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恭喜是传统贺语

新年期间,“恭喜发财”这句老话此起彼伏,人们脱口而出,处处可闻。然而,因为“发财”这两个字被有些人认为十分市侩俗气,所以华人常常遭到批评说爱钱,难道除了发财,我们就没有更好的贺语吗?
因此,马华总会长黄家定说,以其他贺语恭贺他人,会比“恭喜发财”更有意义,他建议向友族同胞灌输以“恭喜,恭喜”来向大家拜年。
其实,“恭喜恭喜”是古早时代的新年贺语,比恭喜发财更早。
洪进锋著《台湾民俗之旅》(页
141)云,据一位外国人于18261842年,参加美国人开办的“旗昌洋行”生意后,回国写了《番鬼在广州》,其中有一节说:“在满清时代,广州十三行一些吃洋务的中国商人,每逢过年的时候,都到洋人的商馆去拜年,这些贵宾们穿的都是清一色的蓝色制服,在轿夫的面前,还有一个穿长袍,头戴藤帽,托着红线的仆人,手里拿着一具帖盒,入门便打拱作揖,口里不停的说恭喜发财!”
可见“恭喜发财”这句贺语已逾百年历史,发源地是广州。
“恭喜恭喜”则是最古老的新年贺语。新年跟人拜年时说恭喜,那是祝贺大家又活多一年,增添一岁,这是可喜可贺之大事。倘若那个人逝世了,又怎样与他道恭喜呢?林明义主编《台湾冠婚葬祭家礼全书》(页
213)谓:“贺正(按:贺年。闽南话)的用语当然是吉祥语,首先贺客说‘新正(按:新年)恭喜恭喜’,对方也回答以‘恭喜恭喜’,接着主人以甜料招待宾客,宾客也装出吃的样子,并说出吉祥话……”。
我的田野调查显示,北马的峇峇娘惹的新年贺语也是如此。他们在拜年时也是说“恭喜”(或恭喜、恭喜)或简称为“恭”(或恭、恭),如果人多时,可简化为“逐个恭”(闽南话。每个恭)。可见“恭喜,恭喜”历史的悠久,流传面比恭喜发财更广。
所以,新年祝贺“恭喜,恭喜”,是一句老贺语,可以推广之。那么“恭喜发财”呢?它也非什么坏东西,不必“欲除之为快”,喜欢钱财的人,我们就向他恭喜发财吧!只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非坏事。
新年贺语当然不只是恭喜发财而已。近年来,受到西方影响,有了新年快乐,新年进步等等。新年快乐源自英语
Happy new year,新年进步则为社会主义者所乐于采用的贺语。时下年轻人向老辈人士拜年时通常说恭喜发财;跟青年人拜年则道新年快乐或Happy New Year。近年来后者有迎头赶上之趋势,显示年轻人拥有文化自卑感,觉得恭喜发财太俗气,爱西方多过爱自己的文化。
恭喜恭喜固然是传统贺语,但是恭喜发财也不是洪水猛兽,不必置之于死地,我们的新年贺语不是单单只有一个“恭喜发财”。所以,“恭喜”不一定只可用“发财”,我们也可祝贺“恭喜快乐”、“恭喜如意”、“恭喜进步”、“恭喜成功”、“恭喜平安”、“恭喜健康”……不是吗?谁说只可“发财”!“恭喜”是我们传统老贺语,可以给它附加种种吉祥贺语,这样才显示出文化的百花齐放啊!
我不是商人,也没赌博的习惯,虽然不抗拒恭喜发财,但是给我祝贺恭喜发财,却有点格格不入!所以,请给我一声“恭喜平安”或“恭喜健康”等等,好吗?


《星洲日报·言路》      
2006
210

恭喜发财

新年转眼又将届临,到处又是“恭喜发财”的祝福话儿。以前我国的马来语拉丁字母拼写成“KONG
HEE FATT CHOY”,近年来汉语拼音盛行,于是“GONG XI FA CAI”在书报、电视、红包封、贺年片等处皆可见到,有后来居上之势。
KONG HEE”是译自福建话(闽南语),我向多位闽籍长辈请教,原来以前福建人(闽南人)拜年时只道“恭喜”,如果人数多,只须一句“逐个恭(每个恭)”,即是向每个人都贺年了。
Kong Hee”是较不准确的闽南话“恭喜”的拉丁拼音字,比较规范的是“Kiong
Hee”。它已被收录在《马来话大词典》里,福建人与马来人的文化交融由此可见一斑。
FATT CHOY”源自广府语(粤语)。据说十九世纪中叶,广州十三行一些吃洋务饭的中国商人,每逢过年的时候,都到洋人的商馆去拜年,入门便打拱作辑,口里不停的说“恭喜发财”。于是“恭喜发财”由广州盛行,并传向海外各地。(洪进锋:《台湾民俗之旅》页141
KONG HEE
FATT CHOY”趣味性的由福建与广府话组合,其形成应是这样的:福建土生华人──峇峇向人拜年道“KONG
HEE”,后来本地流行“恭喜发财”,马来同胞于是便加上了“FATT
CHOY”。由此可知,福建人并不是“恭喜发财”的首倡者,不然马来文译音将是“KONG
HEE HUAT CHAI”了。有趣的是,不是首倡“发财”者的福建、福州和潮州人,却成功在商场上大“发财”!
拜年时道声“恭喜发财”已形成一股风气,与其它民族的逢年过节祝福一声,“快乐、安好”比较,则显得俗气又功利。话虽如此,但它已成为华人新年习俗的一大特色。如果发财有道,有何不好呢?
拥有金钱并不表示快乐幸福,身体健康即是财富,拜年不一定要发财,祝福亲友在一年里快乐、健康、幸福岂不更有意义。从90年开始,我向亲友拜年已改口“恭喜快乐、恭喜健康、恭喜幸福、恭喜进步、恭喜如意……”。新的一年来临,让我祝大家“恭喜成功”!

《南洋商报·言论》     1994221日。
修订于
2006721 日。

这些马来话源自闽南语

    马来语中有许多外来语,属于中文的绝大部分从闽南话(东南亚称为福建话)借来,这些闽南借词的意思虽然大家都明白。但是还有几个晦涩不明的词,令人不解其义,甚至被以为乃马来词汇或误解其义。这里对它们作简单的探讨,野人献曝旨在抛砖引玉。
        Samseng(俗写三星,实为三牲):指流氓、恶棍、歹徒、无赖、私会党徒。   
        Samseng
即闽南话的“三牲”(sāmsīng)。旧时祭祀或敬神用的供品,有大三牲、小三牲之分,大三牲指牛、羊、猪;小三牲指鸡、鸭、鱼。(《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页668)三牲是闽南人祭祀或敬神用的供品,通常摆在前面。         闽南语中的“三牲头” sāmsīngtáo、“做三牲”zuèsāmsīng则含贬义,比喻冲在前边带头干。(《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页135)。三牲本为摆在前端祭神的供品,后被用于形容歹徒带头干坏事。传到我国,则演变成指流氓、歹徒、无赖、私会党徒等。如“三牲囝”(歹徒)“三牲头”(歹徒领袖)。   
        Tongkang(俗写舯舡,实为唐舡):大平底船,驳船。 
        Tongkang
即闽南语的“唐舡” 。唐舡是华侨对中国商舶的俗称,讹作艟舡。(《世界华侨华人词典》页666)在我国则被讹写为“舯舡”
    唐舡的闽南方言拼音是dónggāngdóng是唐的文读音,gāng是工的白读音。《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的舡字读cuán,那是厦门音,至于gāng可能为漳州音或古语音。
    闽南语保存了许多中古音,例如“江”,从水,工声。闽南话至今还读工声“gāng”。舡读gāng,在今日我国马六甲的闽南王爷信仰中,还可听到“送王舡”sàng´ónggāng
    从文献中了解到,福建人在明清期间,大量移居东南亚之印尼、马来西亚、文莱、新加坡、泰南、菲律宾等地。当时的风气总把船称为“舡” ,诸如宝舡(郑和之船)、番舡(外国船)、三板舡(舢舨船)、大舡、小舡等。(《西洋番国志》页57)对于中国船,当时就称为“唐舡”
    除了tongkang,马来语的sampan,亦是借自闽南话的舢舨sānbăn
        Nyonya(俗写娘惹,实为娘囝):太太、夫人。
    杨贵谊、陈妙华编《马来语大司典》将它列为马来词。周南京主编《世界华侨华人词典》指出,此词源出闽南话“娘囝”,意即妇女。
    娘囝(即娘子),用于尊称青年或中年妇女。(《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页567)漳州音闽南方言拼为lniáogniă,泉州音则为lniúgniănyonya即借自漳州音而来,后来回传福建社会而成“娘惹”一词。类似的闽南→马来→闽南,出口又反入口的词汇倒有几个。
    例如:“食力”ziáh lát(表示情况厉害或严重),出口成马来词汇celaka,反入口则变成“舌力甲”之词。
        Cincai(凊采或衬采):随便。
    约于1996,前首相敦马哈迪曾批评我国劳工的工作态度“cincai-cincai”(随随便便),使到“凊采”一夜之间“成名”。《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页746)对凊采cincai的解释与随便相同,即1、不在范围、数量等方面加限制。2、怎么方便就怎么做,不多考虑。3、任凭;无论。《台湾语典》(页90)对“衬采”一词之由来,指出为“请裁”之转音。
        Gualu(我、汝):即闽南话的我gguá(代词,称自己)、汝(漳州音,代词,称对方)。
    由于马来语的自称代词aku(代词,称自己),宜用在挚友之间或父母对子女、长辈对幼辈。称对方的代词engkau(代词,称对方),则用以称呼地位较低的人。(《马来语大词典》页417760)致使人们误以为gualu亦同样包含此义,所以《马来语大词典》就将这两个词列为粗话。
    事实上,这是舛误之事。人称代词在闽南语中绝无类似的词法。所以,gualu并非粗话,以此对长辈交谈并无不妥。
    闽南语系里,唯独海南话有类似的词法。长辈对小辈的自称代词用“我”,小辈对长辈的自称代词为“侬”。“我”是粗俗话,对长辈自称“我”是没礼貌的。
        Kucai(被误写作古仔):韭菜。
    韭菜是一种可食用的植物,华人喜用来炒粿条、煎蛋、清炒等等。马来同胞从福建人处学会吃韭菜,并借用闽南话的韭菜音译为kucai
    本邦地名叫Kucai的,中文往往将之误写为“古仔” 。如Jalan
Kucai
讹作“古仔路” Kampung
Kucai
讹为“甘榜古仔” ……。原来,这是粤语音译的缘故。人们不知道马来话的kucai,其实是个闽南借词,就是闽南话的“韭菜” 。连取名为“韭菜”的福建人,却经常被误写为“古菜”
        Kucai
既然是闽南话的韭菜,我们应该给它还原,别再误作“古仔”

《星洲日报·星云》199798日。
修订于
2006821日。

Kuih为道地闽南话

    马来语中有许多外来语,属于中文的绝大部份借自闽南话,但是翻阅了杨贵谊、陈妙华编的《马来语大词典》等书,发现了好几个闽南语词,却归并为马来词语。这是必须穷原竟委,为其还原。
    “Kuih”(粿),被认为马来语词,其实是从闽南话借来的。粿”guŏ ,据《汉语大词典》(页1313)之说,其义有三,一为净米;二为米、麦的粉末;三为米食。该典引用其中两本书之解释,即《篇海类编·食货类·米部》:“粿,米食。”《本草纲目·草部·醉鱼草》:“痰饮成齁,遇寒便发,取花研末,和米粉作粿,炙熟食之,即效。”
    “粿”是闽南语的俗写字,原作“馃”,民间习惯用“粿”。《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页291)对“粿(馃)”的解释,指为糕的一大类,诸如珍粿(年糕)、粉粿(豆粉蒸制的冷食)、龟粿(做成龟形的糕)、软粿(松软的糕)、碗糕粿(碗状的糕)、油炸粿(油条)。
    粿在闽南语中与糕不同,厦门大学闽南语专家周长楫教授指出,用米磨成浆状,然后掺糖或搅拌各种佐料,再放到蒸笼里去蒸煮的叫“粿”,有甜粿、咸粿、菜粿等;用面粉做成或用米磨成粉压制后蒸煮的叫“糕”,有蛋糕、米糕等等。至于普通话的“糕”包括了闽南话的“糕”、“粿”。它所包含的内容比闽南语大,也就是词义范围比闽南语大。(《闽南话与普通话》页161
    毕竟,福建(闽南)人擅长调做多种糕食,他们把糕叫做“糕粿”,把饼干称做“糕饼”。糕介于粿、饼之间,三者完全不同,我认为它们的差别在于耐久性各异。“粿”的保鲜期不久,一到数日内即可生霉变质,如娘惹粿、发粿、面龟、寿桃、麻糍、碗糕粿、摩诃粿、芋草龟、菜头粿、马花炸、炸枣、番薯龙、栀仔粿、满煎粿等。“糕”比“粿”耐得久,可耐数日至数个星期不坏,如糕仔、米糕、松糕、鸡蛋糕、红片糕、红豆糕、绿豆糕等。“饼”耐得最久,可保存数星期至数个月,如马蹄酥(香饼)、胖饼、麻佬、米佬、土豆糖、豆沙饼、蒜蓉枝、明糖、贡糖、月饼、炒米饼等。其中有几个在归类方面较复杂,如“米糕”名称虽是糕,但应属粿类;“红豆糕、绿豆糕、糕仔”归糕类也可归饼类;“甜粿”(年糕)本为糕类,但经油炸或蒸煮的食法则为粿类。
    马
来话“粿”包括了“粿”、“糕”、“饼”,词义范围比华语、闽南语大。
    “粿”在今日的华语已不用,但在讲闽南语系的地区,如闽南南部、台湾、潮州、海南省以及东南亚各国还沿用着。我国的福建(闽南)粿、马来粿、娘惹粿(由土生华妇“娘惹”制作的糕粿)、潮州粿条、粿角(新加坡、南马叫菜头粿,此二物做法可归类为粿,前者切成条状,后者切成块状,故称粿条、粿角。须经过煮炒成为熟食。)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粿”已为客粤籍贯接受,客粤语借了闽南话的“糕粿”一词,成为本邦客粤语特有词汇。不仅于此,在更早的时候,“粿”已深入我国华、巫、印的民间生活中。
    闽南话的“粿”字,有两个读音,文读是gŏ,白读是gĕ,与“kuih”相去甚远,这是导致人们以为“kuih”为马来话的原因。其实,北马的闽南话为漳州话,“粿”字读“guĕ”,“kuih”即从“guĕ”借来。
    其实,福建漳州人南来印尼、马来西亚的时间极早,而且闽南文化较少排外,故与印尼、马来文化起交流活动。整个华印、华马文化交融,其实就是闽印、闽马文化交融。“粿”最先为印尼话吸收,然后再传播到马来话中。
    “娘惹粿”是我国著名的小食,美味可口,已吸引国外人士纷纷前来拜师学艺,也有师父往中国教学授徒,应谓可喜可贺。但从报章上常看到把kuih
nyonya(娘惹粿)写成“娘惹糕”,把kuih kapit(粿佳白,一种马来饼干)译作“糕佳帛”。“粿”即为道地的中文字,马来文的借用是咱们的光荣,为何还用“糕”而引起混淆?这种糕粿不分的现象,应避免再出现。

《南洋商报·南洋论坛·星期言论》199557日;《联合早报·茶馆》转载于1995523日。
修订于
2006816日。

赌博顺口溜

    华人好赌已是众所周知之事,曾有一位政治人物就禁赌一事而大发宏论,要人民认同华人好赌的事实,顾及华人好赌的生活习惯,不要以宗教禁赌为理由,关闭一切合法的赌博场所。华人的确好赌,但好赌者不单单华人而已,君不见上“万能”,“大马彩”购买彩票者包括各种族人士吗?将华人与赌博划上等号,是偏颇且主观的。
    本邦有句福建(闽南)谚语云:“唐人无跋,镭头未活”(华人没赌博,经济不灵活。)福建人称赌博为“跋缴”、“跋”即赌也;“镭头”指钱财或经济;“未”为闽南方言,含有“不、不能、不会”之义。向我说这句话的包括一位马来同胞,华人好赌的形象显然已深深烙印于友族同胞的心头上。
    在北马华人民间,流传了一些闽南话的赌博顺口溜,它不仅押韵,顺口且趣味无穷,也道尽华人好赌及输钱的惨痛后果。其意味深长且带讽刺,发人深省,值得细细玩味。特记录于下以飨读者们: 

百字头住红毛楼,
代风吃茶楼,
收字住浮脚楼,
买字目屎流。

注释:万字彩票的老板(百字头,特指黑市的)住洋楼,黑市彩票中介人(代风)则常在茶楼大快朵颐,黑市彩票收购人(收字。由他向赌徒收取赌注后,交给代风,再由代风呈交予黑市百字头。)住在普通的马来式高脚屋,至于一般的赌徒则多数输到以泪洗脸了。

加做加无闲,
做做交万能,
做少无够还,
免跋搁较闲。

注释:增加工作量会导致更加忙碌,工作所得到的钱则交到“万能”(彩票公司,指赌博),如果工作少了将不够还赌债,不赌博则一生快活清闲。

股票起,无想做生理。
股票落,吃饭吞未落。

注释:股票起,不想做生意。股票落,饭也吃不下。

缴若要跋,一生未快活。
缴若呣跋,比仙较快活。

注释:若要赌博,一生不会快活。若不赌博,比神仙更快活。

睡到晚晚醒,
马场跋跑马,
马若跑第一,
中到袋仔必;
马若跑第尾,
就变油炸桧。

注释:睡得很迟才醒,就到马场赌马。下注的马若跑第一,中的奖金连袋子也装破。若跑最后,那就变成油炸桧(油条),任人煎炸。

《星洲日报·星云》1998619日。
修订于
2006722日。

Sabun不是福建人的肥皂

   

两位小孩手持的就是“ 茶箍 ”。(圗:李永球)

三不五时有朋友发问,sabun(马来语,肥皂)是闽南话吗?若不是,闽南话的肥皂叫什么?
    马来语和闽南话均称肥皂为sabun,这可造成人们混淆。到底它是何种语言?一时难于说明。其实,sabun原为马来语(马来语则借自阿拉伯语。详见《马来语大词典》页1053),闽南语吸收后音译为“雪文sāpbbún”。在今日中国操闽南语系的地区及台湾、东南亚各国的闽潮籍人中,多数称肥皂为“雪文”。连雅堂在《台湾语典》(页258)谓:“而台中且呼肥皂为‘番仔茶『米凡』’;唯台南称曰‘雪文’,译其音且译其义。雪,洒也;《庄子》:‘澡雪而精神。’文,文理也,又为文彩。是一译名,音义俱备,可谓达而雅矣。”
    雪文非闽南语,那么肥皂在闽南语叫作什么?
    肥皂是近代西洋发明的化学制成品,古时候的中国无此物,古人用沙土、火灰(炉灰)等东西洗涤去污。在闽南,人们喜爱用“茶dékoō”,它是茶子炸油后的渣,经过一些步骤,搀和稻草加工成为一大块扁圆的东西。
    茶的用途比肥皂厂,除了可洗衣、洗手,尚可洗头发、治皮肤病,甚至可以毒死鱼,逼使蚯蚓爬出土等。以前的人患上皮肤病,或头生癞痢,以茶洗之可痊愈,据说疗效高。老人家也相信洗茶会令头发乌黑不白。旧时农业社会的养鸭人家常挖取蚯蚓喂鸭子,为了方便,他们用茶䉐煮成一大桶的汁水,待冷却后,倒向地面,不消片刻,蚯蚓受不了含有大量碱性的茶䉐汁水,纷纷冒出地面,他们就逐一扫进桶里,再以清水洗去汁水,喂予鸭子。他们相信吃了蚯蚓的鸭子特别肥美,生下的鸭卵,其蛋黄是橙红色的。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今日在我国尚可买到茶,售价一公斤25角。
    言归正题,当年中国福建(闽南)人见到肥皂时,就称它为“番仔茶䉐·”。当时从外国到来的货品,多冠以“番仔”二字,诸如“番仔火”(火柴)、“番仔衫”(西服)……,称西洋人为“番仔”。与中国福建及台湾不同的是,马新的闽潮人则称西洋人为“红毛人”,关系到西洋的则冠以“红毛”二字,如“红毛册”(洋书)、“红毛灰”(洋灰)……。最后,闽南语吸收“sabun(雪文)”,而放弃“番仔茶”这个词汇。关于“sabun”,我们马新印尼的闽南话当然借自马来语。中国闽南的说法与我们一样,皆认为借自印尼语(马来语),李荣主编、周长楫编纂《厦门方言词典》(页309)就指出是借自印尼语。而台湾的说法,据《台湾语典》(页115)则说是借自西洋语。
    由上述可见,福建文化含有浓厚的海洋文化成份。闽南语除了吸收许多西洋、东南亚语言的词汇外,本身也外播至世界各地,闽南语的“茶”即是例子,世界各种语言中“茶”以“t”发音的,均源自闽南的“”,好像我国、印尼、印度的“teh”,西班牙、丹麦等地的“”,德国的“tee”,荷兰的“thee”,法国的“the”,英美的“tea”(tea18世纪也念作“te”),以及拉丁学名“thea”,基本上都属于这种念法。这是因为它们的茶叶由福建厦门出口所致。
福建是著名的茶乡,乌龙茶种早就名扬海外,而武夷岩茶更是茶中之王。西洋人喜爱福建茶,纷纷蜂拥而来采购,因此使到闽南话的“茶”,走出福建大门,流传到世界各地去。几乎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茶”的存在! 

《星洲日报·星云》1999111日。
修订于
2006831日。

我国当代人物顺口溜

    一首流传于北马华人社会的福建话(闽南话)顺口溜,在逐渐被人遗忘之际,我们得赶紧记录下来。它代表一个时代,一段历史及一个往事,发人深省,令人回味!
     这首极特殊且怪有趣味的顺口溜,盛行于70年代,说它特殊,那是因为它网罗了6070年代的华族风云人物编成,当时的叱咤人物颇多,有趣的却以陈姓居多,于是乎一首以陈姓风云人物组成的顺口溜,在北马民间被有心人编组催生了:

喝起喝落──陈修信
要捉要放──陈仁庆
哭父哭母──陈同同
脱衫脱裤──陈惠珍

(以上是槟城版的,太平版的加多以下4名人物)

反东反西──陈志勤
出钱出力──陈六使
海底海王──陈番城(以前被讹译作陈坤宪)
山顶山王──陈 平

注释:“喝起喝落”是指陈修信贵为财政部长,只要他大喝一声,金融股市会因此而大起或大落,所谓“大喝一声山崩倒,小喝一声水逆行”。“要捉要放”则是身为槟城州总警长的陈仁庆,歹徒的捉与放,全在其掌控之中,他随时可以捉一个人,也可以马上放走一个人。“哭父哭母”是指在电台“讲古”(其实是弹唱福建歌仔戏故事)的陈同同,声音沙哑,经常连唱带哭的,真是悲哀极了。至于“脱衫脱裤”,那是无人不识的脱衣舞后陈惠珍,当时的社会比现在开放多了,她带领了脱衣舞团巡回全国,引起轰动。

        还有,反对党领袖陈志勤,当然是“反东反西”了。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为东南亚唯一的中文大学“出钱出力”,当然义无反顾。有“海王”之称的陈番城,因刑事案而在霹雳沿海流亡称霸,成为“海底海王”。最后的陈平是马来亚共产党的领袖,在深山里与政府对抗,堪称“山顶山王”。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随着老一代人物的老去,新一辈的人物应运而生。耐人寻味的,8090年代的风云人物,竟以林姓居多,不过尚未见到有人编为人物顺口溜。设使以廿年为分水岭,每廿年网罗同姓的8位风云人物,并编为顺口溜,则十分饶有趣味!

以下是8090年代8位林姓的风云人物:

槟城首长──林苍佑
反对党头──林吉祥
华教族魂──林连玉
云顶赌王──林梧桐
马华会长──林良实
民政会长──林敬益
华堂首领──林玉静
人力部长──林亚礼

陈姓风云人物顺口溜之人物史略:

  • 陈修信1916-1988)政治活动家、企业家。陈祯禄之子,祖籍福建漳州,生于马六甲。1961年当选马华公会会长,1957-1959年任工商部长,1959-1969年任财政部长,1969-1974年任特别任务部长。退出政坛后,出任森那美有限公司集团主席,1977年又担任执行主席。1980年获政府授予“敦”勋衔,病逝后,政府为他举行国葬。
  • 陈仁庆1921-2006 槟州总警长、雪州总警长,第一位掌管内部安全暨公共秩序部的华裔警官。祖籍不祥,出生于霹雳州太平市的郊区胶园。曾在巫、印及英文学校受教育,自修中文。在当时槟州警察总监欧克聂(B.MB.Oconell)鼓励下加入警界,并于193912月毕业于新加坡殖民地警官学院。曾担任雪州及槟州总警长,1973年调升至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任副总监,掌管内部安全暨公共秩序部,是当时我国警界的第3号人物,仅排在全国正副总警长之下。曾获封赐“拿督”等勋衔。(林善德:〈神探出马大追击〉,刊登于《光华日报》2005726日)
  • 陈同同1919-1984)民间占签艺人,福建歌仔戏艺师。原为印度同胞,养父是陈姓的福建(闽南)人,故易名为“陈九峇”。从小在槟城长大,有艺术天份,长大后在福建戏班、布袋戏团工作,善饰彩旦角色,亦专长弹奏月琴。业余从事问卜行业,以一把琴头装有签枝的月琴,供人抽签问卜。当人家抽了签后,他即以月琴弹奏,唱出片段的歌仔戏戏曲娱人,后才解答疑问。因为月琴弹奏发出的声声“咚咚”,故艺名陈同同,原名反不被人知。一生潦倒,从事问卜时,以一把月琴弹遍半岛及新加坡的大街小巷。50年代末开始在丽的呼声及马来亚电台自弹自唱歌仔戏故事(讲古),而成为家传户晓的人物,晚年十分失意,殁后骨灰供奉于槟城峇都眼东福建公冢内。
  • 陈惠珍,生卒年不详,粤籍人,我国著名的脱衣舞后。活跃于6070年代。其脱衣舞歌剧团巡回全国,令许多男人为之疯狂。在那个年代,劳动阶级过着穷苦的生活,工资少,家庭成员多,往往寅吃卯粮,然而许多劳动群众,为了一赌陈惠珍的裸体“风采”,不惜牺牲数块钱的伙食费,入场一睹为快,可见其魅力之大。80年代中患乳癌逝世。
  • 陈志勤1919-1996),祖籍福建惠安,我国的反对党领袖。生于吉隆坡,是一名医生。曾加入劳工党,1959年当选副主席,1968年退出,创建民政党,任秘书长,1969年当选国会议员。1971年退出民政党,另组社会正义党并当选主席。有“反对党先生”之绰号,1978年退出政坛,1980年受赐封“丹斯里”勋衔。
  • 陈六使1897-1972),福建同安人,新加坡企业家。从中国南来新加坡,从事树胶业发达,成为富商。曾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福建会馆主席、怡和轩俱乐部主席等。热心教育及公益事业,曾捐赠30万元予马来亚大学,1953年倡议创办南洋大学,当上理事会主席,慷慨捐赠巨款500万元,后为维护南大创办宗旨,抗拒当局控制和使南大变质,而于1963922日被新国政府宣布褫夺公民权。当时马新还未分家。一生为华文教育出钱出力,仗义执言。推动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好事,他因为维护华文教育而被褫获公民权,这事实在太荒唐!
  • 陈番城1935-?)海王、洪门会领袖。又名晚仔,绰号“軂骹(长腿)”。祖籍福建同安县,出生于霹雳州瓜拉牛拉。因涉及杀人刑事案而被通辑,警方屡次派出重兵围剿,都被这名海上枭雄突破重围逃脱。从1959年起横行霹雳州海上达20年,民间称为“海王”。他也是秘密帮会──洪门会的重要领袖。
  • 陈平1992-),马来亚共产党领袖。原名王文华,祖籍福建福清县,生于霹雳州实兆远。1940年加入马来亚共产党,日本侵占马来亚时期,于1942年加入马来亚人民抗日军,19475月任马共总书记。195512月在吉打州华玲同马来亚联合邦政府代表举行和平谈判,任马共代表团团长,谈判失败后,继续在山中领导反政府游击队。1989122日,代表马共在泰国南部的合艾与泰国和我国政府分别达成和平协议,同意解散武装部队,停止武装斗争。

《星州日报·星云》19961230日。
修订于
2006915日。

巴剎歌谣——唐山阿伯与大狗警官

    山脚下男孩以一首潮州歌《开田过港爬山岭》,唱红马新歌坛。一些朋友问我,歌词中的一段:

     Anjing besar大狗兄(anjing besar及大狗,都是指警长),

     potong kayu破柴囝(potong kayu及破柴囝,义为砍伐树木),

     bikin rumah搭厝囝(bikin rumah及搭厝囝,皆指搭建房子),

     balik rumah(回返家里)咚咚锵(锣鼓敲击发出的声音)。

    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其实,它是一首流传于马新闽潮社会的歌谣,且有数个“版本”。在我家乡的版本又不同,抄录于下:

     Anjing besar大狗兄,

     potong kayu斩柴囝,

     minta(申请)一张surat字(surat及字,均是指准证),

     加两日(多两天)要隆咚哐(锣鼓敲击发出的声音)。

    上述两个版本虽有些不一样,但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一致:内容讲述一位操巴剎马来话的唐山阿伯,向警方申请准证,准备搭建临时的戏台,以便表演民间戏剧。
    歌谣以闽南语混合马来话编成,趣味无穷。所谓“大狗”,即闽南话“警长”的贬称(经过时间的“磨练”,而今已成尊称,怪哉!);“破柴囝”的意思,即砍伐搭建临时戏台的木板材料;在第三句方面,上述两首的不同点在于前者是搭建戏台,而后者则向警长申请准证演戏;至于“隆咚哐”和“咚咚锵”,皆是形容民间戏剧敲击乐发出的声响,即指戏剧之表演也。 
    所谓巴剎马来话,也就是闽南式马来话,乃闽南话与马来话等语言搀杂的一种语言,语法多采闽南话结构形式,流行于马、新、印尼及文莱民间社会。闽南语与潮州话同为闽南语系,故上述民谣亦盛行于潮州社会。除了闽南式马来话,尚有一种闽南式英语,同样盛行于马新社会。《李光耀回忆录1923-1965》一书中,提到林清祥即以闽南式英语与他交谈。
    上述民谣,可用闽潮语念,里面搀杂马来语,姑且称作“巴剎歌谣”吧!
    19世纪末20世纪初,本邦盛行的“竹枝词”,其中有一些类似巴剎歌谣,搀杂一些闽南与马来语词。兹抄录成书于1898年,张煜南辑《海国公余辑录》里二首槟榔屿流寓诗歌于下:

    一:童念祖槟城元日诗

爆竹声喧竞贺春,番人注目看唐人。

碹星戒指金腰袋,洞葛巢幖簇簇新。

原注:洞葛,藤木短杖名。巢幖,竹笠名。

    闽南语词有三个:番人指非华人,包括洋人、印度人与马来人;唐人就是华人也;碹(石)就是钻石。马来语词有二个:洞葛即拐杖;巢幖,一写成招瓢,乃洋式礼帽。

    二:元宵诗

拾将石子暗投江,嫁好尬来万事降。

水幔沙郎朱木屐,元宵踏月唱蛮腔。

原注:好尬,俗谓夫为尬。

    闽南语词有二:尪(被误写为尬),丈夫也;水幔通常指毛巾,也指纱笼(sarung),马来语纱笼(sarung)闽南语俗谓“幔”。沙郎为马来语sarung的译音,俗写“纱笼”。(两首诗皆载于《中文古籍中的马来西亚资料汇编》页434

 

巴剎歌谣是闽南与马来文化交流的结晶品,它不属于华人或闽南人,而是属于多元的马来西亚文化。在多元社会强调单元,显得狭隘,唯有多元文化才是名符其实的马来西亚文化!

《星洲日报·星云》19981026 日。
修订于
2006825日。

哎呀!你真丑——漫谈闽潮避讳语

哎呀!你真丑
——漫谈闽潮避讳语

华人的语言避讳,是一种相当有趣且别具一格的语言现象,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发展而成避讳语或称委婉语、禁忌语,是源自人们对于不好、坏的、不愉快的、不便公开的事物,出于礼貌及迷信心理而避讳说出的语言。举个例子:如“死”的避讳语有“逝世”、“过身”等等。死是不好的事,故避讳之。出自迷信心理的避讳语更多,如通书的避讳语“通胜”等等,不胜枚举。
语言避讳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打从出生起,直到死亡,我们都生活于它的拘束中。下面所谈的,乃我国闽潮籍人士的避讳语,蛮有趣味,值得琢磨。
一:婴孩避讳语
民间习俗对于婴孩的话题,是禁止称赞他长得“胖”、“美”、“乖”,不然的话会产生反效果,逐渐地……由胖转瘦,从美变丑,自乖成闹;相反的“瘦巴巴”,“缺是”(丑陋。闽南语,下同),“歹”(坏蛋)则不受禁止。我们经常可见一些人在逗着亲友的婴孩时会说着:“你真缺是啊!”诸位,请别误会他在说婴孩丑,其实他正在夸他长得漂亮啊!
二:婚礼避讳语
婚礼的进行,乃是撮合一对新人进行传宗接代的“伟大工程”。由于华人重
轻女,婚礼中,也就禁忌说“女”了。福建与潮州人在婚礼的棒茶会面时,送嫁姆(婚礼主持者)总得说几句吉祥的“四句”,含意十分重男轻女。比如禁忌说“茶苦苦,生查某(女)”、“茶甜甜、生浮枝(puki,马来语,女性生殖器。即指女性)”、“茶淡淡、生娘惹(本邦土生华妇)”等。相对的,一定要言及生男,如“茶甜甜,生后生(男儿)”、“茶着饮给干,明年生卵脬(阴囊。特指男性)”或“茶着饮给干,明年生峇峇(本邦土生华男)”。
三:葬礼避讳语
丧礼最忌讲“死”。如向人报死讯,一般均说:“某某人过身了”。死的避讳语尚有“老去”、“过往”等。较开玩笑的语气有“咚咚锵”、“
go了”、“卖咸鸭卵”、“回山”等。从社会心理来说,与死有关的棺材易引起人们的恐惧和厌恶,故避讳之。“棺材”寓意升官发财。然而,久而久之,人们又将死与棺材联想起来,故又对棺材产生避讳,改称“寿木”、“寿板”,闽潮人则称“大厝”,后者又成为棺材的避讳语了。吉祥的避讳语因时间久远而被人们避讳采用,倒真耐人寻味!
四:生活避讳语
闽潮人的生活避讳语,主要集中于数种令人厌恶及恐惧的动物。他们认为,如果一提及它们的名字,则这些动物就会出现。比如有人说“所有食物全收藏起来,不然老鼠会偷吃。”那么,晚上老鼠就真的会出现,如果食物收藏不妥则会遭殃。当然这纯粹是迷信,不过却因此出现了数个趣味的避讳语,丰富了民间语言。例如:老鼠──尖嘴、蛇──长尾、猴子──爬树、老虎──伯公马、本头公马(在山禁言虎)、鳄鱼──伯公鱼(在水禁言鳄)。所以,当大家听到有人说:“所有食物全收藏起来,不然‘尖嘴’会偷吃”。即知他所谓的“尖嘴”即老鼠的避讳语也。在民间,人们相信有一种疾病叫“猴索”,患上此症的孩童,动作宛如猴子。在此病童面前禁言猴子,不然旧病会复发,故皆以避讳语“爬树”代之。

另一方面,闽潮人对通书没有避讳,还是叫作“通书”,显示出他们的不怕输,有打拼一定会赢的理智精神。

《星洲日报·星云》1998911日。
修订于
20068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