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ua攏總‧臭腳奧步

祖國西馬半島的北馬和南馬,不僅有地域的距離,也有民俗文化的隔閡,無論在飲食、語言及婚喪等民俗方面,多多少少會有差別或迥異之處。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中南馬的華人無論是福建、客家、廣府或潮州人等在講話時,當講到“全部”這個詞匯時,一般都會用上馬來語的“semua”。比方說︰“全部都一樣的”,人們會說成︰“semua都一樣的”等等。

無巧不成書,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北馬,不過客家、廣府等方言卻是受到福建話的影響,均采用福建話的“攏總”來表達“全部”的意思。比如說︰“全部都是他做出來的”,人們會說成︰“攏總都是他做出來的”等等。

客家和廣府話為什麼舍棄自己固有的詞匯,改用外來詞呢?中南馬的福建話為什麼也舍棄固有的詞匯,而用馬來語的“semua”呢?這些些,的確是耐人尋味!

去年,在芙蓉街頭看到“大耳窿”張貼的追債大字報,用上“臭腳”這個詞匯。臭腳是福建話,指品行不好的角色。中南馬客粵語也吸取這個閩南借詞。

臭腳的“臭”,具有品德敗壞之義。如臭人,即是指壞人、奸詐之輩。“腳”呢?則有角色或人的意思。如︰腳騷(kha sau,即指笨拙、差勁,或無能之輩),北馬多叫做“肉腳”。北馬福建話尚有“販仔腳”(做買賣的流動小販)、“客腳”(顧客)、“繳腳”(賭徒)等詞匯。民間馬來語受到福建話影響至深,也有“orang busuk”(臭人)、“mabuk kaki”(醉腳,義為醉徒)等詞。

台灣政壇流行一個詞匯叫“奧步”,在選舉時,此話含有“選舉爛招數”的意思。福建話的“奧”,有氣味難聞、臭、不好的手段等意思。祖籍福建泉州的人,喜歡在名字前加上“奧”,比如︰奧牆、奧成等。這里的奧,相當于“臭”的意思。祖籍福建漳州的人,則直接采用“臭”,如︰臭團、臭源等。閩南話的“奧”,原字為“漚”,台灣人以諧閩南語的華語“奧”字,取代“漚”,很有創意。北馬福建話多把奧步叫做“臭步”。

眾所周知,北馬的福建話屬于福建漳州音閩南語,它攙雜了許多馬來語(印尼語)、英語、淡米爾語甚至泰國語等,在北馬,有人將這種漳州音福建話稱為“娘惹話”。它盛行于北馬、印尼、泰南、緬甸等地。

Ai FM電台從4月份開始,于每個周日晚上10點至12點,由張吉安主持的《鄉音考古.思想起》,將由我和陳再藩輪流受邀上節目,我將會談福建語文及民俗,陳氏則談潮州的。近年來,我國報章、電視台及電台均對民間民俗頗感興趣,並給予發表與推動。民俗是最低層的小傳統文化,卻與我們最息息相關。

推廣民俗,使到更多人了解自己的傳統,大家才會愛護自己的民俗文化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8.4.20)

安胎药:十三太保

传统安胎中药方”十三太保“,由十三种中药组成。

以前民間婦女在妊娠期,都會到中藥店合了藥方“十三太保”來服用,以使母子健康平安。

所謂十三太保,只是我國華人民間的叫法,太平劉國平醫師說其中醫學名稱為“保產無憂方”,一般上懷孕3個月後就可服用,每個月可服兩三帖。在《中醫方劑手冊》裡,“保產無憂方”的成分為︰當歸身、酒炒白芍各三錢,川芎一錢五分、黃芪兩錢,灸甘草一錢,菟絲子、川貝母、厚樸各一錢五分,枳殼一錢兩分,姜活一錢,荊芥、醋炒艾葉各一錢五分,生姜三片,煎服。功用︰安胎,催產;治胎動不安,腰酸腹痛,以及難產,可用于糾正胎位,身體虛弱者酌加黨參。台灣《順天科學中藥藥品要覽》認為保產無憂方(安胎飲)可治妊娠、嘔吐、痰水、心中郁悶、頭重目眩、惡聞食氣或胎動不安、腰腹卒痛、下血不止。

太平福生堂東主羅寬平先生說,中醫界早把十三太保編成“方歌”如下︰錢半芎歸錢半芍,錢半菟絲六枳殼,八分黃芪荊芥穗,七分祈艾姜厚樸,川貝一錢姜和藥,姜活甘草五分作。他說,十三太保也叫“安胎茶”,如果沒嘔吐,可以不加姜,那就成了“十二太保”。它不是“大補”的藥方,而是可治多種疾病,使到孕婦及嬰兒無病健康。比方說,姜可治腹寒痛、嘔吐、泄瀉;姜活可治消化不良;厚樸可消除腹滿脹痛、宿食不消;川貝可治咳嗽;川芎有活血行氣、祛風止痛的功能;當歸可補血、活血、止痛、潤腸通便;荊芥可治感冒發熱、頭痛、咽喉腫痛;艾葉有散寒止痛、溫經止血、安胎之功能等。

綜合而言,十三太保的確具有安胎之效,對孕婦母子起保護作用,當母體健康後,自然嬰兒也跟着健康了。如此一來,就達到母子平安之功效矣。

在以前,羅寬平一日可以賣出3至5帖左右的十三太保。現在一個月大約只能賣出8至10帖。

銷售量大大減少,顯示華人不再吃十三太保了。針對此點,劉國平和羅寬平不約而同地說,主要是西醫不了解,進而阻止人們服用,以為服了會導致嬰兒皮膚變成黃色。他們異口同聲指出,不服中藥的巫、印、洋人等友族同胞,還不是會患上皮膚變黃之症,可見問題不在中藥。劉氏也不否認另一個原因,就是傳統中藥需要長時間煎煮的麻煩,而且中藥味多苦難于下咽,年輕人因此放棄之。還有,現在的醫生會給予孕婦一大堆的維他命營養藥丸,于是人們寧願選擇方便的西藥了。

多年前,新加坡報章曾經報導,說西醫研究證明吃十三太保等中藥會導致嬰兒皮膚變黃。這個說法引起震動,人們紛紛不敢再吃,甚至年輕人已經不知道有十三太保這個傳統安胎中藥了。百年來,老祖宗代代吃過無數十三太保,生下健健康康的我們,如今,不吃十三太保的各民族年輕一代,還不是一樣有皮膚變黃之症的出現嗎?是老祖宗的藥方出問題,還是對中醫的一種偏見?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4.13)

孕妇“动到土”

一把刀搁在一碗水上,下垫一小叠金纸,摆在供奉神明的案上三天”压土“。

人生儀禮,從誕生、成年、婚姻到死亡,都有一套民俗儀式。單單誕生民俗就包括求子、安胎、懷孕、生產、滿月、周歲等。今天要分享的,是孕婦懷孕期間“動到土”的習俗。

婦女妊娠期間,稍微一個不小心動到胎氣(福建話叫做“動到土”),孕婦會有腹肚疼痛或陰道出血之症狀,嚴重的話會導致流產。流產若在初期幾個月內,嬰兒當然活不了,倘若七八個月以上,存活率較高。不過民間又有“七成八敗”之說,認為7個月早產會存活,反而8個月的會夭折。其實現在醫學發達,嬰兒死亡率已降低。對于流產的說法,西醫多數認為胎兒本身已經不健康,所以自然淘汰之故。

另外,有一種孕婦每個月都會“來紅”,即每個月如經期般按期出血,這種情況民間福建話稱為“孩兒洗面”。

動到土分兩類:一是孕婦動到土,則會有嗜睡或輾轉難眠之現象,而且常生病;設使是胎兒動到土就會導致流產。而動到土的因素是移動家裡的家具,所以妊娠期禁忌搬動家具或搬家。至于家裡有孕婦又胡亂釘敲錘打,民間說法,認為除了會因此動到土外,也會致使生下殘障的孩子。

在《通書》裡有〈逐日胎神佔處〉,那是紀錄“胎神”每日所在的地方,胎神所在之處,禁忌觸動到那個地方,不然就會動到土了。一般胎神佔處,多數在門、爐、碓(舂米用具)、磨、廚房、灶頭、倉庫、床、房、廁所等。其實胎神之說,主要是勸告孕婦要小心行動,避免出力搬動重物或勞作,最好是靜下身心養胎。

民間對動到土的作法,以為必須馬上做“遣損”(kiansng,福建話,即行使巫術禳解,以消除災殃),一般采用“壓土”來禳解,即以一把小刀擱在一碗清水之上,下墊以一小疊金紙,如此擺在家中神案上3天不可觸碰之。3天後再取到屋外舉行“謝土”儀式,將水倒在地上,並以香燭祭拜一番,最後是化掉金紙。

除了孕婦及胎兒有動到土的可能外,嬰兒出世後40天以內,也有此可能。當嬰兒呼吸時需要很大口氣,嘴唇及周圍出現青色狀況,就是動到土了,不趕快做“遣損”的話,會傷及嬰兒,嚴重者會死亡。所以必須按照上述“遣損”的作法,方可平安無事。假設是出世後滿月前患上,那碗“刀水”可以擺放到滿月為止。

除了這個方法,民間有些人遇上動到土的情況,會向道教的符咒師父求助,畫幾張“安胎靈符”安住胎氣,以求母子平安。早期南來的一些佛教出家人也懂得施符法,如太平鳳山寺的已故妙榮法師,就精通“安胎符”救世。

孕婦動到土,應當尋求醫藥的治療才對,以上民間的處理方法畢竟缺乏科學根據,把它們寫出來僅供參考,因為這些方法對于安撫人心會起到一定作用!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4.6)

普陀山和西方景

佛教纸艺术品——普陀山。

奴才持信牵马带男主人到极乐世界去。

西方景是烧给佛教的和尚、尼姑及菜姑用的纸明器。

传统丧礼都有许多纸糊的明器(冥器),供焚烧给先人到死后的世界用,一般都属于中华传统儒家的,只有少数是道教和佛教的。本期就介绍大家认识两个中华传统佛教的明器,即普陀山和西方景。
普陀山供普通人家居士用,而西方景则为出家的和尚尼姑或菜姑(带发修行的庙堂女居士)的专用品。均以佛教文化为题材。前者以观音的道场南海普陀山为主题,后者以西方极乐世界作内容。最后将之焚烧给逝者,寄托着接引逝者灵魂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这些巨大的纸糊艺术品,盛行于北马福建人的社会,而且必须是做大功德(大型超度法事)才可以定做之,中南马尚未见过。普陀山一般是出嫁的女儿定做给逝世的双亲,价格颇贵,大约三四千元。
太平艺生合纸赂东主曾良盛称,普陀山以纸及亚答骨(南马不用亚答骨,而是竹子)做成,大约有小纸偶50位。计有三宝(三世佛)、观音及善才龙女、韦驮(护法神)、韦和(不详)、十八罗汉、四大金刚、四海龙王及四个持旗帜(上书东、南、西、北)的小鬼、金童玉女(在奈何桥边接引逝者灵魂往生西方)、山神、土地公、婢女(捧茶)、三位奴才(一个挑担子、一个持信、一个牵马或推轮轿。现在已经简化成两个,牵马者兼持信)、逝者魂身(男魂身骑马,女魂身坐轮轿)、鱼精、蛇精、鲎精。此外,尚有宝塔、奈何桥、亭子及现代钟楼等建筑物。
曾良盛指出,普陀山之价格贵,是因为小纸偶的难做。这些纸偶的头部皆从中国进口,身体则以纸张和绸布做出来。目前会做纸偶的北马纸艺店并不多,槟城有些不会做的,也向他购买整套纸偶。
至于西方景,他说不同的地方是多了阿弥陀佛、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弥勒菩萨,以及道教的八仙及福禄寿三仙。而且整个结构与普陀山有些不同,中间是一座梯子,梯子最下端是弥勒菩萨,中部为观音菩萨,最上端是三宝佛。
丧礼上只要是大功德就会有普陀山(也有人家不用的),无论是聘请佛教出家人还是道教的道士主持丧礼法事,均是采用佛教题材的普陀山。至于西方景,纯属佛教的出家人或菜姑专用品,道士完全不用这些供焚烧的纸明器。
普陀山和西方景是传统佛教的纸艺术品,凝聚着民间艺术和智慧,整个结构蕴涵着接引逝者到美好的极乐世界去。奈何桥上通往极乐世界,桥下的三只妖精则不安好心,一步差错则沦落到充满苦难的世间来,具有警惕修行人提防妖魔的诱惑。
由于现代佛教推行的“佛化丧礼”不鼓励烧明器,这些佛教纸艺术品早晚会在我国消失净尽!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