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殮的乞水沐浴

现代的乞水仪式,改为向天跪拜。(图:李永球)

孝眷们轮流给逝世的亲人沐浴,殡仪工人得念出吉祥的好话。(图:李永球)

所謂大殮,就是人死後經過小殮守屍一夜(古代通常是守屍三天)後,翌日將遺體搬入棺材的儀式,逝者的至親都要到場親視大殮之禮。

一般大殮的儀式是:接棺、乞火灰、乞水、沐浴、辭生、入殮、含殮、釘棺。

接棺:棺材運到家門口時,孝眷們都得跪接棺材,並焚化金銀紙錢。

乞火灰:以前因為棺材的防漏系統差,所以須放入火灰或茶葉、火炭等吸取屍體的水份。孝眷們到鄰居門口處,跪向鄰居乞討火灰,鄰居見狀即從火爐取出灰燼給他們,這些灰燼都得放入棺底裡。負責的殯儀工人在放入火灰時須念好話:“火灰風風煙,子孫買厝大大間”。(專訪溫鑽華,1999年4月8日,太平)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此俗逐漸消失殆盡。現在的防漏功夫做得很好,已經不需要用到火灰,

乞水(或叫買水):以前孝眷到井裡、河裡或公共水龍頭向水神乞取水來給逝者沐浴,取了水後得投下兩枚銅錢,意為向水神買水。(專訪溫鑽華,同上)現在改由孝眷直接取了自來水,向天(水神)下跪行乞水儀式。

《中國風俗辭典》(260頁):“人死後,孝子戴三梁冠,披麻,提一個盛水用具,後隨一人執傘遮蓋,前往河邊。先投一文錢於河中,後取水,提回家中給死者沐身。”

沐浴:就是“乞水”的水給逝者沐浴淨身。每一位孝眷輪流為逝者沐浴,由殯儀工人在旁協助,他以毛巾一面做出洗淨的動作,一面念出吉祥的詞句。一般是“您的兒子(或其他親人)給您洗身,洗清清,好去見祖先,您得保庇子孫出頭代代出貴人”。(專訪溫鑽華,同上)以前,沐浴是在小殮前穿壽衣之前進行,現在多在大殮時才進行沐浴儀式。

爲遺體沐浴是古俗,包括以洗米水給遺體洗頭修甲剪鬚等等。《禮記•喪大記第二十二》就記載古代上層社會的浴屍儀式:“管人汲……授禦者。禦者入浴。小臣四人抗衾,禦者二人浴……如它日。小臣爪足……”(掌管房舍的管人用汲水瓶從井裡打上水來……把汲水瓶交給侍者。侍者捧瓶穿堂入室,爲死者洗身。小臣四人站在屍床的四角,各持蓋屍被子的一角高舉,另外兩名侍者擦洗屍身……就如同往日洗澡一樣。小臣爲死者修腳趾甲……)【1】

辭生:乃逝者入棺之前,在陽間所吃的最後一餐,代表與親人告別。以前得準備十二種菜餚及飯酒茶等,現在只是簡單幾樣。不過一定要有一隻雞,雞斬成一半,殯儀工人代說“您(逝者)飼我們(孝眷)大,我們飼您老”,又說“您好頭,我們好尾”,就把雞的後半部取到家後給孝眷們吃。然後孝眷們輪流給逝者做出餵飯的動作,殯儀工人得念出好話,如:“您的兒子(或其他親人)餵你吃飯、喝酒等,給您吃飽飽,好去見祖先,您得保庇子孫事業順利代代興”。(專訪溫鑽華,同上)傳統觀念認爲人逝世後,靈魂是上升到祖先的世界,並與祖先同在一起。

劉浩然著《閩南僑鄉風情錄》(77頁):“……死者面前擺上一塊小几或長凳,上面擺列五色果點,或備十二碗菜餚,並點香請死者享用,此俗稱爲‘辭生’……”;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180頁):“……死者在陽間所吃的最後一餐,代表與世人告別,和‘食酒婚桌’一樣有十二種料理,依舊由‘好命人’裝出挾菜的動作,口中並說好話……”以前,沐浴及辭生都在小殮時進行,現在改在大殮一起料理了。

入殮:上述儀式完畢,由兒子扶逝者頭部,女兒扶腳部,慢慢將遺體擡入棺材裡。然後再將金銀紙錢、往生錢、逝者衣物等東西放入棺裡陪葬,這些東西有吸乾屍水及防止在擡動棺材時屍體搖動的作用。屍體得蓋上“水被”,那是一塊紅色縫白色邊沿的被單。(專訪溫鑽華,同上)

七星板:以前棺底有放“七星板”,整塊木板較棺材底板略小,板鑽七七四十九個小洞。(專訪周亞林,2004年7月20日,太平)那是古代的北斗七星崇拜遺風。古人崇拜北斗,祈求“鬼官北斗君”保佑死者升天,超渡成仙。現在已經少用此物。

王增永、李仲祥著《婚喪禮俗面面觀》(155-156頁):“七星板也應在這時候放入棺內。七星板是一塊紅色的薄木板,上面鑿有七個小圓孔,組成北斗七星形狀,板上斜鑿一小淺槽,將七個圓孔連接起來。《顔氏家訓•終制》:‘吾當松棺二寸,衣帽以外,一不得隨。床上唯施七星板。’……民間信仰中南斗注生,北斗注死。放七星板的寓義,大約是讓注死的北斗神,能夠給死者增加壽數,或將死者超渡成仙……。”

雞枕:也叫雞鳴枕。三角形的枕頭左邊插雞羽,右邊插竹葉,以及煮熟的雞蛋(或鴨蛋)。含義是雞(羽)會啼,竹葉開花及雞蛋孵出小雞來,您(逝者)才可以起來(復活)與陽間親人相見。(專訪溫鑽華,同上)其實含義是告訴逝者人已死亡,不可能再復活與陽間親人相見,應該前往祖先的世界去與他們相聚。現在少數殯儀公司還有採用雞枕。

過嶺褲:此褲一邊縫對,一邊縫錯。逝者亡魂在往陰間的道路上,總會遇到一些惡鬼要索取買路錢,不然會挨打。這時候只要將過嶺褲拋給這些惡鬼,他們就搶穿上,可是因為一邊縫錯的,無論如何,總是穿不上,於是花費許多時間,亡魂這時趕快往前走,惡鬼們也就追不上了。(專訪溫鑽華,同上)這個習俗告訴我們,陰間有惡鬼,其實只是陽間的反映而已。現在已經少見過嶺褲,顯見收買路錢的古代山寨惡霸風氣已經式微。(下篇再續)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專欄,圖文:李永球。2007年11月25日

修訂於2008年9月12日

 

【1】王文錦譯解《禮記譯解》下,641-642頁。

吴哥窟的丰腴乳房

在檳城溫馨苑的講座會上,我講解了一首流傳北馬的福建話人物順口溜,如下︰

要捉要放——陳仁慶,喝起喝落——陳修信,哭爸哭母——陳同同,脫衣脫褲——陳惠珍;反東反西——陳志勤,出錢出力——陳六使,山頂山王——陳仔平,海底海王——陳番城。

在講到脫衣舞王陳惠珍時,我問現場的老一輩,馬上有幾位承認在年輕時曾看過陳氏的表演,其中一位還是博士呢!在太平的簡單調查,幾位教育界的老師校長也承認看過陳氏的脫衣舞。可見陳惠珍年輕時的魅力,的確令人瘋狂,如痴如醉!可惜我生不逢時,不然也會去捧場,開開眼界。

可是,當年的反對者也不少,其中以左派分子及某些宗教分子最強烈。陳氏的脫衣舞表演,被視為妖魔誘惑,下流無恥,因而大肆批評。

柬埔寨的吳哥窟藝術,獲得公認是非常精致的宗教藝術。在眾多的雕刻藝術中,其中有印度教的女神(Apsara),那是赤裸上身,露出豐腴乳房的舞蹈女神,個個舞姿優美,體態豐盈,分外美感!游人喜歡觸摸它們的乳房,導致石雕女神的乳房油光一片,十分顯眼。在中國敦煌莫高窟的佛教神聖藝術中,也有伎樂人畫像,它們都以裸露豐腴乳房示人。因為它們均是神聖的宗教藝術,人們也接受之,並不視為“妖魔誘惑,下流無恥”。

大概70年代開始,我國民間演戲酬神,逐漸由傳統戲劇改變為流行歌舞的歌台表演。傳統戲劇式微,歌台盛行迄今,深受歡迎。流行歌台表演愈來愈普遍,歌女愈穿愈少,終于引起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宗教人士的批評,認為如此裝扮很猥褻,不尊重神明。

今年4月在我家附近的夜市(pasar malam),有一群穿得極少的歌台歌女在閑逛,雖然她們都有披上一件外套。豈料一位男士卻對準她們以英語破口大罵,罵她們穿得暴露,說這里不是西方國家,並做狀打電話報警,只見她們老神在在面無懼色,不與之理論地走開。可見我國社會上,還是有些人不能接受穿性感暴露。

仙佛聖人的境界高,對赤身裸體的女人無動于衷,凡夫俗子則大為“勃動”,興奮不已。偏偏我們的社會還有一種人,他們不是前者,也不是後者,卻仗恃他們的信仰觀念或個人觀點,對衣着性感的女人鞭撻,斥為“妖艷”!就如塔勒班視千年石佛為“妖魔”一樣,不炸毀之只會迷惑人們。倘若我們的社會由這種人來統治,吳哥及敦煌的裸女肯定會雕上或畫上衣服,或者吳哥女神的乳房會被敲下來,因為都是“妖艷”之物!當然歌台歌女都得穿扮整齊端莊才允許上台唱歌了!

民間廟會的歌台歌女表演妖艷嗎?這個問題我不懂得回答!對仙佛神明來說,這是小兒科的事情,因為吳哥女神及敦煌伎樂人的裸露成分比他們多得多了!

我不喜歡流行歌台,更建議多表演傳統戲劇,它們嚴重式微,需要我們支持。可是我尊重歌台歌女,除非她們在廟會歌台專開黃腔或過火表演,那就不值得尊重了。

我只是個凡夫俗子,看到辣妹的表演會精神抖擻,大呼過癮。然仙佛聖人則無動于衷,只有凡夫俗子才會大為所動,只是,另一種人卻心中難容!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7.11.18)

阿礼兄驾大汽车

移民外國多年的阿禮兄忽然登門上戶找我,多年不見果然意氣風發,原來他在異國打拼賺了大錢,住大洋房,駕大汽車。好友見面當然擁抱寒暄一陣,然後他就轉入正題,談起其信仰。原來他信奉了一種新興宗教,強調的是“環保”!

首先,他講了一大堆理論,都是“傳統”和“習俗”的東西。大師講話,我小孩子當然只有聽的份,哪敢插嘴!

他批評燒紙錢及大龍香是迷信、浪費和不環保,並說不改變此陋俗,我們的將來沒有希望。說說,他跟批評宗教的點油燈也不環保。他說一家點是小事,但是千萬戶人家點油燈,總額卻往往驚人,世界點油燈的宗教徒有數億人,加上寺廟的總數驚人,如果今天不遏止的話,後患無窮!接,他再批評露天佛像也不環保,認為把整個山頭砍光,再塑造巨大佛像永遠展示,實在毫無意義。最後他竟然批評火葬最不環保,謂世界上每天有數萬人死亡,只要有一萬人采用火葬,地球將會受不了。所以他鼓勵大家不要火葬,最好是仿效西藏的“天葬”,把尸體拿去喂老鷹。他勸我接受正信的思想,行有意義的事情。

阿禮兄見到我家供奉滿天神佛,還是在燒香焚紙,竟然搖頭興嘆!勸我少燒紙,少燒大龍香,灌輸我環保意識。因為他要做“救世主”,要加強人們環保教育,引導和提醒更多人關注環境保護問題。他將游說各方,要人們不燒香,不燒紙,不點油燈,不建巨大佛像。難道三寸佛像與一百尺佛像會有不一樣嗎?他建議大家只燒三寸小香,只拜三寸小佛。大龍香及大佛像都是破壞環保,毫無意義的!

他顯得激動地說,大佛像花費數千萬元,砍伐整片山頭來興建。如果是銅制佛像,那麼多的銅如果用在科技用途,不知可以制造多少電腦或儀器零件。數千萬元倘若用在華校,將會有數百間華校受益,或千萬個窮人受惠!他說,燒紙錢即使消失,也不會影響祭祖和葬禮等習俗。他又說,巨大佛像即使消失,也不會影響學佛和禪定等修行。所以,當塔勒班將千年巨大石佛像轟炸下來後,他竟然拍手叫好,說眼中無佛,心中有佛就可以了。

“身為一個愛護環境的人,應該從自己能夠做的事情開始。我們可以不燒香、紙錢及點油燈,環保的第一步就是從小處開始。”他特別強調。

我問他為何又駕大汽車,不騎腳車呢?他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工作及生活需要,不駕駛汽車就跟不上人家,競爭不過人家,批評我的觀念過于“極端”!

當他知道不環保的我還是以腳車代步時,覺得不可思議地道︰“不可能!這樣如何可以生存?難道你要永遠踏腳車嗎?”我回答︰“我將向你學習買車來駕,環保惡果由子孫去承擔,然後批評全世界的風俗都不環保,只有我自己最環保。”自己享受駕車之福破壞環保,卻要大家愛護環境。馬來諺語云︰“當你以拇指指向別人時,另四根手指頭是指你自己。”乃最佳寫照!

世界上的宗教與習俗都應該尊重,燒香、燒紙、點燈、火葬、大佛都有其神聖意義,這些都需要人們給予尊重。設使大家只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事情,那麼世界千千萬萬種宗教及風俗將會受到不尊重的對待!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11.11)

林梧桐的讣告

林梧桐先生仙逝,享壽90耄齡。那天早上從報章頭版看到新聞,並詳讀其訃告,發現訃告是傳統的文言文版本,真的太驚訝了!

現在我國的訃告都有“標題”,通常列兒子名字“某某等昆仲家嚴”,其實昆仲宜改為“兄弟”,昆仲是對別人兄弟的稱呼,自稱是“兄弟”。家嚴宜用“先嚴”,因為家嚴用于自稱尚活的父親。

在正文里,采用傳統的“不孝……等侍奉無狀,禍延家嚴”。這里的家嚴與上述標題所提的一樣,宜用“先嚴”。有人說如果采用先嚴,下面又云“慟于某年某月壽終正寢”豈不是一生死兩次嗎?其實訃告就是報喪的消息,一般都是剛逝世者所用。即供死人專用,開頭采用已故的“先”是沒錯的,然後在主文里才提及逝者經在不久前的某月某日逝世。既然是報喪,怎麼可以為尚活的“家嚴”發屬于死人的訃告呢?所以,“禍延先嚴(已故父親)”而他“慟(悲哀)”于某日壽終正寢了,這樣的寫法並不算錯。

“諱梧桐林府君”:子女們不敢貿然稱呼已故尊長的名字,故得加個“諱”。

林氏訃告有“距生于民國七年(1918)……”我非常認同寫明出生日期的,這使到歷史工作者可以知道逝者的生平資料,利于田野工作。

“不孝某某等隨侍在側,親視含殮,遵禮成服”,這是說他們孝眷在逝者逝世時,都在他的身邊。親視含殮則是指把東西放入逝者的嘴巴里,福建人多用珍珠,客家人多采用錢幣。倘若沒有行含殮儀式,可把“含殮”改為“入殮”或“殮禮”。至于遵禮成服,乃指孝眷們穿上孝服。林氏孝眷采用黑色衣褲,而不是新改革派的白衣黑褲,實在難得!

“依俗延道設壇,追思禮懺”:那是說依據風俗,延請道士設立法壇,頌經拜懺,超度逝者魂魄登仙。本邦福建幫富豪喜聘道士主持喪禮,如已故駱文秀也是如此。

“奉慈命,淚涓于某日……上午某時家奠,某時扶柩安葬于……”,是說明孝眷們尊奉尚健在的母親之命,流眼淚于某日某時舉行家奠及扶柩安葬。

“忝屬友鄉戚世宗族,誼哀此訃聞”:“忝屬”乃遺族表感謝親友們自謙的愧稱,表示自己有愧。“友鄉戚世宗族誼”,表示本訃告要上達給這些人,意思是“友誼”、“鄉誼”、“戚誼”、“世誼”、“宗誼”、“族誼”。這些文字,可從“姻世親寅學友鄉黨團社戚族宗”13字任選之。“哀此訃聞”,是逝者子孫們很哀傷地將這件噩耗向上述諸人報告。“聞”有傳達消息的意思。

“忝屬(叨在)友鄉戚世宗族誼哀此訃聞”,現在多改為白話的“謹以悲痛的心情敬告關心我們的親友們”。根據台灣楊炯山學者的說法,“親友”是治喪委員會對外發訃時,對象才是“諸親友”。

綜觀林氏訃告,當然是有些瑕疵,尤其在稱謂上,卻是一篇少見的傳統訃告。我們現在的一切文體已經采用白話文了,這篇文言文訃告的出現,就顯得與眾不同!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