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可思议

不须知道我去了哪里
哪里生活哪里欢喜
缘分像白云一样
四海为家就是很写意

不须明白为何会相识
相识恨晚相遇太迟
爱情如生死一样
结合或分离无从解释

不须痛苦不能在一起
一起相爱一起哭泣
婚姻似朝露一样
结婚证不代表不分离

我们曾经浪迹天涯,漫步海角
我们何曾不想在一起
我们曾经渡过快乐,走过痛苦
我们为何不能在一起
我们的爱,无法理喻
我们的爱,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28——完结篇

海盗陈连礼的死因

我在太平向數名老前輩做口述歷史,關于海盜陳連禮的死因,有以下兩個版本︰

其一,陳連禮一伙大概四五十人,包括牛拉、古勞(瓜拉古樓)、十八丁、檳城等地的歹徒,來到峇眼亞比,因為收取稅收問題,與當地華人、國民黨軍人談判。他們要收取大部分的稅收,國民黨不允許,因此而談判。陳連禮事前吩咐一位隨從,倘若超過時間我未出來,你就攻進去救我。而這位隨從是名莽撞漢,時間未到,他即撞進去開槍掃射,結果對方一位中校中槍死亡。由于國民黨軍人武裝力量小,不敢對抗他們,只好招來那些不投降荷蘭人,卻寧願為國民黨效力的日軍殘餘分子(約有百餘人),把他們一伙人通通活捉,在中校墓前血祭。只有陳連禮的妻子被遣送回馬來半島。

其二,峇眼亞比華人國民黨員當年對抗荷蘭殖民地政府,由于軍火太弱處于劣勢,無法取勝。當時霹靂有小商船到峇眼亞比等地經商,于是有人建議尋求海盜陳連禮的幫忙。果然,陳氏一伙四十餘人取了強力軍火來到峇眼亞比後,竟然打敗荷蘭軍。國民黨也答應與他們分享當地的稅收,可是他們喜愛花天酒地,稅收根本不夠花。于是又重操舊業搶劫商船,最後連當地漁船也搶,引起人們不滿。國民黨招集他們坐下談判,他們說分不清是當地或外地的漁船,才造成誤會,要漁民以後自稱“義海和”(洪門會組織)的暗號,就可以避免被搶了。然而,到了最後,漁民口稱“義海和”還是被搶,國民黨又與他們開會談判,答應給他們更多的稅收,要他們停止搶劫。過了一陣子,他們又毀約,再搶劫商船並強奸婦女。國民黨忍無可忍,就在碼頭埋伏,當他們的海盜船一回到來,就開火攻擊,來一艘攻一艘,來兩艘襲兩艘,全被打死。陳連禮及數位隨從沒參與搶劫,國民黨不打算對付他們,是陳氏本身選擇自殺身亡,餘下的女人全送回我國。

兩個不同的版本,的確耐人尋味!前者是陳氏妻子回來後說出來的死因,後者卻是瓜拉牛拉一位商船老板到峇眼亞比經商獲得的消息,他也暗中救出一位陳氏的隨從(此人在雙方沖突時,躲在垃圾桶里逃過一劫)回國,據說這位隨從目前尚健在,居于北霹靂。

田野調查往往會出現這種情況,到底哪個是真實?哪個是不可靠的?面對此情景,就得依靠檔案文獻或更多的相關資料來證明了。最後的答案,可能是一個真,一個假,或者兩個版本都不真確。設使沒有相關文獻或資料,那麼就得靠更多的口述歷史來加以考究和判斷。關于他們在峇眼亞比的相關歷史文獻似乎沒有,在這種情況下,連我這個歷史田野工作者也一個頭兩個大,委實弄不清真與假,只好暫時擱下……

看來非得赴一趟峇眼亞比不可,唯有到當地進行口述歷史,是唯一可以解決歷史謎團的途徑!

為什麼會有兩個版本?那是因為人們普遍會有的毛病,就是捕風捉影,以訛傳訛。然而,陳連禮等人被處死在峇眼亞比,肯定是事實,不會是假。問題是什麼因素被處死,被誰處死而已。就因為有兩個不同版本,才引起我極大的興趣,決定遠赴印尼峇眼亞比一趟,調查事件的真相。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09.23)

宝贝,你别伤心!

伤心欲绝的阿嘉,天天苦等亚萍的回来……可是音信渺然!三个月后,阿嘉收到一封不明人士的电邮,写的是一首诗:

当我告别的时候
宝贝啊,你别伤心
太阳下不见繁星
可是牵牛花鲜艳绽放
朵朵灿烂若星星

当我离去的时候
情人耶,你别痛苦
森林里都是树木
一棵树倒下还有其他
棵棵茂盛迎朝露

当我消失的时候
亲爱的,你别哭泣
这世界依然美丽
不会因为谁没有了谁
人人就活不下去

嘉欣喜若狂,他终于知道萍还活在人间,没有死去!
萍尚活在这个世间,只是云深不知处,渺茫无踪……
——27——待续

陈连礼当上海盗

這次遠赴印尼峇眼亞比,觀看燒王船是次要目的,真正是為了調查霹靂一位海盜陳連禮的歷史疑團。在進入主題前,先來了解陳連禮這位海盜的生平,下面是我在太平田野調查獲得有關他的口述歷史資料。

陳連禮(記音,一說名為陳明理),綽號“太羔仔”(或太羔興烈,福建話,太羔意為麻風),祖籍福建同安縣,生卒不詳。誕生于我國北霹靂瓜拉牛拉(Kuala Gula),與海王陳番城是同鄉,也同一個祖籍,不過“出道”時間比陳番城早。他長有一道“一字”濃眉,尾端上翹,“煞氣”(福建話,一臉凶相)很重。

1945年8月間日本投降後,日軍暗地裡將一小部分武器送給霹靂沿海的洪門會徒,有了這些軍火,部分洪門會徒就干起搶劫海上商船或綁票等不法勾當。陳連禮原是老實人,一旦走上這條道路後,人就變得凶殘起來,殺人宛如捏死一隻螞蟻。最殘酷的一次,是殺死其親戚全家十餘口,轟動一時,卻為人所不齒!

凶狠殘暴的陳連禮終于被同伙們擁護為“大哥”,成為他們的領袖。1946年左右,某次他在霹靂大直弄(Pulau Pasir Hitam)的海外搶劫一艘運載白米(泰國暹米)的商船,並打算將白米藏在大直弄。豈料卻遭到當地洪門會領袖林金豬的反對,于是只好把白米藏在附近的新芭,不料晚上漲潮,白米全浸壞了,他因此懷恨在心!

林金豬是一名很有正義感且有遠見的洪門會領袖,他反對人們搶劫商船,以避免其他地方的人們缺乏糧食供應。他管理下的大直弄豐衣足食,而且實行洪門會誓章治理,那些為非作歹者均被安排一份正當的工作,失業者可向洪門會公司領取失業金。想不到洪門會制度和社會主義很接近,是那麼的照顧貧困群眾。真難于想像我國在1946年間,在大直弄這個地方就實行這種進步的社會制度,而且是由洪門會最先推行。

陳連禮因白米浸壞而懷恨在心,決定處死林氏,然後坐上其洪門會領袖的大哥地位。于是乎買通林氏手下,暗中取出其槍膛的子彈,套上“穿紅鞋”(洪門會徒跟洪門兄弟的妻女發生性關系)的罪名,將林金豬及一名林姓隨從押到對面叢林處死。蓋因林氏娶了一位前夫是洪門會徒的寡婦,洪門會雖有“哥死不娶嫂”規則,但是娶嫂和穿紅鞋是兩碼事。

下手殺死林氏者,是綽號“吉靈仔峇”的瓜拉牛拉人,原為印度籍,從小被華人領養。他手持一把“鹿腳刀”(福建話,鹿角柄的匕首),在刺死林氏時,第一刀下去,流出來的血是白色的(其實血往內倒流,所謂白血是透明無顏色的液體),據說共刺13刀才死。吉靈仔峇為人心狠手辣,犯罪累累,最後被英殖民政府遣送回中國,目前尚居于福建省。

處死林金豬,陳連禮正想坐上洪門會大哥的龍頭寶座,不過為眾人不容,且引起公憤。瓜拉牛拉的一位洪門會領袖陳連來(記音)獲悉此事後義憤填膺,決定前來收拾這名罪惡昭彰的叛徒,陳連禮一伙人聽到消息,只好離開霹靂沿海而去。

林金豬歿後,其忠義精神獲得人們欽佩,後來被當地人立廟奉祀,忠心的林姓隨從也被供奉在一旁。

陳連禮一伙人最後流落峇眼亞比,結果與當地人起沖突,全部被殺死。是什麼原因起沖突呢?留待下個星期再談吧……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09.16)

无影的结局!

 

那天早上,阿嘉刚好休息在家,邮递员来到其家,送上一封信。信很别致精美,他正奇怪是谁那么有情趣?打开一看,只见是一张以手撕成心形的纸,没有片字只语!他深感纳闷?是谁寄来的呢?

 

猜不出是谁寄来的,心中阵阵失落,他暂时不去理会,忙着一些事务。

 

翌日,他联络亚萍,电话传来录音答话,说这个电话已经停止服务!他即刻感到事态严重,马上通过多个管道不停地寻找萍。

 

赶到萍的办公室,同事们说她这个月已经辞职……赶去其家,室友们说她这个月已经搬出去了。搬到哪里呢?都说她没说!嘉不死心,抽空去到其老家,其父母口口声声说不知道,从不清楚她在外面的生活……

 

萍仿佛失踪了,好像在这个地球消失一样,完全没有了一切消息!最苦的还是断肠人阿嘉,眼泪不停地流,人一直地消瘦,不断地寻找萍,一片痴心苦苦等待她的出现……

 

到了今天,萍还是不见踪影!诸位读者如果知道萍在哪里的,请告诉痴心断肠人好吗?

 

——26——待续

 

 

七月就是焚化月

農曆七月民間慶祝中元節,大事祭拜,焚化紙錢,歌舞表演,宴會吃喝等等,近年來,引起佛教界的批評。今年,馬來西亞佛教總會雪隆分會主席明吉法師接到一些關于盂蘭勝會對社區造成干擾的投訴,因而邀請佛光山總主持覺誠法師、佛教慈濟基金會陳志偉及法鼓山林忠彪舉行一場題為“七月不是焚化月,普度不僅度亡靈”的座談會,闡釋盂蘭盆節的意義。民間七月普度會的燒紙錢大香及葷品祭拜,成為批評的對象。

座談會指出盂蘭盆節源自佛教《盂蘭盆經》,後來與道教中元節及民間信仰燒紙錢的習俗結合,才出現今天的面貌。其實不然,盂蘭盆節是佛教模仿道教中元節而來的。

台灣蕭登福教授著《道教與佛教》考證,佛教入中土,為了傳教,逐漸吸收中土風俗與名相,用以融入佛教,有的甚至直接采取中土風俗而偽撰成經,用以招徠信眾。至于《佛說盂蘭盆經》是西晉竺法護所偽撰,經中的目連救母故事,也是竺法護所杜撰。蕭教授提出4個疑點,證明盂蘭節是抄襲自道教中元節︰1、中印日曆不同,印度將一個月分為黑白月,無所謂的七月十五;2、印度不強調孝,不主張家族因果論;3、佛教重自業自救,而《盂蘭盆經》則強調借他力來救贖;4、《盂蘭盆經》與唐初所記道教中元節誦念的道經,內容相近。

根據蕭登福教授的說法,農歷七月十五原為道教的中元節。道教以農曆正月十五日為上元天官賜福,七月十五日為中元地官赦罪,十月十五日為下元水官解厄,這三位三官大帝在三元日檢校人鬼的功過善惡。三官的信仰,起于東漢。道經說在中元節這天,以百味飲食、奇珍異物,作玄都大獻,敬獻予道教大羅天中玉京山眾聖及道士等,可令囚徒餓鬼,當得解脫,一俱飽滿,免于眾苦,得還人中,並可以救贖先祖亡靈。

現在民間的普度會源自中元節,有些名稱為盂蘭勝會,其實與佛教無關系,正確稱為中元法會才對。道教的中元節可祭葷品酒醴及燒紙香,而燒紙是提供錢財給先人用,且有祈福作用。

對于不同的宗教信仰,應該是互相尊重包容才是。經常也會聽到有人批評某宗教祈禱很吵,某宗教游行又吵又造成塞車,某宗教殺生很殘忍等等,但在多元的我國社會,彼此相互尊重和包容才可化解沖突,而不是以本身宗教的道理來批評人家。當然,有關單位必須懂得自律,控制歌舞表演不超過12點及超大聲的音響,以及避免燒紙和大香太過接近住宅區等。

人們往往以環保為由,要人不燒紙香。對于傳統習俗或宗教儀式,除了尊重,實在不應該以環保來批評它。就如有人批評佛教點燃許多油燈、蓮花蠟燭或敬以鮮花,也是污染又不環保,農民為了制造油及蠟燭,因此砍伐樹林來栽種有關的植物;只要我們不點燈、不點蠟燭、不用鮮花,農民就不會砍伐樹林開發為農場。理由講得頭頭是道,其實根本不尊重人家的信仰!

批評燒紙不環保者,本身又是否堅持踏腳車?赴遠途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開冷氣機?

燒紙屬于道教的習俗,投訴者應該向道教總會或中元節總會投訴,然後由他們來解釋。我很感興趣的,是投訴者的宗教信仰,不知他是否馬克思主義信仰者?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09.09)

痛苦来自继续……

痛苦来自继续……
他们继续在偷偷摸摸幽会,亚萍深怕有一天东窗事发,被人家的太太抓奸在床,到时或许会给人家打个半死也不一定。自己和人家的丈夫通奸,在法,在理,在情,都是不对的,如何可以辩解?如何可能获得人家的谅解和接受?
想到这里,萍就伤心痛哭……哭自己命苦!为什么相爱的情人不能在一起?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这一点不容否定!
经过痛苦的挣扎,萍决定快刀斩乱麻,解决这一段畸形的恋情,不做第三者,避免陷入深沉的罪恶感之中。因为她开始慢慢了解,他们的痛苦不是来自恋爱结束,而是他们的恋情继续。大家都痛苦,非常地痛苦……这种痛苦,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花,依然在绽放;云,依然在轻扬;太阳,依然在普照;清风,依然在吹拂!倘若,太阳继续在普照,花肯定受不了,会很痛苦!设使,清风不停地吹拂,云肯定会云消雾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萍会作出怎样的抉择?是分手?是逼婚?是离开?还是……
——25——待续

500房子一夜毁!

五百间房子一夜毁!很快的,华人就建起砖灰房子,连门窗也是铁做的,楼上都用来养燕子。

峇眼亚比传统木板房子风格,架构类似我国槟城、霹雳渔村的房子。

峇眼亚比传统木板房子风格,架构类似我国槟城、霹雳渔村的房子。图:李永球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不久,東南亞多個國家連續爆發排華事件,主要的因素就是日本軍人煽動東南亞土著同胞,說華人與洋人一樣可惡,都是資源及經濟掠奪者,賺了錢就帶回中國去,所以華人不是好東西,必須把他們趕走。

其實早在二戰之前,因為華人的積極抗日引起日本人不滿,為了拉攏土著,日本人詐說協助他們趕走洋人爭取獨立,並把華人列為第二敵人,以壓制華人的抗日活動。戰後初期我國多個地方爆發排華事件,就是日本人煽動土著情緒所導致的沖突悲劇!

印尼在戰後初期,因為人民展開獨立斗爭而使到排華事件延遲至1946年間才發生。是年3月12日,一群外來暴民來到峇眼亞比發動排華事件,峇眼亞比華人多,與之抵抗,傷亡僅兩百餘人。郊區的華人被殺者眾,一些華人逃難到峇眼亞比,從此定居下來。其實郊區的土著都很友善,他們反而保護當地華人,豈料外地來的暴民十分凶悍,他們也阻止不了、保護不了。事件的發生,是有人在背後操縱,目的即要把華人趕出印尼。9月18日,暴民卷土重來,幸好當地已經成立了華僑總會,並組織了華人警察對抗之。

一般報章或文章報導排華事件時,均認為是華人炫耀財富,奢侈花費,對婚喪的排場大事鋪張。我不同意這個說法,印尼在蘇哈多時代,華人不允許大事慶祝,也收斂很多了,可是也發生數次的排華事件啊!事實上,那是政治斗爭及轉移目標的因素,與鋪不舖張沒關系。如果硬要將它們連接在一起,那麼戰前我國華社的婚喪排場更是今天的十倍有餘,怎麼那個時代不排華呢?去年,數位友族同胞的婚禮不僅鋪張,排場更是豪華無比,皆在300萬令吉以上,怎不見其他民族不滿呢?人們看了反而高興羨慕,贊嘆不已!

1998年,蘇哈多政權嚴重動搖之際,印尼又爆發嚴重的排華事件,5月間多處排華,峇眼亞比倒相安無事。不過,到了9月15日,一場大規模的排華事件在這裡爆發,接近500間房子燒毀,商店貨品被搶劫,幸虧沒有人命傷亡。由于當地的房子全是木板架構,暴民只在角落處放火,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一連燒了兩天,毀掉近500間房子。

數百年前,華人南來東南亞各國,靠努力打拼,終于白手起家。他們不是靠關系,全憑實力而成功。當時中國實在太窮了,他們賺到錢就往家鄉寄去,以改善親人的生活。這種情況宛如今天的印尼、緬甸、孟加拉、越南等國的外勞,也是在我國賺錢寄回去一樣。所以,說華人是經濟掠奪者,實在是毫無道理。也類似今天華人年輕一代,跳飛機到西方國家當外勞,賺錢寄回來給親人一樣。今天的華人家庭,應該有百分之四十是靠這種血汗錢來生活,不然經濟如此低糜的時候,能依靠什麼生存呢?

有說華人賺錢帶回中國,對東南亞毫無貢獻。華人賺錢有納稅啊,即使今天華人也是主要的納稅人。政府就是以這些稅金來發展建設的啊。話說蘇哈多時代有意將全部華人遣送回中國,最後發現華人一離開,鄉村裡的經濟馬上崩潰,因為鄉村經濟就是全靠中介華人小商販去收購土貨來維持的。可以這麼說,華人對整個東南亞的經濟起非常重要的作用,沒有華人勤奮努力經商,怎麼會有東南亞的繁榮呢?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