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公與老虎鱷魚

大伯公手扶拐杖,另一手持元宝,有说那是老虎睾丸。

土地神的職權是什麼?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云:“不過現在土地公為財神的代表,神像穿衣戴帽,手持金詰,坐在椅上,一副福壽相的樣子,山地所奉祀的土地公是騎在虎上,為鎮守土地之神,各個土地公保護各區域的安全,可以祈求土地平安和農作物豐收,主要信徒為農人和商人……”

基本上屬於土地神的福德正神大伯公,他的職權也是如此。福德正神大伯公是地方保護神,也是家宅保護神,地方上的農作物及漁產豐收也得靠他幫忙。他也是財神,可以賜福給商業界生意興隆及給人們發財富貴。山地大伯公更是森林的保護者,可以庇佑我們入山平安,不被山魅迷魂而回不了家。在山遇到老虎,在水遇到鱷魚,只要向大伯公祈求,就能平安無事。地方上不安寧,或車禍意外頻仍,祈求大伯公庇佑,也可以逢凶化吉。

所以,民間社會對於老虎,就叫做“伯公馬”,叫鱷魚為“伯公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叫法呢?因為山地大伯公是老虎的控制者,所以老虎成為他的坐騎,水裡大伯公是鱷魚的控制者,鱷魚也是他的坐騎。訪問過一位已故老人柯德榮先生,他告訴我說,大伯公手裡持的元寶(象徵財富),事實上不是元寶,而是老虎的睪丸,倘若老虎不聽他的話,只要他大力一捏,老虎就會痛得死去活來,所以,老虎對大伯公是絕對惟命是從,不敢反抗!老人家常說,設使在山遇到虎,在水遇到鱷魚時候,就大聲向大伯公祈求“大伯公多隆”(馬來話tolong,救命),大伯公就會來相助,能保平安無事!

在泰國,福德正神不叫做大伯公,而是本頭公,為何會如此稱呼呢?據老人家說,“本頭”是潮州話,源自“畚箕”。因為鱷魚的頭部極似一種三角形的畚箕,所以就稱呼鱷魚為“本頭”(畚與本諧音,故畚頭多作本頭)。又因鱷魚受福德正神掌控,故稱福德正神為本頭公了。基於人們對鱷魚及老虎的敬畏,所以它們也被稱為“本頭公魚”及“本頭公馬”。北馬的老一輩閩潮人尚保留這樣的叫法,甚至也有把鱷魚尊稱為“本頭公”的。

大伯公除了是深山或水裡的野獸控制者外,他也是每個地方的保護神,可以庇佑人們工作或出入平安,合境安寧。還有,大伯公手持元寶,他也負責掌管錢財,所以被民間當作財神之一。土地與錢財關係密切,黃金白銀玉石不都是出自土地嗎?顯然可見大伯公身居多個重要職位,故受到民間的尊崇。

在中國台灣,土地公是不能進入家宅裡供奉,所謂有壇無屋。如我國的拿督公一樣,只在屋外設立龕廟奉祀。我國的地主公可以供奉在家裡神案底下,地主公是土地神中地位最低微的,是家裡的土地神,不能供奉在神案上,客家人最崇拜之。至於福德正神大伯公,則供奉於家裡神案的尊位上,這在中國是罕見的。根據老一輩的人士說,那是因為“福德正神”是被玉皇敕封過的土地神,地位尊貴,非尋常的土地神了,因此可以接受奉祀於家中。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3.29)

德高望重者故後成神

许多人家喜爱供奉大伯公

西馬最早的大伯公廟應該是檳城海珠嶼大伯公廟。廟有一石香爐乃1792年之物。廟後有開山地主張公、永定福春馬府君、大埔清兆進邱公三位古人之墓。廟裡最早的碑記云:“……南洋言神,群頌大伯公,墓碑一張一丘一馬,姓而不名,統尊之曰大伯公……”此碑立於距1792年已逾百餘年後的1921年,撰者湯日垣親眼目睹墓碑是有姓無名。可是後來卻被有心人編造故事,說大伯公就是廟後墳墓裡的古人,尤其張姓者就是大伯公張理。湯日垣是在百餘年後才說大伯公是廟後墳墓的3位古人,這個說法尚欠缺佐證。

至於大伯公就是張理的說法,那是牽強的附會,早就被本地學術界否定。至於馬公與邱公,張少寬很懷疑就是廟裡的廟祝,故後埋葬在這裡。

根據檳城資深學者向我吐露,百年前福建幫與客家幫為了爭奪廟之主權而鬧上法庭,甚至告到英國去,最後客家幫取得主權,可是福建幫堅持每年的正月十五一定要到廟裡請火,這個傳統延續到今天,昔年福建幫會黨主辦“開香出世”(入會儀式),都在這裡舉行。

華人會黨供奉的神明多以關公為主,那是因為關公最講忠義。個人以為昔年檳城福建幫退出義興另組建德堂時,就改奉祀關公為大伯公,蓋因海珠嶼大伯公廟是福建幫的大本營,他們為了與義興劃清界限,因而奉大伯公為主神,故建德堂也有“大伯公會”之稱。易關公為大伯公,並不代表大伯公與洪門會有關係。他只不過是洪門會奉祀的其中一個神明而已,就像關公,因為忠義而被會黨奉祀一樣。洪門會因為供奉關公容易引起注意,有些洪門組織已經改奉其他神祇,因為涉及敏感,這裡不方便公開這位神祇的身分。

北馬福建家庭幾乎是家家戶戶皆奉祀大伯公,相信這是從建德堂(大伯公會)开始。昔時會黨之徒多數在家裡供奉關公,當建德堂推出大伯公為主神後,建德堂的黨徒也就將大伯公奉祀在家裡,最後延伸到各籍貫去,將福德正神大伯公供奉在家裡已是我國的一個特色。在北馬,除了福建人,潮州人也是大伯公的崇奉者,接下來才是客家及廣府。一個特別的現象是,北馬的大伯公附身在乩童講話時,一般都是講潮州話的,的確耐人尋味!

英國學者巴素博士說“大伯公只不過是華僑先驅者的象徵,不一定要有名字。”此說只是巴素的想像,顯得含糊。

如何能夠成為福德正神大伯公呢?從福德正神的對聯“福而有德千家敬,正則為神萬世尊”來看,要成為福德正神者,必須要有福氣,加上具備道德以及公正,才有資格成神受人膜拜。《福德正神真經》云:“後世人德高望重,敕封福德正神”,就是說倘若我們德高望重,也會被封為福德正神。

婆羅州的坤甸,大伯公被認為是羅芳伯。羅芳伯應該是德高望重者,這是少數個案,多數大伯公都是無名無姓的德高望重人物。

總之,大伯公就是福德正神,也就是土地神。華僑先驅者是可能會成為大伯公的,但是,成為大伯公者,不一定就是華僑先驅者。一個人只要具備道德兼公正,是一名德高望重者,均有機會成為受人尊崇膜拜的大伯公。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3.22)

后土與社神

坟墓旁供奉后土神祇

有些是福神,或是福德正神的塑像。

我國華社普遍供奉的土地神,除了福德正神大伯公外,尚有后土、拿督公及地主公。

所謂后土,道教尊稱“后土皇地祗”,俗稱“后土娘娘”,乃道教四御之一,即玉皇大帝、紫微北極大帝、勾陳天皇大帝及后土皇地祗共4位天帝。后土稱始於春秋,其身分來歷,有人名、官名、神名等不同說法。漢代列入皇朝祀典,為歷代帝王沿襲。我國一般墳墓旁的守護神,就供奉“后土”。

有些墳墓的守護神不是后土,而是“福神”(福德正神簡稱),或者直接是福德正神的塑像。所以,令人混淆,以為后土就是福德正神大伯公。其實道教的后土是所有土地神裡最尊貴的神祗,往往被供奉於道觀四御殿裡。她被當作墳墓守護神,那是傳統天陽地陰、天父地母觀念影響。嚴格來說,道教的后土不可當作福德正神大伯公。

墳墓旁設立的后土神祗,到底是否即道教的后土娘娘呢?我比較認同它屬於儒家的。儒家典籍《周禮》云:“安葬完畢,在墓左設立祭祀后土的神壇。”可見,墓旁設立后土神位,乃數千年的儒家傳統。而這后土就是土地神,不像道教的后土娘娘身分如此崇高。道教是在宋代時,才將后土地位抬高為四御之一。

后土是誰?《國語‧魯語》說他是共工氏的兒子,名叫后土,能平定九州,成為地神。有些書則說他是顓頊(傳說中的三皇五帝之一)之子,曰犁,兼為土官。又說是神話傳說中那位追趕太陽的夸父的爺爺。(馬書田著《華夏諸神》)

后土原本是大自然的土地崇拜,儒家也認為他是共工氏的兒子。《禮記》云:“到了夏代衰亡,周人名叫‘棄’的繼承了農的事業而被崇奉,成為祭祀社稷的‘稷’。共工氏稱霸九州的時候,他的兒子名叫‘后土’,能夠治理九州,也被崇奉,成為祭祀社稷中之‘社’”。土地崇拜的歷史十分悠久,中國古代有“社稷”崇拜。社為土之神,稷為谷之神。《周禮》:“用血祭之禮來祭祀社稷”;《禮記‧月令》:“(二月)選擇第一個甲日,命民眾祭祀地神。”《禮記‧郊特性》:“祭社是祭祀土神,以陰氣為主的……祭社神是把地之道作為神靈。大地承載孕育萬物,天上有日月星辰。人們從地上獲取各種生活必需品,從天上獲取自然法則。因此,人們尊敬上天而親近大地。所以,祭社神是教育百姓給大地以完美的報答。”(《評析本白話三禮》)可見古人對於土地神很尊重,是懷報答的心情祭祀之。

社神被古代官家及農民崇奉。馬振亞、張振興著《中國古代文化概說》對於古代祭祀社神講述:“周代用甲日,漢代以後用戊日。以立春後第五個戊日為春社,立秋後第五個戊日為秋社。漢以前只有春社,漢以後始有秋社。……古人於社日,春祈豐年,秋報神功,故又名祈報。”

原來古代有春秋二社,春社拜土地神是祈求豐收,秋社拜土地神是報答神明。我們現在二月初二及八月十五的大伯公祭日,應該就是春秋二社的遺風。而北馬人正月十五的膜拜大伯公,那是源自福建幫“請火”儀式的祭日,無關春秋社祭。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3.15)

谐音文化与迷信风气

每当华人新年到来时,不少龙的传人都会买一本通书来查找黄道吉日。一位广府籍的朋友我说:“福建(闽南)人叫作通书(谐音通输),真是大吉利士!嗯,有了!‘书’闽南话叫作‘册’,不如就称为‘通册’吧!”

 其令人啼笑皆非的话,只有加深我对华人迷信谐音文化的遗憾!所幸的是,福建人与潮州人到今天还是称之为“通书”,可见他们并不盲目迷信地跟风。

 近年来,随着香港的谐音迷信入侵,我国原有的谐音文化更被推波助澜,而盛兴于华人社会。

 谐音文化是一种消极的迷信文化。举些例子:如发菜──“发财”、梨子──“离子”、黄梨──“旺来”、橙──“沉”、年糕──“连高”、柚子──“忧子”;还有迷信黄瓜会带来“横死”之祸,香蕉会“招”来财宝,苹果将导致家“贫”如洗,蒜将会有“算”不清的钞票等等。

因此,人人为了趋吉避凶,对那些带有吉祥谐音的词语,莫不极其欢迎;反之,不吉祥的则禁忌万分。这种情况在春节时更明显,人们趋之若鹜,就是名称带有好兆头的商品(如“发达”标汽水),都被抢购一空。

 一些投机的商人利用这种迷信心理而发大财,他们在湖泊中、深山里寻找一些不知名的动植物,冠以什么金龙、富贵、发财等名称,甚至以金属铸造神话中能致富的神兽仙器,编造了许多某某人购这些吉祥物后发财富贵的“神话”。这些会带来好运的“吉祥物”的“信徒”可不少哩!从众多住家中摆着的,供着的一斑可知。

谐音文化是一种迷信,从以下的相对例子就一目了然:

                                     谐音吉                                    谐音凶

发菜                            发财                                        伐彩

梨子                            利资                                        离子

黄梨                            旺来                                        蝗来

                                                                           

还有黄瓜可解释作“黄金刮”,可“刮”来金银;香蕉除了会招来财宝,也可招来凶祸;蒜子会有钞票算之外,阎王账也可算;苹果会使人贫,亦可给人“平”安……。

 由此可见,谐音是模棱两可的,是相对的,既可找出吉祥,亦可寻出其凶厄之谐音。商人为了迎合人们的喜吉忌凶的心理,摸清了人们的迷信态度,大搞谐音的商品,一道菜肴取名“包你发财”,竟叫几许人陶醉,岂不知变成“包你伐彩”,遭到攻打而负伤挂彩,多么不祥啊!

 所以,“通书”不会致使我们“通通输”,其吉谐音“通疏”,将会给我们疏通所有受到淤塞的管道,一切将更顺利成功。

 写到这里,突然深感惭愧!因为我们一直瞧不起的古人,起码他们不迷信。百余年前,广府帮在我国建立了两座书院──吉隆坡的陈氏书院和槟城的五福书院。他们不禁忌“书院”谐音“输完(广府音)”,显得比我们成熟理智。我们却把“通书”改称“通胜”,比起古人,我们是大大地倒退矣!

 最无聊的,该数数目字的谐音风气。比如3谐音“生(也谐音惨)”、4谐音“死(也谐音喜)”、8谐音“发(也谐音白)”,因此人们喜欢38,禁忌4。门牌有“4”号的,通常不受欢迎,“8”号则人人喜爱,竞相以高价投标之。或者日子、价钱,皆选择“8”的数字,连宗教界也疯狂跟风。

 台湾的李亨利先生说:“如果锁定某个数字一定是吉或凶,就是迷信。”(《光华》杂志:光华画报杂志社,199211月份。),这一点,我颇认同。

 Ringgit是马来西亚的货币单位,几十年来我们通译为“零吉”。1997年马币贬值,零吉币值大幅滑落,华社不去探讨其客观因素,反而有一些人大作文章,将罪名套在“零吉”头上,认为“零吉”就是“没有吉”,不祥也!故建议改为“令吉”。到了2004年,“令吉”终于被接受取代“零吉”,真乃“吉祥‘令吉’成新宠,无辜‘零吉’入冷宫!

 无独有偶,我国提倡“2020”宏愿国之际,引起万民响应,大家无不雄心勃勃。岂料有位马来部长竟说,2020不可念成“dua kosong, dua kosong”(二零二零),而应念作“dua puluh, dua puluh”(二十二十)。因为“kosong”是“空”的意思,不吉祥,宜避之。可见语文迷信已产生蔓延效应,连友族同胞也受传染而迷信起来!

 此外,本邦地名诸如笨筒、木歪、朱毛等被视为不雅或不祥,而易名为本同、木威、珠宝。本来未可厚非,问题出在有些人给的理由牵强,比如说“笨筒”谐闽南话的“笨桶(笨蛋)”,难道说易作“本同”,就不谐“笨桶”音了吗?而且带头改名为“本同”者,还是一个强调正信的宗教组织哦!

 历史上,最拍案叫绝的语文迷信个案,该数唐朝的“蝗”辩了!昔时唐朝蝗灾频仍,皇帝亲自祭天驱蝗无效,蝗虫所经之处,颗粒不存,赤地千里,十室九空,五谷遭吞噬殆尽。唐开元四年(716年),宰相姚崇建议灭蝗,遭到众臣反对,认为“蝗”乃神虫,乃皇天所降,非一般之虫,不可捕杀,否则天必降祸。而且,每州须搭祭台,君臣祭天拜蝗神,感动上天才有能免除灾祸,此乃皇天所降,须靠天驱除,这是千年的传统,万万不可上违天意,下逆民心。灭虫杀蝗,万万不可使之,否则惹怒上苍,会降罪世人。

 惟独张九龄对“蝗”字作不同的阐释:“蝗”者,虫旁加皇,体大食多,成群成阵,来势凶猛,如虫中之皇,并非皇天所降。

 姚崇坚持灭蝗,并表明如灭蝗有罪,由他一人承担。谁料他的儿子在这时候突然逝世,大家都认为是上苍降罪之故。姚崇不以为然,坚持到底,终于说服唐玄宗李隆基。皇帝“御驾灭蝗”,煮蝗而食,老百姓见状,不再相信蝗乃神虫,跟着灭蝗,蝗灾马上受到控制,共捕杀蝗虫一百八十万只。

 无可否认,谐音文化是我们的语言民俗之一,民间民俗里有避讳语和禁忌语。据陈克编著《中国语言民俗》的区别,将社会规范为主的归入避讳语言,将迷信成份为主的归入禁忌语言。该书云:“禁忌是古代社会中原始信仰的遗存,是由于人们对不理解的神秘力量的恐惧,约定俗成的一些消极防范措施。在语言上的表现就是语言禁忌,即为避免想象中的不利后果,在某种情况下不讲某些话。……语言禁忌都是人们生活中充满偶然性的、无法把握的未来运气、吉凶、生死之类。人们寄希望于语言禁忌,以达到对偶然性的操纵。如旧时媒人上门时,主人决不用茶水招待,因为‘茶’谐‘叉’音,对婚姻的成功不利……。”(页105106

 谐音文化可归类为禁忌语,本来作为一个民俗现象,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毕竟它含有消极成分,当泛滥成灾的时候,需要予以批评。

 当整个社会疯狂沉迷谐音风气,并奉为圭臬,实在非好现象。它使到人们囿于谐音的吉凶,文字的好坏,而趋之若鹜或裹足不前,对社会形成一股阻力! 

 科学不被相信,观点被模糊了,思想受到束缚,精神受到折磨,人们都怕输起来,也丧失了理性的认识。单单一个谐音就可阻碍我们的进步!

 设使当年不是姚崇的坚持,今日的中国早已成了“蝗国”。而今,疯狂的“蝗”虫信仰者千千万万,灭蝗人何在呢?

《星洲日报·言路》1994年3月29日。(以笔名病中吟发表);《光明日报·侃侃集》2006年12月8日。

上述两篇合并及修订于2006年12月12日

福建人爱“仔”情意结

在马来西亚华族历史及文物资料调查问卷中,单单姓名一项,就有中文原名、中文别名、英文原名、英文别名、中文其它称号等……。

 从事华裔先贤的历史调查工作,往往在各种不同的文献、铭刻文及民间通称上,发现同人异名的现象,稍不小心辨别,则会闹双胞或多胞胎,出现许多不存在的幽灵人物。

本文要谈的是福建(闽南)人姓后名前的词嵌──仔。“仔”在闽南方言拼音方案读作zŭ,俗读ă。姓名上的词嵌“仔”为俗读,如林仔峇读成Lim’ a Ba

姓名上的词嵌“仔”,为闽南民间,尤其泉州籍人的一种习惯称呼法,如太平已故闻人王台永,民间对他的通称为“王仔永”。若不留意,会令人以为两者分别为不同的人物。除了上述的姓名中间的名换作“仔”字外,另一种是将“仔”前缀于名字前,而不换其中间的名,如“xxx”。

下面为调查所获,姓名具有“仔”词缀的太平市闽南籍人物:

 黄仔务(黄则务、黄种务)、王仔押(王鼎押)、王仔碧(王鼎碧)、苏仔卷(苏其卷)、林仔合(原名林福成)、章仔据(章存据)、林仔甘来(林甘来)、林仔在(林忠在)、李仔十二(李十二、原名李宝源)、王仔戆九(王戆九)、陈仔彪(陈性彪)、郭仔炉(郭奕炉)、郭仔坐(郭奕坐)、杨仔垗(杨人垗)、王仔永(王台永)、吴仔细汉(吴细汉)、黄仔信(黄则信)、吴仔发(吴文发)、黄仔水(黄书水)、黄仔迎(黄宗迎)、尤仔撰(尤芳撰)、戴仔火(戴孙火)、黄仔畅(黄则畅)、叶仔教(叶水教)、叶仔定(叶有定)、洪仔九(洪细九)、张仔万(张德万)、郑仔煌(郑煌)、李仔泉(李清泉)、潘仔赐(潘友赐)……。

《普通话闽南方言词典》对姓名“仔”词嵌的解释,其中一项为表示轻蔑或憎恶之意。个别例子可能会有,据调查资料显示,上述的人名“仔”词嵌乃是一种风俗,却不含轻蔑或憎恶之意。我国福建泉州道士在诵读奏章上人的姓名时,都是惯常地为其姓名上加上“仔”的词缀──“xxx”。这是姓名的“仔”词嵌,已成福建人的一种风俗习惯的证明。

《星洲日报·星云》1998127日。修订于2006825日。

大馬華裔挖掘海王歷史 .林友順(亚洲周刊)

馬來西亞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和獨立電影導演邱湧耀,為了追蹤一段涉及大馬與印尼「海王」陳連禮的歷史,足跡跨越馬印兩國,對居民進行口述歷史,並以影像紀錄,拍成電影《海盜與王船》。


 

馬來西亞民俗研究兼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和獨立電影導演邱湧耀,都是來自霹靂州太平,兩人各在不同的領域闖出一片藍天,可是並不相識,直到二零零三年春節到朋友家拜年時相遇,並擦出火花,隨後兩人聯合創造出了一部部以民間歷史為主題的獨立電影。《海盜與王船》是李永球與邱湧耀最新聯手製作的第二部獨立電影,五年前,他們也聯手製作講述太平歷史的獨立電影《峇峇球》。與《峇峇球》很大的不同是,《海》基本上是兩個主題,追尋海盜王(海王)陳連禮的足跡及紀錄印尼蘇門答臘島中部漁港峇眼亞比(Bagan Siapi Api)華人社會最大民俗慶典燒王船(王船祭)活動。同時,這部作品也跨越大馬與印尼拍攝,讓人了解兩地民間的緊密聯繫。《峇峇球》則是聚焦於太平歷史及帶有非常傳奇的人物—另一個海王陳番成,所有拍攝都沒有離開太平。

現年三十三歲的導演邱湧耀在全馬進行的電影交流會上指出,燒王船與海王沒有關聯,兩者唯一的交接點在於同樣發生在峇眼亞比。他表示,若只是拍攝追尋海王蹤跡與訪談,整個影片將會很沉悶,配合當地燒王船活動,這讓整個影片更活潑、更精采。李永球則表示,通過文字來表達會比較枯燥,一些人也可能看不懂,通過紀錄片的方式記載,生動活潑,更能吸引人。

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顯然對海王「情有獨鍾」,這可能是太平誕生不少海王,也與他在年少時期聽聞老人家談論太多海王的神奇故事有關,這使他長期來就有挖掘海王歷史的念頭,不過,到印尼尋找海王陳連禮的歷史,卻是偶發事件。李永球透露,他是在去年初到馬六甲講座時,特地走訪當地古董收藏家友人何國榮,在談話間何國榮向他提到印尼峇眼亞比觀看燒王船習俗,讓他興起到峇眼亞比走一趟的念頭,既觀看東南亞規模最大的民俗活動,也圓他尋找海王事跡的夢。

根據李永球的記錄,峇眼亞比開埠的歷史始於一八七八年,當時有十八名泰國普吉島的洪姓福建人前來開發,此後華人大量湧入,以捕魚維生。當地最大的廟宇永福宮供奉福
德正神,副祀紀府王爺、水仙禹帝等等。而以紀王爺的誕辰慶典最熱鬧,村民舉行燒王船祭拜之。燒王船是閩南王爺信仰的習俗。王爺均是歷史人物,死後奉為神明,責任是保護地方上的安寧。燒王船就是王爺命令天兵神將把瘟神押在王船上送走,使到地方上平安無事。每年農曆五月十六及十七日是紀府王爺誕辰日子。

在蘇哈圖當總統時期,印尼政府的反華政策導致燒王船活動也被禁止,直到一九九八年蘇哈圖政權倒台後禁令才被解除。由於燒王船活動搞得有聲有色,也吸引不少海外遊客及信徒的到來,二零零三年開始,當地政府把它列為官方旅遊項目之一,中央部長、廖內省省長、峇眼亞比縣長皆會出席慶典。

大馬霹靂州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出了不少海盜,根據李永球的解釋,那是日本人造成的。他指出,當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撤離馬來亞半島時,故意把一部分軍火分發給霹靂沿海一帶的黑社會組織,在高峰時期霹靂出了近百名海盜,不過能在海上稱霸一方的「海王」寥寥可數。

海王稱霸馬六甲海峽

根據海王陳連禮的表妹夫陳兆英對李永球所做的口述歷史,陳連禮原是漁民,釣螃蟹為生;一九四五年日軍戰敗後,他因為打死森林局的官員而逃亡海上,旋後當上海盜搶劫來往新加坡與泰國的商船;陳連禮也向沿海華人炭诖商及炭诖工人收取保護費。他在霹靂當上海盜時勢力強大,沿海數個漁村均受他的控制,搶劫的商船也多。陳連禮行事心狠手辣,死在其手下者不計其數,有者甚至全家被殺。在被英政府通緝後,他帶領一班逾四十人的追隨者遠逃到印尼峇眼亞比繼續其盜劫商船的活動,成為大馬唯一橫跨馬六甲海峽兩岸的海王。

邱湧耀並不是歷史工作者,不過他對海王、燒王船的議題很感興趣,因此與李永球一拍即合,再次走上歷史電影的創作道路。在民風保守的社會,口述歷史並不好做,李永球與邱湧耀的團隊到印尼峇眼亞比就遇到村民不合作的難題。還好當地重視血緣關係,李永球不僅獲得當地李氏宗祠的熱情接待、提供免費住宿,還透過李氏鄉親的協助,找到一些願意接受訪問的村民,不過,那也是一些有所保留的口述歷史。

在不懈的努力下,李永球終於從村民的口中得知,陳連禮逃到印尼峇眼亞比後改名陳德輝(陳德威),當地人也稱他為「古勞」,意為來自馬來西亞霹靂州瓜拉古樓的人。陳連禮來到峇眼亞比繼續為非作歹,結果他與泷隨從在與當地國民黨人衝突時被殺,結束了他不光彩的一生。峇眼亞比人至今仍不敢到相隔馬六甲海峽的對岸瓜拉古樓,李永球表示,那是因為當地盛傳,瓜拉古樓人對陳連禮被殺非常憤怒,並恫言「凡遇到峇眼亞比人必殺之」。他說,事實上並沒有這回事,可是這已讓兩地人民來往受阻,同時這也是為什揦李永球此次到峇眼亞比做田野調查困難重重,因當地人擔心他們是「為了報復而來」。

通過《海盜與王船》,人們也看到了峇眼亞比仍然保存濃厚的中華文化,同時具有不同的殯葬文化。陳連禮死後被埋葬在峇眼亞比,其中一間寺廟也為他安放靈位,李永球認為,陳連禮顯然是了解到生前的不是,因此希望死後能為後人做些好事。華族歷史研究者陳愛梅表示,《海》片可貴的一點是使人們了解到當地造神運動的情況。

現年四十四歲的李永球同意,陳連禮本身並不是一個正面人物,不過因他要解開陳連禮逃離馬來亞後的謎,因此他不斷追蹤陳的足跡,從霹靂到峇眼亞比。此次,他總算拼合了海王歷史中的最後一塊拼圖。邱湧耀則沒有去想這部影片的歷史意義,他純粹是為了興趣而拍,「讓人們知道父母時代的事件」。

在大學修讀工程系的邱湧耀對拍攝工作有濃厚的興趣,他出任電氣工程師一段短時期後就辭職,全情投入獨立電影製作行列。二零零二年他製作了第一部三十分鐘的紀錄片
《鐵道上的腳步》,記錄四名年輕人從大馬的十八丁徒步到北海,全程一百公里中的感受。二零零三年完成短片《第三者》,敘述一名在父親嚴格管教下的孩子逃離家庭的內心世界。二零零四年他製作極短篇《應徵》,在七分鍾的影片中通過一名大馬青年到新加坡應徵帶出兩地的差異與依賴。

與李永球合作的《峇峇球》是在二零零四年製作;二零零六年,他製作了第一部長篇獨立電影《鳥屋》,「以戰前老屋作為平台,探索現代人與古老空間的密切關係,並穿梭環迴於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倫理、失落怨懣」。

李永球曾協助父親擺檔當小販,不過由於對歷史的熱愛,他總「喜歡一個人穿梭在太平的田野小巷,搜尋歷史、古建築、風俗和人物等,以文字細說太平」。李永球生活簡單,以腳踏車代步,他曾出版三本著作,即講述太平華裔歷史人物的《移國》、太平被日本人統治時期的歷史《日本手》及語言文字趣味民俗的《字言字語》。

大伯公的祭日

福德正神大伯公受到信众的尊崇

在我國、新加坡、泰國及印尼等地,大伯公備受人們尊崇,供奉大伯公的宮廟到處可見,即使在住家、塚山祠廟、墳墓旁邊,幾乎都可見到供奉大伯公。

大伯公是什麼神?有人認為是東南亞特有的神祇,這個問題上世紀50年代曾經在《南洋學報》引起學者們的熱烈討論。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是英國官員J.D.Vanghan,他在1879年就說大伯公是祠事天地會之魁傑,逋逃南洋者張理;關楚樸則以為大伯公可能原是洪門會黨內的一種最高職位;陳達博士根據檳城海珠嶼大伯公廟的碑文及某華僑口述,認為大伯公是嘉應五屬出身的馬某(燒炭工人)、張某(塾師)、丘某(鐵匠),故後被立廟奉祀;鄺國祥更說海珠嶼大伯公廟的開山地主就是張理,大伯公就是客家神;韓槐準則從古文獻考證出大伯公是都綱水神;而許雲樵則指出大伯公就是中國的土地神,廣東客家人習慣稱呼土地公為“伯公”,“大”字只是尊稱。(安煥然著《本土與中國》)

我比較認同許雲樵的說法,就是大伯公乃土地公。供奉大伯公的廟宇通常都叫作“福德祠”,所以大伯公就是福德正神土地公,稱他為大伯公,那是客家人的民間叫法。福建漳州部分地區受到客家話影響,故閩南話也有這種叫法。《閩南話漳腔辭典》收錄了“伯公”一詞,有二義:1、伯祖;2、土地爺。

馬來半島大伯公的祭日(誕辰)一般是在二月初二、八月十五及正月十五等等,而二月初二通常也被當作福德正神的誕辰。

《中華道教大辭典》之“福德正神誕辰”條目云:“即土地生日。道書中稱土地為福德正神。流行於福建、台灣等。誕辰日或為夏歷二月初二或為十二月十六日……”;另“迎福德神”條目謂:“流行於淮河流域和長江中下游地區。福德神,即土地神,農曆二月初二,為其誕辰,鄉間各家各戶,均殺雞煮肉,具備菜蔬,放爆竹,燃香燭……”。

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二月二日為福德正神(土地公)的祭日……土地公即社稷……八月十五是其誕生祭日……在這一天(二月初二)商人對土地公的祭祀尤為盛大,稱為‘做牙’。本神的祭日在每月二日和十六日……十二月十六的‘做牙’為‘尾牙’……”

我們再看看流傳於民間的《福德正神真經》:“……每月初二並十六,虔誠來奉敬,庇佑事業發展……八月十五神壽誕,農家漁民都歡迎……二月初二是加升,封為福德正神……”此經說得很清楚,述及每月初二十六都得祭祀,二月初二是土地神加封為福德正神之日子,八月十五才是其誕辰。相信此經乃福建民間宗教編撰的,提及的日子與福建的福德正神祭日頗接近。

綜觀上述資料,福德正神(大伯公)的祭日即在二月初二,它與十二月十六,以及每月的初二十六祭日,都是古代“牙祭”的習俗。至於八月十五似乎只是在福建台灣一帶才有的祭日。

陳亞才在東馬調查發現,當地的大伯公祭日在三月廿九,這個日子出自何處?目前尚無人說得清楚,的確令人費解!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3.8)

许月凤被人们诅咒!

        霹雳州政权因为三位民联洲议员的退出而倒台。这三位议员马上受到千夫所指。我们华人社会当然免不了破口辱骂,被骂得最厉害的,当然是唯一的跳槽华人洲议员许月凤了。为什么呢?因为许月凤犯了华社的大忌——不忠不义!

        不要以为我们烧香拜神只是求财富求平安,那只是一种精神寄托。其实我们是在学习神明的礼义廉耻诸道德观,这是做神明必须具备的条件。我们烧香,就是在反省及学习神明的行为。所以当许氏一跳槽,马上成为众矢之的,大家对她的不忠于党及选民,行不义之路深感愤怒,破口诅咒。在咖啡店就听到一个男人在诅咒她出门给车撞死,九洞就可以进行补选了。可见人们对她恨之入骨!

        我国政坛上跳槽者何其多,在野党历来跳槽者不乏其人,为什么人们会对她这般痛恨呢?因为民联政府本来就不稳定,只靠少数席位执政,任何跳槽都将导致倒台。中国历史上,因为出了奸臣而亡国实在不少,所以我们华人养成了痛恨奸臣的心态,宋朝的秦桧就是其一。在杭州岳飞墓前有四个铁人像,其中一个就是秦桧,每个中国人见到秦桧像,一口唾沫马上往其铁像吐去。近千年了,人们还是痛恨着秦桧。姓秦的人来到此,也有“岳飞墓前愧姓秦“之慨叹!我们吃的油炸桧(油条)就是因为痛恨秦桧而创出来的。在网上我看到有人在发动吃“月凤鸡”了,可见人们疾恶如仇的心态是一样的。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许姓朋友们也感到羞愧,与之划清界线。有说,她的许是Hee ,我的是Khor,我与她是不一样的许。又有说,我是活得有尊严,有骨气,讲忠心义气的许,她是衣冠禽兽的走狗,畜生怎么会有姓氏呢?可是我们的尊贵的许月凤还大言不惭地说,咒骂她的只是行动党唆使的一部分人而已。她还想回九洞为人民服务,但是霹雳子民还会原谅她吗?

        日据时代,霹雳也除了多位汉奸走狗,他们作威作福,日本一投降,就被抗日军捉去枪毙了。他们的家人到菜市买东西,也被小贩商家大骂赶走。这些都有前例!

        对于人家的诅咒,她的大哥在报章说“讲别人不好自己会收到”。

        现在,让我们从民俗的角度来解读他的这句话的意思。日本发动战争,亚洲多个国家受难,死伤无数,引起人们的诅咒。如果咒骂日本自己也会收到,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那些强盗、奸臣、杀人魔都要给他们立功德牌坊了。其实这是伪因果论,民间习俗相信,那些发动战争的国家及祸国殃民的奸臣小人,我们诅咒他们不但不会自己收到,反而很快的,他们就会遭殃。日本最后不是吃了两颗原子弹而投降吗?

        举个例子,设使我欠十个人的钱不还,他们诅咒我不还钱就拿去买药吃,买棺材用吧。十个人的力量不大,会影响我的气场一些,导致我运气不佳。如果是一百万人在诅咒我,那就不一样了,我的气场马上暗淡,运气急转直下,厄运临头。

        所以有句话说“众人嘴最毒”。意思是人们的嘴巴如果称赞我们,我们就会好运,倘若是诅咒,马上就倒霉。大家应该看过一些贩商被人说得食物非常可口,东西便宜,生意真的特别好。要是人们说他东西非常肮脏,贵得离谱,生意肯定下降惨淡。

        众人嘴是最毒,天理报应丝毫不爽,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