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套纸袋哭亲家

在以前的中國閩南地方,有一戶人家辦喪事,其媳婦不小心在公公喪事上笑出聲,為了此事,這位媳婦被休了,由兩名轎夫抬一頂“無頭轎”(就是沒有頂蓋的轎子)送回娘家。傳統風俗對於被休者的處理方法,就是以這種轎子抬回娘家去。回到了家,其妹妹看到無頭轎感到十分羞辱,問明原因後靈機一動,想出個主意來,馬上要轎夫把她抬到姊夫家去。

半路上,她向一間雜貨店討了一個紙袋套在頭上,到了姊夫家,她一路大哭走進去,一路哭嚷:“阮姊官(我姊的公公),姊夫爸,親姆翁(親家母的丈夫),親家喂。”其實她哭的都是同一個人,就是姊姊的公公。喪府上的孝眷被這不知是誰的女人突如其來的哭喪舉動給弄得大笑起來……。這時候,她把紙袋取下來,然後責問他們為何可以在喪禮上大笑,而其姊卻因為笑而被休了?

最後,姊夫一家自知理虧,就以“紅燈四轎”(四個人抬動的轎子)將其姊姊迎回去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傳統的喪禮是不可笑的。(故事口述:溫鑽華,77歲,太平人士)

中國的傳統喪禮是以“哀”為主,所謂“喪則致其哀”。哀,必然哭,所以哭是喪禮必須有的行為。在《禮記》、《儀禮》等書籍裡,對於喪禮“哭”的記載非常之多,當然,那些古老的哭泣方式,未必適合現代社會。

我國華人社會在80年代之前,還可以在喪禮上見到孝眷們的號啕大哭,之後哭就漸漸少見了。這是社會在轉型,在轉變。人們受到一些現代思想及宗教的影響,觀念開始轉變,對傳統文化開始生疏,對親情也開始疏遠。親人在世時,後輩不怎麼關心他們;親人逝世了,後輩也不覺得是什麼哀傷之事,人們只注重自己的私人生活享受。

近年來,參加了多場喪禮,發現許多孝眷以微笑向弔唁者招呼或談笑風生。某些宗教喪禮的主持師父在向孝眷開示時,他們習慣了在廟堂採用幽默風趣的語氣,結果在喪事上也是如此,就引起孝眷的開懷大笑,可見人們逐漸接受在喪事上的“笑”。我們的喪禮從“哀”到“笑”,這180度的轉變實在不可思議。

我不認同喪禮必須如古籍記載般的哭,但我也不認同喪禮上可以笑。古代喪禮規定必須哭時,就會成為教條主義,而出現假哭現象了,比如後來演變成聘請職業孝男孝女“哭”的無聊行為。親人逝世了,不一定要哭,不過也請別笑,請大家嚴肅對待。倘若你真的感到哀傷欲哭,那就自然地哭吧。先人在天之靈,看到有人為他的離去而哭,將會感到安慰。嚴肅的喪禮以基督教做得較好,牧師嚴肅主持儀式,不苟言笑,孝眷嚴肅對待,整個喪禮都很莊重嚴肅!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8.5.18)

太平湖的两只龙

1953年庆祝英女皇加冕的湖上龙。(图:麦启光)

1957年庆祝祖国独立的草地龙。(图片取自太平仁和公所95周年纪念特刊)

龍,對華人來說是吉祥的圖騰,象征帝皇、權力、神聖、吉祥、喜慶等,每當民間舞龍之時,那一定是有大節日或廟會、帝皇登基、國家大慶典、抑或有所祈求……

北霹靂太平有個風光明媚的太平湖,據說是甲必丹鄭景貴百年前開采錫礦後,捐贈給英政府的廢礦湖,後來英政府美化成湖濱公園。

在這美麗的太平湖,歷史上曾出現過兩隻“龍”。第一隻出現在1953年英女皇加冕之際;第二隻則是在1957年8月31日的我國獨立日。

關於英女皇加冕的龍(湖上龍),問了許多太平人,都不清楚有這麼一隻龍。唯有麥啟光(64歲)記憶猶新,他記得那是太平政治扣留營的政治犯所制作。那些政治犯都是華人左派分子,手藝精巧,做出來的龍活靈活現。龍很巨大,人可以在龍身內走動,可是並不開放給人進入。其已故父親麥全益與扣留營長關系融洽無間,因此特別獲得進入龍身裡面參觀。當年只有9歲的他跟隨父親及另外4個人進入,裡面空氣不流通,十分悶熱。他說,整隻龍是浮在水上,下面以大鐵桶為浮力。

在龍身及龍眼處安裝電燈泡,夜晚燈火明亮,而且龍口可噴出水來,分外壯觀。當時整個亞洲的英女皇加冕慶典最隆重熱鬧的,以香港排第一,太平則為東南亞第一名。

到了1957年我國獨立期間,太平仁和公所也在太平湖做了一隻龍(草地龍),這隻龍做在湖濱的草地上,主要制作人是已故蔡尤菁。他善于制作龍,1953年英女皇加冕時,他也做了一條沿街舞動的巨龍。關于他的生平,據說小時候父母欲帶他回中國去,豈料他就是又哭又鬧不肯上船,大嚷︰“青面害人,黑面吃人。”雙親無法可施,只有托人將他帶回太平給親人照顧。真的料不到,這艘船竟在半途遇難,整船人無一生還。據說他當時看到凶惡的妖魔在船上,所以打死都不上船,因此逃過劫難,不然就不會有後來這隻氣勢昂然的草地龍了。

這隻龍的頭部穿過一座小牌樓,昂首吐水向湖中。牌樓上寫“仁和公所”、“慶祝、獨立”等字。夜晚祥龍全身燈光耀眼,引人注目,還有樂隊在旁演奏。當時的太平拉律峇東縣縣長胡履德伉儷參觀後,還與仁和公所董事們合照留念。霹靂州前州務大臣在去年蒞臨太平時指出,小時候父親就帶他到太平湖觀看這隻龍,他還記得是“仁和公所”制作的。

1953年湖上龍的出現,是慶祝英女皇加冕;1957年草地龍的出現,是慶祝祖國獨立。而今,霹靂州已經改朝換代,新政府上台就任,祈望新的一隻祥龍又出現在太平湖,而且希望不是暫時性的,而是永久的“飛龍在天”!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5.11)

槟城姓氏桥和霹雳渔村

霹雳沿海渔村的建筑风格,与槟城姓氏桥很接近。

眾所周知,檳城東部與北海相望的海岸線,有數座姓氏橋,橋上住許多討海人家,房屋鱗次櫛比往大海伸展出去。橋是這里唯一的交通要道,它將房屋貫穿起來,並與陸地銜接。橋是這種漁民住家的樞紐,起重要的作用,因此得名。

姓氏橋共分為姓林橋、姓周橋、姓陳橋、姓李橋、姓楊橋、姓郭橋、雜姓橋及平安橋。這些橋民的祖籍大多數是福建同安縣,除了姓郭橋來自惠安縣。惠安郭姓族人乃福建回族,通稱“白奇郭”,祖先即阿拉伯人伊本.庫斯.德廣貢,漢名郭德廣。惠安郭姓回族人已經漢化,不再信仰回教,不過族中有族規︰“生者已背離祖教,死者要復返清真。”所以他們在喪禮及祭祖時,均禁用豬肉。

從北霹靂到南霹靂沿海有多個華人聚居之漁村,這裡僅談北霹靂至中霹靂的數個。從最北開始至中霹靂,較主要的計有︰角頭、瓜拉古樓、瓜拉牛拉、十八丁、過港、老港、峇東、二關、大直弄、柴寮港(已消失)、雙禮佛、班台。角頭是潮州人聚集的地方,地理環境與檳城較親切,其余都與太平關系密切。

瓜拉古樓是閩潮人混雜兼雜姓聚集區,不過以祖籍福建同安縣的王姓族人影響力最大。瓜拉牛拉以祖籍福建同安縣的陳姓族人為多。十八丁乃閩潮混雜兼雜姓聚集區,以祖籍潮州潮陽縣馬姓族人略多。過港則為福建人雜姓聚集區,以祖籍福建晉江縣的王姓族人旺盛。老港則以祖籍潮州潮陽縣李姓為主。

峇東是閩潮兼雜姓混雜區,以祖籍福建漳州海澄縣的周姓及潮州普寧縣賴姓族人略多,其余尚有福建漳州、同安、晉江、安溪、南安等縣人。二關以祖籍潮州潮陽縣馬姓為主。大直弄為福建人聚集區,以同安林姓族人為多,他們本來居于瓜拉古樓,百年前因為與當地的王姓族人不和,移居到此。柴寮港則為福建同安林姓及惠安郭姓為主,後者與檳城姓郭橋居民同宗,此漁村因為一位名叫潘德書的海王而散港。潘氏一伙殺人如麻,為非作歹,最後被警方殲滅。雙禮佛以祖籍福建同安縣李姓族人略多。班台是個閩潮兼雜姓混雜區。

綜觀整個西馬西海岸的華人漁村,幾乎均是閩潮人的地盤,房子多建在海岸線上,靠木橋(現在多改為洋灰建築)將整個漁村貫穿起來。在微型漁村里,就會出現如檳城姓氏橋同宗兼同鄉聚居的現象。

上述霹靂漁村與北霹靂太平的地理接近,民俗文化也差不遠。可是在語言方面則有不同。太平以福建人居多,盛行漳州音福建話,而沿海漁村除了峇東的漳州人與太平人溝通沒問題外,其他的福建同安等縣人,說的是泉州音(同安腔)福建話,溝通方面存有一些問題,就好像北馬與南馬福建話的問題一樣。近年來交通方便,縮短了霹靂漁村與太平的距離,兩地來往頻繁,甚至有些漁村居民也移居太平了,我發現漁村的泉州音色彩愈來愈淡,相信將來會被太平的漳州音同化!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5.4)

“民国”遇到“公元”

“公元”开头的槟城铭旌,令人啼笑皆非。

 

太平的铭旌以“民国‘开头,错得离谱。

之前曾在本欄談及喪禮上的“銘旌”,即是由逝者女婿或孫婿贈送來的一幅旌旗。一般的銘旌都是以紅色布寫上逝者的姓名、官爵、代數及歲數。
銘旌上的文字,有多種寫法。田野調查了檳城、太平及馬六甲,發現各地略有不同。下面以男逝者為例子。
檳城的是︰“公元顯考X代大父享壽X十有XX府XX尊岳父銘旌”;太平的是︰“民國顯考X府諱XX享壽X十有X歲X代大父尊岳父大人之銘旌”;馬六甲的是︰“大德望X代大父諱XXX府岳父大人世壽X十有X銘旌”。
馬六甲的銘旌,男逝者開頭是寫“大德望”,女逝者則為“大懿德”。大德望是指逝者的道德聲望,女性采用懿(美好)德,均指逝者的品德高尚,乃德高望重之輩。
太平的取“民國”開頭,顯得文不對題。其實,銘旌與墓碑、神主牌的開頭寫法有時候是很接近的。昔年清朝時期,我國華人以清朝子民自居,所以在墓碑及神主牌上都以“皇清”開頭,以示身為大清國子民,並未放棄清朝國籍而成為英國殖民地的公民。相信當時銘旌的開頭也是取“皇清”。迄1911年清朝政權被推翻,中華民國成立,我國華人民間的墓碑及神主牌開頭也隨之改變為“民國”或“中華”。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1957年8月31日我國獨立後才消失。獨立後的墓碑及神主牌,已經不再以國號開頭,而是取消國號,直接寫上“顯考……”。
我國獨立已逾50年,太平的銘旌還取“民國”,顯得不倫不類。難道我們還是以中華民國國民自居?不認同馬來西亞是我們的祖國?其實,這是銘旌制造者沒有“更新”,他們甚至以為銘旌上的“民國”不是國號,而是“紀年”,如今年2008年是民國紀年97年。
檳城的銘旌制造者當然有“更新”,可是卻產生滑稽的誤會,他們以為“民國”就是紀年,我國獨立後就不再采用此紀年,一律改為“公元”,所以在銘旌上就用上了“公元”。事實上,銘旌上的“民國”可是中華民國的國號,不可當作紀年來看。當看到“公元顯考……”時,真的令我啼笑皆非!
我認為,馬六甲的“大德望(懿德)”,是正確的寫法。至于太平的“民國”和檳城的“公元”,實際已經是鬧笑話的錯誤了,應當不再使用之。這方面可以仿效墓碑及神主牌的寫法,直接寫上“顯考……”即行。其實“顯考(或顯妣)”的稱謂也不對,由女婿贈送的,應該稱為“顯岳考(或顯岳妣)”才對。“顯考”或“顯妣”,是兒女對已逝父母的敬稱。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