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身及魂身轿

魂身祭。前面持幡者为“忏童”,后面的魂身坐在椅子上。(圗:李永球)

在祭拜中的马六甲纸轿夫,比太平的大很多。(圗:李永球)

孝眷们抬着魂身轿,此为橙色轿,代表逝者是女性。(圗:李永球)

在北马福建潮州人的丧礼出殡队伍上,会看到一顶纸糊的轿子,由孝眷们抬着游街,那就是魂身轿,里面坐着“魂身”。
魂身,就是纸糊的偶像,分男女性别,从它们的服饰一看就可知。丧礼上,魂身由僧道(或点主官)点眼开光后,逝者的灵魂就归宿在此,经过超度念经完毕,出殡下葬后,则将之焚化。如果是返主仪式,魂身坐在魂身轿里游街,待下葬后才点眼,接着抬回家里进行做大功德(法事),结束后焚化。
与魂身有关系的纸糊品,有“忏童”(也称“接引童”)及轿夫。忏童是接引逝者前往西方去的,而轿夫则是给他抬轿的。魂身轿分颜色,男性的轿是蓝色的,女性的轿为黄色(或橙色、红色)。那是取自天(父)青地(母)黄的颜色。
魂身点眼(点主)的仪式,以前大型功德的返主仪式,须请秀才或举人主持,现在则为拥有勋衔者担任。至于小型的,一般由僧道包办即行。僧道祭魂身的仪式是点燃七盏灯,再超度念经打开五色线的“结”绑在香炉上,这个环节叫做“解厄(也称“解结”)”。
此外,尚有“饲轿夫”仪式。纸做的轿夫,则由“土工(殡仪工人)”负责饲喂。祭品为三枝香、一对红烛、酒、茶、饭、菜肴、红龟、发粿。土工以筷子夹起祭品,做样子饲轿夫们吃,口念“四句”,如:“饲你们吃酒,扛轿不倘相搝(抬轿不可互相拉扯)”、“饲你们吃肉,扛轿不倘相打(抬轿不可打架)”……;又念:“吃菜,给你子孙齐齐平安又无代(子孙平安无事)”、“吃红龟,给你子孙买园丘(子孙购买园圃)”……,子孙们大声回应“好”;“头家就头家命,苦力就苦力命”……。这些四句,除了给子孙们一个祝福外,也鼓励他们努力打拼,购买产业,将来就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劝告轿夫(虚指,其实是指人的本性),工作要认真,不可推卸责任。工作倘若低微,就认命吧,不然就打拼成为头家(老板),就不需要去做抬轿的职业了。整个仪式充满“民俗教育”,而“轿夫”因懒惰抬轿而拉拉扯扯,推卸责任,不正是人们有着的通病吗?
忏童和轿夫,最后与魂身一起放进魂身轿子里焚烧。
魂身轿在中国福建和台湾,被称为“魂轿”。刘浩然著《闽南侨乡风情录》:“魂轿:用以引魂的纸轿,出殡时一并抬上山去,有时上面还安放死者的遗像……”
魂身被当作逝者的替身,在点眼时由孝眷(长子)下跪背负着,然后安放在上有逝者穿过的衣服的交椅上,被供奉及超度,直到法事结束为止。可见魂身是尊贵的纸偶。福建人有句骂人的话:“你是纸糊的啊!碰一下也不行?”或“干那(好像)魂身同样,什么也不能做!”都是骂人如同魂身一般,触碰不得或是软弱无能之辈!
大体上说,魂身属于佛道教之物。其实儒家把先人当作“神(非宗教性质的神)”来祭祀,魂身点眼后,先人的灵魂就归宿在里面,就成了“神”,我们得以恭敬之心来祭祀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1.28)

被拍裸照,别怕!

报章三不五时刊登女人被拍裸照的新闻,由于受害者害怕裸照被公开在互联网上流传全世界,因此受制于人,给歹徒威胁乖乖就范。此后,宛如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歹徒说东,她不敢说西,歹徒要圆的,她不敢给扁!
一位妇女因为借了“阿弄”的钱,利息加利息,债务如雪球愈滚愈大。最后无法偿还,被阿弄逼迫拍下裸照,威胁不还钱的话,就把裸照制成光碟在茨厂街售卖,该妇女为此感到痛苦,日夜忧愁。因此找上张天赐求助。又有一位女人因为被拍裸照,歹徒威胁要一笔钱,不然将公开照片,她因此付了数千元,过了一个月,对方又要钱,她又付了数千元,如此陆陆续续给了数十千,对方还是不满足。最后她鼓起勇气报警,才摆脱这个纠缠多年的噩梦!
还有就是男女双方恋爱时,打得火热,如胶似漆,双方浪漫加上欲火,终于共赴巫山,干出了人生的大事。所谓食髓知味,有了开头,当然不会少了接连不断的缠绵。就如连续剧,一演下去情节曲折,高潮迭起,叫人穷追不舍,一天不看就浑身不爽;也如食毒品一样,一天不吃的话,痛苦万分,一旦吞食入肚,满身舒服爽快,非言语可以形容!
热恋中的男女如胶似漆,有的就拍下裸照或性交图片或影片,这些往往是男人提出的。一旦闹意见分手时,一些卑鄙无耻的男人就以此为要挟,阻止女友的离开,女方唯有被逼就范,苦不堪言!最后还是报警求助。
台湾资深妇运战将施寄青,在其大作《看神听鬼》里谈到,一位精神燥郁症女人曾经威胁她,要写一篇色情小说,女主角就是她。施寄青在书中这样写道:“她说这些话时一脸不怀好意,她以为她这么威胁我,我会乖乖听命于她,她可是踢到铁板了。我当时便跟她说,她爱把我写成什么样的荡妇都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她若做不到,我便追杀她到底。那就是她可以质疑我的道德,却不能质疑我干男人的本事。换言之,她要编排给我的男人数目不得少于武则天的面首,否则是看轻我的本事。其次有关情欲的描写,不能比法国的尚•惹内差,要在他的《繁花圣母》之上,否则根本不够看……”
不得不钦佩施寄青的勇气可嘉,不受人威胁。你欲威胁她愈不怕,愈喜欢。她常说,好人做多了,很想做做坏人。
对于被人拍下裸照,我们就要有施氏的勇敢精神,来应对这些威胁!
所以亲爱的姊妹们,当有一天有人以裸照威胁你时,你就如此对他说:“好啊!老娘早就想把裸照放在网上让人欣赏,谢谢你替我办了,要付给你一些费用吗?”或者以性交的影片威胁时,就说:“本小姐不怕人家看我做爱,这是人生享受啊,请你把我拍得愈淫荡愈好,让全世界的人看我做爱本领的厉害,听听我淫荡的叫床声啊!”
若以这些东西威胁西方人,肯定碰一鼻子灰,因为西方社会开放。在欧洲时,就见到洋女在海边或公园裸体做日光浴。因为我国社会保守,被拍裸照就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所以就容易被人威胁了!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7.1.26)

谁能帮助她?

上个月,友人J小姐来电说,她姐姐的一位朋友R小姐,被自己的亲哥哥强奸近两年了,天天活在万分痛苦中,问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她?
原来,R小姐患有轻微弱智,小学六年纪毕业后,没上中学就闲居在家料理家务。其家位于小甘榜里,父亲已经退休,上有一位长兄当劳工,一位弟弟刚上中学,母亲多年前离家出走,至今音讯全文。家中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靠哥哥一人承担。而她则处理家务事情,虽然是穷人家,但是知足常乐,倒也其乐融融!
她为人胆小,不曾独自一人外出过,到附近的大市镇去做身份证,还是父亲带领她去的,面对大地方的人们,她竟然感到害怕,表现得十分腼腆。即使在今天,她还是不敢也不懂得自己一个人搭巴士到任何一个地方去。胆小又软弱的人,正是最好欺负的对象。在十八岁那一年,有一天,其禽兽哥哥见到渐渐发育成熟的她,竟然色心大起,接着兽性大作,就把她给强奸了……
从此以后,哥哥不断强暴她,若不服从,就施以暴力。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令她处在痛苦的深渊中。
其父亲发现哥哥的兽行后,担心其哥哥坐牢没人赡养,竟不敢报警,只是骂了一句“你是不是禽兽?”也不支持她去报警。哥哥更加可恶,频频警告不可报警,不然会对她不客气。弱智加上胆小,只有暗自流泪!更悲惨的是,她因此怀上哥哥的兽种,肚子渐渐大起来,其哥哥还是不放过,继续蹂躏她。直到有一天,她被强奸而流产,被父亲送到医院去,为了不使医务人员知道她是被强奸的,其父亲竟然骗说她已经结婚!回到家,那禽兽哥哥还是继续干下人神共愤的兽行,身体因为流产而衰弱,需要休息调养的她,继续遭受蹂躏。天啊!他还是人吗?他还当妹妹是人吗?她简直是他发泄性欲的工具!只要是人,听到这里,都要掉下悲哀同情的眼泪!
甘榜里头,大家都同情她的悲惨遭遇,对于其哥哥的兽行,皆人所不齿!
我们想帮助她,劝她报警。可是善良的她却不忍心哥哥坐牢,不忍心没人赡养父亲。我们欲帮助她脱离这种苦海,安排她离家出外工作,可是她不舍得离开父亲,担心没人照顾父亲起居生活,也没胆量在外自己独立生活,更不敢面对外面社会的陌生人。
我们也寻求政党及警官的协助,他们表示当事人如果不愿意或不合作的话,实在很难帮到她。而今,兽行继续在其身上不断发生,泪水继续在其心中不停滴答!一个弱智兼软弱无能的女人,当然无法抗拒一个粗暴男人的暴力对付。难道就让她永远过着这样的恐怖生活?难道真的没人可以帮到她吗?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7.1.19)

人死后的小殓仪式

小殮禮設立帷幕,把尸體圍遮起來,可以避免嚇到人家,幕前的孝子不停地燒紙錢。(圗:李永球)

人一旦死亡,傳統上會有小殮及大殮之禮。所謂小殮,就是屍體放入棺材之前的儀式,大殮則是收屍入棺的儀式。

以前的人一旦逝世,馬上就在其頭邊供奉“頭邊飯”一碗,上面有煮熟的肉,以及一盞“頭邊燈”。頭邊燈之油稱爲“刺油”(閩南話的刺,含有死人屍體之義),一般都禁忌碰之,民間認爲此油可以令人失去好人緣,人見人討厭。也有巫師取去念咒做成“絕緣油”。頭邊飯祭拜後倒掉。(專訪溫碹華,1991年4月16日,太平) 這些習俗已經罕見。

《儀禮•士喪禮第十二》云:“奠脯醢,醴酒。升自阼階,奠於屍東。帷堂。”(用乾肉、肉醬和醴酒祭祀死者。從阼階上堂,將祭物放置在屍體之東。在堂上用帷幕圍隔屍體。)【1】;《禮記•檀弓下第四》:“始死,脯醢之奠”(剛死的時候,用肉脯、肉醬供奉他)【2】。這是古代人剛死不久的祭祀。

頭邊燈也叫“引魂燈”、“指路燈”等,《中國風俗辭典》(252頁)云:“……在死人頭前或腳後所點的油燈名……俗信陰曹地府內漆黑一片,死者的亡靈要借助於燈光才能看清道路。李家瑞《北平風俗類征》引《民社北平指南》:‘停屍於床,……床前燃燈,曰‘引魂燈’。’……”

家裡供奉的神明祖先神位,要遮蓋起來。然後就給死者屍體簡單洗淨及穿上壽衣,那是擔心時間拖久後遺體會僵硬。

穿好壽衣後,就在大廳旁設立屍床,把遺體擺在床上,在床的四周設立帷幕。閩南話就叫做“爻(há)九重”(圍上九層布),就是用整匹“文搭布”(閩南話。白粗布)在木架上下圍繞九層。大殮後撤去,然後這些文搭布就用來裁成孝衣,出殯七天後穿上它,穿這種孝服者不得進入廟宇。(專訪溫鑽華,同上)現在的九重布都是向殯儀商租用,孝服也是買現成貨,早就不再見到這種孝服。

在南馬麻坡海南人的喪禮小殮上,遺體不是放在屍床,而是地上草席上,大廳神位以米篩遮蓋。大門處懸掛一大塊白帷幕。

《禮記•檀弓上第三》:“曾子曰:‘屍未設飾,故帷堂,小殮而撤帷。’”(曾子說:“還未曾對屍體進行沐浴、加衣等等修飾穿戴工作,所以堂上要設上帷帳,直到小殮完畢才撤去帷帳。”)【3】。可見帷幕的歷史至少有兩千餘年。其實設立帷幕可以避免屍體嚇到人家。

在帷幕前擺設靈桌,供奉着逝者肖像、香爐、一對白蠟燭、一碗飯(腳尾飯,上有一個煮熟的鴨蛋及插上一雙筷子,)及一盞燈(腳尾燈,即頭邊燈取到靈桌來供奉。現在已經少見)。孝眷們在靈前不停燒紙錢於陶缽內,稱爲“燒腳尾紙”,給逝者前往陰間時買路吃(買食物)及買路過,買通關係用的。(專訪溫鑽華,同上)我們都把陰間當作陽間來辦,這正反映陽間社會處處關節,都可以金錢買通的現象。不要譏笑陰間鬼差貪污吃錢,我們陽間不也是如此嗎?同樣的,在我們陽間裡設使不付過路費,你別想上高速公路行駛。

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173頁)云:“……也要燒銀紙,稱之爲‘燒銀紙’,因爲亡魂在往陰間的途中要越山渡橋,需要一些旅費,所以要燒銀紙,還要放一香爐,時常燒香點蠟燭,來照亮前往陰間的道路。”

然後,家眷們穿上孝服(也有在大殮後才穿孝服的),並向親友報喪,發訃告。迨翌日大殮,遺體才收入棺材內。

為什麼要行小殮禮守屍一夜呢?其實是考慮到醫學上“假死”現象的可能性出現。偶爾會在報章看到“假死”的新聞,當孝眷們在忙着處理喪事之際,死者突然又活過來,嚇得人們魂飛魄散,個個面無人色!

古人守屍通常是三天,古代生活方式落後,三天才入殮有其用意。《禮記•問喪第三十五》云:“……三日而後殮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衰矣;家室之計,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親戚之遠者,亦可以至矣。是故聖人爲之斷決,以三日爲之禮制也。”(所以說死了三天才入殮,是爲了等待親人的復活。三天還不活,也就不會活了,孝子盼望亡親復活的心意也就更爲減弱了;家中辦喪事的計劃,衣服方面的准備,也可以完成了;而遠方的親屬也可以趕到了。所以聖人就爲此決定以三日入殮作爲喪禮中的一項制度。)。【4】

根據古人的做法,人一死先更衣及裝飾帷幕,小殮後撤去,用衣布把遺體包裹然後移到堂中,等待大殮。現今的方式是將裝飾帷幕及小殮兩個儀式合成一起進行。不僅如此,守屍三天也被簡化成一天。可見民俗是跟着生活環境而演變,現在所有物品都可以買到現成貨,而且繁忙的商業社會也不允許停喪多日,因此自然而然就會産生簡化現象。

傳統有死人不可進屋之習俗。那些在醫院,在外地死亡的人,其遺體都不允許進屋擺放在大廳辦喪事。而有些孝子又想給長輩遺體進入大廳,辦起喪事才顯得體面。在這種情況之下,傳統上可以把死者遺體先當作活人處理。首先,在大門上掛上紅彩布,並給家中神明點上紅蠟燭及香,死者得從後門進入(如果家無後門,就從前面進入,頭先腳後),腳先頭後進入大廳後,並餵以紅棗龍眼茶。整個儀式以喜慶方式迎接逝者回家,當作活人來處理。大約半枝香的時間才吹熄蠟燭,取下紅彩布,遮蓋神明祖先神位,才宣告他已死亡,再以喪事辦理之。(專訪溫鑽華,同上、周亞林,1996年3月5日,太平)

近數十年有佛教人士說,人死後的八小時內不可觸碰遺體,這將令死者感到痛,因此形成小殮儀式及捐獻器官極大的不方便。這個觀念在佛教界已分成兩派的說法,另一派則否定此說,認為死後可以觸碰遺體馬上進行器官捐獻手術。

人死後八小時不可觸碰遺體之說,未見佛經記載,顯然是近數十年來才有的說法,卻被人們奉為圭臬,到處宣傳,以至引起一些小衝突,誠然令人遺憾!我認同可以觸碰的說法,因為人死後整個神經系統完全停止作用,哪來的痛?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專欄,圖文:李永球。2007年1月21日

修訂於2008年10月12日

 

【1】  彭林注譯《儀禮》,324頁。

【2】  王文錦譯解《禮記譯解》上,129-130頁。

【3】  同注【2】,98頁。

【4】  同注【2】下,852頁。

大家来参加团体组织

社会上具有各种各样的组织活动,华社就有血缘、地缘、业缘、神缘(宗教组织)、校缘(校友等组织)组织。此外,尚有慈善组织、国际组织、艺术组织、文化组织等等。
参与这些组织者,在报章或公共场所亮相的机会多,自然就成为社会闻人。有些人参与的组织多,多到十根手指头加上十根脚趾头都数不完,一个月开会的日子有二十多天,多到忙得不可开交。这种人倘若又是组织里的领导的话,那么肯定不会有什么大活动计划,理事们如果不识趣,提议搞东搞西,当然会被拒绝,他真的很忙,对他而言,活动愈少愈好。
一个不以为然的现象,时下在各地处处冒现,那就是卡拉OK歌唱赛!单单一个太平小小的地方,每年相信有数十场卡拉OK比赛在进行。其实那是某些私人公司向华社一些组织建议,然后由组织出钱,公司则负责比赛工作。大家分工合作,倒也合作愉快!问题是当歌唱赛过于泛滥时,这种比赛则显得意义不大,况且来来去去几乎都是这一伙人在比赛。反而艺术歌曲的比赛愈来愈少见,以前太平两年还有一场,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为什么会出现两级化呢?原因是艺术歌唱赛不容易搞,事事都得亲力亲为,不像卡拉OK全部给人包办。
所以,有某个组织邀我入会时,我说若参与的话,一定反对他们搞卡拉OK赛。因为彼此的价值观不同,最后,他们唯有悻悻而去……。
组织里的“蛇”是最多的!一些人参与组织,因为看到组织里的钱财,竟起觊觎之心,千方百计想办法得到;或向外募捐时,通通进入自己的口袋;或购物定货时,要求“甘仙(佣金)”等等,令人不齿。甚至连神明的钱或死人的钱(给丧家的帛金或福利金)也“吃”掉,真的是人神共愤!这种人倒可不少,认识的几个人都是靠这些罪恶勾当过活。一般他们向外募捐后,就向组织报少数,余款私吞。
还有就是霸着领导交椅不走。某位组织领导人向我表示,他其实是不想当会长的,是大家一直选要他,他推辞不了才被逼做下去。那天他说过之后,当开票后他又当选,只见脸上露出喜不自禁的笑容,简直自现其丑!我只当了一届理事就离开,至今已经十年了,他还在当该组织的会长。当你不想当的时候,就写信辞职吧,世界上不曾有“强逼会长”这回事!
最后要谈的是鲜为人知的“勋衔”一事。每年各州统治者的圣诞寿辰之日,社会上好些有功人士则受封赐各种勋衔,这当然是可喜可贺之事啊!
然而,与一班国际慈善组织的朋友喝茶时,三杯落肚后,终于吐出真言。原来他们正在谈论明年统治者的圣诞赐封名单,想方设法推荐理事们受封。本来国际慈善组织是从事慈善活动,帮助社会上不幸的一群。无可否认的,这些慈善工作他们非常落力去干,可是背后的目的竟是以此“邀功请赏”!只见A君说,他去年当会长,要求今年封一个XXX;B君道已经两届了,怎么还轮不到他呢?C君谓,十年前有了初级勋衔,今年要更高的……。
我十八岁参与华社组织,在2000年时完全辞退,现在是无事一心清!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7.1.12)

民俗传统的幛

太平的輓幛,在福建人喪禮中僅存的唯一一面,由女婿贈送。(圗:李永球)

马六甲的輓幛。(圗:李永球)

幛(福建人叫做“軸彩”)和民俗傳統脫離不了關系,在民間紅白事裡頭,一定少不了它,無論是壽、婚、升官、榮封、學成、升職、新廈入伙、新店開張等紅事,就賀以喜幛或慶幛(喜和慶須分清楚);若是喪事的白事,則用輓幛。幛是布料做的,如果采用木板,則叫做“匾”,也有鏡匾、紙匾等等;刊登在報章,就是“廣告/啟事(分賀詞、輓詞)”了。它們的作用,具有祝福、鼓勵、嘉勉、肯定及表彰、贊頌、哀悼的意義。

幛的內容,分為上款、中款、下款。上款通常寫上被人家祝賀(或輓)的對象︰如某先生某小姐結婚志喜、某人新店開張志慶、某先生千古等等;中款則為四個賀詞(輓詞)大字,如同對聯的橫披;下款是賀者(輓者)的自稱︰如某某敬贈、表弟某敬賀、侄兒某敬奠等等。文字采直寫的叫做“直幛”,橫寫(上下款直寫,中款橫寫)稱“橫幛”。除了幛,有的是采用“聯”(對聯),也有幛聯並用。

幛是傳統民俗的賀輓之物,以前很常見,現在愈來愈少見。在婚禮上消失了,在新店開張消失了,在壽誕消失了,在升官、榮封、升職消失了……在喪禮也少見了。衰微的原因,主要是人們認為送幛沒什麼用途,不如送紅包、帛金來得好,主家收到錢後可以用在需要方面。在開張、榮封方面,人們喜愛以刊登廣告方式,一方面廣為人知,一方面對方也會感到高興和光榮!

目前僅輓幛還在民間廣為人們采用,在檳城、馬六甲、新山等地都有。檳城某些議員在所屬的選區內逢人家辦喪事,一定贈送輓幛一面。只要區內有人逝世,輓幛商就送上門,下款寫著議員的名字敬輓,喪家也感到很風光。唯獨太平,輓幛可謂消失得蹤影難覓,現在僅福建人的喪禮,還可以見到唯一一面的挽幛,那是女婿送的。因為出殯後歸虞,傳統上必須安靈供奉逝者,那就以女婿送的這一面輓幛用來供奉,好比神主牌一樣,輓幛成為靈魂的歸宿處,直到除靈為止。然而最近福建人的喪禮也開始少見了,可能是佛化喪禮影響之故。

輓幛在喪事過後就收起,若是好的布料,可以用來裁衣,劣等布料則用來抹地洗車。倘若收到太多,實在難于處理。所以有人認為給帛金(現金)更好,起碼喪家可以靈活處理在需要方面。近數十年來,西風壓倒東風,人們漸漸以花籃敬賀人家開張等及敬輓逝者,可是花籃更加不好處理,擺滿現場阻礙地方,最後只有完全丟棄。就如在太平,人們紛紛以花籃取代輓幛,最後這些花籃只有丟棄在冢山上。花籃和輓幛,起碼後者還有一塊布料可用。

新加坡的慶幛,祝賀新店開張,已是稀有民俗品種! (圗:李永球)

在新加坡這個現代大都會,除了輓幛,新店開張還有人贈送慶幛(也有人送花籃)。當我看到這些賀幛時,實在感到興奮,這個大都會竟然還保留著這個民俗遺產,在我國反而被淘汰了!因為華人的文化自卑感,總覺得自己的東西比人家來得落伍老土,西方民俗放的屁也比咱們古老傳統來得香啊!

在做民俗田野工作時,發現人們紛紛以浪費金錢為理由,批評傳統民俗的不是。如今,花籃非傳統民俗之物,而且是真正無益又浪費的東西,那些批評者,請問你們有何高見?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1.14)

公葬仪式漫谈

馬華公會去年12月公祭創會元老敦陳禎祿,從報章報導的新聞及圖片中發現,公祭儀式有一些問題,本人快人快語,不說出來實在對不起敦陳對于華社的巨大貢獻!

敦陳是華人傳統信仰者(結合儒、釋、道等民間傳統信仰),傳統禮儀講求“祭之以禮”。我見到敦陳後裔獻上鮮花而已,由于敦陳的兒子修信生前已受洗為基督徒,其後裔應也是基督徒,所以他們不再祭祀祖先,一律以花追思。可是敦陳不是基督徒,不祭以傳統禮儀,實在說不過去!

華人基督徒一般都不祭拜祖先,也不持香跪拜逝世的長輩。一些信徒抬高自己的宗教信仰,把祭拜先人貶為迷信愚昧!因此與親友之間往往引起民俗文化的沖突,甚至搞到關系破裂。只因為宗教習俗的不同,親人齟齬不和,實在令人遺憾。他們視這些習俗為宗教儀式,其實那是儒家的傳統習俗,與宗教毫無關系!因為他們的堅持,所以民俗沖突在這些基督徒身上頻頻發生,層出不窮,鬧得大家都不愉快!

友人尤君是從事殯儀行業的,其子信仰了基督教,從此不再持香跪拜祖先。他十分不滿,每逢喪禮上有外國來的洋媳婦、洋女婿,只要是信仰基督教的,他都會問他們為何可以持香跪拜逝者呢?那些洋人回答說,這是傳統習俗,而且他們尊重逝世的先人。他向我表示,原來不持香跪拜的只是華人基督徒。

馬華在公祭儀式上,除了有鮮花,也有上香點燭、讀祭文及行鞠躬禮。然而香爐卻擺在地上,敦陳的石供桌上給鮮花擺滿了。我認為香爐擺在地上是缺乏道理的,因為只有祭拜路邊的“好兄弟”才是如此。香爐應該擺在供桌上才對。整個公祭沒有祭品,傳統上必須有祭品(可以簡單買幾樣水果、糕、餅干、牲品),而且必須有酒,主祭者還得行“祼(guan,將酒灌在地上)禮”,這在古老的《周禮》皆有記載。傳統祭文讀到最後,有“伏維尚饗”之語,就是叫先人來饗用這些祭品啊!對于祭文,我不反對祭文改為白話的,可是連其格式也改掉,就變成了悼文,不再是祭文了!最後我認為應該燒一些金銀紙帛,然後以酒滴在燒處外圍繞成一個圈子。這是“民俗教育”,意思是提醒馬華同志們必須顧好我們的金銀紙帛(財產及權力),不要讓孤魂野鬼(外人)搶去啊!除了敦陳的公祭,也發現族魂林連玉的公祭儀式欠缺傳統元素!幾年前在甲必丹葉亞來的公祭儀式上,反而看到許多傳統的東西,現場尚有潮州大鑼鼓演奏,氛圍分外感人!

祭祀是我們的傳統習俗,不是宗教儀式,可是有些人說不可祭酒,不可祭葷品,這些都是無聊之言。在祭孔儀式上,有羊、豬等牲祭,有祭酒,有燒紙帛。孔子不曾說過“不殺生”,然而某個佛教組織卻歪曲孔子的“仁”為不殺生,實在荒唐!他們為了自己的宗教目的,竟口說妄語,實在罪過!“仁”的意思,應該解讀為“仁愛”不濫殺無辜!

無論你信仰什麼宗教,只要你的先人是華人傳統信仰者,你就得以“禮”祭祀,不得行以自己的宗教儀式,這是尊重。連先人也不尊重,顯得極端專制;連先人也不跪拜,顯得數典忘祖!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01.07)

白铁无辜铸佞臣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这是中国杭州岳飞墓的对联,道出青山因为埋葬了忠臣岳飞,因此流芳百世;白铁则很无辜,这样倒霉,因为铸成万古臭名的佞臣秦桧,而跟着遗臭万年!
一座纪念碑,竟引起一场激烈的争执,实在出乎意料!反对者说,抗日军就是共产党,而共产党在我国杀害人们,无恶不作,不可原谅!共产党仿佛成了过街老鼠,仿佛就是铸成佞臣的白铁……。
在拙作《日本手》里,我肯定了共产党对于抗日及抗英的贡献,但并不认同他们在我国独立后与我国政府的对抗,也不表示认同他们的理念和制度!
抗日军的确是属于马共领导的组织,领先对日本的入侵及对后来英殖民政府作出抵抗的,就是马共领导的武装部队,最先提出独立自治的,也是他们。当年他们为了驱逐入侵者,付出抛头颅撒热血的代价,为国捐躯,光荣牺牲!在日据时代,抗日军与英政府联合抗日,结果在战后获得英政府颁赐勋章,这显示他们的奉献和功劳均获得肯定!然而,后来他们从抗日转变为抗英,功劳马上被否定,即刻被英殖民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
而今,抗日的历史还是不被肯定,甚至被贬为恐怖组织。就如白铁本来是被肯定其价值的,不过因为铸成秦桧这个佞臣,这种白铁就一辈子倒霉了,永世不得超生!
其实抗日军和抗英军均为抵抗外来的侵略者,否定他们岂不是否定我国的反殖民历史吗?他们为国捐躯后的一缕忠魂,倘若在地下有知,或许会大叹“功德做在草”(福建谚语:功夫白做血白流),或许会怒吼:“干脆支持日本算了,肯定会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今天,日军入侵我国所干下的奸淫烧杀暴行,不见得被人谴责。反而抗日组织为国牺牲的功劳,一直受到否定及批评。原因错综复杂,人们难于说明!
百年前,英殖民政府入侵我国,曾受到我国人民的反抗,这些人物在今天已经获得公认是我国抗英英雄,他们的功劳获得肯定,到处可见到历史纪念碑和博物馆在告诉我们新一代,述说昔年抗英英雄的英勇事迹啊。同样的,抗日纪念碑的建立,在情在理都绝对可以被接受。对于历史的阐释,民间可以拥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如此才能显出百花齐放的民主社会嘛!只许官家放火,只允许一种声音,实在不合情,不合理!
记得杭州岳王庙有一副对联云:“王业竟偏安,叹息北征将士;精忠独报国,伤心南渡君臣。”读来令人感慨万分!
我闲来无事,对上述对联作些修改,在此班门弄斧一番:“王业竟偏安,叹息驱日抗英将士;精忠独报国,痛心抹功销史官臣。”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7.1.5)

闽南语的新营养元素

一般上,人们都认为香港粤语流传面广,而其他方言在这方面则不及。就如我们媒体上的语言文字,多多少少都会用上香港粤语词汇,而其他方言呢,只有靠边站的份。这是当然无可否认,而香港粤语的盛行,主要是香港电影的影响。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绝对。近几年,我们的媒体开始用上闽南话的词汇,比较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采用台湾话(台湾的闽南话)才对,此现象也是从台湾兴起。
下面列举数个广为人们采用的台湾话(闽南话)词汇:
透透——有彻底;一直到底之意思。“走透透”之意思,就是彻底走遍;“吃透透”则为吃尽美食之义;“玩透透”即是玩遍一切事物。本邦福建话(闽南话)有用之。
呛声——义即放话;放声骂人。
三不五时——时常;经常;有时候的意思。台湾施寄青著《看神听鬼》里,此话用上多次,在35页中有这样的描述:“我第一天来时,不知他为何不断搓手指,不断打嗝,三不五时又低头闭目。后来才知这是通灵现象。”本邦福建话有用之。

趴趴走——华语(普通话)的趴比喻:1、胸腹朝下卧倒:趴在地上射击。2、身体向前靠在物体上;伏:趴在桌子上画图。而“趴趴走”的意思与上述没关系,它是个闽南语词,义为到处乱跑;四处走动。闽南语音pa pa zao,这里它被写成“趴趴走”,pa pa 写作趴趴,是谐音字。
好康头—— 好的事情;途径;门路。原字为“好空头”。本来“空头”多作贬义用,但也可作褒义词。如:“我介绍你一个赚钱的空头”、“有空头的时候,我才通知你”。“好空头”也可简化为“好空”,所以也有“歹空(坏的事情)”的词汇。台湾话多数简化为“好康”,倒是变化得传神。在台湾,经常可见“好康”这个词汇出现在广告上。在《看神听鬼》(页63)里也有“好康道相报”这句话,义即好的事情(东西),大家要相报哦。本邦福建话有用之,且影响及马来语。闽南语的“空”就是“洞”,故马来话以lubang(洞)来翻译“空头”。《马来语大词典》(页761)收录这个民间俗语词,义为机会。ada lubang(有空头),就是有机会、有门路、有机可乘。
铁齿——固执;顽固。本邦福建话有用之。
抓狂——勃然大怒;生气到有点失去理智。
强强滚——比喻热得爆炸!比如:台湾大选强强滚!强强滚原义是比喻沸腾;热气腾腾,人声鼎沸。强强原字是“ 沯沯 ”,这是生僻字。改作谐音华语的“强强”,无论在读音,还是字义方面都非常的妙!本邦福建话以前有用之,近年已少人说。
老神在在——比喻老经验遇事情沉着不慌。本邦作家小黑在<与文莱苏丹握手>描述:“最得意的是我们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作家,见惯葫芦不稀奇,只套上一袭峇迪,就可以老神在在,轻装上路。”(《南洋商报•商余》2006年12月14日)本邦福建话多用“在在”而已。
活跳跳——比喻新鲜;还活着。如:这尾鱼活跳跳。本邦已少用。
碎碎念——唠唠叨叨。闽南音she she liam。以“碎碎”取代she she,使人望字生义,连想到唠叨不休的意思。本邦少人用。
在地——本地,当地。如:在地文化。本邦少人用。
综合言之,台湾人给古老的闽南语注射新的营养元素,把闽南话的生僻字或方言字,改为谐华语音的字,而且兼顾词义,的确使到闽南话活起来且跟进时代,令人容易吸收明白,大大地增加了华语的词汇。毕竟华语并非十全十美,它还得从方言吸取更多的养分,才会更加完美充实!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2.22)

巴士上的真情

无车阶级的人,当然得靠走路,搭巴士、公共交通工具出门。而我虽然不是无车阶级,但是“车”也不是四个轮的马西里。两个轮的脚车,给我踏到又破又烂,经常都不锁放在路边也不会被偷,可见是多么地破烂啊!
有这辆脚车踏,我已经感到谢天谢地了!因为世界上没有脚车的人,还有着几亿人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精神虽然有点阿Q,但是像我这样洒脱的人生,生活是悠闲自在的,不是吗?可是这辆烂脚车,最近被人偷去了。偷者应该不是偷脚车,其所偷的,可谓是废铁。废铁有价嘛!
由于出远门都靠巴士,长期乘坐巴士,自然在车上阅历各种事理人情。大城市的巴士上,只见人们匆匆忙忙上下车,几乎每个人都是紧绷着脸,冷酷无笑容,如果向他们问路的话,虽然也会获得回应,但是一般上他们会有防备之心,似乎戒备外人的进一步越过其防线!对他们而言,外人多数不可靠,必须具有防人之心,小心为妙!
小市镇的巴士上就不一样了。一般上乘客都是认识的,同一个乡村嘛!一上车大家就滔滔不绝,东家长,西家短地说个没完没了……。即使大家互不认识,人们也会亲切地与陌生人交谈。所谓一见如故,就是最佳的形容词了。乡下人热情友善,对于陌生人会报以亲切感,他们的生活朴素,较少奸诈欺骗,所以容易相信人。
乡下人的住家经常不闭户,邻居走街串巷,访家探户,就如到自己的家一样。不像城市人的门户深锁,怕陌生人就如怕鬼一样。我作田野工作时,在城市与乡下的感觉就不一样。乡下人之热情,往往令人深为感动。有时找的人也不认识,我走进他的家,那个人也不在,其女儿也不怕陌生人,甚至马上摇个电话给父亲,让我们直接谈起话来。
小市镇的巴士也是一样,给人的感觉就是热情亲切。我在台湾自助旅游时,住在台北淡水乡下地区,那是友人廖经伟君特地请求房东先生租出一间房给我。本来房东不答应,因为租给我半个月,将错过大学新生租房的时机,将会导致一个学期没有收入。后来,却慷慨免费让我住下了,真的万分感谢!就在那里,我经常乘坐地铁上台北市,但要到地铁站,得乘搭巴士去。巴士有两种,一种是在大路边乘搭的公共巴士;一种是地铁巴士,班次不多,却深入乡下许多小巷去。后者以老人家最喜欢,我乘搭过几次,发现那些司机与乘客关系融洽,司机谈笑风生,引起大家的欢笑不绝!
他们之间以台语交谈,台语也就是我们的福建话,我当然听得懂,也跟着大笑起来……。他们不知道我是外国人,也当我是自己人,大家不分彼此地交谈。最后一天,我拎着两个大行李乘坐地铁巴士到地铁站,然后又乘地铁到巴士站,再乘巴士赴飞机场。当我提了行李下车,那位巴士以台语问我:“少年的,看来你是要出国哦?”我以福建话告诉他:“不是出国啦,是回国,我不是台湾人,是马来西亚人!”一番话,却令他愣了一下!
我喜欢小市镇,也喜欢小市镇的巴士。

光明日报·光明论坛·侃侃集。文:李永球。(2006.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