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碗和七式粿

现在的十二道菜碗、饭、酒、茶及七式粿。传统得在每一样祭品上插上竹叶,象征逝者有气节,子孙长盛不衰。佛化丧礼改插鲜花,不知有何喻意?(圗:李永球)

蓝龟、米糕、红龟。(圗:李永球)

面头白龟。(圗:李永球)

北馬福建人的喪禮,必祭以豐富的菜肴和糕粿。菜肴和糕粿,必須分開來談。

菜肴︰24碗“菜碗”、24碗飯、24杯酒、24杯茶、配與24雙筷子及24枝湯匙。糕粿︰七式粿(或五式粿)。

菜碗,就是菜肴,即煮上有魚、肉、蝦、雞等24道的菜肴。以前做的較精細美觀,現在的較小碗簡單,甚至簡化剩下12碗而已,連飯、酒、茶、湯匙也跟只有12個。

七式粿,或稱七色粿,就是七樣的糕粿,通常是面頭白龜、白龜、白麵龜(或白發粿)、枕頭粿、米糕、粿哥芝及紅龜。采用七式粿者,至少必須是祖父或祖母級的身分,不然只可用五式粿,未婚早夭者則不可享用。下面是簡單的七式粿介紹︰

面頭白龜︰與紅龜的做法一樣,不過是白色的,成分為糯米,有餡。我國的面頭白龜在台灣被稱為面頭粿,相傳為孔明發明。《光華》雜志1996年1月份之〈黃合發糕餅店〉指出︰“頭旬時,拜‘白粿’,稱‘面頭粿’,典故來自孔明祭江,不願殺頭祭拜,以做粿取代,故稱‘面頭’。”它是喪事最重要的糕粿,民間認為膽小的小孩吃了膽子會變大。閩南話的“面”及“麵”不同音,面頭白龜是面部的“面(bbn)”,不是簡體字面粉的“面(麵bbn)”,不可不察。

白龜︰即白色的紅龜。

白麵龜︰即白色的麵龜。(白發粿︰就是白色的發粿)

枕頭粿︰以香蕉葉包裹的一種形似枕頭的糕粿,其實抄襲自馬來糕粿。

米糕︰即馬來糕之一的糕點。傳統福建米糕是不加椰漿的,它是喪事重要糕粿之一。米糕性黏,希望逝者子孫團結黏在一起;其二,逝者靈魂吃了米糕後,因為手黏黏而到河邊洗手,洗了手後看到手發黑,這時候方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了,他才會舍得離開親人而去。

粿哥芝︰即馬來糕之一的糕點,以香蕉葉包裹,呈尖形金字塔狀。

紅龜︰眾所周知的福建糕點,糯米磨粉包餡,下墊香蕉葉。

以上七式粿,只有紅龜是紅色的,其他都是白色或為香蕉葉包裹。喪事尚白,故以白色為主。為什麼華人喪事竟然有用馬來同胞的糕呢?這是福建與馬來文化交流的特色,顯見北馬福建文化有著濃厚的峇峇娘惹文化色彩,非常的本土化。

馬六甲喪事有用菜碗,卻沒有七式粿,目前只在北馬有。然而,北馬文化堡壘的檳城,也少見七式粿了,反而在太平有頑強的七式粿民俗。此外,在大型的功德喪事法事上,除了七式粿,尚有五種不同顏色的“五色龜”,就是紅龜(代表親友)、黃龜(代表女死者)、藍龜(代表男死者)、青龜(代表孫輩),紫龜(代表曾孫輩)。

以前出殯前的法事上要一整套的祭品,出殯當天又要另外一套。菜碗須24碗,80年代開始減少到只有12碗。七式粿以前每樣24個,現在只用12個。蓋因以前的農業社會物質貧乏,鄰居親友可以幫助吃掉這些奠品,現代工商社會則沒人要吃這些東西了。由于這些奠品祭拜後多數丟掉,因此也就愈做愈少,這種做法是順應時代轉變,可避免浪費。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4.08)

古今的招魂仪式

许玮伦的招魂仪式在其车祸地点举行,由僧人主持,其弟捧着许氏灵位,男友手持招魂幡。(星洲日报)

将灵魂召集于魂身后,再取逝者穿过的衣服套在魂身上。(圗:李永球)

傳統習俗在一個人逝世後,就得由僧道以招魂幡為其招魂,把逝者魂魄招集起來,歸宿于神主牌或魂身等處,以便舉行超度儀式。假如是在戶外遭遇橫禍而死者,就得到現場去招魂。比如︰2004年9月間,中國少年許劍煌斃命于我國某私人住宅泳池,處理其喪事的道士到出事現場為其招魂,卻不被允許進入,于是只好把香案設在戶外舉行招魂儀式;不幸于今年年頭遇車禍逝世的台灣歌星許瑋倫,招魂儀式即由僧人主持,在其弟弟及男友陪同下,赴車禍現場舉行。

招魂是古代的一種習俗,至少有兩千餘年。《儀禮》云︰“士喪之禮……用一個人為他招魂,招魂時用純衣,纁裳的爵弁服,上衣和下裳的左邊連在一起,左邊的交領連在帶上。從前坡東邊登上屋子,站在屋脊中間面向北用衣服招魂。高喊︰‘噢某人回來!’連喊3次,把衣服從前面扔下。下面一人用衣箱接住,從東階登堂把衣服蓋在尸身上。招魂的人從後坡西邊屋檐下來……”(《評析本白話三禮》)

《禮記》的記載更多︰“給國君招魂,必須在平時居處的地方,祭祀的地方出入的地方和曾經到過的地方舉行”;“招魂之辭和喪幡寫的內容,從天子到士都一樣,男子直稱其名,婦女就寫姓和排行……”;“招魂的人從東面的飛檐上去,在屋子的正中踩在屋脊上,用竿挑起衣服,面向北大聲呼喚死者的名字3次,然後把衣服卷起來擲在屋檐下,掌管衣服的司服接住,招魂的人從屋子西北角的飛檐下來。客死在異國的人、死在公家館舍的招魂,死在私人館舍的不招魂。死在野外,就登上死者所乘車的左邊車轂上招魂。招魂用的衣裳不再穿在尸體上,也不用它裝殮……凡是招魂,招男子的魂喊名;招婦人的魂喊字……招魂以後才開始料理喪事。”(同上)

為什麼要招魂呢?《禮記》說︰“招魂,是孝子盡其愛親之心的作法。而分禱五祀則是希冀親人從幽暗之處返回,這是祈求鬼神的方法。”(同上)

這些記載告訴我們,以前的招魂不用僧道,而且是用逝者的衣服招魂,招魂者爬上屋頂去,大聲連喊3次逝者的名字,與目前我們見到僧道主持的儀式大相徑庭。

換句話說,這些古代傳統的中華禮儀,為儒家所保存提倡。然而,當佛道二教興起後,它們也吸取招魂之俗,並把它轉變為本身的儀式。而今佛道教大興,儒家式微,人們反而不知道原來佛道教的招魂是借自中華古代禮儀!現在我國的招魂儀式,是由僧道以招魂幡將逝者靈魂招集後,並集于魂身(紙偶)或神主牌裡,再取一件逝者穿過的衣服套在魂身上一起超度。要用到逝者穿過的衣服,這與古籍記載的有點接近。

古代的招魂儀式都由非宗教人士主持,那時我們的風俗皆無宗教性,不僅于此,我們的燒紙錢、燒紙屋、大殮、小殮、出殯、埋葬等等儀式,也是非宗教的。後來佛道二教的興盛並漸漸滲透,如今所見反而是後二者涌現後來居上之勢,把傳統禮儀全給吸取過去,導致人們誤以為都是宗教的儀式。事實不然,這些儀式不需要僧道,我們俗人也可主持啊!

我們的風俗本來就不屬宗教,祈望將來中華禮儀傳統喪禮會重現,那是屬儒家的喪禮!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4.15)

烧香·祭酒·跪拜

潮州会馆祭祀柔佛古庙元天上帝,完全根据传统礼仪而行,主祭者身穿汉装布纽长衫跪着献酒,酒器是古代的“爵”。

柔佛古庙三月三祭祀元天上帝,宰猪杀羊连血生祭。乃古代有虞氏时期崇尚“生气”以降神的古俗。(圗:李永球)

太平黄清赞先生是丧礼祭奠的司仪,在一场传统丧事上的家奠时,几位信仰基督教的儿女向他表明不持香也不跪拜已故的父亲,他嘱咐他们站在正在跪拜的兄弟后面,岂料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篱笆门外的洋灰墩上去坐了。当轮到也是信仰基督教的洋女婿祭拜时,黄君问是否可行华人礼仪?洋女婿说:“I respect your religion(我尊重你『逝者』的宗教)”,于是跟从传统礼仪持香跪拜一番。黄君也曾见过洋媳妇与夫婿从国外回来奔丧,一下车也跟着匍匐(四肢在地爬行)到灵前。反而有些华人视这些礼仪为迂腐行为!
在cari中文网站里头,有人针对烧香、祭酒、跪拜而争辩,尤其华人基督教徒都坚持这是宗教仪式。现在,让我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些仪式均非属宗教的,而是我们的传统礼仪。
传统观念认为人死后灵魂不死,会到另一个世界去,那里是我们已故祖先居住的地方。所谓事死如事生,我们得祭祀祖先,如生前一般对待之。所谓祭之以礼,就是在祭祀祖先或天地神灵时,以礼邀请降临享用祭品。古人因此设定了一套礼仪,以便邀请祂们降临。
《礼记•郊特牲第十一》云:“有虞氏时的祭祀,崇尚‘生气’。祭祀用鲜血、生肉、半生的肉,都是用生气。殷人崇尚声音。在杀牲之前,一直演奏音乐。奏过三个乐章之后,再走出庙门迎接祭牛。他们大声呼喊,用声音在天地之间诏告祖先。周人崇尚气味。灌地降神用郁鬯(chàng 古代祭祀用的一种酒)的香气,用郁金香草之汁合着鬯酒,香气可以直达地下。灌地时用有柄的玉勺,也是用玉的气味。灌地以后,才迎祭牲,这是借助阴气求神。用点燃的香蒿合着黍稷,让阳气充满墙屋。向尸献酒以后,用祭牲的肠脂合着原先点燃的香蒿产生气味。这是借助阳气求神。凡是祭祀都要求神降临,都要按这些仪式慎重行事。”(评析本白话《三礼》页475)
我们今天的烧香及祭酒仪式,就是两千多年的周代遗风。我们以酒灌地,就是源自周人以郁金香之汁合着鬯酒来灌地;周人用点燃的香蒿合着黍稷让屋子充满气味,就演变成今天我们的烧香礼仪,这些都是为了降神。至于更早的有虞氏的崇尚“生气”,即以生肉、鲜血祭祀来降神古俗,今天的道教、真空教及民间信仰里还保存着。如柔佛古庙游神及三月初三的元天上帝诞辰,就有宰猪杀羊连血生祭神明之古礼。
至于丧礼上的跪拜,《礼记》曰:“拜和叩头触地,都是极其哀痛的表现。而叩头触地更是哀痛到极点的表现。”跪拜是一种古礼,表示哀痛。由此可见,烧香、祭酒和跪拜皆是源自古代的礼仪,与宗教毫无关系。(同上页392)
近日报载华团公祭“第二次世界大战柔佛州华侨殉难烈士公墓”,仪式为上香,祭酒,献金帛(纸钱)、牲醴、鲜果、花圈,朗读祭文及行三鞠躬礼,仪式符合传统礼仪,不像公祭敦陈祯禄的草率。敦陈名言:“不懂华人文化非华人”,岂料公祭他的却是不伦不类的仪式,根本不符华人文化之传统礼仪,这样是否对得起他呢?
烧香、祭酒、跪拜是传统礼仪,甚至连烧纸钱、纸屋也是传统礼仪,不是宗教的东西。然而今天,某些华人抗拒这些礼仪,反而洋人遵从之。哀哉,数中华古礼之保护发扬,还看洋人!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