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道士鍾善坤

钟善坤道长

怡保龙头岩,正在重建新大殿。

早期南來的道士幾乎是源自廣東的客家道士,他們多數是客家地區符籙派的傳教師,極少數屬於全真派。最早傳播我國的全真道教,應數廣東羅浮山沖虛觀這一派系。

鍾善坤(?-1933),廣東羅浮山沖虛觀全真龍門派客家道士,從中國南來本邦開創全真支派──東華山海雲派。先後在我國的霹靂創辦南道巖、龍頭巖,森美蘭創辦天公五老觀、天師宮,以及在新加坡創立同德宮。

怡保南道岩的创办人是卢善福道士,他极大可能与钟善坤是师兄弟,岩内最早的铁钟为1893年所铸。南道岩乃东华山海云派一座重要的宫观,如《龙头岩》碑志云:“发源古迹南道岩开始”。龙头岩及五老观的碑志等资料均提及南道岩,据此推测,相信钟善坤曾经参与创立南道岩,然后再到新加坡创办同德宫,在那里开创了海云派,再回到怡保兴建龙头岩,以及芙蓉的五老观、天师宫。

怡保龍頭巖在黃澄清1894年開始供奉關帝,到了1906年梁星福及李善連兩位道人在林六經及陸德昌等人協助下,終獲註冊。鍾善坤是在1911年買下這裡8英畝礦地,大興土木建立宮觀。鍾道長被尊為開山祖師,常住於此,羽化後殯葬在此。第二代主持是徐法來道長,第三代為鄧法欽道姑,第四代乃李真祥道長,現任主持是李真祥之子瑞芳(一名明芳,道號修清)道長。供奉的神明計有玉皇、三教聖人、太上老君、關公、王靈官、城隍等。

芙蓉五老觀也是鍾善坤與張法介、何玉堂創建於1927年。鍾善坤是開山祖師,鄧法華是主持。供奉玉皇、三清、五老(五帝)、三官大帝、九皇大帝、王靈官等等。

芙蓉天師宮裡一個最早的鐵鐘是1863、64年間所鑄,系信徒敬送給「玉封仙師爺」,宮裡也供奉“玉封仙師爺之神位”。仙師爺就是芙蓉華人甲必丹盛明利,死於戰亂,被人們奉為地方保護神。根據文物資料推測,鍾善坤大概是在1932年才把這裡改為天師宮,供奉張天師。鍾善坤被奉為開山祖師,第一代主持是廖法棠道長,第二代是吳法空道長,第三代為張法景道長。現在沒有了主持道士,由一個公眾理事會負責管理,奉祀張天師及仙師爺等等。

鍾善坤在我國創辦的道觀有龍頭巖、五老觀及天師宮。至於南道巖,創辦人乃盧善福,不過他與鍾善坤關係密切,在他們各自創辦的道觀裡,均供奉彼此的神主牌位。鍾善坤創立的3座宮觀,其碑誌等資料都將南道巖列為同一派系的宮觀。

東華山海雲派是鍾善坤在我國創立的全真龍門派一個新支脈,也是唯一在我國創立的全真道派系。百年來的傳承,自興盛到逐漸式微,的確令人惋惜!如今只有龍頭巖還有主持道士,並以全真道法事為民間處理喜慶喪事齋醮活動。

東華山海雲派擁有自己的法派詩(字輩詩),海雲派一代宗師鍾善坤於1933年羽化,墳墓就在龍頭巖裡。他在我國弘揚道教全真派的奉獻是受到肯定的,可謂我國一個特出高道。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4.26)

霹靂共有幾個“海王”?

《海盜與王船》紀錄片在我國巡迴放映後,導演邱湧耀與我都會在結束後與觀眾來個交流,觀眾們對於霹靂的海盜及海王都很有興趣,紛紛發言討論。

霹靂總共出了幾位海王?這有些爭議。在二戰後到70年代,霹靂大約出了整百名海盜,他們多數一夥人一起搶劫海上商船,因此有多個不同的海盜集團,每個集團裡又有一個或幾個首領。這些首領都可能成為海王。我的調查資料顯示共有4位海王。

必须具备什么资格才能成为海王呢?一般上获得民间公认的叱咤风云海盗,就会被视为海王。二次大战后初期,霹雳沿海多个渔村都有海盗横行,最早的第一位海王当数陈连礼。他是瓜拉牛拉人,祖籍福建同安县。1945年底左右,他在瓜拉牛拉杀死陳两益及两泽兄弟全家十一口,并在大直弄处死洪门会老大林金猪,最后逃到印尼峇眼亚比,在那里也是当海盗为非作歹,结果整伙四、五十人全被當地華人警務部隊殲滅。他是“海峽海王”!

第二名是陳清耀(記音),祖籍潮州,通稱“海王盞”。居於峇眼(Bagan)一帶,經常搶劫海船,關於其生平事跡並不是很特出,也不知為何會成為海王?60年代被警方圍剿打死,一位峇東人劉德才被懷疑是警方通風報信者,陳的女兒仙娥為此立誓,若有人為其父報仇,願意委身下嫁。結果一位叫潘德書的悍匪為了贏得美人歸,便於1966年9月20日在峇東綏靖伯廟將劉氏槍殺。陳仙娥是出色的潮州美女,與潘氏育有一名女兒麗清。

第三名是陳番城,1935年生,瓜拉牛拉人,祖籍福建同安。通稱“海王晚”,綽號佬腳(長腿)。他是唯一不當強盜(包括海盜)的海王,也是唯一逍遙法外的海王。其乃因為殺人之刑事案而遭政府通緝,從此流亡海上廿餘年。他擁有比政府先進的武器及快艇,也是洪門會最重要的領袖。關於他的傳奇故事最多,諸如警方海陸空圍剿,峇眼漁村因為他而被政府移民等等。

第四位是潘德書,海王盞的女婿,又名友賜,俗稱“統書”,十八丁過港人,祖籍福建南安。原為孤兒院的孤兒,養父潘安。德書在十八丁培英華小受教育,輟學後曾當捕蚶工人,所賺之錢奉養雙親,為人至孝。長大後與同鄉遠赴雪州投资“沙莪”(sagu)生意,豈料生意失敗,沮喪之下鋌而走險打搶當地一間金店。此後蛻變成為凶狠殘暴的歹徒,且十分好色,強姦了一些女人。但潘德書不曾搶劫海船,所幹搶劫案均在內陸。同夥是兩名表弟劉明通及“缺嘴”(乳名)。他曾涉及5宗謀殺案,擁有一枝改良的卡賓槍,可發50發子彈(普通8發)。

潘德書是因為政府通緝而逃亡海上,投靠陳番城,成為手下之一。不過陳氏對其行為不很讚賞,也不喜歡與他們成群結隊出入。於是在1969年間分道揚鑣,以峇東為界,要他往南方去,峇東以北則為陳番城地盤。因此潘德書就有了“南海王”之稱號。

1970年5月10日凌晨,警方包圍大直弄附近的“柴寮港”,圍剿潘德書,他及劉明通當場身亡。妻子陳仙娥受傷入院,3日後去世。柴寮港數十戶人家受到警方盤問,大家如驚弓之鳥,逐漸搬離,10月間柴寮港因為潘氏而“散港”。

個人比較接受陳連禮及陳番城具備資格,可謂叱吒風雲的海王!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4.5)

林金猪被封为城隍爷

大直弄城隍庙供奉林金猪洪门大哥。

金宝殿城隍之神牌。

林金猪及林姓随从被海盗陈连礼杀死后,而陈氏杀死他的理由是林氏“穿红鞋”。所谓穿红鞋,就是与洪门兄弟的妻女有性关系。洪门会的卅六誓章里,最避忌的就是这一条规。

        我在大直弄的调查,发现所谓林金猪穿红鞋,其实是他与一位寡妇(丈夫是洪门会人)结婚,洪门会有“哥死不娶嫂”的忌讳,即使是兄弟的嫂子也不可娶。他的确是犯了条规。可是这与穿红鞋是两码事。陈连礼处死林氏的比较可靠的原因,是林氏不让他在大直弄贩卖白米,以及林氏是洪门的龙头大哥,不将之杀死,就难于出头,他诚然觊觎这个龙头宝座。所以,林金猪娶寡妇嫂子被处死的理由,那只是一个最好的借口。

        林金猪被处死的时候大概是在1946年左右。将他杀死的,是一位华人领养的印裔同胞,乳名“吉灵仔峇”。此君在日本投降初期的瓜拉牛拉渔村与园坵居民冲突事件时,手持一把“鹿脚刀”毫不手软地杀死很多人。这场冲突死了千多人。他的心狠手辣赢得陈连礼的喜爱,拉拢为手下当起海盗。根据口述者引述吉灵仔峇亲口说出的话,当时他持鹿脚刀处死林金猪时,第一刀往其喉咙刺下去时,红血往内流,流出来的是白色(应该是透明的)液体的“白血”,总共刺13刀林氏才断气。吉灵仔峇后来遭到英政府逮捕,被遣送回中国,据说目前尚在中国福建乡下。

        林金猪遇害后,据说经常显灵,如使木头竖水而行等奇迹频频,村民大骇,涌到当地的龙安岩(童子爷庙)问个明白,神明降乩说,此乃林金猪显灵,因为他抗御外敌保卫大直弄有功,获得阎君爷封赐为“城隍”神明。庙中供奉其神牌位曰“金宝殿城隍”,忠心的林姓随从获得供奉在旁,后殿供奉其夫人神位,神牌篆书曰“罗国太保婆”。庙的祭日是三月廿五的“西南方纪念日”,即建庙安梁之日。十月初十日是林氏被封赐城隍的日子。祭品忌鸡。鸡在洪门象征叛徒“阿七”。

        庙外门联:“城中红金扶炉,隍义英诸执主”,对仗诚然不合规格,却暗喻他的“忠义”及指出他是“炉主”(洪门会的极高职位)身份。联中“红英”也是“洪英”(指洪门会)的谐音,还有“金诸”也是其名字“金猪”的谐音。可见此联暗藏玄机!

        我的调查显示,林金猪最大的瑕玷是疑心重,有非洪门的外人来到大直弄,就怀疑为抗日军的间谍,加以诛戮,包括妇孺也不放过。那个年代处于动荡不安,无论是洪门会还是抗日军,对于受怀疑的党外人士均遭受到戕害。

        林金猪最大的优点,是杜绝了大直弄的抢劫暴行,虽然在与抗日军斗争时,他曾经命令抢劫海船,可是之后他就严禁这种恶行了。当然少部分如陈连礼凶悍之辈还是不听其令,连他也控制不了。最后他坚持实行禁令与绥靖制度,一方面打击之,一方面以失业金安抚之。在其治理下的大直弄夜不闭户,社会风尚良好。

        林金猪执法如山地执行禁令,正道出他的正义与革除弊害的决心。对于当时的会党组织来说,无疑产生了正面的作用。他是一位有正义感及机智英勇的洪门领袖,也是霹雳沿海一位重要的会党人物。与太平的义兴党领袖苏松(苏祥)一样,殁后升格为神。民间传统崇拜忠义之士,他们逝世后就会被人崇拜。那些不忠不义,恋权贪财之辈肯定是遗臭万年!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4.19)

洪門大哥林金豬被殺

今天的大直弄人口纷纷外流,剩不到两百人,不过养燕业却开始出现。

昔年的反清秘密幫會——洪門天地會,隨華人南來而遍佈東南亞各國。從以前到現在,霹靂沿海地帶一直是洪門會的地盤。

1922年,霹靂漁村大直弄(Kg.Pulau Pasir Hitam)成立了一個洪門公司,一位自中國南來的人物——林金豬,被兄弟們推舉為“安大”(福建話“阿大”,就是老大)。

林金猪,通称““ 軂猪 ”(軂,闽南音lo,高、长之意。福建话称长腿为“ 軂骹 ”,名字上加上“軂”,表示其人身材高长),原籍福建泉州同安县。经常身穿布纽上衣,下着黑色的暹绸裤。少壮南来定居大直弄渔村,参与洪门会,并且身居洪门的最高职位——洪棍。1922年,获得推荐为当地洪门公司的首领。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日軍將一部分軍火贈給霹靂沿海的洪門會。這批軍火導致霹靂沿海在二次大戰後出了多名海盜及匪徒。當時,沿海洪門在大直弄召開會議,當地的洪門公司被選作沿海的總公司,林金豬順理成章成為洪門的龍頭大哥,地位顯赫。

當時有句福建話順口溜:“直弄窟,會得入,勿得出”(大直弄,進得去,出不來),含意為大直弄乃龍蛇混雜的龍潭虎穴,一般人進來的話,休想出得去。大直弄遠離內陸,交通不便山高皇帝遠,戰後初期英政府重新殖民馬來亞,在一段頗久的時間裡也鞭長莫及。

那時候大直弄大約有人口3千人,屬於洪門會管轄之處。馬共領導的馬來亞人民抗日軍與洪門會在戰後發生衝突,素來不和。洪門會不願被馬共領導,抗日軍曾經派兵進攻大直弄,想把這個洪門總公司摧毀。抗日軍的武裝規模大,大直弄洪門只是小規模而已,根本是以卵擊石。可是,林金豬雄才大略,竟把抗日軍打退了。抗日軍乘坐5艘漁船(甘夢漁船)進攻大直弄,林氏動員全村奮力抗戰,以沙包、褥子做防線,雙方曾經發生槍戰,但無人命傷亡。抗日軍圍剿失敗,就封鎖內陸海口多日,以斷其糧食。林金豬飭令搶劫海上貨船的農產品,並在島上栽種稻米以防斷糧,最後抗日軍知難而退。

在軍事方面,林金豬獲得實兆遠區國民黨第四隊(主要是廣西人)的協助,提供軍事訓練及指導。加上林氏的智謀與勇氣,深謀遠慮,因而保住了大直弄。

在治理大直弄方面,他召開會議,嚴禁洪門兄弟搶劫海船及藏贓在這裡,理由是大直弄糧食富足,搶了商船將導致南北(新加坡及檳城等地)缺糧。當時大直弄有人當海盜,他為了此事感到憤怒,在會議上指示洪門會人不可進行如此沒有道義之事,並嚴厲執行禁令,安排從外地流離到此的洪門黨徒及海盜們工作,或按月向洪門公司領取失業金。想不到在洪門會管制下的大直弄竟然有這樣先進的社會制度,真的不得不讚賞一句。

此舉結果為他帶來殺身之禍。某次,霹靂海盜陳連禮從他處搶劫了一船暹羅白米,打算在此售賣(一說是寄存),卻遭到林氏嚴詞拒絕,陳氏只好將白米存放在對面芭地,豈料半夜漲潮把白米浸壞了。他懷恨在心,以“穿紅鞋”的罪名,將林氏及一名姓林的隨從捉到對面芭處死。(下周再續)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