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州福建暹的习俗

吉兰丹的福建暹家庭的大厅神案布置,洋溢着传统氛围!(圗:李永球)

神案下供奉虎爷,与我们西海岸的供奉地主公不同。(圗:李永球)

寫這篇文章時,ASTRO AEC電視台正播放《扎根》系列,其中有數集談到吉蘭丹土生華人的婚禮、過年等習俗,果然令人耳目一新。

丹州華人人口只佔州人口的4%,哥打峇魯的華人以祖籍福建為多,這些華人中,其中一部分是福建人和泰國暹人通婚,他們的後裔就稱為“福建暹”。福建暹在西海岸的吉打、玻璃市、檳城及北霹靂也有。而丹州的最有特色,尚保存濃厚的傳統習俗。

西海岸的福建暹會講北馬福建話,丹州福建暹講的福建話則有濃厚的泰國音。詳細聽他們以福建話交談,起初聽得很辛苦,漸漸就會明白,原來他們的聲調有別,好像泰國普吉的福建話一樣,都是因為攙了泰國語而聲調變,而且閩南漳州及泉州音混雜使用。不過這些我都應付得來,只是一些當地特有詞匯聽得一頭霧水。

他們懂得泰語,也操得一口流利的丹州馬來話,經常以馬來話交談,成為他們的主要溝通語言。老一代的懂得華語者少,新一代近年已經回流讀華校。由于馬來語是福建暹的主要語文,所以廟會的通告文字全是馬來文,諸如︰香寫作colok、金紙為kertas emas、收兵(閩南宗教儀式)被譯音為siu peng、祭拜是sembayang,爐主則為tuan kerja等等。

大部分的丹州福建暹懂得講福建話,《扎根》里的皮影師楊福成是講丹州馬來話,可是他在訪問錄影時,卻是說丹州福建話。

參觀他們的房子,你會發現那是閩南、泰國及馬來建築的結合。屋瓦、高腳、屋前的陽台屬馬來及泰國風味,而屋檐下的“束木”,卻是閩南風格。大廳的布置離不開閩南傳統,正中一個神案,紅紙寫上諸多神明的名字,如天上聖母(媽祖)、福德正神、關聖帝君、觀音佛祖,皆是福建人崇奉的神明。神案右邊供奉祖先香爐,祭祀祖先是我們的傳統,丹州華人更是堅持這個優良傳統!神案下供奉什麼呢?西海岸的福建人奉的是地主公,那是受到客粵及潮州人的影響,這里的福建暹及福建人卻是奉祀“虎爺”,實在罕見!

整個大門及神案都貼紅彤彤的春聯,上部貼橫幅,神案前的供桌系紅彩布(或稱桌彩、桌裙、桌圍),進入眼簾的盡是紅彤彤的,太有傳統色彩了!

在《扎根》里觀看他們的婚禮,發現由男人主持,為新人“上頭”者與北馬福建人一樣,必須取生肖屬龍或蛇的男童,可是電視里的卻是肖蛇女童,而且不用梳子改用筷子,的確耐人尋味。龍及蛇都是長尾動物,取其長久,長壽(長獸)之寓意。

婚禮時,長輩及新人得祭拜祖先、天公和神明,稟明兒女將做“大人”。上頭的時間還在傳統的凌晨四五點,我們已經改在子夜12時了。新人除了向屬于天公的草敬酒(這是古代的祼﹝gu角n﹞禮),也得跪地向父母親敬酒。在捧茶會面時,一對新人也得給所有長輩跪拜敬茶。讓晚輩給長輩行跪拜禮,是教育他們清楚自己屬于晚輩,培養他們尊敬長輩的情操。跪拜禮在西海岸大部分華人家庭已消失,不尊長輩的狀況愈來愈嚴重啊!

當在印度同胞婚禮上見到新人給父母洗腳及下跪叩首,並以雙手觸摸長輩的雙腳時,我為之贊嘆︰“印度文化不會亡!”我們還得向他們學習!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7.22)

等待,是痛苦的!

是夜,他们抱头痛哭,衣襟均是爱的泪水。嘉作出承渃,将在一年内和欣离婚,再与萍结婚。他不停重复说爱的是萍,不是欣,他渴望与心爱的人常相斯守,白头偕老。可是造化弄人,使到他们不能在一起。他不断地问萍,十年前你在哪里呢?如果十年前他们相遇,今天他们肯定在一起幸福美满地度过日日,月月,年年……
他们继续交往,在吉隆坡的各个幽雅餐厅,几乎留下他们的脚印,那里的椅子曾经见证他们真心相爱的时光。偶尔,他们也会结伴去旅游,漫步天涯,浪迹海角……
萍充满信心地等待嘉的消息,然而,时光一晃又是半年去了,这天,萍又问起他们的事,嘉又皱起眉头说,再给他一些时间!
萍夹在他们之间,她陷入痛苦的爱情旋涡里,等待已是她的悲酸行动。她不停地想,不停地问自己,还要等待到什么时候?难道要等到人老珠黄,花儿也谢了吗?难道就这样永远在地下活动,偷偷摸摸?
为什么我那么傻?为什么要为一段痛苦的爱情等待呢?萍开始不满,内心开始挣扎!
——22——待续

我爱的是你

萍终于和嘉提及结婚之事,每当提到此事,只见嘉一面沉重,笑靥全失,眼眶湿湿,有泪水在打滚。问他什么事?他一直摇头不发一言,不然就是叫她再给他时间……
萍深深感到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面对经济问题?还是父母不答应?还是移情别恋,爱上别人了?
今天,她约了嘉出来见面,就是要问个明白,不然决不甘休!
嘉在她的逼问之下,终于失控流泪痛哭,一直道歉,声声对不起,全盘托出和欣结婚之事情经过。闻言后萍伤心不已,眼泪一颗颗掉下来,谁都知道,那一颗颗眼泪都是为了爱……
“那么,我怎么办?”“你想一脚踏两船,享齐人之福吗?”“你打算收我做小妾?”“你决定金屋藏娇?”萍开始怒吼:“我不要!”
“你给我时间,我会跟她离婚。”“我和她结婚后,一直不想生孩子,就是为离婚时大家都没有牵挂。”“我一直等你回来,就是为了和你结婚,相信我!”嘉不停地解释:“相信我,我爱的是你!”
——21——待续

萍,回来了!

与欣结婚后,除了上班,嘉简直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不知今夕是何年……
他犹在等待萍回来,等着与她在一起白头偕老。好长一段时间,他没去碰欣,后来才慢慢对她产生性欲,才过着正常的夫妻生活!不过与她做爱时,脑袋里竟然全是萍的影子,可见他对萍的爱是那么地深啊!
日子飞快地流失,时间不断地前进。很快的,一年时间到了,萍终于大学毕业,从伦敦回来了。
心爱的人回来了,嘉在第一时间赶到机场接机,情人见面,宛如久旱逢甘雨,俩人紧紧拥抱,萍掉下苦苦相思又感动的眼泪……
一个月后,萍来到大都会,找到工作,与嘉又恢复恋爱的生活,每周都会有一次的见面时候,像这种双方相爱的浪漫情侣,真是羡慕死人!嘉寻求的就是这种爱情!与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忘记了欣,暂时把心中的苦闷抛到九霄云外。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萍深感纳闷的,一年多前在英国时,嘉不是说她回来后要与她结婚吗?怎么现在完全不提呢?
——20——待续

眼睛处处,遇到雷教主!

雷霹雳在讲其父亲雷教主的故事。

每年清明節,我都會到冢山去走走看看,順便作些調查。今年不例外,在太平福建公冢走訪時,與一家來掃墓的人家談起話來。

他們特地從馬六甲到來清明先人,一位年老的父親與兩位女兒,都是受英文教育者。我以福建話和他們溝通,原來老先生的父親是“雷教主”。在多年前田野調查時,曾聽過幾個老人提起這個人,他們不約而同說雷教主是本市國民黨的宣傳主任,口才非常之好。

老先生今年76歲,名叫雷霹靂,當知悉他就是教主的兒子時,當然不放過一番訪問。其父雷教主是中國福建南安十六都人,少年南來太平和幾名兄弟創辦“聯和”,經營輪胎行業,生意主要由其兄弟打理,教主則忙于社會工作,任太平國民黨宣傳主任。當年日本侵略中國,1937年我國各地成立籌賑會以救濟受難的同胞及抗日,教主義不容辭參與太平籌賑會,他能言善道及懂得華語、福建話等幾種方言,故而一再受到賞識而被委為宣傳主任之職。

凡是有群眾大會,在眾多演講人名單裡,他一定排在最後一或二名,大家知悉雷教主將演講,為了聽其精湛的演說,就會留下來。他滔滔不絕的口才,的確擄獲不少群眾的心。日本南侵後,雷教主因此被日軍逮捕多次,每次被扣押一或兩個星期,所幸沒被毒打。因為他被問及為何抗日時,一定義正詞嚴地回答︰“因為日本侵略我的祖國,殺我同胞,所以我就抗日。”日軍對熱愛自己祖國的人倒是很敬佩。

最後一次他被扣留兩個多月,有漢奸向其家人說他已被日軍挖坑殺死于廣東義山。家人傷心痛哭,就在家門口遙祭奠之,連其衣服也取出來準備燒掉。就在祭奠時,只見他從路口走回家來,親人實在不相信他還活,當然高興極了。本來是喪事竟然轉變為喜事!事後不到一個月,日本就投降了。

雷教主與白仰峰、杜榮和等人都是國民黨的支持者。和平後他不與共產黨人合作,導致後者懷恨而對付之,阻止人們向他購買輪胎,結果生意下降而告結束營業一陣子。某日,他在自己的園坵工作時,有共產黨軍人找上門卻認不得他,于是他見機行事,謊說雷教主正在園坵裡面,然後偷偷跑回家。他深知事情非同小可,漏夜舉家乘火車赴馬六甲,投靠友人沈氏。晚年在馬六甲信仰基督教,1980年逝世于當地,年76歲。

雷霹靂告訴我,當時有句福建話順口溜︰“眼睛花花,遇到雷源瓜;眼睛處處(看不清楚),遇到雷教主”,意思是當你遇上這兩個人時,表示你有眼無珠,是你的不幸。

原來雷源瓜是教主的伯父,伯侄倆口才均非常棒,且急公好義,好打抱不平,常為人“做公親”(調解糾紛),並且以理服人,對無理的一方會不客氣的批評!源瓜住在怡保,歿後葬當地福建公冢。昔年先祖父與人合股生意,卻被對方舞弊吃錢,在無法可施下,就趕到怡保尋找律師協助,豈料遇到雷源瓜,他義憤填膺,自告奮勇來太平斡旋。可是對方完全不合作,對雷氏不理不睬。因此他建議先祖父采取法律行動,最後果然贏得官司!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7.15)

中国报——逛街搜趣——太平跟着古迹走

报导:陈筱柔

太平,小名雨城,這個美麗寧靜的百年小鎮,擁有渾然天成的獨特景觀,純樸的民情,以及安定人心的魅力。到這裡來,不僅僅是旅遊,更為了尋找幾乎已經被遺忘的古老記憶……

不要問我古跡和歷史一斤值多少錢!當它們煙消雲散時,無論多少錢也買不回!
不要問我文化和民俗有什么意義!當有一項消失時,我們又再失去一條根!

不要問我為何那樣傻,當有一天我躺下去不再醒來時,這個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傻瓜!

~~李永球

李永球,田野工作者,喜歡一個人穿梭在太平的田野小巷,搜尋歷史、古建築、風俗,和人物等,以文字細說太平。
陳筱柔(左)、孫華楣,尋幽探秘團,跟隨李永球穿梭在太平裡的大街小巷,尋找太平的古早記憶。
李永球,有人覺得他是個怪人;有人欣賞他為太平這個小鎮付出的心血;有人取笑他的堅持。但是,多年來,他總是獨自一人穿梭在太平的田野小巷,搜尋雨城歷史、古建築、風俗,和人物等,以文字說太平,以田野工作者的身份導覽太平,為的就是留住小鎮最珍貴的歷史記憶!
這一次,除了把太平湖和拉律山的好山好水盡收眼底,也讓我們跟隨李永球的足跡,用心瀏覽我們曾經漫不經心忽略的太平珍貴人文遺產。

博物院

1883年建成的太平博物館,是全馬最古老的博物館,每日開放時間:早上9時到傍晚6時。
太平拉律山
從太平湖就可以清楚看到不遠處的山脈曲線,山脈的最高處就是集自然天地精華于一身的拉律山,在海拔一千多尺的山上來個森林浴,在青綠的草地上看日出日落,或是感受一下古人“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的詩情畫意,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備註:拉律山有十來間別墅,租金不會太貴,無論是全家大小、三五知己,甚至是二人世界都非常適合。
太平湖 碧水紅蓮 & 曲橋待月

太平湖的前身是錫礦生產地,1880年被開辟成湖濱公園。雖然歷經百年歲月滄桑,太平湖的湖光山色,依然保存著濃郁的文化氣息,遠觀近游,處處是景。其中,翠臂擒波、碧水紅蓮、曲橋待月、幽島逢春、竹韻琴聲、鐵騎尋芳、王崗聽猿、平塘獨釣,是太平湖最為人所熟悉的八大景觀。 池塘中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右)和隔著一條行人道,曲曲折折的曲橋,讓太平湖顯得更為秀麗動人,偶爾會看到互訴情意的小情侶或孤獨的等待身影,這裡,承載的不只是美景,還有無數的愛情故事哦!

太平市大鐘樓
←經過翻新的古舊鐘樓,是旅客諮詢中心,也是太平市中心非常顯眼的地標。

二戰盟軍烈士塚
↓二戰,是許多人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傷痕,太平的軍士塚是許多洋人到太平旅遊時,不會錯過的地方,有些甚至會一再回來,探望曾經並肩作戰的「戰友」。

二王山 翠臂擒波

二王山,顧名思義,過去這裡曾是副參政司的住所,現在變成了人們清晨或傍晚跑步的好去處,值得留意的是,在二王山的草坡上,留下了一個同治八年(1869年)的客家人古墓。下回,抬頭觀賞周遭美景的同時,何妨停下腳步,低下頭,也把目光停駐在先人的墓碑上。 百年樹齡的雨樹,是太平湖獨特的奇景,交錯縱橫、粗細不一的樹枝,就像是一根根翠綠手臂,延伸向馬路對面的湖面,偶爾風吹過的時候,湖面泛起陣陣漣漪,沿著雨樹林蔭道走,更能夠把雨樹的美盡收眼底。

鳳山寺 紅樹林

擁有百多年歷史的鳳山寺,據說祖廟位于福建省,供奉廣澤尊王德的鳳山寺是太平最古老的華人廟宇之一,廟宇外形近似中國式建筑樣貌。

太平十八丁的紅樹林,是全馬最早被列入保護區的紅樹林,也是世界上保存得最好的紅樹林區之一。走在用紅樹建成的紅樹板橋上,用心發掘沼澤紅樹的自然生態和生命源地。
舊式糞坑
像我這種70年代出生的人,是用抽水馬桶長大的小孩,從來就不知道舊式糞坑為何物,舊式糞坑是在時代洪流中被淘汰的產物。原來,讀書時代每天經過的路上,還留著如此珍貴的文化遺產。

■交通資訊
自行開車:從吉隆坡轉進南北大道高速公路,往北面方向走,途經怡保,然后轉進“太平”大道出口。

巴士:可在富都車站各巴士公司查詢,一般一小時會有一趟。

火車:每天都有火車班次從吉隆坡到太平,時間表可瀏覽www.ktmb.com.my

李永球古跡導覽
跟著李永球,帶著攝影記者和記事本穿梭在這個我居住的城市裡的大街小巷,放下對于太平的熟悉記憶,對這個古老的小鎮有了新的體驗。下次到太平,如果想看一看不一樣的太平,又不知道怎么找到這些小徑小巷(老實說,有些還真隱蔽,呵呵!)可以透過電郵聯絡他,請他幫忙當導覽哦!

電郵:engkew@gmail.com
個人網頁:http://my.hibiscusrealm.net/AhKew

洞房花烛心流泪

嘉的愁眉苦脸,引起欣的纳闷。她问:“你怎么没笑呢?好像不高兴哦。”结果也引来嘉的父亲的不悦,其实他注意嘉很久了,十分不高兴他的一张苦脸而说:“今天是你的好事,你可以笑一笑吗?不要整天愁眉苦脸对着大家!”要不是今天是儿子的大好日子,他早就一巴掌括在其脸上了,见到他的“孝男脸”,真是满腔怒火,恨不得教训教训他!
嘉惟有装出笑脸,皮笑脸不笑的笑一笑,马上又恢复苦脸了……
心事谁人知,男人不是无眼泪,只是不敢哭出来!
他爱的是萍啊,不是欣。与不爱的人结婚,还要相处一辈子,那肯定是天下间最苦的事了,他怎么笑得出来呢?不哭出来已算是差不多了!只见嘉一言不发,猛灌烈酒,喝得酩酊大醉……
酒过三巡,曲终人散,一场众人羡慕的婚礼终于结束了,一对新人回到新房。所谓洞房花烛是人生四大乐事之一,春宵一刻值千金!倘若虚度春宵,可就是一大憾事也!酩酊大醉的嘉被人扶进洞房,早已不醒人事,哪有什么洞房春宵可爽呢?只是苦了欣,独自憔悴……
——19——待续

“文明”祭祀?

“文明”祭祀?(作者:歐陽文風)
updated:2007-07-08 00:00:00 MYT

自我為中心可以形成一種心理困境,使人自以為是,以一己之標準當作是絕對真理的標準,橫掃天下,以為異己者惡與邪。這種人傾向於以對錯二元定義一切差異,強調同源、同體、同質與統一,所有的論述如果不遵循其系統運作,就是等於脫序與錯誤。

這種人只有興趣自彈自唱,因為他認定自己比別人優越,拒絕對話,更甭提接受批評與反對意見了。過去,許多西方白人自以為比別人優越,其對西方以外文化的批評,常現自我中心,西方之外被視為幽黯之域,有待開化與拯救,把一切異於西方的視為落後與迷信;美國總統布什之流者,就是以為自己替天行道,拯救世界。當西方以為東方只是為西方服務,這種心態建立了一整套對東方服務性的暴力敘事結構,薩依德簡稱為東方主義。

西方學界目前積極在這方面自我批判,學習不再把西方的標準當作衡量世界所有文化的標準。這不代表擁抱相對主義,而是慎防自我中心或絕對化所有西方文化。不過,遺憾的是,不少東方人,特別是曾經被西方殖民過的東方人,卻內化了這種西方的自我中心主義,自我貶低自己的文化。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我聽說有東方或亞洲人談“文明祭祀”或“文明祭禮”,其所謂的“文明祭祀”就是指西方或基督教的祭祀儀式。身為一名基督教牧師,我必須說我對這種稱謂反感,並且有義務反駁歪論。為甚麼西方或基督教的祭祀叫“文明祭祀”?言下之意,似乎其它文化或傳統的祭祀等於不文明了。這種稱謂具有非常露骨的價值判斷,非常明顯是以西方或基督教為中心的一種結構論述,對其它文化與宗教傳統,不只不尊敬,而且傷害別人的心理。基督教的祭祀或其紀念先人的儀式,有其可供他人學效之處,但佛教儀式、中國傳統祭祀等,何嘗不也有正面意義?如果大家能相互參考,互相學習最好,縱使不能,何必把西方或基督教葬禮或“祭祀”高抬至要人人追隨,等於“文明”這一高度?何必影射暗示其它傳統有欠文明?為甚麼有人以為向死者獻花等於文明,獻果、獻肉或燒香就等於迷信?如果有人說死去的人不能吃果吃肉,那死去的人又能聞花香嗎?

基督教在傳入中國時,一些教士禁止信徒向死去的先人父母燒香敬禮,引起許多中國人的反感,以為基督教不仁不忠不義不孝。基督徒不是不孝,如果當時的傳教士不是那麼的以自我宗教為中心,對異族的文化多一點的了解與尊重,這種誤會其實可以避免。天主教會目前在這方面有長足進步,我聽聞有天主教堂曾在農曆新年舉行向先人敬香儀式,不啻為一大進步。如果傳聞有誤,還盼讀者糾正。

西方人的帝國主義,自我中心;東方人無須內化,更不必自我矮化。無論是種族主義、性別主義、異性戀霸權,甚至包括宗教原教旨主義,都以自我為中心為其基調。自我中心的問題不是以為自己正確,而是在以為自己正確之後,在欠缺充足理據之下,排斥異己,以正邪優劣為他人命名,欺壓打壓別人,傷害別人情感,甚至生命。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自由靈魂.歐陽文風.08/07/2007

最苦的婚礼

不忍心向欣说分手,嘉的内心在痛苦挣扎。他爱的是萍,却不得不与欣结婚。在父母的压力下,他终于和父母一起前往拜访欣的父母亲,面对未来丈人丈母娘,嘉表现得怯懦,完全不敢提及不愿与欣结婚一事!就在父母决定之下,他们的婚事安排在3个月后。
这边厢,欣满脸春风迎花月佳期;那边厢,嘉愁眉苦脸叹三声无奈!
或许大家认为现在社会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可是事实就是真的发生了,嘉在大家的压力下,与自己不爱的欣结婚了。欣忙着张罗婚姻大事,整天笑脸迎人,所谓春风吻上她的脸,正是如此啊!而嘉仿佛行尸走肉,恍恍忽忽终日,不知今昔是何年……只见常打电话接电话,欣有些怀疑,在问之下,原来是和英国同学的联系。其实那是他的爱人亚萍啊。
很快,佳期到来了。拍婚纱照时,欣绽放一脸幸福的笑容,嘉则一张不笑的苦脸,俩人相映成趣,仿佛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在婚礼上,嘉完全失去笑容,一脸愁眉,引起亲友们的窃窃私语。有说好像“死人脸”;有说是被人以枪逼迫结婚的;有说可能是奉子成婚……
——18-待续

 

(沟通平台) 讣告的家族排列法

6月11日,舒庆祥君以《“我们的爸爸”》回应拙文《讣告的称谓》,他认为用“至亲”没有不妥,而且可避免乱用“爸爸”引发的笑话。在提到的例子,比如父母或配偶尚健在,而他们的名字又列在讣告上,如果用“显考”(爸爸),岂不是闹出身为父亲或配偶者,称呼自己的儿子或配偶为“爸爸”的笑话吗?
这些问题在杨炯山著《丧葬礼仪》里,都有详细的分析,而且有一套处理方法。讣告的发讣人以排名首位为代表,然后以其名义为逝者发讣。比如儿子排首,则以其名义称呼逝者为“显考\显妣”;如果是妻子排首,则称呼逝者为“先夫”;若是父母排首,就称呼未婚早逝子女为“爱子\爱女”;设使儿子已死,由孙辈为祖父母发讣,则称呼“显祖考\妣”;或者没儿子由女婿发讣,那就称呼逝者为“显岳考\妣”等等。
对于尚健在的配偶或父母亲名字写在讣告上的问题,根据杨氏的方式,配偶是列在子、媳、女、婿、孙、外孙、曾孙等之后,配偶(夫或妻)的名字须较子女抬头一字(高出一格),接着才是逝者的兄弟姐妹、妻之兄弟姐妹、侄辈等等。最后方为父母亲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又得较逝者配偶的名字抬头一格,以示有别。如此长幼秩序排列方式,肯定不会闹出笑话吧!这些问题早在台湾已经发生过,民俗专家杨炯山在《丧葬礼仪》作出详细的阐释,肯定可以解答如舒君等人对于讣告的疑问,建议舒君不妨阅读之。
我们的婚礼及寿礼的请柬,墓碑或神主牌都有相应的称谓,由谁为谁发柬,由谁为谁立碑,均有一个代表,由他对有关主角作出相应的称谓。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文——李永球。(2007.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