教矣!

在何仙姑廟的“各青樓緣簿”之下,共有︰德順樓、富月樓、祿鳳樓、潤勝堂、兩順樓、泗順樓、滿發堂、新月樓、彩悅樓、新發堂、新合意、妙香樓、得心樓及錦繡堂。其實,早在1883年的太平新港門《倡建粵東古廟碑記》裡,也有一些類似青樓的捐款記錄。這兩座廟宇都是廣東幫創建,可見當時賣淫業的確由廣府人壟斷。

因為廣府人都由澳門(Macao)出洋,故廣府人也被稱為“馬靠(Macao)人”。在早期英國人留下的文獻上,處處可見“馬靠人”的記錄。由于妓女以廣府人佔多,久而久之,“馬靠婆”竟成為妓女的代名詞,《馬來語大詞典》收錄了“makau-po(馬靠婆)”一詞,義為妓女。間接也使到“馬靠”成為貶義詞,而被人們禁用。事實上做妓女的,當然不只是廣府人,世界上任何民族、任何籍貫的人都有。當時是因為行業壟斷之故,才出現以廣府籍妓女居多的局勢。而今行業壟斷情況不再,我國的妓女已是包括各籍貫及國際化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2.17)

还有谁可以相信?

两位年轻小伙子来到我家门口,礼貌地表示他们是当义工的,为某残障中心筹款而来,要我多多益善。类似的上门筹款常有,有些可是骗子诈财,上当多了,人就变成“冷血”,故向他们表示不给!
最常见的是骗子是“刮刮乐”,专利用年轻人刚从学校出来,鼓励他们以行骗赚钱。他们一来到就以花言巧语骗人,比如说:有间超级市场将在近日开张;或下星期将派人来资源回收塑料品,每公斤可获1令吉等等借口,渐渐转移注意力,引君入瓮后才举出奖卷叫人们抽……。还有假和尚假尼姑,说是香港大屿山来的,却满口中国口音华语,送我一个佛牌结缘,不勉强捐钱,不过马上却取出一本捐缘簿,他不翻开国人乐捐的那一页(所捐款项都不多,三五元或十元左右),而翻出那页都是捐助200、300令吉的一页给我过目,我看出那是中国字体,尤其是阿拉伯数字,一看就知道是中国人所写的。我接受了佛牌说:“不勉强是吗?那我就不给了。”这时候,只见他的脸好像“死人脸”一样难看,黯然离去,简直陪了夫人又折兵!我对其佛牌没兴趣,就还给了他。
又有“短讯中奖”的骗案层出不穷。都是中国骗子所为,他们发短讯给人,恭喜人们获得他们送出的百万美元奖金,只要先汇入一笔数千美金的手续费就可得到奖金,,一些贪婪者一时不察,就成了瓮中之鳖!
其实,这些骗案先在台湾出现。当台湾人给骗到变成聪明时,就到中国大陆去骗,中国人给骗多了,自己也学会这一套。于是就到东南亚来骗懂得华语的华人。
台湾的骗术,最多人上当的是“电话转账”。骗子打电话给人们,称最近很多人的户口给人盗提,为了提防盗提事件,嘱咐他把户口里的钱,转入某某号码的户口里,可以避免盗提的发生。不知情者纷纷转账,结果损失惨重!最后媒体不断报导之后,人们才不上当。这类骗术尚未传到我国,大家还得小心提防为妙!
几年前,常在我国发生的骗术是“掉钱包”,也是中国人所为。他们为一伙人,当某个人从银行提款出来,其前面的行人一定掉下一个钱包,而后面的行人则捡取,然后要与提款者分享,这时候,掉者又转回头,而后者马上把钱包塞进提款者的身上口袋里,这时候,提款者从银行取出的钱已经给后者妙手盗去了……。这也是中国盛行已久的骗术,后来才搬来到我国行骗。
还有常见的问路人,他们在问路后,就表明从外地来找工作,可是找不到,连摩托也没钱打汽油回去,人们基于同情,就掏钱包给之。还有说刚才监狱出来,没钱回家,要求给钱买车票等等。
各种骗术的成功因素,除了是人们的贪心外,还有是无知,同情心,不好意思拒绝及易于相信人的心态使然。骗术横行,骗子当道,防不胜防,大家还得小心为妙!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2.15)

谐音风气的盛行

经常可以见到新闻报导说,某个谐音吉利的号码,如8888,被人以逾万或十万令吉以上标到。或者在一些公寓里电梯或楼层里,找不到4的号码。还有谐音好的商业产品,如“发达”标的货品,取名“富贵”、“发财”的动植物,被人们竞相抢购,以求兴旺发财……。
所谓谐音,就是发音接近。诸如:4谐音“死”、8谐音“发”、黄梨谐音“旺来”、发菜谐音“发财”、橙谐音“沉”、苹果谐音“贫”……。有谐音吉利的,也有谐音凶厄的。对于谐音吉利的,人们趋之若鹜;对于谐音凶厄的,人们避之大吉。显现出一般民众追求趋吉避凶的心态!
历史上,最拍案叫绝的语文迷信,该数唐朝的“蝗”辩了!昔时唐朝蝗灾频仍,皇帝亲自祭天驱蝗无效,蝗虫所经之地,颗粒不存,赤地千里,十室九空,五谷遭吞噬殆尽。唐开元四年(716年),宰相姚崇建议灭蝗,遭到众臣的反对,认为“蝗”乃神虫,乃皇天所降,非一般之虫,不可捕杀,否则天必降祸。而且每州须搭祭台,君臣祭天拜蝗神,感动上天才能免除灾祸,此乃皇天所降,须靠天驱除,这是千年传统,万万不可上违天意,下逆民心。灭虫杀蝗,万万不可使之,否则惹怒上苍,会降罪人世。
唯独张九龄对“蝗”字作不同的阐释:“蝗”者,虫旁加皇,体大食多,成群成阵,来势凶猛,如虫中之皇,并非皇天所降。
姚崇坚持灭蝗,并表明灭蝗有罪,由他一人承担。谁料他的儿子在这时候忽然逝世,大家都认为是上苍降罪之故。姚崇不以为然,坚持到底。终于说服唐玄宗李隆基,皇帝“御驾灭蝗”,煮蝗而食,老百姓见状,不再相信蝗乃神虫,跟着灭蝗,蝗灾马上受到控制,共捕杀蝗虫180万只。
无可否认,谐音文化是我们的语言民俗之一。可是,当整个社会疯狂沉迷谐音的吉凶,并奉为圭臬时,实在不是好现象!它使到人们囿于谐音的吉凶,文字的好坏,而趋之若鹜或裹足不前,对社会形成一股阻力!
当年我们把我国的货币单位ringgit,译作“零吉”,并采用了数十年,近年却被改为“令吉”。改名的原因是“零吉”表示“没有吉”,而“令吉”却会使到它成为“吉”。地名“笨筒”,谐音福建(闽南)话的“笨桶(笨蛋)”,所以近年改称“本同”,而且始作俑者还是一个强调正信的宗教组织哦!我觉得改名称的理由牵强,“令吉”还不是谐音“零吉”吗?“本同”还不是谐音“笨筒”吗?改称不改称,LPPL还不是一样嘛?
四谐音死,难道四不可以谐“喜(闽粤方言四谐音喜)”音吗?八谐音发,八更谐“白(闽粤方言八谐音白。白者,丧事也)”音啊!
设使当年不是姚崇的坚持,今日的中国早已成了“蝗国”。而今,疯狂的“蝗”虫信仰者千千万万,灭蝗人何在呢?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2.8)

古庙的牌匾及风水

8月20日,本欄〈搶救牌匾〉及張集強兄的〈拆除的豈只一間古廟而已〉同日刊登。現在,對于前篇有些事情要交代,而後篇則因為文中談到神明降乩云︰“拆除為妙”,引起我的興趣,所以就談神明為何要拆除嶺南古廟?

〈搶救牌匾〉一文,我指出共有4塊牌匾被救出來。其實,我記得並不止4塊,因為曾帶了幾個文化界的友人去看,記得有兩塊是刻著祥雲圖案的精美牌匾,可是從陳耀威兄提供的照片,卻只有4塊普通的牌匾而已。于是找當時拍下的照片對證,不過卻因為拍的角度不理想,看不出共有多少塊!後來尋求上述文化界的友人相助。直到近日,蔡長璜先生才找到當年拍的照片,圖片顯示,牌匾共有6塊。

問題是,另外兩塊精美的牌匾到哪裡去了?可能被人捷足先登取走,或由當局收起保存?

另一方面,空源師雖然答應把4塊牌匾交還我們,可是他說,得先征求在台灣發展的古琴師馬俊國先生同意才行,而馬君尚未回來,我們得耐心等待!

在《太平北霹靂廣東會館嶺南古廟重建始末》(1995-1998)裡,有關當局的意思只是要重修,但又擔心風水的問題,于是成立委員會赴怡保霹靂慈悲社樂善堂問神扶乩(扶鸞),請神明指示。譚真君降乩云,廟的位置已經不可座,反問是否要重建?委員會在神明指示下,才決定“重建為妙”!後來,五洲司福天尊楊益(筠松)降乩,以詩示喻︰“天爵誠祈善心應,主穴貴起撒豆兵。主威成局武狀元,一甲有現如所願。”書中解曰︰“……此地之穴位就如一盤豆,當你將豆撒落地上時,每一粒都將會變成一位勇猛善戰之精兵,此地之格局已定,一定能獲得一位武狀元(大將軍),此事將會在一甲子內(60年)出現,之後餘蔭將會使到此地方出現很多優良之精兵。”

拆除一間古廟可換來一位武狀元,可謂天大的“喜訊”!所謂武狀元,應該相當于總司令或國防部長,最起碼也是總警長。可是,這不可能會是華人擔任的,而神明也沒說什麼民族或籍貫。總之,整個太平在60年內,因為嶺南古廟的風水關系,會出現一位武狀元就對了。

百年以來,民間傳說古廟的風水極佳,結果被精通風水的洋人給破壞了。傳說古廟建立後,洋人就在對面興建一座大監獄來破壞其風水,因此造成廣東人逐漸衰落不旺。其實古廟建于1883年,而監獄建于1879年,破壞之說缺乏說服力。當然,在1883年之前,應該就有嶺南古廟,當時只是木板建築物。問題是,既然洋人在對面建立監獄,為什麼古廟重建時不改變方向或遷移他處,以避免廣東幫的風水被破壞呢?

歷史上,太平本來就是個地靈人杰的地方!我國首任總警長敦沙列就是太平人;我國首位最高警階的華人拿督陳仁慶,官至副總監,掌管內部安全暨公共秩序部,是當時警界的第三號人物,僅在正副總警長之下,他也是太平人;此外,有幾位華人州警長,也是太平人。至于各民族人才官至部長者就更很多了,最高者曾出了一位新加坡首任元首(總統)尤素夫‧伊薩,還有新加坡前副總理杜進才博士,都是太平人。相對來說,一位武狀元就顯得普通而已。如果拆除古廟可以換來一位華人首相,相信大家都會支持贊同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6.12.10)

糊纸师父:曾元亮

电影《貂蝉》的作品,糊制了一个高大的“吕布 ‘像,旁站着为曾元亮。图片原为黑白,彩色是后来涂上的。(圗:曾良盛提供)

曾元亮为电影糊制的纸艺广告,圗为《拉车得美》之作品。(圗:曾良盛)

曾元亮为江夏堂制作的这辆花车,获得英女皇加冕花车游行比赛冠军。(圗:曾良盛)

糊纸艺术是我们中华文化艺术之一, 纸艺术品易坏,不能耐久,要寻找百年作品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以前,举凡婚丧寿诞,庙会喜庆,商店新张等等,都会有纸艺术品。一来可装饰场所;二来增添气氛;三来令人赏心悦目;四来红白分明,从纸艺术品的色彩可以知道是办喜事或丧事。
然而,时代的跃进,传统的东西逐渐受到淘汰,人们喜欢快速简单,热爱金钱多过传统文化,因此纸艺术行业逐渐式微。
二次大战后,太平有两家著名的纸艺店,主要为做丧事的生意。历史较悠久的是“承瑞盛”,在战前已经在经营了,头家是已故周荣宗先生。他是太平纸艺业的翘楚,几乎无人不知,也是人们开玩笑的对象。比如在谈到屋子的话题时,人们往往会以下面的话来开玩笑:“买屋子还不简单吗?叫荣宗糊一间给你不就行了。”;“我已经订了一辆汽车,向荣宗定制的,嘻嘻,很便宜哦!”……。
另一家是“艺生糊纸处”,东主曾元亮于1953年左右,自槟城来到太平启业,店址在加冕游艺场。他在槟城时,向来自中国的纸艺师父学习中国福建的纸艺术制作法,凭着一手巧艺与人竞争,终于在太平站了一席之地。
1953年适逢英女王伊莉沙白陛下加冕大典,世界各个英殖民地国家都举办庆祝盛会。在亚洲,以香港的庆典最热闹,在东南亚,则以太平居首!
曾元亮在加冕大典时,受到太平江夏堂委托,制作了一辆花车参与游行,花车以一只大老鹰立于地球上为主题,背后为高大的钟楼,钟楼上有一个代表英女王王权的冕冠。整个花车的涵义为大英帝国征服世界,象征世界就在大鹰(大英。鹰谐音英)之脚下之宏伟气概。其精巧的手艺使到他在此次的比赛中获得冠军!以外,他也在太平的多次花车比赛中获奖。
五六十年代,糊纸业曾经发展到广告行业中去,若不是其子保留下来的照片,我还不知道呢?当年广告业不发达,糊纸业就成为商家寻求的对象了。纸艺术品若受到雨水的吹打会破烂,所以这些摆在露天的广告作品,有的以布或木板制成。五六十年代是电影业蓬勃的时代,电影商家为了吸引观众,每当有好戏上映,就请曾元亮糊制了相关的东西,摆在戏院前,吸引人们的注意。
从留下来的照片中,曾氏曾经糊制过的电影计为《环游世界八十日》(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YS)、《油鬼子》、《貂蝉》、《拉车得美》。
其他地方是否有这种糊纸作品为电影招徕观众则不得而知?曾氏之会转型到电影广告方面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的糊纸店就在太平加冕游艺场内,那里共有3间电影院。
后来其店搬迁到马吉律经营,1992年由儿子们继承,改名为“艺生合纸赂”。1998年曾元亮逝世,享年72虚岁。目前其子曾良盛先生负责管理此店。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圗:曾良盛。(2006.12.03)

烧冥品背后的情怀

一谈到丧事上烧金银纸帛、纸衣、纸屋、纸车等冥品,反对者可不在少数。一般上,人们反对的理由是浪费金钱,污染环境,毫无意义,迷信之举,不如革除这些愚昧迷信的东西,将省下来的钱取去做善事。
倘若上述反对烧冥品的理由可以成立的话,世界上许多的民俗习俗,宗教活动等都将消失。我们的民俗生活将显得枯燥单调,许多民族的民俗文化将会死亡。
每个民族的价值观都不一样,所以每个民族的民俗都不同,所谓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就是最贴切的形容。它们能够登上历史文化的大舞台,自然有其因素。这些珍贵的民俗文化,就是世界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在人文精神方面的结晶品。
把话扯得太远了,谈回烧冥品。我曾经写过有关方面的阐释文章,今天就不再炒隔夜冷饭,就纯粹以民俗文化背后的民族情感来谈论它吧!
友人L君的母亲,每逢周一到周五下午六点,一定准时收看Astro—-AEC的台语(福建话)连续剧《意难忘》,在她病重入院时,心犹挂念《意难忘》,还问私人医院里是否有装Astro?医院虽然有,但只锁定几个台而已,没有AEC台,令她感到失望!
每当L君从医院回到家中,听到电视机传出《意难忘》的主题歌<情难忘>时,他简直心如刀割!痛心病重的母亲,因为住院而不能观看。他多么希望母亲能够痊愈,早日回到家中,回到大厅的椅子上看《意难忘》!然而,其母亲的身体渐渐衰弱,最后终于药石罔效,一命归天……。
《意难忘》终于成为L君的“忆难忘”,成为他对母亲永远的情意难忘,更是他心中之痛!他不再看此戏,当主题歌从电视机一传出,他的心头一阵阵抽搐,痛苦不已,眼眶湿润……。后来,他向糊纸店定制一套以纸糊制而成的电视机和光碟放映机,还有几片光碟,他在光碟上写着:“《意难忘》第1集——大结局”!
有人向他说,烧这些东西没用的,先人收不到的。对于L君来说,收不收到并不重要,他只是要弥补心中的遗憾,治疗心中的痛苦,让母亲在九泉之下继续看完《意难忘》,完成母亲的心愿!
也有一些人在答应买电脑或东西给儿子之后,忽然儿子意外身亡,做家长的基于已经承诺,也会糊制电脑等物烧给儿子。他们觉得答应了就要做到,以弥补心头之痛!对于他们来说,收到与否都不重要,烧冥品是假的或真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精神方面不再感到遗憾,精神的痛苦也随着烧冥品而消失了……。
这就是民俗文化背后的情怀,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只有烧冥品风俗的华族才有的精神情怀,别的民族可没有。人家是在烧掉心中遗憾及痛苦,批评烧冥品者,请问你阻止人家烧冥品,你心可安?你有了解民俗背后的情怀吗?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