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楣上的堂號

王姓的堂号——开闽

黄姓的堂号——紫云

北马邱姓堂号——新江,是东南亚特有的新郡望堂号,是以南来移民的家乡为堂号。

朋友經常問及華人房屋大門上的堂號有什麼意義和典故?

李小燕著《客家祖先崇拜文化》里指出堂號的由來有兩種︰“一是以該姓的郡望為堂號。所謂郡望,是指該姓人的祖先世居的地方,他們在當地大都有一定的聲望,為當地人所敬仰。‘郡’是中國春秋至隋唐時的地方行政區劃名郡望的涵義,即由此而來。如李姓堂號為‘隴西堂’因李姓是隴西望族,故以隴西為堂號……一個姓氏宗族往往不光以姓氏的總發祥地為堂號,而且還取其支系的郡望為堂號,如賴氏有三個堂號︰潁川堂、松陽堂、西川堂。潁川是賴姓的總發祥地,而松陽與西川則是賴姓支脈的郡望。……二是以先祖之道德文章、功業科第及家族史上的重要事件、掌故為堂號,稱為典故堂號。”

我國華人民間的堂號,基本上與中國大同小異,以郡望堂號為主。諸如陳姓是“潁川”、黃姓是“江夏”、林姓為“西河”、王姓為“太原”等等。

我國有典故堂號嗎?當然有。比如來自福建泉州的王姓族人,堂號采用“開閩”,泉州黃姓族人的堂號為“紫雲”等等。

“開閩”堂號源自王氏三兄弟︰王潮、王審邽、王審知。王潮于唐末光啟元年(885年)隨軍入閩,後被推為將軍,攻取泉州與福州,任福建觀察使,後升為威武軍節度使,卒後追封秦國公,謚廣武王。王審邽隨兄王潮入閩,任泉州刺史。卒追封開國侯,謚武肅王。王審知也是隨兄入據福建,兄死繼任威武軍節度使,乃五代時閩國的建立者,公元909年封為閩王,在國興學校,招徠海外商賈,卒謚忠懿王。後人尊他們三兄弟為“開閩王”,福建王姓族人引以為榮,將“開閩”作堂號。

“紫雲”堂號由來,據施偉青、徐泓主編《閩南區域發展史》雲︰“黃姓,唐初有黃岸、黃崖兄弟,分傳兩支,黃岸居莆田,黃崖遷泉州。崖子黃守恭于唐垂拱二年(686年)放棄自宅捐建泉州名剎開元寺,寺成,據傳常常見紫雲蓋頂的靈異。後代便以‘紫雲’為該族的堂號。”

上面講到,一個姓氏不光以總發祥地為堂號,也有取其支系(支脈)的郡望為堂號。我國最有特色的支脈郡望,是取自從中國家鄉南來時的地名為郡望,這種情況以北馬最盛行。比如邱姓以“河南”為郡望堂號,可是檳城北馬一帶的福建漳州海澄縣三都新垵保新江社之邱姓族人,不采用“河南”,而是以家鄉的地名“新江”作為馬來西亞族人的新郡望。

古時候中國多個姓氏同樣源自一個郡望,所以就有共同堂號的情況出現。好像“隴西”郡望,除了李姓外,董、彭也是以“隴西”為堂號;還有劉、錢、金,均是以“彭城”為堂號的。共同堂號就會令人誤會或混淆。所以,支脈郡望就有了好處,可以令人更加清楚此人家的姓氏與籍貫。

一塊普普通通的姓氏堂號,可讓我們了解祖先的來源和發祥地,體現了尋根認祖的意識。可是,堂號幾乎被華社遺棄了,人們認為這是老土沒意義的東西而不再懸掛。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0.06.20

死後的世界

古代中华观念里没有地狱之说,道教后来受到佛教影响,也有了惩罚犯罪灵魂的地狱。(图:李永球)

上期提到祖先死後分化為魂魄,魂回歸天,魄回歸地。可是另一種說法是“魄”當與尸體一起停留在墳墓之內,“魂”則附于刻以死者姓名的牌位之上。這一點,日本渡邊欣雄著《漢族的民俗宗教》說︰“……即使同為祖先,如前所述,也有‘陽祖’(由牌位象征其魂的祖先)和‘陰祖’(由墳墓象征其魄的祖先)之分……”

我認同《禮記》說的魂回歸天,魄回歸地。所以,魂魄沒有附在墳墓和神主牌之內,這些只是一種象征。祖先的魂魄在天與地,我們祭祀或跟祖先講話,通過燒香;香煙是一種溝通工具,祖先會感應到,也會明白我們傳來的訊息。

中華道家對于死後世界有怎樣的說法呢?《莊子》︰“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道家也是認為我們由“氣”所生,氣的聚合形成生命,氣的離散便是死亡。這個氣也分陰陽,後來道教有這樣的說法,說陽氣從東王公而來,陰氣從西王母而來。我們的陰陽二氣(魂魄)從東王公和西王母之陰陽二氣結合演化而生。死後就得朝謁我們魂魄的父母東王公和西王母。另外,道家(道教)有種種的修煉法門,通過修行可以了斷生死成仙。《莊子》︰“崩古今,而後能入于不死不生。”意思說既已能夠超越古今的時限,而後便進入無所謂生、無所謂死的境界。生命進入不生不死,就已經解脫生死了。某宗教為了貶低道教,竟說道教的修行不究竟,不能解脫生死。其實不然,《莊子》就說到道教的修行事實上是可以了斷生死。

佛教的死亡觀念是痛苦的,尤其逝世後8或12小時不可觸踫尸體,那會令逝者非常痛苦。中華死亡觀則沒這說法,人死後魂魄分開,魂上天,魄下地,也無需任何宗教儀式,就這麼自然離開人間,去到他們的世界。

我們傳統的死亡觀不僅沒有陰森恐怖的地獄,也沒有輪回這回事的。因為,靈魂由陽魂和陰魄結合而成。要重新投胎輪回,除非你的陽魂能夠找到一個陰魄來結合,或者你的陰魄能夠尋得一個陽魂來結合,不然就沒有了輪回。不過,後期的道教徒通過修行及受到佛教影響而有提到地獄與輪回。

忽然有個妙想,假設真有輪回,根據中華魂魄之說,我的陽魂下一世或許可能與愛因斯坦的陰魄結合,而我的陰魄可能會與林志玲的陽魂結合也不一定。那麼,下一世的我又是我嗎?又是一個怎樣的我?

中華的死後世界其實與其他宗教幾乎是一樣的,大家都是平等的,無所謂我優你劣,你高我低之分。

我們沒有地獄之說,難道說惡人歹徒也可以上天?不需要受到地獄的懲罰?為惡之徒自然因魄的陰氣濁重而下沉到地,很難上天,即使上天,祖先也會因為出了這個不孝子孫而不讓他認祖歸宗,使他成為了孤魂野鬼。而且我們相信的是家族因果承負論,作惡多端者不僅上不了天,更會因此而禍延子孫。

人死為鬼,還是神?儒家認為是神,也是鬼。傳統祭祀祖先就是拜其鬼神(魂魄),但以神為尊,那是陽魂之所成,陽魂是我們的精神意識之源,所以死後成神及祭祀的也是以神為主。神主牌位寫“某某某神位(或神主)”,不是靈位。靈位通常是用在“鬼”(陰魄、不能上天的魂魄)或無主孤魂。有位風水師每當上人家的房屋看風水,就一定叫人家把祖先牌位的“神位”兩字改為“靈位”,這是十分錯誤的做法。

儒家敬鬼神而少討論,這裡對鬼神的探討均是我對儒家經典的個人解讀。有關喪俗文章寫到這裡已接近尾聲,目前正在修訂中,待處理完畢即將結集出版。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0.06.13

Crying At Funerals

n the ancient district of Fujian in China, there was a funeral for an
old man. His daughter-in-law for some reasons laughed at his funeral
and was immediately divorced from his son foe her infraction. She was
sent back to her family by a “roofless palanquin” as it was a custom to
sent divorced women home. When the woman reached home, her sister felt
humiliated and thought of an idea. She wanted the palanquin porters to
send her to her brother-in-law’s home.

On her way, she got a paper bag from a grocery store and she covered
her head with it. When she reached her brother-in-law’s home, she cried
and shouted “father of my brother-in-law, father-in-law of my sister”
while walking inside. All the attendants of the funerals laughed at her
strange behaviour. She then removed the paper bag and asked them why
they could laugh in the funeral while her sister was cut off for doing
the same?

Eventually, her brother-in-law knew they were wrong and fetched her
sister home with a palenquin carried by four porters. This story tells
us that no laughing is permitted at funerals. (Story narrated by Wen Hua
(溫華), 77, from Taiping)

Traditional Chinese funerals should look sad. Sad means you need to
cry. Therefore, crying is a must at traditional funerals. In ancient
books like Classic of Rites and Yili (Etiquette and
Ceremony), there are many records of “crying” at funerals. Of course,
those ancient ways of crying might not be applicable in today’s society.

Before the 1980s, we could still see mourning relatives crying at
funerals but such scenes are rare today. Society is changing all the
time. The people’s views are changing under the influences of modern
thinking and religions. They are not familiar with their cultures and
they are no longer close to their families. Younger generations do not
care much about their elders while they are alive and when the elders
pass away, they do not feel the pain or sadness. People nowadays care
only about their own lives.

I have attended many funerals in recent years and I found that many
relatives were in fact talking cheerfully and joking. Some priests made
the mourning relatives laughed during the ceremony with their humour.
People can now accept laughing at funerals. It is unbelievable that our
funeral has actually been changed from “crying” to “laughing”.

I don’t think that mourning relatives should cry during funerals the
way recorded in those ancient books, but I don’t agree that we can laugh
in funerals either. Ancient funerals required mourning relatives to
cry, which turned out to be odd as some recruited “professional mourning
relatives” to cry at funerals. It is not necessary to cry when our
loved ones pass away, but please do not laugh. Take it seriously. If you
really feel sad, then cry naturally. You will give comfort to the dead
if they know you are actually crying for them. Christians do better
during solemn funerals as pastors keep solemn when presiding over the
ceremony while mourning relatives take it seriously, making the whole
ceremony solemn and serious! (By LI YONG QIU (李永球)/ Translated by
SOONG PHUI JEE/ Sin Chew Daily)

人死後到哪裡去?

寫了許多喪俗文章,最後當然要來到這個問題:生前從何處來?死後又往何處去?這個問題,迄今科學界尚無法說明。

先把它開兩個部分來談:第一是我們的肉體,第二是我們的靈魂。我們的肉體是父母的精子和卵子結合而來,我們的靈魂呢?這一點,世上各種宗教及民族的說法就有不同,本篇主要探討的是中華文化裡的說法。

世界很多宗教都認為人是有“靈魂”的,多數民族的思想觀念也認為世界上有神和鬼,人死後就會變成鬼。中國古代認為“靈魂不死”,人死後靈魂就與祖先在一起,而他生前過怎樣的生活,死後也一樣過這樣的生活。

徐吉軍、賀雲翱著《中國喪葬禮俗》云︰“在古代中國,靈魂不滅觀念的最早反映是祖靈崇拜。祖靈崇拜是鬼靈信仰和氏族、家族觀念結合的產物。它的特點是原始人認為祖靈是庇佑自己子孫後代的靈魂,具有禍福本氏族的神秘力量。”陳華文著《喪葬史》講到︰“他們相信生前屬于同一氏族的人,死後在靈魂世界仍是同一氏族,氏族共同墓地就是死者靈魂共同生活的聚落。”又提到︰“在死者的世界不僅過類似于人間的生活,而且同樣需要勞動才能獲得生存,因此,喪葬中給死者隨葬生活和勞動必需品,以滿足死者的需求。”

傳統中華觀念把死後的靈魂叫做“魂魄”,中華文化裡也沒有“地獄”這個觀念,陰森恐怖的地獄是大約兩千年前由印度佛教帶來的。那麼,儒家于死後魂魄的去處有何看法呢?

中華文化是以人為本的哲學思想,對于神鬼魂魄不僅尊重,也不否定之。可是這些均是眼睛看不到,且不能以科學證明的東西,所以說得最少,盡量避免討論渲染迷信。翻閱了儒家三經,有關這方面的記載實在是少。《禮記》說︰“人死之後,魂氣回歸到天上,形魄回歸到地下。所以,祭祀的意義在于求神于陰陽。”這是說,我們的魂氣屬陽,人死後魂氣回歸天上。形魄屬陰,人死後形魄就回歸地下了。人的魂魄就是陰陽兩種氣體結合而成。人死,氣又分散,分化為魂和魄。

《禮記》︰“孔子說︰‘氣,是神盛極而生的;魄,是鬼盛極而生的。合鬼神而祭祀,是聖人教化的至極。’”這也是說,氣(魂)與神,魄與鬼的關系。我們祭祀祖先,就是祭祀他們的鬼神(魂魄)。

《禮記》︰“凡是有生命的,必然會死亡,死後歸于土中,這就叫做鬼。骨肉在地下腐爛,化為土壤。它的氣散揚在空中,為神靈光明,呈現不同氣味,使人感傷,這就是百物的精靈,可以顯而易見感覺到的神。依照生物的精靈,制定出極尊的稱呼,叫鬼神,作為百姓尊崇的對象,使天下的官民都畏懼敬服。”這是說,魄歸土為鬼,氣(魂)歸天為神,人死後陰陽二氣分散為魂魄,分別為鬼神。

綜合上述而言,儒家(儒教)認為人的靈魂由陰陽兩種“氣”結合而來,死後分化為魂魄,魂屬陽,回歸天(或叫天堂、天界等),魄屬陰,回歸地(或叫地府、陰間等)。死後的鬼(魄)是一種令人尊重和祭祀的“鬼”,不是我們現在所理解十分恐怖的鬼,這是中國儒家原本的鬼觀念。多數宗教的地獄是刑罰靈魂的地方,而我們的天堂與地府,是一個與我們現實社會沒什麼分別的世界。天堂是祖先聚居之處,那是一個美好的世界。

到底中華的死後世界是上天還是下地呢?我們的魂魄即上天也下地,靈魂以陽魂為主,陰魄為副。為善之人陽氣強,陽魂就上天;為惡之人陰氣重,陽魂受拖累也因此上不了天。尤其道家修煉者是修行到把身上的陰氣全轉換為陽氣,成為純陽之體而成仙。(下周再續)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0.06.06

墳墓的石象生

郑景贵墓前其中两个翁冲,与人齐高,乃珍贵的福建青斗石雕刻品。(图:李永球)

没有官衔的平民百姓,宜用石球、石莲花、石金瓜等立柱。(图:李永球)

墳墓前面是否可以設置石象生(石雕的動物、石人)呢?我國早期的墳墓是否有石象生?有什麼樣的石象生呢?

陳仕賢著《台灣的古墓》云︰“墓前設置石象生,乃是帝王、將相象征,有看守墓園之意,亦在表彰死者生前的豐功偉績……依清代律令《大清會典》,公侯與一、二品官員是石望柱、石虎、石羊、石馬、石人各一對,三品官減去石人一對,四品官減去石人、石羊各一對,五品官減去石人、石虎各一對,六品官以下不準設置石象生。”

這就是說,要在墳墓前面設置石象生,必須擁有封建朝廷的官階封銜。清廷在末期時因為內憂外患而國庫空虛,因此賣官鬻爵,甚至在海外的南洋登報,列明所有官階價錢,一些在南洋發達的富有人家為了滿足當官以光宗耀祖,就買下這些虛銜來炫耀。當時檳城是個國際商港,霹靂因為具有富饒的錫米,所以北馬的富翁極多,就有許多買官階來過過官癮的,這些買官者的墳墓有些就有石象生。

我國早期向清廷買官者的墳墓少見有石象生,但在檳城廣東暨汀洲公冢里發現霹靂甲必丹鄭景貴(廣東增城客家人)的墳墓有石象生。其墳墓有一對石望柱(也叫石筆)、4個翁仲(石人)。望柱上鐫刻有對聯,翁仲為武將打扮,手持豎匾,一對是“本國資政大夫”、另一對是“移國大小 叻甲必丹”。拋開本邦的霹靂甲必丹官職不論,他的清廷官銜是“資政大夫賞戴花翎候選守巡道加四級”,官階是正二品,但耐人尋味的,墓碑上其夫人卻是三品淑人。根據《大清會典》,他二品官階的石象生應該擁有︰石人、石馬、石羊、石虎、石筆各一對。可是他卻是石人兩對、石筆一對,卻沒有石馬、石羊及石虎。

祖籍福建汀洲永定客家的胡子春是霹靂的大錫礦家,他向清廷買了“三品卿銜鹽運使”,三品官階的石象生是石馬、石羊、石虎、石筆各一對。可是其在檳城廣汀公冢的塋墓卻有一對翁仲(石武將),一對石馬及一對石筆,也是不符合《大清會典》之規制。

至于其他有官階者多數是在墳墓曲手立柱處設置了各種石雕,諸如石翁仲、印斗(代表官印)、石獅、石筆等。如太平的富豪頭家柯祖仕,他買了個從一品的“榮祿大夫”,墓前沒石象生,立柱處有石獅、印斗等。另一位頭家黃務美,其官階是戴花翎鹽運使,墓前有一對翁仲,不過那是立柱翁仲,大約3英尺高,取來設置在墓前當翁仲,則十分別扭,不夠大方。

普通庶民不僅不可采用石象生,即使在立柱上也不宜采用石獅、印斗。只宜植物性題材的石雕立柱,比如石蓮花、石球、石金瓜(南瓜)、石花瓶等等。然而,許多平民百姓的塋墓立柱卻采用石獅、印斗、翁仲(武將、仕女)等等,完全逾越了身分規制!

雖然石象生規制已經消失殆盡,然而,我國統治者賜封的勛銜如PJK、PPN、AMP、KMN及太平局紳、拿督、丹斯里、敦等銜頭,應該采用什麼立柱呢?目前尚未有人為之規範化。個人認為有勛銜者可以采用石獅、印斗、翁仲、石筆或動物造型立柱。沒勛銜者還是不宜采用。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0.05.30

姓氏不死 · 遗产分配

中国及台湾,人逝世后,姓名一起圈起来。我国是姓氏不圈。

北马的丧事灯笼,姓氏是黑色的。表示人逝后,姓氏也跟着走的。

民间有一种说法,人一旦逝世后,其名字也跟着死后,不过其姓氏却是不死的。另一种说法是,人死后名字也跟着死了,其姓氏却交还给祖先,姓氏也是不死的。

        在这种观念之下,民间就有了一些配合的习俗随着出现。最常见的是丧事大灯和墓碑上的姓氏以红色书写,以及报章讣闻、一些特刊书籍、会馆神庙等碑志上,会为逝者的名字画上一个四方形的框子,表示此人已故,可是其姓氏是不画进框子里的。这些些,均是代表人死了姓氏不死的习俗。如果是这样,神主牌上的姓氏却与名字一样颜色,怎么不也一样改用红色呢?如果是这样,逝者今后就不可再称呼他的姓氏了。比如“陈亚九”,逝世后干脆就称为“亚九”,凡故后姓氏不再采用,应该是这样才能显出姓氏“不死”。

        北马福建人没此习俗,人逝世了,姓氏是跟着他的,所以大灯的姓氏是书写黑色字,墓碑上的姓氏也与名字一样颜色,不是红色。

        中国及台湾在这方面是姓氏与名字都一样在逝世后连用,打框框时是连名带姓一起打入四方框子了。这表示姓氏也是跟着逝者。个人接受逝世后姓氏跟着逝者,所以大灯等之姓氏宜用黑色,打框也得将姓氏一起框起来。

        去年接到北马一间律师馆的电话,针对一个家族争遗产之官司,要我出庭作证。在请教前辈张少宽(他也数次接到类似的电话),觉得“不作中,不作保,不作媒人三代好”,于是拒绝了。

        遗产分配在现代社会,可以在生前委托律师立下遗嘱。在以前我国华社,一些富有者会委托社会显达或长辈处理,一些则选择生前先将财产分配与儿子们。生前分配的,多数会遭到子孙们的不孝对待。一些贫穷人士的微薄财物,也会委托社会闻人处理,如将金饰品或棺材本(料理其后事的款项)嘱托闻人代收,待其百年之后才一一分配予其后代,若是棺材本就由闻人代为其办理后事。另外有一种很穷苦的苦力,他们生前就把棺材本嘱托给棺材店的老板或闻人等为其办理后事。迨两脚一伸,起码有一副棺木安身长眠,无需担心没人收埋。

早期的人较忠厚诚实,许多拿财物寄托给社会闻人的,闻人都不是很认识他们。如果起了贪念,这些财物就会被吞食了。当然也曾经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还是罕有。

传统的遗产分配,只给儿子,不给妻子和女儿,女儿在出嫁时就获得嫁妆,富有者给女儿的嫁妆是颇多的,除了金饰品外,甚至橡胶园丘房屋等等。所以,女儿分配得嫁妆,就无权再享有遗产了。妻子没有遗产是最糟透的,往往遭遇不孝的后辈虐待。

来到我国后,华人的观念随着英殖民地政府的法律而改变,女人也可享有遗产的分配。比如1921年太平一位富豪逝世,他就将遗产分成三份,一份给妻子,一份给长子,一份给其他五名儿子。至于现在许多人已将遗产分配给女儿了,一视同仁对待是正确的。

福建人有“大孙做尾子”(长孙可当作幼子论)之俗,长孙也可以分配得一份遗产。此外,过房子(兄弟或亲戚让出儿子,过房给有关者当过房子)也有权获得遗产,不过过房子得兼祧其香火,必须供奉过房父母的神主牌位。倘若不祧香火供奉过房父母的,就无权分遗产。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0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