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邊坪的墳墓

李边坪

李边坪墓

拙作《移國——太平華裔歷史人物集》收集了一位叫李邊坪的人物,其生平介紹為:“李邊坪,生卒不詳。本市閩幫首位領袖、頭家、錫礦家。原籍福建漳州府海澄三都長江社……田野調查發現,他為閩幫首位領袖。在閩幫鳳山寺的1887及1890年碑志上身任大總理,領導閩人興建鳳山寺。1894年都拜福建公冢募建冢亭碑上,14名董事中排名首位,皆證明其領導地位,在此碑上,他的名字與隆成號並列,下面志明‘捐銀240元’。以此推測,‘隆成’應為其商號……”。

早年在太平的福建公冢尋找其墓,可是不獲,因此推測應該是葬在檳城或中國鄉下。拙作里有關其史十分貧乏,連相片也沒有,後來在《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BRITISH MALAYA》(1908)找到他及夫人相片。

最近在面子書上認識一位人士,她自我介紹說是李邊坪的曾孫媳。這可令我驚喜萬分!原來她在去年12月27日讀到拙文《公班衙.實點末》里講到李邊坪而聯絡上我。于是安排見面,她及丈夫等親戚從檳城到太平,我便帶他們去觀看一些碑志上有關李邊坪的記錄。我也到檳城去找他們,承蒙其夫帶我到福建公冢的李邊坪墳墓去調查。其子孫都受英文教育,此位曾孫媳則是中文教育出身,所以才閱讀到拙文而與我聯絡。

其墓在峇都蘭章福建公冢里,墓碑中榜“清顯考諱邊坪奉政大夫李公墓”,夫人是誥贈宜人王串娘。立碑年份是光緒壬寅廿八年正月,即公元1902年,應該也是其逝世年份。育有3子2女,即︰振興、振和、振山、芙蓉、芙雲。

墓碑左右肩石為墓表,左邊為英文,右邊是中文的。英文墓表說李邊坪“效忠于移居的國家政府,被與他所接觸的英國官員所尊敬,為一名正直及受信賴的公民。”這是當時霹靂參政司W.H.TREACHER于1902年5月10日給予他的評語。

其中文墓表有點風化,我以粉筆涂上,文字就顯得一清二楚了。中文墓表︰“司馬李公諱邊坪字國恩,原籍閩省澄邑長江社。素有大志,氣量淵涵,規模宏遠,中外咸推為長者。自十三齡渡檳,中年遷住太平,英國家封為辦理小吡叻(太平)事務。至七旬,因義賑捐誥封奉直大夫,晉贈奉政大夫。享壽七十有三,鴻案齊眉,象賢繞膝,五福齊膺,誠宇宙一完人也。至于教子有方,交友有信,恤孤憐貧,尤其余事耳!檳城吡叻(霹靂)年姻世誼諸同人謹跋”。

原來他捐的官本是從五品的“奉直大夫”,後來才晉贈正五品的“奉政大夫”。13歲就離鄉背井南來謀生,先賢們刻苦耐勞、辛勤打拼有目共睹。中年遷住太平後,獲得英政府封為“辦理小叻事務”,可是這一句交待得不清楚,到底是真的有實權的官職,還是一種襄助性質?

拙作里根據田野資料說他是閩幫首位領袖,墓表說他獲得英政府封為“辦理小吡叻事務”,可見他是因為有英政府委任的這種身分而被閩幫器重,成為閩幫領袖。在國家檔案局翻查憲報資料,發現其和數位閩幫領袖一起擔任太平福建會館轄下的鳳山寺、福德祠(大伯公)及都拜、新港門等地福建公冢的信托人。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0年10月17日)

太平許多第一

通常媒體在介紹太平時,會強調它擁有馬來西亞的33項第一,這些第一的記錄似乎被人們津津樂道,太平市民也因此感到驕傲,引以為榮。

最先提出“太平許多第一”的人,是峇努沙彌(D.M.PONNUSAMY,77歲)。他在1999年撰寫《TAIPING’S MANY FIRSTS》(太平許多第一),那是為了紀念太平淪為英國殖民地125周年(1874-1999。自1874年1月20日簽署《邦咯協約》,太平就成為殖民地,直到我國獨立為止)而寫的。他收集資料,找出太平56項排名第一的事物而寫出來,其中大部分為英國政府創立的政府機構,其余則為印度同胞的許多第一,華社的資料極少。他受訪說,所謂太平許多第一,指的是馬來土邦(Malay States),不包括東馬、馬六甲及檳城(早期的三州府,即新加坡、馬六甲和檳城)。換句話說,這些太平許多第一,並不是馬來西亞的第一,諸位可別混淆了。

經他一說,事情明朗化,太平許多第一只不過是馬來土邦的第一而已,卻被某些人混淆夸大為馬來西亞的第一。就以建于1879年的太平監獄來說,檳城的監獄建于1865年,就早過太平十多年。當然這些第一有些的確也是我國的第一,比如太平到十八丁的鐵路,的的確確是有史記載的我國第一條鐵路!

目前的太平33項第一,即太平市(1874)、副參政司官邸(1875)、峇東首領會堂(1875)、羅馬天主教堂(1875)、市議會草場(1875)、郵政局(1877)、電報局(1877)、監獄(1879)、軍人食堂(1879)、麥斯威爾山(1879)、政府官邸旅社(1879)、馬力馬來土邦軍隊(1879)、民眾辦事處(1881)、鐘樓(1881)、警察總署(1881)、中央醫院(1881)、聖公會基督教堂(1883)、巴剎(1884)、湖及公園(太平湖公園,1884)、鐵路(1885)、港口(十八丁,1885)、霹靂鐵路建築物(1885)、博物館(1886)、高爾夫球場(1886)、廣東會館(1887)、渣打銀行(1888)、美以美女英校(1889)、錫蘭公會(1899)、測量局(1891)、印度公會(1906)、小型飛機場(1930)、二戰盟軍烈士冢(1947)、夜探動物園(2003)。

上述的種種第一是具有爭議的,範圍也只是馬來土邦而已,不要誤以為是我國第一。然而,僅是馬來土邦的第一則顯得意義不大,很多地方也可以定出本身區域的第一啊。還有華社的第一,上面僅有廣東會館一個,相信太平的福建會館、增龍會館、仁和公所、興安會館、魯班行等等,均可能是馬來土邦的第一個。其余沒上榜的太平各種各樣第一,可謂數不勝數,尚有很多呢!

太平是殖民地政府最早開發的古老市鎮之一,當年英政府有意發展為我國最重要城市,可惜後來發現不適合而放棄。它擁有多項我國第一,總覺得應該找出這些真正的全國第一,再推介給大家認識。“太平許多第一”的口號最先由峇努沙彌于1999年提出,11年了,設使在其基礎上再收集資料重新整理,真正的“太平的全國第一”是可能整理出來的。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田野行脚专栏:李永球)

中秋博饼

        每个传统节日,几乎都有一种应节食品,诸如新年的年糕、端午的粽子、冬至的汤圆、中秋节的月饼等等。应节食品常见,应节游戏则罕有。

        相传明末清初,郑成功的部下洪旭与兵部衙堂的属员,为排遣士兵在佳节思念家乡亲人的愁绪及消除军中生活的苦闷,就在中秋节当天晚上特地创造了“中秋博饼”游戏,让大家趁着节日来消遣娱乐,除了可以赢取月饼外,也可赢得状元、榜眼、探花等虚衔来娱乐高兴一番。博饼游戏按照各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一个,“对堂”(榜眼)两个,“三红”(探花)四个,“四进”(进士)八个,“二举”(举人)十六个,“一秀”(秀才)三十二个。全共有大小六十三块月饼,含有七九六十三之数。盖因九九八十一是皇帝之数,八九七十二是千岁之数,而郑成功被封为延平王,所以用六十三之数。然而经过学者们考证后,发现中秋博饼与这个传说没关系,不妨姑妄听之。

        所谓博饼,俗称“博状元饼”,或叫“戏饼”。博的福建话相当于华语赌的意思。博饼以六粒骰子进行,投出指定的点数就可以赢取有关的月饼,故称博饼。六十三个月饼依照层次由大渐小,状元饼是最大的,最小的是秀才饼。

    传统的博饼游戏规则如下:甲、骰子有一个显4,中秀才,得秀才饼一个;乙、骰子有二个显4,中举人,得举人饼一个;丙、骰子有三个显4,中探花,得探花饼一个;丁、骰子有四个显1、或显2、或显3、或显5、或显6,中进士、得进士饼一个;戊、骰子显123456或显两个相同的123456,中榜眼,得榜眼饼一个;己、骰子有四个以上显4,或有五个以上显1、或2、或3、或5、或6,中状元,得状元饼。

        由上可见博饼游戏有简易,也有十分难赢取之处,博饼者得靠运气了。厦门及台湾已经将博饼游戏“国际化”,两地联合举办一起博饼,最后就看谁高中“状元”。

        流传中国闽南数百年的中秋博饼,在我国一些乡团组织里偶尔会遇到。好像太平黄氏江夏堂每年中秋节也会举办博饼让宗亲们一起博饼。不过他们的游戏规则有形不同,而且采用香饼(马蹄酥)而不是福建(闽南)月饼。

        今年,太平福建会馆青年团为了推动传统的博饼,以及推介濒临消失的福建月饼,而在中秋节之前的周末,特地选在太平湖月光会之处举办了中秋博饼。虽然当晚下着雨,可是参与者还是坚持持伞投骰子博饼,精神可嘉。博中者都可获得有关的一个月饼,此外,也鸣锣祝贺,名字题写上“金榜”。参与者包括印裔同胞。现场也提供福建月饼及福州月饼供大家品尝,人们对于这些月饼均感到陌生及好奇。这是中秋博饼首次在我国之户外举行。

        中秋博饼一定要是福建月饼才有其特色,目前似乎仅有安顺一家饼家生产,北马的许多饼家都不再生产了。因为饼皮非常难做,是以麦芽膏和面粉搀和,长时间慢慢搓成,时间久了,饼皮才会白色可口。太平有一家饼厂见到大家致力于发扬推广福建月饼,已经答应明年做来销售。传统节日游戏十分罕有,中秋博饼值得推广发扬之。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田野行脚专栏:李永球)2010年10月3日

苏亚松鳄鱼只吃华人?

奉祀苏亚松的苏篮卓庙

庙里告示根据华人传说禁拜洋酒,这与马来民间传说的可以拜洋酒产生矛盾。

上周谈到慕斯达发文章有关马来民间的苏亚松传说,该文提到“当时苏亚松帮华人,杀了很多马来人。马来人无路可逃,只好去找默巫师,默巫师就叫苏亚松去见他。他问苏亚松:我们之前不是亲人吗?为何你会这样?苏亚松答:这是你的问题!他又问苏亚松:我要替天行道收了你,当初我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教会你功夫,但是为何你会这样。苏亚松听了静静没说话。”

华人民间传说没有他杀害马来人之说,而是一位抗英英雄(义盗)。
       
该文叙述“默巫师说,现在你有三个选择:1、你会变成鳄鱼,载人出海捕鱼讨生活,不能伤害人。2、你会变成恶鬼,可以骚扰出海捕鱼的人。3、没说出来。苏亚松闻言后,选择变鳄鱼。于是默巫师念起咒语,苏亚松慢慢变为鳄鱼,在他变成半鳄鱼半人时,师父问要不要解药?他不要。师父心痛的看着他,他竟叫师父下来跟他对打,师父说他太过份了,而且师父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了。默巫师继续念咒,最后苏亚松完全变成鳄鱼,游到桑嘉河口(Kuala Sanggar)去了。听说那边也是海盗王躲身的地方。苏亚松变成鳄鱼后,只咬华人,华人老板都怕苏亚松鳄鱼,很多华人老板请求英政府删除红树林的合同。”

这一段与华人民间传说的确不同,苏亚松变成鳄鱼只咬华人,导致华人纷纷把合同退还给英政府。的确耐人寻味。

最后该文又说“直到有一天,苏亚松鳄鱼爬到岸上,张开嘴巴,当地华人看见鳄鱼口里有三颗金牙,纷纷下跪膜拜,说鳄鱼就是苏亚松。因为当时的华人喜欢镶金牙,谁镶得金牙多表示他是有地位的人。过后苏亚松就成为大伯公(土地神)。我们不能叫Panglima Ah Chong,因为只有马来王室委任的人才能把“panglima”排在名的前面,我们应该念成Ah Chong Panglima,以分别不是马来王室委任。每年都会有个祭拜苏亚松的庆典,马来人会送一只羊,华人会送124只鸭来祭拜苏亚松。拜苏亚松不能拜酒,除非是好酒或外国洋酒就没事,本地劣酒在晚上酒瓶会自动爆裂。因为这会使到他想起当初被师父处罚变成鳄鱼之事,有的华人没去拜苏亚松就会带来病痛,霉运或死亡。”

        我们华人民间说苏亚松成神后,不接受祭以洋酒,因为他是被洋人害死的,严禁一切与洋人有关的祭品。马来民间却是截然不同。而且马来民间以一头羊祭拜,华人民间以一百廿四只鸭祭拜,这些均是耐人寻味的内容。

        综合上述,有两点是值得探讨的,一、马来民间传说的苏亚松是个为马来人而与华人战斗的重要英雄,后来忘恩负义,背叛了视他如己出的默巫师,杀害了马来人。如果是这样,苏亚松就不值得我们尊重。然而,我们立庙奉祀他,乃因为他是抗英英雄,他与英政府对抗的劫富济贫义行,获得人们的称赞及认同,所以我们为他立庙。二、马来民间传说指华人杀害马来人,事实上东不曾发生华巫冲突的械斗,拉律暴乱时的械斗,也不是华巫冲突,而是帮派之故,两大派系里各有华人与巫人。当时华人的海山党联合土酋雅·依不拉欣的马来红旗会,对抗另一方的华人义兴党联合苏丹阿都拉的白旗会,历史上,土酋曾经联合海山党攻打杀害义兴党人,后来义兴党反击,在获得红旗会的撑腰下,攻击土酋的城堡并霸占年余,可是这不是华人杀害马来人,而是不同派系的战斗,但是却被有心人说成华巫的斗争。

        虽然传说不是史实,可是从上述华巫民间传说却可了解到有关族群的思维,华人仇视洋人,传说里的鳄鱼只吃洋人;马来同胞则不太喜欢华人,传说里的鳄鱼只吃华人。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0年9月26日)