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記錄的口述歷史

麦留芳先生著作《星马华人私会党的研究》,保存许多珍贵的口述资料。

上個月,我的Time.net電郵忽然收到一封陌生人的信,由于經常有許多垃圾信或帶病毒郵件,我通常都是刪除不看,可是此信是一個叫Mak Lau Fong的人寄來,忽然想起此名字很熟悉,他不就是“麥留芳”嗎?于是即刻打開來看,Time.net很難閱讀中文,只見全篇一片亂碼,便將之轉發到gmail去,這樣才完全顯出中文來。他說︰“曾拜讀部分大作,尤有關太平馬共、會黨的資料,相當珍貴。若大作三十多年前出版,我會受益更深。”其所指的“大作”,應該是拙作《日本手》里面的文章。

麥留芳先生是新加坡著名學者,早年研究馬新會黨的歷史,撰有《星馬華人私會黨的研究》等著作,是一位治學認真的學者,多年前拜讀其著作,對當年他大量田野調查,保存許多珍貴的口述資料,感到敬佩。這是某些學者很少去做的事。

其大作《星馬華人私會黨的研究》一書中,也提到太平一些會黨的歷史事跡,他是訪問“遭監禁的私會黨徒”(應該是監禁于監獄里的囚徒)獲得的資料,當然十分珍貴。然而,這些受訪者是在監獄當局安排下受訪,他們提供的資料是否有保留呢?我相信他們不會透露出許多重要內幕。

書中有一段︰“……主要局限于霹靂州,特別是沿海的漁村,如高淵、瓜拉古樓、八登(Batang)、十八丁(以上三地皆在霹靂州境內)。而十八丁正是洪門會組織的總部所在地。當時的洪門組織,由楊亞峇、陳德輝、梁水冬、蔡應春所領導,許多華人被迫加入為黨徒。“

上述提及的“八登”其实即是Matang,中文译为峇东、马登等。至于所谓的十八丁是洪門會總部,我则有一點疑問。個人的調查資料顯示,洪門會的總部是在霹靂大直弄,不是十八丁。而楊亞嶙的確是赫赫有名的十八丁會黨“安大”(大哥),陳德輝呢?我曾經在本欄提過他。大家是否記得海峽海盜“陳靈禮(連禮)”,他們一伙在印尼峇眼亞比與華人警察起沖突而被殺,當時他在印尼改名為“陳德輝”。其實最近在十八丁訪問一位老人,他說陳靈禮在十八丁已經采用陳德輝這個名字了。他見過陳德輝,並說其人急性子,比如付錢後,對方如果找錢慢的話,他連錢也不要就走了。

書里另一端說︰“在十八丁,洪門派系和抗日軍之間也發生摩擦。事緣抗日軍開除了一批洪門黨徒。這批黨徒卻重新組合,並開始招收新人馬。抗日軍展開攻擊,但兩度被洪門黨徒所擊敗。正當洪門黨徒準備展開第三次戰斗之際,他們被英國政府所招撫,其中好些接受招撫,余者卻決定加入華記會。”

這一段記載與拙作《日本手.馬共與洪門會之斗爭》里記述大直弄與抗日軍的斗爭應該同為一件事,正確地點應該是在大直弄。

在處理敏感的政治及會黨的口述歷史時,通常我以閑話家常方式與受訪者多次聊天,先培養感情。現場不做筆錄,不錄音,不錄影,回家才做筆記。讓對方在沒壓力和戒備下做口述,那是最好的方式,往往會獲得許多鮮為人知的內幕。其中與一位會黨人士訪談多次後,他才懷疑起我的身分,于是他以會黨暗號取了一根香煙給我,我察覺到了,可是又不敢以會黨暗號接之。他發現我非會黨中人,此後對我的問題就“一問三不知”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年11月15日)

祭祖的意義

孔子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每逢先人忌日或大节日,孝子贤孙都得祭祀如礼。

有一次,辜鴻銘给祖先叩頭,外國人說,這樣做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飯菜了嗎?他反唇相譏:你們在先人墓地擺上鮮花,他們就能聞到花的香味了嗎?

一談起祭祖,一些華人基督教徒不僅反對,甚至還抨擊得一文不值,還說因爲生前不孝所以才祭祖懺悔,或說生前孝才重要,死後再豐富的祭祀是沒意義的。他們故意詆毀我們神聖的祭祖傳統最令人遺憾,言談中彷佛他們不祭祖的都很孝順,我們祭祖的都是不孝長輩者。事實上孝或不孝與祭祖是沒關係的,不祭祖者中的不孝者也不乏其人,祭祖者孝順的更是數不勝數,爲了貶低人家來擡高自己,而將祭祖與不孝畫上等號,實在令人反感!

所謂孝,除了生前盡心奉養及死後祭祀外,更重要的是順從他們的意志。無論閣下信仰什麽宗教,你的長輩和祖先沒信仰它,你就得以傳統禮儀來祭祀他們,而不是以你自己的宗教儀式。所以那些不尊重祖先,以本身宗教儀式來強逼祖先接受者,如何能說是孝?

我們的傳統喪禮直到祭祖禮儀,完全依照華夏古代傳統的規制。爲什麽要祭祖?現在就從儒家的古代文獻找出關於祭祖的意義,好讓大家了解。

《周禮•地官司徒第二》:“……而施十有二教焉:一曰以祀禮教敬,則民不苟。”(……施行十二種教育:第一種以祭祀的禮教民尊敬,那麽人民就不會苟且隨便。)【1】。所謂十二種教育,祭祀之禮排第一,通過祭祖可教育人民不忘祖先,對長輩行孝道。

《禮記•祭義第二十四》:“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見乎其位;周還出戶,肅然必有聞乎其容聲……致愛則存,致愨則著。著存不忘乎心,夫安得不敬乎!”(祭祀的那天,當主人進入廟堂室中的時候,隱約地必定見到了親人安處在神位上;當主人轉身走出室戶的時候,肅穆地必定聞見了親人的音容……由於極爲熱愛,雙親就永遠存活在心中;由於極爲摯誠,雙親的形象就永遠顯著。顯著的形象、生存的風貌在心目中永不淡忘,那怎能對他們不恭敬呢?)【2】;“君子生則敬養,死則敬享,思終身弗辱也。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君子對於父母,活着的時候就恭敬的奉養,死後的時候就誠敬的祭享,總考慮自己畢生不使父母蒙受恥辱。所謂君子有終身之喪,那就是指父母的忌日說的,因爲每年都要遇到父母去世的那天。)【3】;“唯聖人爲能饗帝,孝子爲能饗親。饗者鄉也,鄉之然後能饗焉。”(唯有聖人才能夠真誠地祭饗上帝,唯有孝子才能夠真誠地祭饗亡親。饗字有嚮的意思,誠心嚮往,一心歸嚮,然後才能進行饗祭,才能使神靈接受饗祭。)【4】;“庶而饗之,孝子之志也。”(熱望神靈能夠享用祭品,這是孝子的心意呀。)【5】

《禮記•祭統第二十五》:“凡治人之道,莫急於禮;禮有五經,莫重於祭。”(凡治理人民的途徑,沒有比禮更急要的了。禮有吉、凶、賓、軍、嘉五個義類,沒有比屬於吉禮的祭禮更重要的了。)【6】;“是故賢者之祭也,致其誠信與其忠敬……參之以時,明薦之而已矣,不求其爲。此孝子之心也。”(因此,賢人進行祭祀時,能表達他的誠信與忠誠……參照季節而進薦鮮潔的祭品,如此而已,此外並不請求鬼神給自己什麽佑助,降什麽福祉。這就是孝子的心意。)【7】“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孝者,畜也。順於道,不逆於倫,是之謂畜。是故孝子之事親也,有三道焉:生則養,沒則喪,喪畢則祭。養則觀其順也,喪則觀其哀也,祭則觀其敬而時也。盡此三道者,孝子之行也。”(所謂祭祀,就是用來追補生時的供養,繼續生時的孝道。所謂孝,從音訓上說,就是畜的意思,對父母的敬愛至情畜積於心就是孝。順從道義,不悖倫常,這就叫做畜。因此,孝子事奉雙親有三項階段要求:父母在世時要供養,父母去世要服喪,服喪期畢要祭祀。供養時看他是否恭順,服喪時看他是否悲哀,祭祀時看他是否誠敬與及時。能夠盡心致力地做到這三項,才算是孝子的行爲。)【8】

《論語•爲政第二》:“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孔子說:“父母在世的時候,按照禮的要求來服侍他們;去世以後,按照禮的要求來安葬他們,按照禮的要求祭祀他們。”)【9】《孝經•紀孝行章第十》:“子曰:‘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後能事親。’”(孔子說:“孝子奉事父母,平素居處能盡其敬重之心,日常供養能極其誠悅之態,若病殘衰老便非常憂慮而精心護理,若不幸去世則哀傷之至並周全料理喪葬,凡行祭祀都是竭盡虔誠而端莊恭敬。這五個方面都能做到並做好,然後才能稱得上是孝子事親。”)【10】。

上述幾段闡釋儒家傳統強調的是生前孝順長輩,死後得祭祀之,每逢忌日都得祭祀祖先,還得誠心誠意態度恭敬祭拜。這樣才稱得上“孝道”!假如生前不孝,死後才來祭祀,這種人不配稱“孝”。設使生前孝順,死後卻不祭祀,這種人也稱不上“孝”!

某些人經常批評祭祖習俗的不是,這一點,《禮記•檀弓下第四》有這麽的闡釋:“……未有見其饗之者也。自上世以來,未之有舍也,爲使人勿倍也。故子之所刺於禮者,亦非禮之訾也。”(……不論葬前在奠中供養的食品,還是葬後在祭中設置的食品,即使誰也沒有見過死者享用,可是自上古以來從沒有廢止這種禮法的,爲的是使人“事死如事生”,永遠不背棄他“先人”。所以說,你對禮的這種指責,實際上也並不是禮本身的疵病。)【11】。意思是說祭祖能讓人們不背棄祖先,那些對祭祖之禮的批評者,並不瞭解那不是禮的毛病,問題反而出在他們本身的狹隘偏激的觀念上。

我們華人的孝道是終身的,除了生前孝順贍養長輩之外,逝世後也得以祭祀之禮來祭拜之。我們擁有這一套“祭禮”,我們是講求“禮”的民族,這是我們與其他民族不一樣之處。而我們已故祖先疼愛子孫也是生前死後的,逝世後在天上也是同樣關心子孫。我們生前不做有辱祖先的壞事,這樣令祖先引以爲榮,我們死後他們才會迎接我們回去。

我們的孝敬長輩是終其一身,我們的仁愛子孫更是生前死後,這是儒家的禮、仁、孝之道。通過祭禮,我們學會孝順長輩,通過祭禮,我們學會仁愛子孫!

祭祖是神聖之孝道,一般不可祈求祖先的庇佑賜福,更不可求財求“真字”,除非是大災難,方可祈求祖先幫助。家裡有好事如子孫出人頭地、結婚生子、當官榮封,就得燒香禀報祖先。祭祖是一種教育,它含有教育子孫紀念祖先,持續孝道。通過祭祖的儀式我們就不會隨便對待長輩,此爲其最大的意義。至於祖先是否到來品嘗祭品?是否收到焚化的紙明器?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背後的教育性意義!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專欄,圖文:李永球。2009年11月8日

修訂於2009年12月29日

 

【1】錢玄、錢興奇、王華寶、謝秉洪注譯《周禮》,91頁。

【2】王文錦譯解《禮記譯解》下,678-679頁。

【3】同注【2】679頁。

【4】同注【2】679-680頁。

【5】同注【2】682-683頁。

【6】同注【2】705頁。

【7】同注【2】705-706頁。

【8】同注【2】706-707頁。

【9】王國軒、張燕嬰、藍旭、萬麗華譯《四書》,6-7頁。

【10】甯業高、甯業泉、甯業龍著《中國孝文化漫談》237頁。

週年祭和3年祭

槟城的周年合炉祭(戴金成提供)。

马六甲客家百日兼合炉祭,在大门张挂红布,并当天立案天地神明。(廖铭安提供)

麻坡的三年做功德,多位先人的衣服排在椅子上,并有盥洗器物,经道士念经,就把先人超度了。(黄卉君提供)

上周談到人逝世後的祭祀,由開始的朝夕奠到7日、49日、百日祭。今天要談的是週年祭及3年祭。

《周禮》云:“大祝要像掌管國事那樣地主持將死者神主附入祖廟的祔祭,13個月小祥的練祭和25個月大祥的祥祭。”《儀禮》:“一週年時舉行小祥祭”“兩週年時舉行大祥祭”;“大祥祭之後一個月,舉行禫祭。”《禮記》:“卒哭之祭,稱為‘成事’。從這天起,吉祭取代了喪祭。次日,奉神主入祖廟,使其神祔於死者的祖父。變喪祭為吉祭,直至祔於祖廟,必定在卒哭這天連接。孝子不忍親人的靈魂一天無所依歸。”;“殷人在週年練祭之後舉行祔祭(新逝者與祖先合享之祭),周人在卒哭後舉行祔祭。孔子認為殷人的禮法好。”

上述的小祥祭,就是週年祭,福建人通稱“對年”。所謂13個月小祥,那是傳統的算法,即是12個月而已。大祥祭就是3年祭,所謂25個月(民間通稱3年),其實僅是24個月而已。至於祔祭,即現在的“合爐”祭,將逝者香火合祀在祖先的香爐內。古代的禫祭通常是在大祥祭之後的兩個月或一個月才舉行,禫祭是脫孝(孝服)之祭禮。

現代的祭祀方式已隨時代而衍變,目前還可以見到華人民間有週年及3年祭。至於合爐祭在什麼時候呢?《禮記》說,孔子認為合爐應該在週年的時候,而我們民間也是選在週年,現在有些人家縮短日期,提早在49日或百日祭時順便舉行合爐。

脫孝祭在我國已經混合在其他祭日當中,以前多在3年祭時順便脫孝,如今紛紛改在49、百日或週年祭時一起舉行,或與合爐祭也一起來,一次過完成之。現在的許多人家已經是完全不帶孝了。古代脫孝祭後就由喪轉吉,一切恢復平常生活。

由此可見,民俗是會隨時代環境而改變。而今的孝期從古代的3年(24個月)逐漸簡化到只有一年,或百日、49日不等。雖然孝期縮短了,可是我們還保存兩週年不可過喜慶節日的傳統規制,待兩週年後才算孝期結束,此後只需在大節日及先人忌日祭祀之。

從儒家典籍上瞭解到,古代人們在兩週年的守孝期間規制非常嚴格,比如不可嘻笑、不可歌唱、不可彈琴、不可飲酒、不吃美味、夫妻不可同床等等,甚至鄰居有喪事殯殮,也不可唱歌。如今這些規制幾乎消失殆盡,可見民俗是會隨時代環境及人們的思想觀念而轉變。

我們無須食古不化地吸收古人的嚴格規制,也不可完全放棄民俗傳統。對於現代的孝期應該是多少日?個人認為尋歡作樂之事,不妨在7天後才行!長輩逝世了,最少7天的孝期為他們認真守孝是應該的吧。至於過喜慶節日,還是等到兩週年過後才來慶祝吧。

民間裡盛行聘僧道“做功德”超度逝者,此乃佛道二教的東西,與儒家無關係。早期出殯後回家就佈置“飯亭”供奉逝者,然後“做功德”直到功德圓滿。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功德的,通常視其經濟條件,富有者才做得起。如今北馬有些人家選擇在出殯前做功德,或在49日、週年不等日期做之。南馬多數是在逝後週年或兩週年才做功德。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11.01)

出殯後的祭祀

北马福建人在出殡后,就安奉逝者灵位在家中按时祭祀,直到合炉为止。

北马客粤人的灵位。

傳統華人喪禮,在逝者出殯後就得供奉其靈位在家裡,按時祭祀直到3年圓滿結束,才算是脫離孝期,轉喪為吉。怎麼一個祭祀禮呢?我們先來看看古籍上的記載吧。

《禮記》:“下葬之日舉行虞祭,是孝子不忍在這天與親人離別。因此,在這個月用虞祭代替奠祭。”;“停殯期間,朝奠在日出時進行,夕奠在日落前進行。”;此書也記載孔子在回答曾子關於國君逝世後又遭遇父母去世的問題,孔子回答說:“回家料理喪事,到第三天靈柩移入殯宮再返回國君的地方守喪。初一、十五回家祭奠,每天的朝奠、夕奠不回去。”。《儀禮》關於死後祭祀的部分:“每月的初一日,設祭席用一隻豬、魚和風乾的兔。陳列3隻鼎,和大殮時一樣。”;“月半時設的祭席和平日一樣,有新收的五穀和時鮮果品,禮儀和初一日的朔日祭席一樣。”。

上述的記載說明,古代人逝世後得每天朝奠夕奠,出殯後就舉行虞祭,以及每逢初一十五的祭奠逝者。

劉浩然著《閩南僑鄉風情錄》對於出殯葬後的祭祀,叫做“返主”,也稱“歸虞”。書有這麼解釋:“返主的隊伍到了家門之後,儀仗樂隊等項即告一段落。孝男捧主隨道士指引安置於本廳神龕之中,此時神案前擺筵碗孝敬,道士繼續作法。”隨後的7日、49日、百日祭,則是:“家中親人亡故,落土安葬之後,從死亡之時至死後第七日,孝眷必須備辦五味筵碗和金香燭炮,到墳前祭奠哭泣……”;“至亡者死後第49日,孝眷再次備辦祭奠之物再到墳上哭奠,俗稱‘做49日’……”;“到了第一百日,又復備辦祭奠如儀,俗稱‘做百日’……”。

我國華人的祭祀,先是“做七”,以7日為“一旬”,故又稱“做旬”。通常是逝後第一個祭祀是“頭七”(7日),然後“二七”(14日,某些人此日不拜)、“三七”(21日,女兒為主的祭祀日)、“四七”(28日,某些人此日不拜)、“五七”(35日,孫輩為主的祭祀日)、“六七”(42日,某些人此日不拜)、“七七”(49日)是最後一個“七”。過後就等到一百日才做“百日”祭了。每逢初一十五也得祭祀,此二日的祭品比較簡單。也有不做旬的,只在7日、49日、百日及初一十五祭祀。

七日祭最關鍵,除了家中靈位及上墓祭拜外,還得到廟宇祭拜,每位孝眷拿取一把祭品(龍眼、紅棗、糖果)回家,稱為“行庵(廟)”。長輩逝世後的守喪初期不可走訪別人家,不可進入人家屋子裡去,行庵後就可以了,不再有禁忌。

以前的祭祀日子及祭品多又豐富,隨時代的變遷,現在已經簡化很多。不論祭祀日子或祭品均在逐漸減少中。甚至有些人在出殯後也不在家供奉暫時性的靈位,而選擇到墳墓或骨灰龕去祭祀之。

原來我們保留了古代的祭祀禮,出殯後我們供奉逝者神主位虞祭,每逢初一十五的祭祀均為古代的習俗。當今我們每個月初一十五的祭拜神明祖先,也是源自古代儒家的祭祀禮!不閱讀儒家“三禮”,真的不知道原來我們的許多傳統多源自儒家。至於做旬的49日及百日祭,那是後來佛道二教編加下去的,與儒家毫無關係。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年10月25日)

屠妖節的祭祖

真的金钱也是敬献给祖先的祭品之一。

这是敬献给祖先的衣服,祭祀后就由子孙拿来穿。

又是屠妖節了,祝福印度教徒屠妖節福壽康寧,快樂幸福。

印度同胞慶祝屠妖節,也有祭祀祖先儀式,祭祀方式與我們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通常屠妖節祭祖會選擇在節日前3天或5天,之前數日先祭祖,節日當天就可以互訪祝賀,免去了當天因為祭祖而趕得辛苦。

印度教徒喪禮都採用火化,火化後的骨灰處理方式有兩種,一是將之送入水中水葬,一是將之土葬做個墳墓。倘若是土葬的,屠妖節祭祖時,除了在家祭祀外,也得上其墳墓祭拜一番。水葬的僅在家祭祀即可。

祭祖的儀式:首先把先人的相片一一排列在一起,包括早故的幼輩也一起祭祀,如果沒有相片就念出他們的名字,請他們到來享用祭品。接受祭祀的對象,通常是丈夫的父母、祖父母、妻子的父母、祖父母等人,通通一起請來接受祭祀享用祭品。

接把祭品擺放在相前,祭品包括各種食物、餅乾、水果、咖啡、茶、酒、香煙等等。在烹調祭品食物時不能試味道,我們華人也有這種規定。通常在烹調食物時,人們都會試試味道的鹹酸甜辣,但凡是祭祀的食物均不能在烹調時試吃其味道,可見印裔文化與我們有些是相通的。

除了上述祭品,尚有敬獻衣服。這些衣服都是真的,不像華人的紙衣。衣服分兩類,一是活人自買的衣服,那是展示給已故親人觀看,表示後輩都有在大節日裡購買新衣,他們均有本事自力更生了,讓已故長輩看了欣慰心安。另一類則是買了給已故長輩穿的,放置在另一端,在祭祀後,這些真衣服就由後輩拿去穿用。

最特別的祭品則非“金錢”莫屬了。原來印裔同胞在祭拜祖先時,都要獻上紙鈔及錢幣等真“金錢”,他們說是奉獻給祖先用的。然而奉獻的金錢不會多,只是幾塊錢而已。這與我們華人的死後風俗觀念很接近,只不過我們採用陽間不能使用的紙錢。

祭品擺置好了後就舉行祭拜儀式了。每位後輩輪流祭拜,先敬以香(類似甘文煙的香),再敬以一種印度樟腦燈芯片,拜時轉動3圈(祭祀神明是順時針拜3下,祭祀祖先是逆時針拜3下),然後以一種香灰粉塗抹在額頭上。接下跪祭拜祖先。

印裔屠妖節的祭祖,基本上與華人的大同小異,諸如必須有許多食物祭品、衣服、金錢等敬獻先人;不同之處是印裔不分父母雙方的已故長輩一起祭祀,而我們只祭祀父親的長輩而已。我們的衣服及金錢都是紙做的,焚化後供先人用,印裔的衣服及金錢皆為真實的物品。

另外,我們是把祖先供奉在家,每天早晚上香,如同古代的朝夕給父母請安。而印裔沒有設立神位供奉在家,只在大節日及忌日才祭祀之,這是華印之間最大的迥異。之前有人在報章談論華印之間祭祖的問題,有人說印度文化也有祭祖,印度文化的祭祖當然還是與我們有些差別,將之相提並論就說不過去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09年10月18日)

玉射的古墓

玉射居民与我一起做田野调查,清理港主墓的泥土。

三点水旁的月字,就是洪门会的“清无主”秘密文字。

大口里的民,解释为民国是可以接受的。(其实乃国字)

2007年頭,柔佛麻坡北部玉射“北帝廟”因為古廟修復問題而聯絡我,當時邀了黃俊麟及張集強看柔佛古廟游神,回程時我們轉過去視察一番,給了一些意見就因為時間問題而匆匆趕回。事隔兩年餘後,上個月我為了認識麻北的小鄉鎮而再次到玉射一趟。

百年玉射北帝廟被保護下來,如今廟理事會將在古廟後興建一座禮堂,由於牽涉到一些古墓,他們正在發佈新聞,尋找古墓後人來展開遷徙工作。他們尋求我的意見,我說通常的作法是將古墓挖掘後,再做個總墓集體葬在一起,那些古墓碑都不可丟棄,全部立在總墓後面,以供歷史研究用。墓礦可以做大一些,以準備以後再有遷徙古墓時可用到。

廟理事鄭正和、顏俊和、劉錦永、蘇德勇及黃正山,特地帶我去做田調。原來北帝廟一帶是早期移民的聚居所在,廟四周有許多第一代移民的古墓,可是近年的發展,許多古墓已經消失了,剩下只有幾個。他們說墓碑文字都風化看不清楚了。然而根據經驗,我馬上就看出幾個有關文字。於是要求紅色麥克筆,將之直接寫在墓碑文字上,文字馬上顯現。

為了看清墓碑文字,通常作法是塗抹粉筆,不過若是碑文雕刻極淺的,粉筆很難清楚顯出。根據個人經驗,近年來都以麥克筆直接寫上。這個方法倒是行得通,大家不妨試試看。

玉射由潮州人開發,潮州人袁財源就是當地港主。從這些墳墓的造型及文字,一看就知道葬者多數是潮州人。袁姓墓有多座,有些還是與妻妾合葬。其中有個墓碑上頭有個怪字,三點水旁有個“月”,他們感到納悶,百思不得其解。我指出那是洪門天地會的黨徒墳墓,因為在清朝逝世,在墳墓上得寫上“清”字,可是他們又是反清復明的洪門黨徒,所以用了這個清字上頭沒有“主”的怪字,表示不承認清朝的主子,它也叫“清無主”字。經過解釋,他們終於恍然大悟。這種清無主古墓在柔佛州有很多,已經屢見不鮮了。

還有一個怪字被發現:一個大口裡面卻是個“民”字。根據《漢語大字典》解釋,那是“國”字,可是他們解釋為“民國”,逝者逝於民國,上頭當然採用“民國”開頭,因此他們的解釋可以被接受。還有一座據說是港主的墳墓在附近園丘裡,他們特地帶我進去觀看,由於雜草叢生,他們以巴郎刀開路,我在以麥克筆書寫墓碑文字時,近百隻蚊子叮咬我,他們以樹枝為我驅蚊,真的感動。以前廟裡做酬神戲時,他們就要到此墓請港主到廟裡看戲,近年改為把港主請到廟裡地主公處永久附屬供奉,不需年年再上墓請香火了。

翌日我趕去更少人煙的坤蘭,商店十室七空,當地的黃宜德老師以摩托載我到兩座廟宇及華人義山走走看看,其中一座廟是海南人創立的李三娘廟,另一座是福建幫的聖公宮。玉射和坤蘭的居民與文化是潮州、福建(永春)及海南三大籍貫為主。由於人口外流嚴重,近年居民大量減少。想留住居民,不妨向民宿旅遊發展,讓遊客入住,體驗鄉鎮田野生活,把經濟搞活起來,就能把一些人留下來。

再過幾個月,古墓遷徙工作將會開展,這個工作最好有文史工作者在旁記錄考察,或許會有重要文物出土。可能我會再去一趟!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