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钱是1元1角吗?

記得在初中二那年,有次月考時有一個選擇題,問華人的“紅包”包多少錢才正確?答案有A、B、C、D供選擇。由于考卷采用馬來文,我的馬來文是“有限公司”,不是很明白所指,所以就以“槍”亂射,當然沒那麼幸運,射歪了。諸位知道答案是什麼嗎?正確答案是︰一元一角!

紅包源自“壓歲錢”(也稱“押歲錢”、“壓祟錢”、“壓勝錢”等),古時候每逢除夕,吃過年夜飯後,由尊長向晚輩分贈錢幣,並以紅線穿編銅錢成串,掛于小兒胸前,謂能壓邪驅鬼,故稱。今民間代之以紙幣或鎳幣,改用紅紙包錢,置小孩衣兜內,已無鎮邪之意,多供兒童買糖果或文具之用。(《中國風俗辭典》)

古早時的壓歲錢與今天的紅包明顯有些不一樣。以前用紅線串過銅錢掛于胸前,現在以紅紙包錢(注意哦,還是一定采用“紅色”)。以前只是除夕給壓歲錢,現在的紅包則什麼時候都行,甚至結婚喪事,行賄送禮或當作酬勞獎賞等等。至于古代具有壓邪驅鬼的功能,現在則演變為具有興旺、吉利、福氣、平安、好運、順利、發財、如意等諸多功能。事實上,這些功能與原始的壓邪驅鬼有藕斷絲連的關系,因為有了興旺、吉利和福氣,意味邪鬼也不敢靠近,百邪不侵後,才會有平安、好運、順利、發財啊!可見古老的傳統無論怎樣演變,萬變不離其宗,還是離不開原有的本質。

傳統的紅包錢多少才正確?相信大家都知道,民俗傳統講求“雙雙對對”,紅包錢當然也是雙雙對對才合人心意。諸如︰2、4、6、8、10,都是采用雙數。現在則受到香港影響而有了8元8角或999元、13元等等,都是人們自創出來的新吉利數目觀念。有些廣府人禁忌4(諧音死),所以不包“4”的數目。可是在北馬,卻不禁忌4,4角或4元的紅包可不少哩,我經常收到。

那麼,1元1角(或11元等)到底是雙數還是單數呢?

認同的人說,兩個“1”就是一對,代表雙雙對對啊!從傳統的角度來看,兩個“1”(十一),應該歸類為單數!

有句福建話叫做“十一哥”(或叫十一叔),即指中年以上的單身漢。台灣民間歌謠就云︰“有情有義十一哥,無情無義是酒干仔嫂”。意思是︰有情有義的是單身漢,無情無義的是酒家女。所謂“十一哥”就是單身漢,福建話的“十一”相當于華語的“單身”。所以“十一”是被當作單數的。

其實,傳統紅包除了1元1角外,也有1元2角。到底哪個才符合傳統的雙數呢?我認同後者,12之數才正確。一年有12個月,所以傳統的祭品都采用12(或倍數如24、36不等)之數。比如天公誕的祭品紅龜,傳統得12個,倘若閏年13個月須是13個。傳統的紅包之數多采用12、24、36、72、108……,都是12能夠整除的。對于傳統民俗來說,12是個圓滿的數目字!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8.2.17)

峇峇娘惹贺年跪拜礼

去年Astro—AEC播放13集的《扎根》紀錄片,引起轟動及好評。其中一集是介紹馬六甲峇峇過年的風俗,鏡頭下我們見到他們向長輩行跪拜禮賀年。

跪拜是中華古代的禮儀,傳統上向“天地君親師”都得行此禮。它具有尊重、感恩、請求外,也含有認錯、求饒、屈服等多重意義。

傳統跪拜禮,除了跪天地神明,皇帝老爺,祖先長輩(包括祖輩父母,叔伯姨舅等長輩)外,師父尊長也得跪拜。可是當今人們認同西方禮儀,難于認同傳統,跪拜禮因此逐漸式微。目前華人只對逝世的長輩跪拜,生前已不行此禮,某些現代佛教徒甚至連喪禮也不贊同跪拜禮。釋寂晃在〈華人禮俗革新芻議〉提議喪事革新要點云︰“免燒冥紙、冥衣、冥屋、紙俑紙汽車等。不穿麻衣,不戴高梁麻冠,不執喪仗,不必三跪九叩。”(駱靜山編《宗教與禮俗論集》)

至于婚禮及壽禮,還有少數向父母長輩行跪拜禮,一般上都已放棄。峇峇娘惹的新年跪拜禮,就是生前跪拜禮,實在難得!傳統私塾教育得行跪拜禮,學生入學首天向孔子及老師跪拜,結業後也得行謝師跪拜禮。

去年馬六甲文化小學的學生集體向老師行跪拜禮,結果引起很大的爭議。有人批評此舉為封建、奴性、落伍等負面意涵。不過鄭庭河在《儒家“禮”的崛起》謂︰“下跪與獻花、敬茶一樣,都是符號,都是某種‘禮’的意涵體現。于不少非西方傳統社會,下跪,乃至磕頭,其實都是相對普通的事……”

由于西風壓倒東風,現代社會基本上以西方文化為楷模,人們接受西方的握手擁抱,親吻獻花及向女友下跪求婚,對于傳統的跪拜師長反而給予負面批判。其實文化是多元的,好像全世界都接受西方的握手,它與我們的傳統拱手,是可以並存使用。調查顯示采用拱手的華人實在少,有些還以為只用在新年說“恭喜發財”。

我們已經接受西方的現代政治與教育制度,難道也要不放棄傳統地向政治人物及教師行跪拜禮嗎?原則上來說是不需要的,因為西方創造這些制度時,本來就沒有采用跪拜儀式。況且政治人物是我們投票選出來的,跪拜他們顯得沒道理。至于馬六甲文化小學采用跪拜禮,那是對老師的尊重與感恩,是在現代教育下,采用傳統禮儀方式而已,我認為無可厚非!很遺憾不曾向教育我的老師們跪拜,所以每當有師長逝世,我會在其靈柩前跪拜上香,以感謝他們的教誨恩典。

傳統跪拜禮對我們現代人具有什麼意義呢?我認為它能夠使我們對長輩產生尊重之心。當然,並不是說不行跪拜禮的人們就不懂尊重,問題是,當後輩在向長輩下跪時,起碼在其心中就會明白自己屬于後輩,受跪拜者是我們的長輩,不得無禮待之。我很認同文化小學的舉動,並建議在學生入讀一年紀時就來個跪拜尊師禮,告訴他們必須尊師重道,培養他們尊重之心,待六年紀畢業時再行跪拜謝師禮。

農曆新年時期,教導後輩向長輩跪拜賀年,在目前年輕人不尊重長輩的風氣下,或許會使到他們的心中,尊重你們這些長輩。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8.2.10)

李永球:年是傳統好

家庭話題
李永球:年是傳統好
報導:孫華楣
攝影:林淑娥

從前,古人從臘月起即為春節而忙個不停,尤其十二月廿四日送神日開始至正月十五元宵節,爆竹煙火、殺雞宰鴨、烘餅弄糕點,大小節目一個接一個完成,忙得不亦樂乎。

從前的新年,除夕夜時,孩子們要對長輩跪拜請安,給他們祝福,希望他們添福添壽;長輩們,則給小輩們發紅包壓歲,希望利是陪他們跨過新年,討來吉利。

從前的新年,一家大小會拿來紅紙與剪刀,用紅紙剪出一個個吉祥的福字,或寓意花開富貴的花卉圖樣,將之貼在窗上或是供奉神明的果盤上,希望讓新的一年可以風調雨順、福滿人間。

然而,越來越多人不再注重這些傳統,反而更視之為一個封建社會的表征。多年來研究民俗文化的李永球覺得,年味漸失的結果雖說是社會走向文明的犧牲,不過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人忘了尊重這些節日本來的意義,只是盲目簡化了所有美好傳統的精神。

現代人喜新厭舊 尊重傳統年味不失
從前的農曆新年,除夕夜孩子為父母守歲,小輩會給長輩跪拜辭歲,親子一起剪紙迎新年等的“舊”傳統,在“新思維”的衝擊下被犧牲。

這樣的轉變說明了一個無法改變的宇宙定律,新與舊,不易並存。有人貪新,有人戀舊,近年來致力于民俗文化研究的李永球屬于后者。

中國結、大紅燈籠都是春節的代表,每逢新年,李永球的家都稍微裝飾應節。
這些年來,最常聽見大家說:“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了!”

辦年貨、賀歲歌、送禮、拜年,發壓歲錢等指定動作,其實一件也沒少過,為什么大家仍覺年味淡呢?

農曆新年對人們來說,是一個充滿希望的節日,人們對來年寄予很大期望。然而,這種期待感在現代城市已明顯減弱,變化比較大,反而鄉下地方相對保存得要好一些,不過也一年不如一年。

“年俗在消失,年味在消退,和經濟與社會的發展有莫大的關係,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不止馬來西亞,連中國也是如此。以前農村生活較苦,但過年過節總也會大肆慶祝或準備,因為當年的生活水平不像現代,什么日子都慶祝一番,對當時而言是難得,就拿貼春聯來說,從前用自己寫的,現在用買回來的。還有,以前條件差,很多人要到春節才能吃好的、穿新的,但是現代人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小朋友也常買新衣、吃麥當勞,天天像過年,所以新年也沒有什么不同。”李永球這樣告訴記者。

傳承傳統文化不滅

新年與親友見面,第一句話便是說“恭喜”!你知道嗎?拱手禮的正確握法是左手包右手,如圖中李永球示範,而人們最常犯下右手包左手,其實這是屬于戴孝的人向別人問好的手式。
“從前的人,不到臘月(農曆十二月),人們就開始忙過年的事兒;臘月二十以后,更是忙翻了,做饅頭、蒸年糕、磨豆腐、祭灶王爺等,那種熱鬧的感覺就出來。”

以上活動,大概像重口味食物一樣,烙在許多長輩的心中,忘不了。然而,溫室中長大的孩子們,從小到大從沒經歷過這些,連媽媽和孩子們拿起紅紙剪圖的簡單活動都沒有了,更別說像重口味如一天一夜顧爐“蒸年糕”了。

“很多人覺得,何必拿苦來受?用買的不就好了?”

這讓人不得不進一步設想,如果有一天有人追究起年俗漸失的原因,會不會有人把“錢太多”列為被告?

要力保年俗繼續流傳,李永球覺得要從“尊重”傳統開始,知其典故,然后傳承,一代傳一代文化才不磨滅。

過了明天就是新年了,今年,何不傳統一點,一家大小一起感受“古早情”!

3傳統不妨依循 超過五千年歷史的中華文化背景,使流傳于民間的民俗傳統多不勝數。李永球告訴記者,有一些民俗不一定是真理,但卻有保存的必要,其中三件事,他覺得若大家能一起去維護,其實也不錯。



第一個傳統:給長輩跪拜辭歲

跪拜禮在中國古代是一種很高級別的禮儀,跪字代表了一種尊重,誠懇和對所求事物的急切心理,而面對他人跪求的東西則要秉持嚴肅認真的態度。

從前,媳婦要每天早上給公婆敬茶請安,祈求他們老人家福壽安康,向長輩行跪拜禮,被視為對長輩的尊敬。跪拜禮這個動作,今時今日再現生活中,除了峇峇娘惹們外,對許多華人而言,這個動作可大可小,不小心都會引來爭議,像不久前,學生對老師行跪拜禮的風波,就鬧得沸沸揚揚。

新年與親友見面,第一句話便是說“恭喜”!你知道嗎?拱手禮的正確握法是左手包右手,如圖中李永球示範,而人們最常犯下右手包左手,其實這是屬于戴孝的人向別人問好的手式。


看這風波再起,李永球平心看各界評論,在新春期間鼓勵這個習俗要傳承,大有懶理世人怎么想的態度。“雖然說尊不尊重看的是一顆心,不行跪拜禮也不是說對長輩不尊敬,但這個動作本來很有意義,只是有人曲解了,就看你怎么看這個動作而已。”

“我覺得要人認同一個文化,首先是要學會尊重!”

當然,並不是說歷史上存在過的習俗都是好的,我們也要有取捨的態度。一些舊習俗的消逝並不是說它不好,只是社會歷史條件的變化,使一些在過去屬于好的傳統不適合現代社會沿用。

第二個傳統:除夕守歲發壓歲錢

壓歲錢亦稱“過年錢”,古代是用紅線穿100個銅錢,表示可以長命百歲;現在就只將硬幣或紙幣裝進紅包中,數目必取偶數,以求吉利。

“我知道,有些地方的長輩不一定在除夕夜給小朋友發紅包,會到年初一才給孩子。其實,最正確的做法是除夕夜發紅包,因為老人家覺得這樣才能給小朋友壓到歲,讓祝福隨他們從除夕帶到第二年。”

除了長輩給孩子祝福,從前還流傳一個除夕守歲的習俗。古時守歲有兩種含義:年長者守歲為“辭舊歲”,有珍愛光陰的意思;年輕人守歲,是為延長父母壽命。通宵守夜,象征著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驅走,期待著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席間,李永球聽攝影記者提及如今仍有為父母守歲,他驚訝表示,“我以為沒有人再做這事了!你真有孝心,這是好事,要持續。”

第三個傳統:剪紙促進親子情

第三個傳統習俗,李永球堅持每年必做的便是剪紙。為什么是剪紙,而不是其他?

“現代人貪方便,能買現成的就不會花太多時間去準備,像剪紙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現代很少家庭會自己買來紅紙剪個福字或花卉圖案,用來裝飾要拜拜的水果,所以,剪紙藝術可說很難在大馬看見了。”

至今,李永球仍堅持在拜拜時在水果盤上貼紅紙,雖然無法剪出完美的圖樣,但從不當它是個麻煩的事。

他那么堅持,大抵因為不捨這民間藝術的消失,他覺得,孩子們若沒接觸過這個剪紙藝術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新年期間,親子間可以一起完成的事情其實很多,像剪紙便是一個例子。先別管剪得美或醜,把它當遊戲,和小朋友們一起玩,孩子們都會覺得很好玩,剪個紙還真花不了你多少時間。”

忙里忙外一家同樂 談到過新年,很多人會自動“想當年”,尤其那個跟著家人們忙進忙出烤餅或者做年糕的情景。現在人樂得清閒,對活動也不再活躍,有足夠的時間讓你休息時,卻又嫌年味不夠,太空虛。

回想你那個曾經的新年,是不是都有以下歡樂的畫面呢?

一、姐妹幾人在家門前烤Kuih Kapit,一邊聽著電台播放的新年歌,一邊大聲說笑。

二、選個周日兄弟姐妹們忙打掃,還貼上春聯或掛上紅彤彤的吊飾。

三、看媽媽在廚忙著殺雞鴨或做年糕,嬸嬸們全來幫忙,家裡突然熱鬧起來。

現在的你,Kuih Kapit用錢買來,春聯用錢買來,糕點用錢買來,雞鴨在巴剎買時已有人幫你處理干淨,周全的服務,讓我們本來是在新年忙碌的事,變得越來越少了。

雖然,錢解決了年節時的準備功夫,卻買不到大家親手做糕點或剪紙的樂趣!與上一代相比,今日年輕人對新年的期待,正在逐步淡化,大抵是因為年輕人覺得無所事事的新年,和平常沒什么不同!

由此證明,增添年味最直接的方式,還不如自己直接去感受長輩們曾經享受過的快樂。

平日忙碌的你,沒什么時間關心身在家鄉的長輩,何不趁這段時間,和他們聊聊在城市忙碌打拼的生活故事;而媽媽或姐姐們也可以帶著小朋友一同參與,那一種與家人同在的快樂,用錢真的買不到。

《字言字語》是李永球的近作,收錄許多大馬華人民間的文化習俗,其中一篇談到恭喜發財的來源,內容生動有趣。

文化傳承由家開始
《字言字語》是李永球的近作,收錄許多大馬華人民間的文化習俗,其中一篇談到恭喜發財的來源,內容生動有趣。
有人死守傳統,也有人急于創新,不變的宇宙定律往往這樣。有華人不懂得珍惜民族歷史,也有人因為明白失去的滋味,而極力維護。

對民間習俗甚有研究的李永球,覺得峇峇娘惹在華人新年習俗方面的維持做得最好。“峇峇娘惹族的日常生活充滿巫族色彩,但在各大華人節日中則堅持依足華人傳統,因為他們知道只有死抱這些民俗傳統,那一刻他們才會覺得自己活得像個華人。”

“至今,峇峇娘惹仍然堅持在新年時要小輩給長輩跪拜請安,他們尊重傳統文化,也尊重新年。”

雖然,我們常在抱怨現代的孩子越來越不注重過年回家團圓的深層意義,其實最大原因是做父母的原來也不會教,不知該怎么跟孩子說明新年典故。由此,李永球建議做父母的可多收集這方面的資料,讓孩子們覺得有趣。不過,傳統會逐漸流失,另外一個原因也能是人們把傳統習俗與封建相提並論,而不想維護!

傳統文化的傳承歷來是家庭、社會,以及學校教育結合一起推動的,所以這三方都應該努力,我們的傳統文化才能傳揚得更好。

方言是我们的居所

方言是我们的居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下午一时三十六分

文/图:大将书行

《字言字语》
作者:李永球
出版社:无边界翻译企业

福建话在槟城和太平的华人圈子内是通行无阻的。即使不会讲,也会听几句。在这里如果碰到听不懂华语或受英文教育的华裔,这时福建话就派上用场了。有些福建话是从其他语言演变过来的。我们在听着说着时,很少去思考为什么我们会用这个词那个音。

三个月前李永球在华堂的讲座正是为福建话谱上了词曲。他追根探缘地为我们搜集和考察即将失传的本土文化和传统。当晚,电脑也辅助他将内容生动地呈现出来。

我们福建人用惯的老君(医生)是借自马来语dukun,马来语的dukun是指巫医或术士。泰币的钹(baht)是一元,相当于马币的一角钱,于是一角钱就叫做一钹。台湾的沙茶酱就是我国的沙爹酱。英文的ketchup和马来文的kecap都是借自闽南语的膎汁……听着这些语言的由来时,频频感到恍然大悟。

出席这场风趣幽默及独具风味的演说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懂得很少,也越来越少用原始的方言。当时,我想如果这些内容都可以结集成书,就可以让更加多人了解,而不是局限于出席讲座的人。几个月后书真的面市了,而且还有很多内容是在讲座内没有提及的。这类次文化的书可以被出版真是不容易。作者用文字和照片在《字言字语》留下印记,以免这些道地的民间语言和民俗被忽略或淘汰。

作者热衷于田野调查,到处探访。《字言字语》除了谈及福建话,也搜集了我国一些古怪的文字、顺口溜、歌谣、词汇、名称、称谓、避讳语、语言谜信、谚语、商业和会党秘密用语、马来语及福建话的交流等等。他在走访街头时,拍下写错字的档口招牌如“甜仔粿”和“枧亚糕”,并指出真正的名称是“槴仔粿”。此外,他还在墓碑的文字中发现了苏州码子,林瑞安家族不避讳。

方言也是传承文化的其中一种方式,我们不容忽视它。

三个年俗问题

新年將臨,又有幾家報章及電台記者來訪問關于年俗的事物,其中問及幾個問題,覺得應該與大家分享︰

一、各籍貫華人的接財神習俗有什麼分別?

其實我國接財神習俗主要源自廣東,沒有所謂的各籍貫分別問題。婁子匡編著《新年風俗志》里對廣東省的廣州、海豐、翁源、潮州、陽江、東莞及海南島之調查,並沒有接財神的習俗記載,只有廣州的“財神到”和翁源的“開門”習俗。“財神到”習俗乃看來是叫化子樣的孩子,以寫上“財神”的紅紙,嘴里喊著“財神到”,人們為了討個吉利而給他們紅包,拿了財神兩字回去。“開門”習俗則為正月初一燃炮竹開門,即使在深夜也不允許關門,大約是取“迎財神”等的意思。

由此可見,這只是廣東某些地方的非主流年俗。大概在三、四十年前,經過香港人的提倡推廣,接財神才逐漸盛行起來。而今坊間售賣的各類接財神書籍,可謂各師各法,五花八門。我認為可以如一般神明的祭拜就行,不必根據方位把香案移向財神的方位,應該面向大門正方,堂堂正正接財神,堂堂正正做人。其實財神可不容易接到,五鬼等凶神也是不容易接到的。接財神含義是要我們堂堂正正求財,朝向今年的財務目標邁進。

二、正月初九拜天公是福建人的節日?

在許多中國風俗的書籍里,都有各地于正月初九慶祝天公誕的記載,如北京、浙江、江蘇、廣東等,道教經書云:玉皇大帝誕生于正月初九午時。所以當天是天公誕,而非民間謠傳的福建人避清兵大屠殺,直初九方無事,人們因此大事慶祝。

因為福建人保存了拜天公古俗,所以人們以為那是福建人的節日,其實不然。在北馬,非福建籍的華人也拜啊。南馬的潮州人不拜天公,可是北馬的潮州人卻與福建人一起慶祝天公誕!《新年風俗志》廣東潮州︰“初九是天地的生日,家家戶戶都要拜祝的,這天早晨祭天地父母……”不過北馬潮州人不用甘蔗,他們認為那是福建人逃難時躲入甘蔗園避難之故。其實福建人拜甘蔗,取其有頭有尾,從頭甜到尾之意義也,避難甘蔗園只是附會的傳說而已。

三、華人過年的意義?

某些衛道人士批評華人過年只是吃喝玩樂,毫無意義,所以建議來個大改革,把那些庸俗迷信,頹廢浪費的年俗全給去除。新年是個民俗節日,非宗教節日,當然不能以偏概全。除了報恩天地神明祖先,家人團圓,一年之計在于春(立下一年目標)及祈求一年平安興旺等意義外,它也具有尊重祖先長輩,注重一年之始,教育後輩孝親,感恩天地神明、祖先等多項民俗功能。

新年源自古代的歲終大祭,除了報恩神明祖先,也是人們自己的慶功節及狂歡節。在這樣的一個歡慶節日里,人們在報恩祭祀之余,吃喝玩樂及狂歡是很正常的,那些衛道人士的激烈批判,顯得過敏及缺乏包容心!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