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盟的爱,缺少海誓!

在那浪漫的时刻,嘉问她:“萍,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只要你愿意就行,什么障碍都会克服。”看着他酷酷的皱眉头眼神,在这一刻她真正爱上了他!“我愿意!”说完,萍闭上眼睛,感动得掉下眼泪,嘉即刻吻她……
在高岗上,浪漫加上冲动,他们作出了山盟,约定终身,不过没有海誓,始终有点遗憾!
在下岗时,亚萍不小心跌倒撞伤了脚,嘉背着她走回去,亚萍又一次被感动,认定他们的缘分前世已经注定。
晚上在酒店里,嘉为她推搓脚的淤血,并给她按摩全身,终于在当晚,他们发生了关系……如果套用“缝门今始为君开”、“共赴巫山”、“翻云覆雨”这些词汇,读者诸君可能会抗议,什么时代了,还这么老古董!所以不得不采用现代的语言,就是说他们首次发生了性关系,在情不自禁下,他们从肌肤触摸逐渐接吻,阿嘉慢慢展开攻势,一根舌头灵活游动,从嘴唇至耳朵,再往下滑行到颈项、胸部,越过高山,攻克高峰堡垒!碰触到敏感地带,亚萍浑身抖擞,低声呻吟……
——10——待续

文明祭扫是崇洋媚外?

李永球君4月21日在〈清明豈可“文明祭掃”〉一文中,認為中國在清明推動集體“文明祭掃”如“鮮花祭祀”、“家庭追思會”等倡導文明祭奠,樹立健康的祭祀文化為崇洋媚外的心態。本人認為,李君此言,值得討論。

拋開“老祖宗”的傳統不論,清明本來就是個提倡孝道的節日;換言之,孝,方為清明祭祀的優良文化本質。追思先人的貢獻與庇蔭,實為清明的實在意義。就此點而論,清明祭祀未必就得伴以香燭糕點等不可。

我們怎麼也不能否認,如今華人清明祭祀帶有迷信思想、浪費作風。一切都講習俗的大部份孝子賢孫,未必就能理解清明的真正文化意義,或對先人的深刻追思。明顯的一點,古人清明祭祀,念及親人欲斷魂,今人祭祀卻放鞭炮,好不熱鬧!

焚燒金銀紙帛是一般的清明習俗,這幾乎是“小兒科”了。如今祭祀方式推陳出新,連先人也得搭陽間飛機,甚至觀賞演唱會。琳瑯滿目的紙扎品舖天蓋地而來,這清明的真正概念是否被模糊了?李君肯定會說傳統的風俗不可滅,否則便是崇洋媚外。但我想說的是,留在陽間的人燒金銀紙帛當然是習俗,當中是否隱含“功利”思想,我不敢斷定。

李君說“鮮花祭祀”是西風東漸,我想告訴李君,我每年清明祭祀都帶領孩子同往,在先人墳前除草添新漆,之後一束鮮花祭告祖先,再向小兒敘述先人的點點滴滴,緬懷惦記先人的功勞。我可沒有半絲媚外崇洋的心態。我不會也不敢忘祖,我不是在學習人家的習俗;放棄傳統習俗,並不會讓我變成“香蕉人”。

李君說對待先人要事生如事死。但孔子答季路的問話時卻說︰“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許多人如何事奉先人生前的道理全然不懂(或故意不懂),先人死後卻突然改變“習性”一切依照傳統習俗,豈不可笑?生活中“未能事人”的例子比比皆是。

對先人祭之以禮沒錯,先人在世盡心孝順奉養,比死後祭以如何風光的傳統習俗,更有意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謝陽聲‧2007.05.06)

 

讣告的修订工作

有數位讀者在《溝通平台》談及“訃告”的問題,大家給了不少寶貴意見,尤其建議白話訃告及應當做出一些改革。

星洲日報廣告總經理經理黃康元先生為此找上門,請我協助整理關於訃告的資料,將不正確的修訂,弄出一套適合大馬國情的訃告。老實說,這是燙手山芋,實在不好處理。然而,目前本地華社訃告的問題一籮筐,不整理也不行啊!答應他後備感壓力,有些後悔!

一般都認為舊式訃告太落伍,不適合現代社會。因此新式白話訃告漸被人們所接受。人們挑出舊式的種種毛病,其實新式的也會出現問題,不見得完美。例如︰“我們最敬愛的至親”。許多人將父母送到養老院去,一年去看幾次而已,這實在不符“敬愛”兩個字。至於採用“至親”,訃告裡有旁系親族,也名不符實啊。而且整句話裡沒有一個發訃者代表,傳統上必須有一位代表發訃,由他任喪主,而他與逝者的稱謂在訃告上相應。他是兒子的話,那麼就稱呼逝者為“顯考XXX……”個人認為應該包容舊式(已作修訂),也不反對新式的,百花齊放任君選擇,不是更好嗎?一味反對舊式訃告,是要不得的行為。

只要稍微注意,就會發現訃告裡錯誤百出,尤其稱謂。因為人們的不瞭解,所以一律簡化到慘不忍睹。傳統的“兒子”稱謂,即孤子(父逝世)、哀子(母逝世)、孤哀子(父母俱亡),這種稱謂雖然古老,卻一目了然,讓我們瞭解其雙親存亡狀況。現在已經不用這些了。此外,尚有“如男”(繼父逝世,前父兒子自稱)、嫡男(繼母或妾逝世,元配兒子自稱)、庶男(元配逝世,妾的兒子自稱)、嗣子(過房入嗣之子)、義子(干兒子,契子)、養子(認養之子)、誼子(逝者之子的結拜兄弟)……現在發現很少有這些稱謂,而一律采用“男”,可見懂得傳統稱謂者並不多。因為不懂,大家也亂用一場或簡單化,省下功夫,卻剪斷傳統稱謂的臍帶。

台灣民俗專家楊炯山在《喪葬禮儀》裡提供大量訃告的資料,他在這方面經驗豐富,值得我們參考。在大馬,目前尚沒有一位民俗專家,有的話也是冒充的大炮王。對於訃告,還是希望結合大家的寶貴意見,集思廣益,才能盡善盡美!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文:民俗研究者 / 李永球。(2007.5.17)

传统礼仪祭祖是民俗教育

首先,感謝謝陽聲先生5月7日《“文明祭掃”是崇洋媚外?》的回應拙文。

首先,我們需瞭解一個傳統節日的意義分為“精神”與“習俗”兩類。我們華人最注重“民俗教育”,通過民俗禮儀,可以讓人們瞭解精神意義。譬如以魚肉糕果,燒香焚紙祭拜先人,就是通過傳統習俗間接教育人們,整個祭祀禮儀告訴人們一個“孝”。除了必須以事死如事生之禮儀孝敬先人外,對於在世的長輩也得孝順,這樣才符合“孝道”。我們不像西方人只講“生前孝”,而是“一生的孝”,既是生前必須孝順長輩,在他百年之後,必須以生前孝順他的方式來祭祀他。所以,那些生前不孝長輩,死後才來祭祀者,不配稱“孝”。那些生前孝順長輩,死後卻沒祭祀者,不配稱“禮”。唯有兩者齊全才是完美的孝道。

謝君說“清明祭祀未必就得伴以香燭糕點等不可”。站在傳統禮儀來說,沒有“香燭糕點”的祭祀,就不算是祭祀,更不符合傳統的“孝”和“禮”。

至於他說,講習俗的大部份孝子賢孫,未必就能理解清明的真正文化意義或對先人的深刻追思。其實,不講習俗的孝子賢孫,也未必就能理解清明的意義或對先人的深刻追思。這關係到個人的思想觀念問題,與“習俗”毫無關係,兩者不可混為一談。關於清明燃放鞭炮,那是祈求家族興旺,並沒有違反清明祭祖孝道精神,我們應該尊重人家才是。就如洋人以鮮花追思先人,他們沒有祭祀的風俗,我們必須尊重人家不同的習俗。

傳統上必須燒一些金銀紙帛給先人,這有其民俗意義。對於琳瑯滿目的冥品,那是商家搞出來的東西,我認為可以不跟。台灣學者徐福全指出,對於冥品(明器),孔子認為不須要全部都有,人死後當他消失是為不仁,當他活著則是不智……孔子的意思是認為,給死人的明器不須要當他還活著般樣樣都要有。根據徐君之說,先人死後不以香燭菜餚之禮儀祭祀,就是不仁,燒更多明器紙帛給先人,就是不智。我認同其說。

謝君說不敢斷定燒金銀紙帛是否隱含“功利”思想。燒紙當然不含功利,那是傳統習俗,更不是迷信。

謝君每年上墳祭先人,除草上漆後,以一束鮮花祭告祖先,再向兒子們敘述先人故事及緬懷功勞。其所為值得稱贊。問題是其先人是基督徒的話,我尊重其宗教信仰,不敢妄加批評。倘若其先人是華人宗教信仰者,而他祭以鮮花,就是所祭非禮,乃不尊重先人,不符合傳統禮儀和孝道。他放棄傳統習俗,當然不會變成“香蕉人”。就好像娘惹巴巴講馬來話,穿馬來服裝一樣,卻比華人更“華人”。

中國西南大學張詩亞教授說,華人與其他民族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以“禮”為行為準則。所以當我們採取西方的鮮花祭祀,雖然我們還是強調孝道的華人,可那只是精神方面的,習俗方面已是放棄傳統祭祀的“禮”。我的意思不是排斥西方文明,應該是包容之,在祭祀中加多一樣鮮花。

最後,謝君以“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來回應我,並說人們不懂得生前侍奉先人,死後卻一切依照傳統習俗,豈不可笑?其實,“未能事人”者,尚包括那些不依照傳統,也不懂得生前侍奉先人的人。難道說不依傳統者,就懂得生前侍奉?換句話說,侍奉先人與依照傳統是兩碼事,兩者不可相提並論。

整個清明祭祀習俗,有其“民俗教育”,通過祭祀活動可以培養文化價值觀,我們社會需要它來維持和諧。傳統祭祀累積了兩千多年的寶貴經驗,從香燭到糕果,從跪拜到祭酒燒紙,都富有文化內涵,可供研究人類的文明價值,是珍貴的文化活化石。

星洲日报·言路版。文:李永球。(2007.5.16)

柬埔寨与中华文化

墙上神龛右边是”神位“ ,左为”祖位“ ,就把众神明及祖先供奉在一起了。(圗:李永球)

地主公与弥勒佛供奉在一起。(圗:李永球)

汉装裤反而被柬埔寨及泰国发扬光大,洋人、日本人、韩国人非常喜欢,请问你会穿吗?你穿过吗?(圗:邱涌耀)

千餘年前的柬埔寨,有個興盛輝煌的吳哥皇朝。吳哥皇朝深受印度文化影響,除了興建大量的印度教及佛教色彩的吳哥窟建築外,生活文化也都是印度文化的翻版。其實整個東南亞文化,都是深深受到印度文化的影響。與印度文化比較,中華文化對東南亞的影響是較晚及相對的少。

柬埔寨的華人以祖籍潮州居多,近年政治斗爭事故之故,導致華人大量外移,也有許多華人經過通婚而被同化。雖然也有華文學校,可是好些華人卻不懂華語或方言。不過會華語及方言者還是有的,我就常以潮州話和華語跟人們交談,“家己人”(潮州話,自己人)講家鄉話,分外親切。柬國文化,如語言方面就與潮州話有融合現象。

柬國傳統音樂充滿印度色彩,可是也有我們的二胡及揚琴,而後者就是潮州傳統揚琴。以前柬人吃飯是用手抓的,後來受到華人影響也用筷子。

飲食方面,其食物接近印度及泰國,糕點與泰國及馬來風味頗似,餅干則為潮州式。柬人、越南人,泰國人均受華人影響,皆有祭祖習慣。當地華人供奉的神龕上,左為“神位”,代表眾神明;右為“祖位”,代表祖先,的確簡單。

由于華人善于經商,柬人十分羨慕,他們認為華人賺大錢是因為誠心供奉神明之故,所以仿效華人祭拜神明。潮州人均有供奉地主公的習俗,柬人也跟風。幾乎所有的商店都供奉地主公,神龕上寫︰“五方五土龍神,前後地主財神”,旁有一行小字︰“先姑先友神位”。與我國的地主公大同小異,只是它們的“前後地主財神”,我們則為“唐番地主財神”,我們不供奉“先姑先友神位”,根據他們解釋,那是供奉“無主孤魂”之靈位。他們在地主公處也供奉彌勒佛,稱為“笑佛”。其神像是留胡子,蓄髮辮,綁紅布巾的有趣樣子,非常本土化,彌勒佛竟然是這樣子的裝扮,的確耐人尋味!

柬人服裝本受印度影響大,穿紗籠及上衣。百年前華人服裝開始傳入,他們也穿起漢裝布紐衣和漢裝褲(俗稱“四腳褲”)。這種衣褲在泰國及柬埔寨到處有售賣。泰國古方按摩中心是提供漢裝褲給顧客穿的,柬國的一些餐廳服務生是穿漢裝褲的。反而在中國港台卻見不到漢裝褲了,我們的衣褲還得由友族來發揚推廣,真是慚愧不已!

在我國,漢裝衣褲在太平的道教九皇齋戒還可見到,我也有幾套,每年都會穿上幾天,做幾天傳統打扮,以示不忘根!君不見馬來同胞、印度同胞在節日或喜慶穿上民族服裝嗎?傳統漢裝衣的布紐扣,左邊是球狀紐扣,右邊是套口的紐襻,左陽動,右陰靜,但是泰國及柬國的是右紐扣左紐襻,他們的風俗以右為大。漢裝褲的裁剪法是傳統的“四柱較”,我詳細觀察這些褲,皆符合傳統裁剪。褲的穿法如穿紗籠,不是每個人都會。許多華人不僅未穿過,甚至見也未見過,這是華人的悲哀!讀者諸君如到泰國或柬國,請記得買幾件來穿,不懂得穿法就請教當地人吧。他們不是華人,卻比我們懂得穿漢裝褲!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5.20)

苏格兰的爱

除了情话绵绵,假期间他们会互相邀约对方一起旅游去。
第一站是苏格兰,那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当火车缓缓到站,你会被站外景色所迷,悠悠高岗上绿草如画,充满魅力。站外有座大文豪纪念碑,细致精巧的雕塑,大文豪石像就坐在碑里头,黄色石头雕塑在风吹雨打太阳晒之下,出现黑色斑驳,显得沧桑宏伟!
穿着格子裙的苏格兰男子在吹着风笛,人们吃着奶油饼,宁静的街道,古朴的建筑,悠闲的生活环境,就是人间一副最美丽的景致!游人踏上这里,肯定忘记了家,不知天上人间,今夕是何年……
阿嘉牵着亚萍的手,两人漫步在苏格兰的大街小巷,深感幸福不已。第二天,他们爬上高岗,狂风吹袭着,俩人手携着手,小心翼翼地爬上岗。到了顶峰,鸟瞰着整个山下美景,他们高兴的大声呼叫!狂风乱舞,杂草不停摆动,却摧毁不了俩人坚定的爱情。
他们站在最高处,脚下是万丈悬崖。亚萍张开双手,阿嘉从后搂抱着她,四面八方吹着狂风,像极了电影《铁达尼号》的一幕……。嘉问她:“萍,你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吗?”
——9——待续

在柬埔寨过猪年

人们购买星型灯笼回家张挂,以庆祝猪年降临,这是最大型的。(圗:李永球)

柬埔寨民间舞蹈贺年队挨家沿户向人们拜年。(圗:李永球)

4月間,與獨立電影《峇峇球》的導演邱涌耀一起赴柬埔寨旅游,主要是為了參觀歷史古跡吳哥窟。豈料卻踫巧遇上該國的新年,柬國的本年生肖也是豬年。雖然柬國民族和文化與我們有別,可是在很多方面卻有類似與共同之處。

我們過年是舞獅慶祝,柬埔寨是跳民間舞蹈賀年,而且是在新年前的幾天里先沿家挨戶向大家拜年。我覺得這種做法很對,舞蹈員可以在新年期間休息,與家人一起過年。

整個舞蹈其實就是一出短劇。先由女舞蹈員跳舞,其中一位手持一枝花棒,前端有個袋子,屋主人就得把錢往袋子里放。然後就表演獵人獵射動物……還有猴神等來賜福。整個短劇描述神明賜福給大家,今年豐收賺大錢,平安幸福。

我們新年期間大紅燈籠高高掛,柬國百姓則掛星型燈籠。以前馬來同胞也有張掛這種燈籠,可是已經多年未見。柬國的十二生肖與我們一樣,所以在燈籠印上一隻豬寶寶。根據當地中文報章說,今年是佛歷2551年,而豬年神仙莫哈德羅黛薇公主將于新年首日,即4月14日下午12時48分,乘坐綠孔雀降臨值班。她是格奔莫哈羅隆神的第七公主,將會帶給柬國人民新年新福氣,以及風調雨順,民富國強。所以在當天中午時分,家家戶戶都擺設香案,準備迎接神仙的降臨,電視台不停播放新年歌舞節目,時間一到,電視熒幕上出現豬年神仙莫哈德羅黛薇公主乘坐綠孔雀降臨。這時候,家家戶戶即刻焚香膜拜,迎接她的大駕光臨。這種情況很像我們的除夕夜膜拜接財神。

他們慶祝新年共3天,人們喜歡以賭博來娛樂,無論大街小巷或住家里,都會看到人們在聚賭,或者一家親戚和鄰居朋友在玩撲克牌賭錢。很像我們的新年氣氛啊!

在寺廟里有一些祭拜活動,也有供應葷食給大眾享用,都是道地的食物。我看到供奉于佛前的供品中,有一碗煮魚肉。柬國佛教屬南傳佛教,可以接受葷食,連出家人也是可以吃信徒供養的葷物。

到了晚上,柬國人喜歡跳街頭舞,一大班人圍成一個大圓圈,在播放的音樂中,大家跳起舞。如果是傳統民間音樂,大家則跳傳統舞蹈。倘若是流行西方火熱歌曲,就跳熱舞。其民間舞蹈極似泰國的,乃我所熟悉。我們邂逅一位來自上海的游客吳偉,跳街舞時,我與她一起下舞池跳得興高采烈,涌耀則自認不是跳舞的料,在一旁觀看而已。跳舞是柬人的民俗文化,民間凡有喜慶節日,就會有集體舞蹈活動,大家圍圈狂歡跳起舞來,非常的樂天派。在寺廟處,有傳統戲劇表演,我稍微觀看一陣,發現與華人傳統戲劇接近,有對白,有唱曲等。整個舞台及戲劇表演,簡直就是仿效我們的傳統戲劇而來。

首都金邊不是很繁華,商店後巷才是真正低下層生活的地方。我們在這里吃東西,一位華族女小販一直問我馬來西亞的情形,後來私下問涌耀我的年齡及婚姻狀況,知悉後就邀請我們到她家去坐。這正合我意,因為想了解當地人們的居住生活是怎樣的?豈料她是有意介紹其女兒給我,可是我對其千金不感興趣,十分抱歉!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5.13)

洋人右为大,华人左为尊

瓦尔甘著《华人的态度与风俗》(英文。J.D.VAUGHAN:<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CHINESE>)提到华人和洋人在民俗文化的不同之处,特详列于下:
“华人很多习俗和我们(洋人)的完全相反,诸如:我们的丧服是黑色的,他们是白色;我们划船面向后,他们面向前;我们的罗盘针指北,他们是指南;我们脱鞋脱帽,他们都不脱;我们以扇子向面扇风,他们是扇背部的;我们姓氏排在名后,他们是排在名前;华人以左为大,我们以右为大;,华人骑马时从右边上马,我们是从左边;华人书写从右到左,我们是从左到右;日期的排列,华人是年、月、日,我们是日、月、年;华人妇女不穿衬裙(petticoats)男人不穿衬衫(shirts)。”
他所言的的确耐人寻味,他说,洋人的丧服是黑色,而华人是白色。这是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根据徐福全的研究,台湾丧礼初期,孝眷们得变服,每天均穿白衫白袴,或乌衫乌袴,或蓝衫蓝袴,以表示哀伤之意(《台湾民间传统孝服制度研究》)。我国华人早期的丧服以白色为主,这与中国传统丧服一致,也导致人们以为后来我们受到西方影响而改为黑色。事实上台湾的丧服就出现了白色、黑色及蓝色三类。我国华人的黑色丧服,并不表示是受西方影响,极大可能就是某些地方原有的丧服,后来影响到整个华人社会。一般丧服不是全白,就是全黑,目前我国所见的白衫黑裤丧服,是不伦不类的怪胎!
我们华人划船面向前方,可以看清楚前面的交通状况。洋人划船面向后方,却可以省下气力,每划一下时,借身体躺下之力划之。所谓一好没两好,虽然可以省下力气,却十分危险,因为看不到前方,故三不五时得转过头往前看,十分麻烦。我们的罗盘是指南针,洋人是指北针,其实指南或指北都一样,而我们选择指南是因为南方属火,代表生,旺。指南取其生旺之寓意也。
洋人脱鞋脱帽,尤其以脱帽为礼,我们则以穿鞋戴帽为礼,脱鞋脱帽就是衣冠不整,乃无礼之举。马六甲的铜乐队员给丧家致祭鞠躬时,全体脱帽行礼,太平的铜乐队则不脱帽,前者行西方礼仪,后者采中华礼仪啊,没有谁对谁错。洋人扇风向面部,我们扇背部,这不是绝对,我们也有扇前面的。不过当我们步行或站立时,多数扇背部,因为背部易受热而汗流浃背,这是对的啊!
洋人是名在前姓在后,我们是姓先名后;还有洋人的日期排列是日、月、年,我们是年、月、日。我们都以大的为先,姓当然比个人的名字大;年当然比月大,月当然比日大。就以地址来说,我们也是先写国家,再写城市、乡镇、街道,最后才是门牌。洋人正好相反,他们以什么做根据就不得而知了。
洋人以右为大,书写从左到右,却从左边上马;我们是以左为大,从右写到左,盖因阳动阴静,阳尊阴卑之故。至于从右边上马,那是左文右武的关系,骑马属武,就得从右边上马才符合道理。可是现在我们骑摩托或脚车,都受到西方影响从左边上马了,连书写也改为从左写到右。唉……西风压倒东风!
华人与洋人在民俗文化方面的迥异,尚有很多,耐人寻味的差异,有待进一步探索。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5.6)

情话绵绵

从此以后,阿嘉和亚萍的联系更进一步。下面是他们一般的谈话内容……
“萍,你想念我吗?”回答:“讨厌,我才不想念你呢!”(女人的“不”就是“很”)
“萍,我很爱你,你爱我吗?”“傻瓜,我不想告诉你!”(答案就是“我很爱你”!)
“萍,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你很笨,很笨,你是笨蛋!”(答案大家都明白吧!)
“萍,送个飞吻给你。”“要吻我哪里?”“吻你嘴唇。”“每次都是吻嘴唇,你这个笨蛋!讨厌你!”
“萍,我要拥抱你久久不放。”“不要,你很坏!讨厌你!”
“萍。想起那天我们的初吻,我就很兴奋!”“那天你很坏!你是大坏蛋!”……
凡是谈过恋爱的男人都知道,热恋中的女人所讲的话,经常都是倒反意思的,可能是荷尔蒙作怪吧。女人说“不要”,其实就是“要”;女人的“不爱”,就是“爱”;女人说的“讨厌你”,就是“喜欢你”。只有女人说的“傻瓜”、“笨蛋”、“坏蛋”、“你很笨”、“你很坏”,才是真话,而且语带暗示,就是给男人特权,允许他去进行他提出的要求。
——8——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