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食品何其多

中国奶粉含有三聚氰胺后,毒奶风波愈来愈大,连我国一些产品也被波及,一时间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到底有毒食品在我们身边有多少?我们每天进食的食物中,含毒成分是多少?虽然我们无法知道,不过只要稍微留意,应该大家心里有数吧!
一位菜农朋友跟我说,种菜不打药水不施化肥怎样种菜呢?友人粿条小贩说,以前自己做的粿条,到了下午就会变质,现在买来的粿条,即使不放进冰橱也会耐五天不会坏。某些渔夫给名贵的鱼打“死人针”(防腐剂);一些豆芽农夫洒下一种药水后,豆芽的根自动断掉,消费者不需为拔除长长的豆芽根而烦恼……。
卫生部的检验制度
80年代之前,卫生部有一种检验制度,每年都向小贩索取食品化验。卫生部官员向小贩取了食品,装进两个玻璃瓶子,再以火漆钢印封死,一瓶交给小贩,一瓶卫生部收藏。大概十天后,再向小贩取回,然后两瓶一起化验,食物是否有毒,一化验就可知道。一位小贩说,当年他的食品化验到有毒,因此上法庭被罚了款!现在已经不再有这种检验行动。
以前的豆干(水份少的豆腐)是黄色的,那是以中药栀子来染色,后来采用颜色粉,结果化验出对人体有害而被禁用了。所以,卫生部的积极行动,会让我们对食品有安全感。
认识的一些小贩或商家,他们都在食物里添加“打限粉”(防腐剂)、颜色粉及一些化学物品,问题是他们放得是否过量?因为连他们都不知道到底要放多少,所以就“多扣少补”。而且,有些颜色粉注明“Perwarna tidak boleh dimakan”(不可食用的颜料),可是他们还是照用不误。
我们的肉类、蔬菜、水果是否有问题?我们的粿条、面、豆芽、豆腐、豆水是否有问题?我们的辣椒酱、鱼虾是否有问题?我们的糕粿、饼干、面食、菜肴是否有问题?还有,市面上售卖供食用的碱水(枧水)及食用的醋,也是否有问题?因为大部分本地制造的碱水及醋都是化学品,它们适合人类食用吗?
但愿卫生部衮衮诸公听到我们的求救声,恢复检验小贩商的食品制度,而且不是抽样式检验,应该是每一样食品都要取样本去化验。让我们买得开心,吃得安心,拉得放心,重新恢复对卫生部的信心!

《南洋商报·言论》2008.10.31.(笔名:峇峇球)

送日禮品意義多

福建籍女方的回礼,包括小芋头、火炭、桔子、五谷子等。

广府籍过大礼,男方送给女方的礼品,饼干是龙凤饼。

日头纸,也叫十二版帖,右边是其红封套,是婚俗唯一保留的手写帖子。

上期談到“送日”,也叫“送日頭”(粵語“過大禮”)。送日頭的主角,就是那一張“日頭紙”,其實就是日課表。它是一張紅紙寫成的帖子,內容寫明何日何時送日、開剪、安床、冠笄及迎娶吉日。將日頭紙送到女家,目的是通知對方將按照日頭紙上的吉日,舉行有關的習俗。

日頭紙的內容,通常會列出男女雙方的八字,如男生:乾造某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建生;女生:坤造某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瑞生。字數可以增刪,取偶數為佳。此外,尚列明送日、開剪上頭衣、安床、冠笄(上頭)及迎娶等吉日吉時。現在新時代已經沒有裁上頭衣之俗,所以開剪一項已經取消,有些擇日師改為“擺女妝”(即女方上男家新房擺設新娘的衣服、化妝品等物)。

送日是個隆重的婚俗,男方須送上許多禮品給女方,諸如:日頭紙兩份(各附一包12元的紅包)、奶母錢(紅包,12元不等。又叫奶母銀,即感謝女方母親哺乳養育之恩)、豬手一隻、酒兩瓶、大蠟燭兩對;餅乾有4樣,即土豆糖、麻糖、豆沙餅、糕仔及水果等;最重要的聘金,那是乾坤兩家早已談妥的金額。以前多是300元不等,現在多是三、五千元不等。比較隆重的送日禮品會比較多,甚至有炸棗、柑等物,豬則是半隻。

女方可以不客氣收下這些禮品,不過必須留下一些還給男方,酒收下一瓶,再添送一瓶汽水給男方,日頭紙收一份還一份,豬手切下一些肉,蠟燭只取一對,餅乾留下一些還給男方,再添送也是餅乾的麻蓼及米蓼。此外,女方還得回送給男方火炭(諧音繁衍子孫)、姜母(快做老母)、桔子(吉利)、石榴(多子多孫,或以小芋頭代替)、連葉小芋(照顧子孫)、鉛錢(好姻緣,結好緣)、五穀子(成家立業了,從此自力更生,就得靠自己耕種才會有飯吃);還有一壺茶,內有龍眼乾、紅棗、竹心(與男方家人才會有心)、鉛錢、黑糖等等。(溫華,太平)

男女兩家都會以這些禮品祭祀神明祖先,告知兒女婚禮之事。餅乾則分贈親朋好友,通知他們關於兒女的婚姻大事。現在時代丕變,有些人家是以紅包现金代替禮品,就是包個紅包讓對方自己去買那些禮品。

楊炯山編《結婚禮儀》對五穀子的解釋:“……從前嫁女兒,好比送給女婿一塊‘田園’,希望女婿要勤於耕作、除草、播種、施肥、灌溉,不可讓田園荒蕪,蓋從前農業社會,生產全賴那塊田地,一荒蕪全家生活就陷入困境,家庭中閨房之樂也需要新郎婚後能勤於耕田(做愛),夫妻感情才不致荒廢……”

其實,傳統的日頭紙是以紅紙折成12頁,男方呈交給女方後,設使女方同意日期安排,就回復答應之。若否,也得回復之。後來演變成寫成兩份同樣內容的,一份交女方,一份還給男方,表示答應了。有些擇日師不懂得寫日頭紙,甚至一些現代新潮人不來這一套,送日沒有了日頭紙,誠然不倫不類。它是傳統婚禮尚保存的最後一張手寫帖子。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10.5)

上頭衫檢驗新娘是否處女

谢宝碹女士手持她在1965年结婚时候的上头衫,经过多年岁月,已经出现斑黄痕迹。

以前的婚禮有一項“裁衣開剪”儀式,因為舉行“上頭”婚就必須穿上“上頭”衫褲。而上頭衫必須選擇吉日在家裁剪,所以就有這項儀式了。

楊炯山編《結婚禮儀》云:“古時女方依日課表所定吉時,在廳堂舉行裁衣之禮;聘一位福祿雙全的好命婦女至家,女方主婚人燃香稟告神明祖宗後,由該婦女坐於廳堂中,面向門口裁剪3尺2寸白綾布料(萬一日後有三長兩短時穿在內衣),縫製成白衫褲一襲(又稱衫仔褲),以備女子醮女禮要穿(出嫁前夕),頭上戴髻穿一次(出嫁),至亡故大殮時再度穿它,稱為清清白白的來,清清白白地走,有始有終。”

我國早期的裁剪上頭衫,在擇定吉日後,由婦女縫製,必須於當天完成。上頭衫褲縫製兩套,即新郎和新娘各一套,均是白色,衫采右衽布紐,而且必須裁剪傳統的“五俱全”,褲子亦是傳統的漢裝褲子。上頭衫一生人只在婚禮穿一次,直到逝世後,再度穿上它入殮,以示從一而終。(溫華,太平,1995)

上頭衫為什麼採用白色?楊炯山編《結婚禮儀》謂:“……至結婚夜就寢更衣時,將此件白綾衫仔褲鋪於床中,夫婦行過周公之禮後,次晨新娘將此件衫仔褲披於床頂邊緣,兩褲腳一腳在床頂,一腳垂於床頂沿,將那一堆血紅展現於眼前,不久一群姑母姨媽、嬸、妯等婦道人家藉祝福之便,觀一下衫仔褲之見證(玉潔冰清,清白世家)……”。

太平81歲老人邱金水說:“上頭衫是白色,乃為檢驗新娘是否處女。洞房夜新娘脫下白色上頭衫鋪在床上,翌日須給長輩驗看,有落紅才是處女。戰前的保守社會,設使沒落紅,遇到好的人家倒沒關係,遇到挑剔的,會到處向人說,當眾羞辱,甚至休妻。”

在太平,我曾經見過兩位婦女的上頭衫,其中一件在衣服及褲子上繡上類似“卍”字的圖案,令人費解。後來從《漳州民俗風情》書中才瞭解那是吉祥的圖案。根據該書的解釋:“送日之後,男女兩家要擇日祀神上香,然後裁製婚衣,稱‘開剪’。除禮服外,還要裁製新郎、新娘的白色內衣褲……衣服上要繡上‘卍’形以祈吉祥,俗稱‘拍萬字’。”

古代封建禮教規定婦女只能跟從一個丈夫到死,男人可以另娶,女人不能另嫁,這是對女人的束縛,不貞節就是壞女人,這些封建禮教顯示男尊女卑,嚴重逼害女人。上頭衫意味從一而終,昔年無論男女只有結婚才算是成人,未婚者未曾“上頭”(成年禮),被歸類為“非成年人”。而上頭一生只能一次,再婚者決不能再舉行上頭禮。

而今,上頭衫已經煙消雲散,一些有舉行上頭婚禮的人家,多以買現成的“睡衣”取代之。它的消失,意味現代社會不再注重初夜落紅,婚前性行為是現代社會的大趨勢,也象徵從一而終的觀念崩潰了,男女離婚再婚現象日益普遍。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